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馬當:非洲陪睡風俗與中國職場「性奴」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3年8月15日訊】23歲的年輕婦女詹姆生•姆貝韋三年前死了丈夫,就在她的丈夫死後幾個小時,村中的長老和丈夫的家人就強迫她接受「性清潔」儀式,最後,勢單力薄的她還是被迫與自己丈夫的堂弟發生了性關係。

事實上,在大多數非洲國家,如果妻子死了丈夫或少女死了父親,當地村民就會為其請來一名被稱為「清潔者」的男子,陪這名寡婦或未婚少女睡上一夜,來「驅除惡魔」。這種古老的非洲習慣已成了愛滋病病毒傳播的元兇,因為那些「清潔者」實際上是非洲大地上「最骯髒的人」。

而在我們中國,也有一個新興的習俗,那便是職場女性的「日後提拔」或「性奴」處境。

2008年12月10日,六安市的一名鄉村女教師被要求應酬市裡檢查工作的飯局。在不得已醉酒後,被市領導的司機帶到郊外一家賓館強姦。那司機事後還威脅女教師說要隨時聽從他的召呼,若不從,就將此事傳出去,讓她在單位混不下去。此後兩年多時間裏,女教師多次被這個領導的司機強姦。為了擺脫魔掌,女教師幾次選擇自殺未果,最後女教師在網上開博,公開控告六安市某市長司機的惡行。

其實,這位女教師的「性奴」處境僅是中國職場女性處境的一個縮影,僅近年來媒體披露的官員欺男霸女的故事就不計其數。

有媒體評論說:「這些特權者實施強姦女公務員的手法如出一轍,都是經過吃飯、喝酒、灌醉、強姦等幾個步驟」,如果他們不是政府官員或有政府官員作靠山,他們「能有如此大的色膽去強姦女公務員,把女公務員變成‘性奴’嗎?」「官員之所以能頻頻‘強姦’女公務員,皆因‘權欲’在起作用,從這個意義上來說,真正把女公務員變成‘性奴’的是這些官員身上所擁有的權勢,女下屬畏懼委身的也正是這種特權。」

非洲的「陪睡」風俗是古代遺留下習俗,非洲人民已品嘗了這個習俗所帶來的惡果,這個陋俗正在被逐步拋棄。

而中國職場女職員的「性奴」境地,則是特色政治體制下方興未艾的潛規則,大有一發而不可收拾之勢。如果我們不能進行有效的政治體制改革,把權勢者裝進籠子裏,放到人民群眾監督的視野下,我們職場的「愛滋病」病毒也會廣泛傳染開去,最終可能會導致某個組織的滅亡。

參閱文獻:

1、《非洲摧殘女性的「陪睡」風俗》。
2、《誰來拯救職場特權下的「性奴」們?》

文章來源:作者博客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