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禁聞 】7月30日完整版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3年07月31日訊】【中國禁聞】7月30日完整版

提要
習近平頭上懸刀?再向軍隊喊話
是誰謀殺法輪功學員作為「藝術」?
中共北戴河會議 薄案「陰魂」纏繞

昆明中美人權對話 北京處理訪民

中、美第18次人權對話,7月30號至31號在雲南昆明市舉行,根據美國國務院發言人上週五通報的消息,雙方將在對話活動期間,探討法治、宗教信仰自由、言論自由、勞工權利、少數民族權利,以及其他人權話題。美國代表團還將訪問北京,同官員和民間社會的代表舉行討論。

據中國《權利運動》網站報導,北京關押訪民的黑監獄——「馬家樓」,7月30號有超過3000名訪民被清空,大部分交給地方政府帶回當地。

報導說,在「非敏感時期」,如此大規模清場,估計與雲南昆明中、美人權對話結束,美國副國務卿烏茲拉•澤亞一行,將進京考察有關。

另外,已經在外交部門口堅守40天,要求參與撰寫「中國人權報告」的請願訪民,恐怕也會被清場。不過,《權利運動》報導說,30號,自願到外交部門口堅守的訪民人數略有增加。

長沙千人示威反發射塔 遭暴力驅散

7月29號,湖南長沙市上千居民,冒著40度的高溫,到市政府集會抗議,要求撤銷《湖南省廣播電臺》興建中波發射塔的項目。

據了解,湖南廣播電臺203臺計劃在長沙市芙蓉區興建高強電磁輻射中波發射塔,由於發射塔距離周圍居民小區不到200米、環境評價報告等手續不透明,當地民眾擔憂遭受輻射,危害身體健康。

抗議民眾身穿白色T恤在長沙市政府大樓前靜坐。他們還打著寫有「拒絕輻射 塔建人亡」、「不願成為下一個癌症村」等內容的橫幅。

當局出動數百警察暴力清場,多人被打傷,十多人被抓捕。

滕彪:拘留許志永使溫和派趨激烈

大陸維權人士滕彪,7月29號在香港舉行記者會,批評中共當局刑事拘留北京法律學者許志永。

滕彪表示,許志永一直堅持合法、和平、理性、非暴力的原則從事維權工作,希望能夠在中共體制內用法律框架維護公民權利,中共當局拘留許志永,表明連這種理性溫和的維權思路也不能走下去。

滕彪認為,中共當局刑事拘留許志永,只會讓外界對中共體制完全失去信心,使溫和派轉向激進。

身為法學博士的滕彪,日前與北京維權人士胡佳在深圳為胡佳慶祝生日時,被當局懷疑串謀聲援許志永,而被帶走問話近3個小時。

編輯/周玉林

習近平頭上懸刀?再向軍隊喊話

日前,中共軍委主席習近平視察了北京軍區,並強調北京軍區地位、使命、任務、環境的特殊性,習近平要求軍隊必須聽從中共的指揮。而分析人士指出,習近平再次向軍隊喊話,可以看出,習近平非常擔心中共政權的不穩定。

據大陸媒體報導,習近平這次視察北京軍區期間,召集團以上軍官會議,再三強調北京軍區地位的重要,習近平還要求官兵,特別是中、高級的領導,要站穩政治立場、堅決聽從黨中央、和中央軍委的指揮。

旅美政論家伍凡:「從現在的局勢可以看出來,中國(中共)的軍隊沒有完全絕對的受共產黨絕對的領導或統治,如果他控制了軍隊,根本不需要講這個話的,美國總統歐巴馬,有沒有三天、兩天就給他的部下、軍官們去講話——你要絕對聽我的領導。有嗎?沒有的。」

今年1月,習近平到北京市視察武警部隊時,強調武警維穩工作重要性,習近平要求武警部隊要成為一支所謂「聽黨指揮、能打勝仗、作風優良的現代化武裝警察部隊」。

中共軍隊總政治部今年3月發出通知說,習近平,在12屆人大會議期間,要求確保部隊一切行動聽從黨中央和中央軍委指揮等。

習近平在6月下旬連續4天召開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專門會議上,再次呼籲中共軍隊「黨叫幹甚麼就堅決幹,黨不允許幹甚麼就堅決不幹」。

而在7月8號晚間中共喉舌《央視》播出的《新聞聯播》頭條中,習近平要求軍隊帶頭維護中央權威,「在思想上、政治上、行動上同黨中央、中央軍委保持高度一致」等等。

為甚麼習近平多次對軍隊喊話?

