【中國禁聞 】7月29日完整版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3年07月30日訊】【中國禁聞】7月29日完整版

提要
傳薄熙來案8月開庭 10月底前宣判
審薄罕見口徑一致 「郭金龍」紛表態
中共「限歌令」特急祭出有深意?

傳薄熙來案8月開庭 10月底前宣判

中共前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一案最近又有新進展。據香港媒體報導,山東省濟南市的檢察機關已經把起訴書送達薄熙來本人,預計薄案最早在8月初就可以開庭審理, 10月底之前宣佈判決。下面請看本臺記者的報導。

繼大陸官方媒體7月25號對外發佈薄熙來案在濟南提起公訴之後,日前,濟南市檢察機關已經把訴訟文書送達薄熙來本人。專家推測,如果濟南中級法院儘快完成立案手續,最快的開庭日期將在8月初。

旅美中國社會問題研究人士張健:「在中共目前這種情況下,習近平當權之後,首先要搞穩定,那麼薄熙來這個案子早辦總比晚辦要好。越拖著薄熙來案,將會導致中國太子黨內部一個血拼,應該是血雨風翻的一個結局。」

根據濟南市檢察院的起訴書,薄熙來涉嫌受賄罪、貪污罪和濫用職權罪,但起訴書對於外界普遍指證薄熙來所涉及的謀殺、陰謀政變、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並販賣屍體等更嚴重的罪行,卻只字未提。

張健:「對活摘器官這一塊、跟他們王立軍當時搞的這些事情,這個無論是在任何的審判情況下,都不可能披露的。因為中共如果披露了,就等於向全世界所有人承認了,中共它所幹的罪行。」

身在美國的中國社會問題研究人士張健表示,如果中共公開薄熙來所犯的這些罪行,就會使所有人、包括所謂的毛左們徹底覺悟,從此再沒有人會相信中共,因為這些罪行是在挑戰人類本性的底線。張健同時談到,雖然薄熙來的罪行罄竹難書,但中共不可能判處薄熙來死刑。

張健:「如果薄熙來一旦被判死刑的話,那麼中共所有的秘密將可能在某一時刻在海外,會有一個大起底,有一個公開。薄熙來手中掌握了太多太多別人不知道、外界現在還正在猜測的這些秘密,而這些秘密、所有的秘密都是中共的死穴。」

與上述觀點不同的是,海外網站時評人士牛淚,引述北京某高層人士的分析,撰文認為,現在就斷言薄熙來不會被判死刑,還為時過早,他列出了薄熙來可能被判死刑的6個理由。

第一、薄熙來陰謀篡權,案件的政治影響太大、太壞。
第二、習近平要藉薄熙來案在黨內立威,為反腐敗祭旗。
第三、習近平要處理太子黨貪腐問題。
第四、習近平要摘掉毛左帽子。
第五、薄熙來案背後的政治派系因素。
第六、貪污罪的性質和受賄罪不一樣。貪污罪性質更為惡劣,所以即便起訴書中沒有特別巨大這個詞,也足以有機會讓薄熙來面臨死刑。

也有分析指出,不管薄熙來最終是否被判處死刑、量刑如何,都是中共內部各派政治交易的結果,應該公開審判薄熙來,還司法正義與公平。

中國民主運動海外聯席會議主席魏京生:「肯定背後隱藏了很多其他貪官污吏的故事。把很多的罪行給隱瞞了,所以我們要求這個審判應該是一個透明的、公開的。而且是比較公平、不是做政治交易的這種,是真正的法律的審判。」

按大陸有關規定,公開審判的案件應在開庭3天以前公布案件情況、被告人姓名、開庭時間和地點。但至今為止,濟南市中級人民法院的官網上,還沒有公布薄熙來案的開庭公告等信息。

而半官方的香港《中通社》報導,大陸法學專家估計,最晚在10月底之前,濟南中級法院才會對薄熙來作出宣判。

採訪/易如 編輯/李謙 後製/肖顏

屍體展人體或來自法輪功學員

中共系統謀殺法輪功學員以盜取他們的器官罪行,已經受到越來越多的關注,揭露真相的聲音,不斷的從各種渠道傳出,不僅有大陸器官移植者的親歷指證,也有海外良心人士的分析質疑。

