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禁聞 】8月21日完整版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3年08月22日訊】【中國禁聞 】8月21日完整版

提要
審薄前爆賣腎黑市 「活摘」再成焦點
九號文件開倒車 紐時:習近平陷泥沼
薄瓜瓜力挺父母 受害者情何以堪
中國各地鋼貿不良貸款 禍起GDP?

薄案開審 海內外密集關注

8月22號即將開審的中共前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案,已經成為全球輿論關注的焦點。目前,大批中外媒體記者雲集濟南,各種消息紛至沓來,而濟南中院周圍的安保也已逐步升級,戒備森嚴。

據香港《大公網》報導,薄熙來於21號晚間被押解到濟南西站,然後被關押在看守所,22號將在濟南市中級法院接受審判。

十多家境外媒體記者也已陸續到達現場,《大公網》聲稱,濟南已成為薄案新聞戰場,在境外媒體申辦採訪證的吉華大廈入口,也已安裝安檢設備,記者須經領表、填表、受理、錄入、拍照、制證、領證等七道關卡,才能採訪。

公審高官也引起中國民眾的好奇心,有報導說,這些好奇都指向:公開審判高官的尺度有怎樣的玄機。還有一些訪民專程從外地趕赴濟南,想看看高官與平民受審有何不同。

不少大陸媒體21號還匯整了一些公審高官的「潛規則」,例如法庭面積暗示開放程度,事前預演細緻到休息和入廁時間,以及副部級以上官員受審不用穿囚衣等等。

臺媒:薄案開庭2天 無任何直播

據台灣《中央社》報導,中共官員星期三表示,薄熙來案庭期將達2天,全程將舉辦3到4場說明會,審理過程不會向任何對像提供影像及文字直播,但濟南中院官方微博會適時提供庭審過程的文字報導。

一天前,有中共背景的香港《鳳凰網》曾刊登獨家消息說,濟南中院將對薄熙來案庭審開啟庭審直播和微博直播。

但濟南中院人員針對查詢,反覆表示,沒有接到任何要進行影像及文字直播的安排,至於庭期及說明會的舉行方式,媒體記者應「注意簡訊通知」。

「無國界記者」籲允外媒旁聽薄案

薄案開審前夕,總部位於法國巴黎的「無國界記者」組織也發佈新聞稿,呼籲中共當局信守承諾,允許外國媒體和外國觀察者進入法院旁聽。

「無國界記者」表示,這次庭審雖然並沒有明確禁止旁聽,但是也沒有一家獨立媒體和國際媒體被許可進入法庭。

「無國界記者」說,在敏感案件期間,中共當局會依照慣例篩選記者,而在薄熙來案中,這種挑選十分高明,直到申請註冊進入法院旁聽的最後期限,才會通知說庭審已經滿員,而這個最後期限不到最後一刻也不會公開。

「無國界記者」呼籲說,中共當局應允許所有記者和觀察家旁聽薄熙來一案,否則,這次庭審就不能稱之為公開和透明。

編輯/周玉林

審薄前爆賣腎黑市 「活摘」再成焦點

中共前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將在這個月23號受審。大陸媒體8月17號曝出,武漢發現一個地下賣腎黑車間,具有豐富臨床經驗的專業醫生參與,對供體和受體都同時同地接受移植手術。分析認為,中國黑市買賣器官移植呈現出的簡單化,證明了中共近幾年的大規模活摘器官,已經訓練出大批器官移植的專業醫生。當局在薄熙來案即將開審之際,曝光這些黑幕,背後隱藏著甚麼目的呢?請看報導。

據大陸《楚天都市報》報導,武漢市郊的一棟別墅變成了湖北地下賣腎黑車間。報導說,實施手術的是一個專業的醫療班組,包含有一名主刀醫生、一名麻醉師,還有兩名護士。

一次腎移植,買腎人花費40萬元,賣腎人得3萬,負責手術的醫生得13萬、麻醉師得3萬、參與護士各1萬,剩餘款項由所謂的「線人」分贓。

讓民眾非常震驚的是:供體和受體都同時在別墅內接受移植手術。

台灣著名中醫師胡乃文:「假如說他能夠熟練到好像做一個小小手術的話,這就是表示說他做的非常非常多這種手術,非經過幾百個手術以上,不可能那麼熟練。」

台灣著名中醫師胡乃文指出,一個醫生做器官移植手術需要熟悉器官配型、抗排斥等尖端知識,同時手術過程中還要保證血液融合、防止血液凝固等難題,縫合技術要求也很高。胡乃文認為,這樣的醫生不是簡單就能訓練出來的。

美國南加州大學公共政策博士葉科表示,中共報導器官黑市目的是想轉移人們視線,以掩蓋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惡行為。

美國南加州大學公共政策博士葉科:「在2006年之後,在面對全球譴責它(中共)對法輪功(學員)活摘器官之後,只好轉口承認(摘取)死刑犯。但是即使是死刑犯,沒法去解譯器官(移植手術)為甚麼就大大上升了,所以它只好把政府的非法行為轉移到所謂的販賣器官的集團上」。