伍凡:「他們非常擔心,他害怕軍隊他控制不了,尤其是在這個時候——經濟下滑、政治上共產內部鬥爭、民心動亂、社會浮動,各種反抗、抗暴、維權這些事情都會影響到軍隊。他們是很清楚他們的利益所在,所以他們對共產黨是抱著離心離德、三心兩意的,所以習近平才講這個話。」

習近平的言外之意,軍隊裡不但有人搞分裂,還不聽話,對軍委的決定只是表面的敷衍應酬。也說明「軍權問題」一直是習近平的「心病」。

伍凡:「因為中國的政治、經濟形式都在變化,軍隊本身也在變化,很多人看到共產黨這樣統治著國家,管理著軍隊,他們非常的不滿意,現在正處在變革的一個關鍵時刻。」

備受外界關注的前中共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一案,官方已正式對薄熙來提起公訴。

79年大陸「民主牆」創辦人之一蔡桂華:「薄熙來開庭的審判、與此同時,習近平又訪問了北京軍區,這兩件事情,湊合著一起呢,很有貓膩的,這裡邊說明,中共的政治生態裡面的情況,形勢是非常複雜的。」

在這個時候,習近平再次強調軍隊要聽黨的話,蔡桂華認為,薄熙來的餘黨,還沒有完完全全的投靠習近平,在某種程度上,還在起著干擾的作用。

伍凡:「(習近平)不僅僅心事重重,而是非常擔心,頭上那把刀不知道甚麼時候掉下來,因為這個刀是他們內部鬥,這個刀是在裡邊殺出來的,所以這個局面怎麼變,沒有人能預料到。」

評論人士薛海撰文說,全世界的人們把目光全都聚焦在中國,關注著中國人未來的命運。而這一切,都因為有一件地球人都值得關注的大事將要發生,那就是迫害法輪功、活摘法輪功修煉者器官的罪大惡極者薄熙來,將於八、九月份在中國山東被提起「公訴」

那麼,對薄熙來如何量刑,被外界認為,是對習近平等所謂中共的新領導班子的考驗。如果習近平能從中共獨裁體制中掙脫出來,既救了他自己,也救了全中國人民。

採訪編輯/常春 後製/李智遠

是誰謀殺法輪功學員作為「藝術」?

7月27號,美國「探索研究院」的高級研究員衛斯理•史密斯(Wesley J.Smith),在《國家評論線上》(National Review online)發表了題為《謀殺法輪功(修煉者)作「藝術」?》的文章。史密斯在文章開頭就表明立場,他說,他所寫的是,中共為了獲取法輪功學員的器官而殺害他們這一個事實。是甚麼原因促使史密斯寫這篇文章呢?就讓我們一起來了解。

日前,中共黨媒發佈公訴「薄熙來案」的消息。然而圍繞薄谷開來、薄熙來案件的核心真相一直被掩蓋,在江澤民對法輪功學員實施「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搞垮,肉體上消滅」的大環境下,中國大連監獄最早傳出法輪功學員器官被活摘、屍體被盜賣的駭人消息,同時,全球最大的人體標本生產基地,也在大連市註冊成立。

7月27號,美國「探索研究院」的高級研究員衛斯理•史密斯發表文章指出,國際上展出的所謂「人體展覽」,部分被塑化的人體,可能是來自中國被謀殺的法輪功學員,他們的器官在塑化之前也可能被摘取。

長久以來,法輪功學員在世界各地講述中共在國內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真相,很多人不明白,也很難把這種駭人聽聞和大範圍有組織的罪行聯繫起來。

時政評論員文昭:「隨著時間推移,有很多的正義人士和社會人士,他不斷的在調查,不斷的在取得新的資料,然後逐漸的勾畫出比較完整的圖,他自己就會知道,當初他自己看到的是甚麼,他就會帶來這種印象,反過來就會有越來越多促成整個社會大趨勢,人們就會越來越明白。」