7月27號,美國《國家評論在線》(National Review online)發表一篇題為《謀殺法輪功(修鍊者)作藝術?》的文章,指出國際人體展覽的一些遺體,可能是來自被謀殺的法輪功學員,而他們的器官在塑化之前也可能被摘取。

這篇文章由美國探索研究院的高級研究員、生物倫理學和文化中心顧問、律師、作者衛斯理‧史密斯(Wesley J. Smith)所寫。

史密斯在文章中說,他從來沒有把屍體展與法輪功學員聯繫起來:然而當他看到伊桑‧葛特曼(Ethan Gutmann)發表在《旗幟週刊》(The Weekly Standard)上的題為《Bodies at an Exhibition》(《展出中的遺體》)文章後,確實感到非常不安。

史密斯援引《展出中的遺體》一文說:「老年女性法輪功學員耐心地告訴我,展覽的遺體是法輪功學員的,令人髮指的展出以博人們娛樂。我忽略了她們。我想,這太聳人聽聞了。但是在維也納我注意到,從某些展出的塑化身體上,肝臟和腎臟似乎不見了。是否可以認為,他們把這些身體做了雙重用途,器官在塑化之前被摘取?」

史密斯表示,有一點無可置疑,法輪功學員的器官被摘取了。但他們是否被塑化了?葛特曼認為,此事仍值得追查,找出在中國到底發生了甚麼事情的真相。

史密斯說,屍體展的背後可能存在大規模屠殺。

大陸又一記者實名舉報部級高官

繼《新華社》記者王文志7月初在微博實名舉報華潤集團董事長宋林後,廣東《新快報》記者劉虎,7月29號又在他的個人微博上,實名舉報大陸工商行政管理總局副局長馬正其,指稱馬正其在擔任重慶市委常委、萬州區委書記期間,有嚴重瀆職行為,已涉嫌構成犯罪。

劉虎在個人博客中發表《籲請中紀委對國家工商總局副局長馬正其停職調查》的文章。他說,2003年重慶萬州區價值2千多萬的國有企業萬州區乳峰乳業有限公司,以170萬元被私自售出。萬州區商貿委發現後上報給時任區委書記的馬正其,他批示說:「木已成舟。」

為此,劉虎認為,馬正其嚴重瀆職已涉嫌構成犯罪,呼籲中共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對他展開停職調查。

目前,劉虎在新浪博客和微博上的檢舉內容都已經被刪除,不過他的檢舉內容已經被網友不斷轉貼和轉發。

目前工商總局、中共重慶市委和馬正其本人,都沒有對有關舉報做出回應。

編輯/周玉林

中共審計地方債務 破產城市幾多

7月28號,中共審計署在官網發佈消息聲稱,「近日,根據國務院要求,審計署將組織全國審計機關對政府性債務進行審計。」主持起草中共第一部企業破產法的曹思源對本臺記者表示,當局近期這項對地方債務的審計,可能是對中國各地負債累累的地方政府來一個摸底。不過,專家分析,地方債務大多涉及官員貪腐,真實的曝光地方政府的負債情況會遇到重重阻力。

據官方媒體報導,7月26號國務院發出「特急明電」,要對全國政府性債務進行審計。全國性審計工作將於8月1號起全面展開。這次審計署將對中央、省、市、縣、鄉五級政府性債務進行徹底摸底和測評。

作為美國第四大城市的底特律最近申請破產。曾經在中共國務院辦公廳和國家體改委工作,現任「思源兼併與破產諮詢事務所」所長的曹思源對《新唐人》表示,中共過去認為社會主義國家不存在破產問題,因此廢除了民國時期的《六法全書》包括破產法。

中國思源兼併與破產諮詢事務所所長曹思源:「大陸的破產法重新制定是1980年我發表文章首先提出來,然後我到國務院工作的時候繼續努力,最後進行起草工作。企業破產法在88年11月1日開始生效。」

但是到目前為止,破產的觀念僅限於企業,政府長期以來被認為不可能破產。曹思源表示,這一次底特律的申請破產,使人們猛醒,只要是債務人不能夠清償到期債務,還不起債,就有可能陷於破產。因此人們重新注意地方政府破產問題。為了防止這種情況突然發生,審計部門決定對全國地方政府開展債務審計。