史密斯說,他從來沒有把屍體展與法輪功學員聯繫起來,然而當他看到伊桑•葛特曼(Ethan Gutmann)發表在《旗幟週刊》(The Weekly Standard)上的《展出中的遺體》(《Bodies at an Exhibition》)文章後,確實非常不安。史密斯說,屍體展的背後,可能存在大規模屠殺。

2006年,在中共大規模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販賣圖利的黑幕被曝光之後,許多國家為阻止本國公民去中國做非法器官移植,也陸續推動立法。

率先立法的以色列,在2008年通過法律停止民眾前往海外做器官移植,之後還有許多國家跟進。台灣、馬來西亞、加拿大、比利時等國,都有國會議員提出全新的器官移植法案,以全面監督和管制本國公民前往中國進行器官移植。

時政評論員文昭:「為甚麼立法這麼嚴格,很顯然就是從中國大陸進行器官移植,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是促成他們立法的一個很重要的原因。」

美國國會兩黨議員最近也聯合提出281號決議案,要求中共立即終止針對法輪功學員和其他良心犯的強摘器官行為,並建議美國政府公開譴責中國器官移植濫用,禁止參與非法強摘器官者入境美國。

訴江第一人朱柯明:「你不能助紂為虐,做為一個人來講,你明知這個器官來路不明,你再去做,就是參與罪惡的行為,這種事情是應該引起世人的廣泛關注,而且要聲討中共這種行為。」

史密斯在文章中說,中共為了獲取法輪功學員的器官而殺害他們這一個事實,不論是誰參觀了這些屍體展,不僅代表他們參與了窺淫,也無意中付錢去觀看了這個被稱為「藝術」的可怕暴行的證據。

採訪/田淨 編輯/黃億美 後製/王明宇

暗流洶湧 「陰魂」纏繞北戴河會議

中國首批所謂的「勞動模範」日前齊聚北京和北戴河。這顯示中共領導人已陸續進駐北戴河,中共總書記習近平上位後的首次「北戴河會議」已拉開帷幕,再加上前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案開審在即,薄案是否成為這次「北戴河會議」討論的主要議題,國際輿論聚焦北戴河。

7月29號,大陸媒體報導,2013年「全國勞模休養活動」正式啟動,28號,中國首批200名所謂「勞動模範」齊聚北京和北戴河。目前,北戴河某些區域都有武警、公安駐守,開車已不讓進入。

觀察人士分析,這顯示今年北戴河會議已經啟幕,未來2週左右,除了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外,地方黨、政、軍、人大、政協等主要負責人,以及中共元老級人物都會聚集在北戴河開會。

「北戴河會議」形成於1953年,也被看成是中共黨代會的「醞釀會議」,每逢夏季中共高層領導人都會到北戴河避暑和召開會議,很多重要決策會在那裏拍板。

輿論認為,習近平上臺後的首次「北戴河會議」,可望敲定一些重大決策,為10月將要召開的十八屆三中全會做鋪墊。

在美的中國社會問題研究人士張健指出,中共在薄案快要開審的時候,把這些人都召到北戴河,並不代表「北戴河會議」正式啟幕,而是做為暖身。

中國社會問題研究人士張健:「它可能會是一個帷幕,這個帷幕拉的比較大,因為要給這些人去暖身,要在政治上保持高度的一致。為薄熙來。同時,也有各派的利益。讓薄熙來,還在這個北戴河會議上做一個最後的較量。」

不過,張健認為,中共政權自從新領導人習近平上臺後,在各個利益集團的制約下,不可能有甚麼大作為,同時薄熙來一案也基本形成定局,因此「北戴河會議」對於薄案並不是太重要。

張健:「第一,薄熙來不會死;第二,黨內各派,如果在沒有其他的突發事件的情況下,都會照顧到他們事先達好的一個協議,薄熙來關鍵的東西都沒有寫在上面,比如,殺人、活摘法輪功器官這些等等。」

7月25號,中共以「受賄、貪污、濫用職權」三項罪名對薄熙來提出公訴,輿論抨擊薄案有嚴重「漏罪」,也就是﹕薄熙來與江派人物周永康等人合謀政變,以及「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等重大罪行,仍被中共刻意掩蓋著。

時政評論員汪北稷指出,目前不少人以為薄案大局已定,其實,暗流洶湧,黨內各派的糾紛,各個利益派別的爭鬥,比胡、溫時代更加加劇,中共黨內也感受到了重大危機。

時政評論員汪北稷:「因為這個政黨、獨裁政權還很少發生薄熙來、王立軍這種運動式的政治事件,從2012年的2月,到現在已經一年半了,薄熙來這個案件的審判,還沒有落下塵埃,還在屬於最後的一種遮蓋當中。」

汪北稷表示,身在中共體制的政治高層,不管在北戴河開會也好,在其他地方開會也好,他們都看不到自己政治上的盲區,他們只是感到憂慮和恐懼。

汪北稷:「中國人民已經覺醒了,中國社會已經沸騰,一天都不能等待這種荒唐的、這種腐朽的、這種殘暴的政權再來統治他們,因為人的生命只有一次,如果繼續這樣忍耐的話,中國人很多人會抓狂。」

汪北稷指出,中共幾十年的殘暴統治,目前國內抗爭事件風起雲湧,中國民間已到了總爆發關頭,中共再想用它慣有的伎倆,在北戴河開一下會,研究一下目前的局勢,想一些新的招數來撫弄老百姓,轉移民眾的視線,已經不再能起到任何作用。

採訪編輯/李韻 後製/李勇

獨生子女費31年不加 超生費飆百萬

在大陸,很多中共號稱「利民」的法規,頒布後卻從來沒有實施過﹔有一些補助類的規定,長達幾十年不變,無論物價如何上漲,那些補助金額依舊。也有一些陳年舊規,制定之初針對的人群已經發生巨大變化,但依然「模糊執行」著,這些規定被民間戲稱為「沉睡的規定」,如「獨生子女費」31年來仍然不變,但「超生費」現在甚至已飆升到百萬。請看下面這則報導。

31年前,中共當局為了讓殘害生命的計劃生育政策能實施下去,發明瞭所謂的「獨生子女費」。按照規定,執行了「一胎制」的夫妻每月補助5到20元。但隨著時間推移,物價成倍的上漲,這5元錢的最低線,卻從來沒有發生過變化。

中國獨生子女母親楊女士:「甚麼都在漲,這些費用根本都不漲,5塊錢甚麼作用都起不了。現在買一根冰棍要2塊5,我覺得(獨生子女費)應該隨著物價水平上漲。」

儘管民眾要求增加補助獨生子女費,但當局依然置若罔聞。

大陸網民張先生:「幾十年過去了,現在5塊錢已經貶值很多倍了,但是現在還沒有改變,說明老百姓、民眾的權利被漠視,並且(民眾)也沒有渠道去表達,也改變不了。」

與「獨生子女費」相反的是,當局對違反計劃生育的民眾所徵收的懲罰金,也就是「社會撫養費」卻在逐年遞增,從原來的數百、上千,變成現在動輒數萬、數十萬、甚至上百萬元。令很多民眾不堪重負,甚至有人因為無力繳納巨額罰款而走上絕路。

北京時政觀察人士華頗:「現在中共這些部門本身是追求最大利益化,比如說增收的社會撫養費,這筆錢的數目很大,但是至今沒有任何一個賬目能夠反映出來,這筆錢的流向也成謎。所以制定政策都是為自己量身定造的。」

同樣是補助政策,只因面對的群體有了不同,就出現了完全不同的結果。 記者發現,1982年前後,中共各企事業單位和機關的職工工資補貼裡,有兩項補貼,分別是洗理費和書報費,從最初的4元漲到了現在的上百元。

張先生:「機關政府官員,他立這些東西一直在漲,現在他們可以主導自己的權利,就像他們給自己漲工資啊,報銷東西啊、然後所有的福利可以自己決定,中國的現狀就是,老百姓這些納稅錢哪,老百姓根本沒有權力進行監督,沒有權力決定這錢用到哪些方面,只是被中共利益集團一小撮人決定如何分配。」

在中共體制當中,除了那些與社會完全脫節的「沉睡政策」之外,還有一些所謂的「利民」政策,則是停留在紙面上或者有名無實。

例如﹕1960年公布的「防暑降溫法規」,原本是對工業、交通運輸以及建築工地等工作者的津貼,因為他們在夏季高溫或露天中作業。不過,實行53年後,現在已經演變為辦公室裡吹著空調的公務員們,每個月可以領到的上百元「高溫補貼」,而真正揮汗如雨的駕駛員、建築工人、快遞工人等基層打工者,卻從來沒有領到,甚至沒有聽說過這項所謂的「防暑降溫補貼」。