曹思源:「地方政府因為長期以來沒有破產的觀念,舉債沒有任何的嚴密思維。我舉債能不能還啊?還得起、還不起啊?我拿甚麼去還啊?這些問題都不考慮。我只要想借債就借債,想擔保就擔保,所以地方債臺高築。」

中國有12座所謂的鬼城,就是大面積開發但是無人居住的房地產。它們包括內蒙古鄂爾多斯康巴甚、河南鄭州鄭東新區、河南鶴壁、遼寧營口、江蘇常州等地。曹思源認為,如果房地產開發有投入、無產出,這12個城市將面臨破產還債的問題。

審計地方政府的債務,很可能牽出背後的官員貪腐黑幕,宣佈地方政府破產可能將令地方領導人烏紗帽不保。這使得從地方到中央,曝光真實債務狀況和承認地方政府破產,都存在重重阻力。

曹思源:「越是掩蓋債務問題越加混亂。就好像是地上有人埋了地雷,好的辦法是通過排雷裝置,把這個地雷排除避免踩上地雷、避免損失巨大。相反,如果掩蓋這個地雷就是鋪上稻草和鮮花,一片鶯歌燕舞、最後踩上去就爆炸了,人仰馬翻,損失更大。」

現在中國很多地方政府的財政開支遠遠超過預算。

北京天則經濟研究所所長助理段紹譯表示,地方政府修建豪華政府大樓,樹立形象工程,導致很多地方政府負債纍纍。而中共的制度缺陷也是債務飆升的一個原因。段紹譯說,中共官員的政績評估體系當中,只看GDP和形象工程,卻不看負債多少。

段紹譯:「薄熙來在重慶的時候,他建了很多形象工程,比如唱紅歌搞十萬人比賽,政府沒有去考核他花了多少時間、浪費了多少精力。還有重慶街上銀杏樹多了。市民感覺很好。但是薄熙來欠了幾千億的財政欠款,很多人根本就不知道。 」

今年中共兩會期間,審計署副審計長董大勝表示,截至2010年底,中共中央債務規模在7.7萬億元人民幣左右,地方債10.71萬億。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本月早先時候估算,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的債務佔到國民生產總值的45%。

採訪編輯/秦雪 後製/李月

審薄罕見口徑一致 「郭金龍」紛表態

相比起中共前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案發時,地方和軍隊高層紛紛向中央表態站隊,薄熙來近來正式被提起公訴所帶來的動靜,似乎小了很多。不過雖然小了很多,但並不是沒動靜。官方會議和民間論壇上出現了罕見的統一口徑論調——批判薄熙來,鼓吹中共所謂的反腐決心。但這真的是民意嗎?還是只是一場秀呢?

北京市委書記郭金龍,成為頭一個對薄案表態的中共高官。他在北京市26、27號舉行的黨的群眾路線教育活動中說,對薄案的處理,體現了中共所謂從嚴治黨的決心,和所謂依法治國理念。

同時,國內各大論壇一時間湧現出了許多「民間的郭金龍」。他們和郭金龍發言的口徑一致,都是批判薄熙來,鼓吹中共反腐決心,和所謂「光榮」形象。不過海外中文媒體28號曝光說,這是為了配合審理薄熙來案件,中宣部近期派出的大量「五毛」,所製造的網絡輿論。

這一消息得到了眼尖的中國網友的證實。網友「小魚說事y」發貼說,網易報導了薄熙來受審的新聞,引來三千多條評論,一律歌頌黨的英明神武。估計,此新聞特殊,五毛提升至五塊,刪帖工作量也提升十倍。

美國時政評論員藍述:「中共所有的問題,到最後處理的時候總是這個黨是『偉光正』的,問題是局部的,問題是個人的。是九個指頭和一個指頭的關係,這是中共經常講的,從毛澤東時代就開始講了。」

無論是在傳統媒體上,還是在新興網絡媒體上,當局都儼然高坐公堂之上,要嚴打薄熙來這隻落水虎。這些宣傳可能說服了他們自己,不過顯然沒有說服別人。

藍述:「官方媒體上反映出來的這些現象呢,它就反映出在背後,北京高層各派之間達成的妥協。避開政治問題,只談經濟問題。避開中共的不同利益集團之間的路線鬥爭問題,只談薄熙來個人的問題。目地就是維持它的穩定。」

北京時政觀察人士華頗:「中共這次審判他呢,一是畫上一個句號;二呢,不願意在社會上引起一些重大的波動。因為現在中國的社會已經夠亂的了,惡性事件、群體性事件層出不窮。」

香港美體報導也認為,薄熙來案政治考量太多,反貪打腐容易變成一場戲。例如,當局之前說薄熙來反貪、反濫權大案。但如今公布薄熙來涉嫌貪污2500萬元,比之前被判無期徒刑的前鐵道部長劉志軍涉貪數字還少一半。少得令人難以置信,無法說服13億國民。

當局審薄的避重就輕,還體現在一個仍被掩蓋的罪名,薄熙來涉嫌組織安排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

華頗:「薄熙來的罪行,有些非常嚴重,是不能昭示天下的。因為如果一旦公布出來,中共政權執政的合法性也就沒有了。」

儘管國內媒體閉口不提,但在薄案開審前,對薄熙來的這一指控仍然引起海外各界的關注。

美國作家伊森•葛特曼(Ethan Gutmann)在7月29號出版的美國《標準週刊》上,刊登文章——《展出中的屍體》,文中質疑展覽中的屍體來源,從而聚焦薄熙來、王立軍系統性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葛特曼估計,有65000個法輪功學員被秘密置於刀下。

採訪/劉惠 編輯/尚燕 後製/鍾元

中共「限歌令」特急祭出有深意?

日前,中共電視「限歌令」細則出爐,除了公布歌唱類選秀節目的最終調控結果外,還宣稱要嚴控引進境外節目模式。受此禁令影響,各省衛視開始調整節目,一些地方的「紅歌」節目甚至被停播。這其中是否有甚麼特別原因?一起來聽聽專家分析。

所謂限歌令,指的是中共當局限制電視歌唱選秀節目的禁令。

7月26號,中共廣電總局召集9家衛視召開內部工作會議,除了對數量、播出時段進行調控外,廣電總局還以「特急」規格下發給所有衛視「關於進一步規範歌唱類選拔節目的通知」,重申各臺今年一律不再投入製作新的歌唱選拔類節目,同時要求評審或導師不得為博眼球煽情作秀。

大陸文化評論人士葉匡政分析,現在中共各個部門的管制方式都是如此,管理機構不斷通過各種禁令體現自己的權力。同時,各地方臺如果選秀節目過多夠紅,可能會影響《央視》的收視率和廣告收入,廣電總局也會因此出手。

葉匡政:「有時(為)保證《央視》和地方衛視能在一個水平下競爭,它(廣電總局)會對地方衛視進行管控。(而)它的直接原因可能想發揮計劃市場的能力,希望各地方衛視能在它的掌控下運作。但實際上這種可能性很小。」

葉匡政指出,當局不斷出臺各種禁令但往往形成一刀切。表面口號是為了節省節目資源或社會資源,但實際上是浪費資源。

葉匡政:「就像電視劇,如果插播廣告多了,觀眾他不看,不看收視率下降,市場自動會調節廣告的投放量。觀眾手裡有遙控器,遙控器說了算。所以我覺得這種禁令帶來的反而是市場的各種混亂。這種禁令反而導致了資源浪費。」

據報導,受「限歌令」影響,江西衛視中國紅歌會將停播﹔江蘇衛視全能星戰將延期至第4季播出﹔收視爆紅的「中國好聲音」則表明將加強導師(評審)的音樂專業性評論。

同時,「限歌令」細則中,特別提到了要嚴控引進境外節目模式。

香港《聯合報》文藝編輯張成覺感慨,這讓人想起八公山上,草木皆兵的成語。

香港《聯合報》文藝編輯張成覺:「現在我看當局也有這麼一種心態。唱唱歌有甚麼了不起呢?就要多方限制。而且唱的是紅歌,紅歌意味著共產黨起家的那些歌吧。 境外它是控制不了了。境外的東西往裡滲透它也很頭痛,所以乾脆不分青紅皂白,一切給你暫停。」

張成覺認為,雖然當局的做法看起來很可笑,自曝其短,但其中肯定有一些外界不了解的內幕,才會讓它如此慌張。

張成覺:「我估計十八屆三中全會以後,薄熙來的案件也審理完了,別的人事變動或大的政策也有一些明確決定,在那種情況下,它認為有些文藝節目可以稍微放寬點,那現在要從嚴掌握。這其實是很可笑的。我認為這種心態是末日心態。當然他們掌握的態勢或面對的一些問題是我們所不知道的。」