中國金融智庫研究員鞏勝利:「其實這幾乎是中國的慣例,法制社會在倒退。中國所有利於百姓的規定,都是空空的擺設。」

此外,頒佈於1981年的「職工探親假規定」,當時針對的人群是「國家機關、國有企業以及事業單位」的職工,但隨著國企以每年近5萬家的速度大面積破產,「探親假」變成了公職人員的「福利」,能享受到的民眾寥寥無幾。

有評論指出,在執行有關政策的時候,官員往往重視政策執行後是否對自身利益或政績有利,有,則積極主動,反之就會敷衍了事。

而隨著越來越多「有名無實」的政策法規出臺,民眾已經從失望,淪為現在徹底的麻木。

採訪/朱智善 編輯/張天宇 後製/鍾元

【微視頻】重庆薄熙来的美女巡警上街

趙培:大陸微博有人發帖說,“昔日颯爽女巡警,今日上街維權”。7月30號上午,重慶上清寺轉盤發生女警察堵路事件,導致大塞車。不久,她們即被趕到的大批警員帶走。這批女巡警在網上有一個自述。

薄熙來時期的重慶為了面子工程,2011年在全國海選了150個女巡警。10月份這些女巡警開始上路執勤,穿警服、佩戴警用裝備,跟正規警察一樣。當初這批女巡警合同是在兩年後,把她們轉成正規警察。但是薄熙來出事之後,重慶公安一直在防著這些女巡警。她們說,重慶交巡警總隊監控起的,電腦、郵件都被監控了。

7月30日,女巡警被要求到求精中學集合,重慶公安兩個總隊領導,把她們強行鎖在求精中學裡。經過一番掙扎,女巡警衝了出去,走到上清寺轉盤。突然就來了很多民警、便衣來圍住她們。這些公安對女巡警拳打腳踢帶上車帶走。

女巡警還說,她們前一批全部(30人左右,2010年)轉正了。女巡警質問,“我們為甚麼要為這樣的不公平待遇買單啊?在我們這一批中還有1個人居然轉了”。

漂亮女警察是薄熙來最愛用的裝扮門面的手法。薄熙來在大連搞得就是女子騎警,騎著高頭大馬,成為城市的標誌。中共很多地方政府競相傚法。但是這些女騎警卻不是用來抓賊的,《法廣》援引大陸傳媒報導稱,大連女子騎警隊每年開銷數百萬,但20年來只抓了1個賊。

薄熙來成為重慶市委書記之後,把美女警察這種做法也搬到重慶了。從這些女巡警的爆料來看,為了裝點門面,薄熙來全國海選美女。薄熙來倒臺後,中共低調清理薄熙來路線。5月底,《中國青年報》、《新華網》等媒體發了大量的文章質疑薄熙來美女警察的花瓶工程,勞民傷財。

其實這些美女上當,完全是對中共面目認識不清。中共找女人能有好事嗎?1950年,中共元老王震讓湖南省委書記幫忙找幾千女人去新疆為新疆建設兵團“繁衍人口”。湖南省委書記就開始招聘美女去新疆,說是先去新疆以後去蘇聯留學,騙了3000多女生去新疆“繁衍人口”。這些女生的後果十分悲慘,被強迫分配給軍隊中的光棍當老婆。很多女人在新婚之夜被強姦,後來精神失常的也有不少。

上個世紀五十年代,中共經濟頻臨破產的邊緣,為了解決城市裡大量青年人找不到工作情況,毛澤東和周恩來發動了一場青年男女的“上山下鄉”運動,就是到農村去當農民。這場運動持續了27年,上百萬人去了農村。去的容易,回來可不容易。多少女青年因為一個回城的指標被村幹部給糟蹋。

薄熙來為甚麼在全國海選美女呢?因為你在重慶沒有親戚朋友,無論你遭遇了甚麼不幸,都不會有太大影響。重慶女巡警因為薄熙來下臺而無法轉正可以說是被騙了,但是轉正要付出甚麼代價呢?不可想像,還是不轉正的好。中共歷次運動中女青年的遭遇只能給我們一個結論:誰在哪點上相信中共就會死在哪點上。

各位觀眾,感謝您收看今天的中國禁聞,再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