網路上也有一些聲音把當局這次特急推出的「限歌令」,與目前提起公訴的薄熙來案聯繫在一起。

微博上,網友:刺兒頭說:倡議紅歌的人倒了,這節目當然要停!而另一網友:折須直,則隱晦的暗示:不能跟唱紅打黑沾邊,過敏期。

更多的看法則嘲諷廣電總局是該管的管不了,管的了的管不住。

就在上個月,6月4號,中共廣電總局剛頒布了22條新規定,集中整治電視劇市場,被外界批評是為配合當局進行新一輪的洗腦。

採訪/朱智善 採訪/王子琦 後製/李勇

薄瓜瓜躲禍進入哥倫比亞法學院

在薄熙來被宣佈公訴之後,薄熙來兒子薄瓜瓜是否是同案犯的討論也越來越熱。這次的消息最早來自推特,有美國人發消息說薄瓜瓜去哥倫比亞大學法學院了。根據網友的方法在哥倫比亞大學的網站上搜索薄瓜瓜,果然找到了“薄瓜瓜”的註冊,不過註冊時間未知。

推特上老外對於薄瓜瓜沒有客氣,語帶嘲諷。有人打賭薄瓜瓜的入學申請十分糟糕,有人說,還有個選擇就是請槍手代寫。還有老外猜測說,薄瓜瓜是不是對現有法律有意見呀。看來,美國人對薄瓜瓜的學術水平十分悲觀。

香港英文媒體在7月29日也證實了這個消息,並且對薄瓜瓜的留學資金十分關心。哥倫比亞法學院在美國大學的法學院中排名第四,但是學費卻是最貴的,2013年到2014年的學費是57,838美元。根據美國的統計,這個學院的畢業生平均負債是141,607美元。

不光是香港媒體關心薄瓜瓜的學費,哥倫比亞法學院的學生也開始猜測薄瓜瓜的學費來源。在哥倫比亞如此昂貴的學費之下,只有極少數人獲得獎學金,很多人要靠助學金。不過,這位中國學生也說,薄瓜瓜有家庭經濟資源支持,這在哥大也不少見。

香港媒體裡面有一句很耐人尋味,薄瓜瓜留在海外讓人猜測是管理薄家在海外的資產。日本的《朝日新聞》說,薄熙來和谷開來向海外轉移了60億美元的資產。去年11月,德意志銀行在香港狀告大連富商富彥斌欠債5.57億美元。富彥斌借的這筆錢根本就沒有進入國內,薄熙來在重慶給了富彥斌兩個房地產項目和五個政府項目。媒體猜測這筆錢很大部分進了薄熙來家在海外的賬戶。大陸媒體還報導了,薄熙來牽連進公海賭王的洗錢案。這麼多途徑洗錢,60億美元是可能的。

中共在審判薄熙來罪名中,受賄和貪腐總共2500萬,據說裡面有一部分就是薄瓜瓜和谷開來經手的。薄瓜瓜從英國貴族學校開始的學費和奢侈的生活把薄熙來貪腐、受賄展示在世界面前。中共所謂的2500萬根本不能讓中國人信服,有人就在微博說,為了2500萬,親王福晉(指谷開來)就殺人?這不可能。

《朝日新聞》說,英國人海伍德被謀殺是因為海伍德幫助谷開來洗錢和管理海外賬戶,知道的太多了。薄熙來夫婦不光是殺了海伍德,曾經替薄熙來掌管海外資產的一個大連人也被殺。按照正常邏輯推理,作為中共太子黨的薄熙來夫婦用兩起命案掩蓋的洗錢數額絕不止2500萬這麼少。

中共公審薄熙來貪腐、受賄2500萬是一個“保黨”,因為說出真實數字,中共會迅速垮臺,所謂的紅色政權就是一個貪腐政權。但是,中共騙大家也會迅速垮臺,貪腐外加謊言,中國人會反彈的更加厲害。薄熙來案無論怎麼判都是加速中共倒臺的步驟。

各位觀眾,感謝您收看今天的中國禁聞,再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