葉科指出,當局這樣做,是迫於國際社會上對中共活摘器官的罪惡越來越關注的壓力。

6月27號,美國國會眾議院外交委員會前主席、共和黨議員羅斯雷婷恩(Ileana Ros-Lehtinen)和民主黨議員、軍事委員會資深議員安德魯斯(Robert Andrews)共同提出281號決議案。議案要求中共立即終止針對法輪功學員、其他良心犯的強摘器官行為,並要求立即結束持續14年的對法輪功的迫害;議案同時要求美國政府對中國器官移植情況進行調查,禁止那些參與非法摘取人體器官者入境美國,已在境內的要加以起訴。

實際上,在281號決議案的正文中還提到,根據《法輪功追查國際》提供的音訊資料,涉及到了中共當局高官,其中還暗示薄熙來和前重慶市公安局長王立軍都涉嫌其中。

加拿大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David Matas)和美國作家伊森•古特曼(Ethan Gutmann)運用大量調查資料和事實資料得出結論,2000年至2005年間,至少有6萬5千多名法輪功學員被中共活摘器官。他們在愛爾蘭的聽證會上甚至還表示,實際上被虐殺的法輪功學員可能超過上百萬。

胡乃文:「很可能是殺害那些無辜者,包括了宗教異議人士,包括了法輪功的人士、包括維吾爾族,包括這些,才會造成這麼多的器官來源,以及這麼精準的手術就像小手術一樣。」

7月10號,愛爾蘭議會外交事務及貿易聯合委員會舉行了關於阻止中共活摘器官的聽證會,並且一致通過決議,要求中共停止活摘器官,敦促立法阻止中共活摘器官的罪行。

愛爾蘭國家電視電臺RTE和愛爾蘭第一大報《愛爾蘭時報》(Irish Times)都在第一時間對反對活摘器官事件的會議進行了詳細報導。

另外,西班牙最近通過並實施新的法律:禁止本國公民去中國接受非法器官移植手術。

葉科指出,中共對薄熙來活摘器官罪行的處理,就是中共對活摘案件的試金石。

採訪/陳漢 編輯/宋風 後製/黎安安

九號文件開倒車 紐時:習近平陷泥沼

《紐約時報》最近刊發文章透露,中共官員聚集在中國各地的會議大廳裡,聆聽高層領導發出一個嚴肅的秘密警告。他們被告知,如果黨不能根除中國社會的七大潛在顛覆性力量的話,權力就可能被奪去。在這個被稱為「九號文件」裡面提到,七大危險以「西方憲政民主」為首,其他則包括對人權「普世價值」的宣揚等。大陸知識份子指出,中共開歷史倒車只會激起民眾的牴觸和反抗,中共最終將會掉進萬丈深淵。

《紐約時報》8月20號報導說,九號文件已經在中國各地通過一系列強制性學習班進行了傳達。比如,湖南省的一個地方政府網站就講到了這樣的一個學習班。湖南衡陽市市委宣傳部副部長成新平在一個礦業官員會議上說,「宣揚西方憲政民主是在企圖否定黨的領導,」他還說,人權倡導者希望「最終形成政治對抗力量」。

九號文件指稱,一黨專政的反對者「為了挑起公眾對黨和政府的不滿,已經在揭露官員資產,利用互聯網來打擊腐敗、反對媒體控制以及其他敏感問題上挑起了事端。」

《紐約時報》報導說,自從文件下發之後,中共的報刊和網站一直在強烈批判近年來不屬「犯規」之列的憲政和公民社會觀念。官員們加大了工作力度,防止公眾看到互聯網上的批評意見。兩位知名的權益倡導人士在過去數週內相繼被拘留。

原中央黨校《學習時報》副編審鄧聿文表示,他絲毫不擔心中共喉舌對憲政的批判。

原中央黨校學習時報副編審鄧聿文:「這個你不可以從反面理解嗎?越是批判越為憲政做廣告。如果它不批判,人們對憲政還不關心,現在它這一批判全國人民都關心憲政了。所以在我看來越批判越好。」

北京註冊會計師杜延林則認為,所有這些都預示著中共當局要徹底的開倒車。

北京註冊會計師杜延林:「因為在這樣一個大的時代背景下,在互聯網時代,利用謊言和暴力想把歷史拉回到文革,我覺得這是非常愚蠢的。這可能就像在一個高速行駛的公路上,一輛向前飛奔的汽車,那麼你突然來一個急轉向,那麼他唯一的命運就是掉進萬丈深淵。」

《紐約時報》報導說,中共當局對官員發出內部警告,顯示出習近平在公眾面前的自信外表背後的種種擔心。例如,經濟放緩,人們對腐敗的公憤,急切期待政治改革的自由派發起了種種挑戰,這些都容易對中共構成威脅。

九號文件餘音未了,8月19號至20號在北京召開的全國宣傳思想工作會議上,中共新任總書記習近平又直接強調意識形態的極端重要性,聲稱「宣傳思想工作就是要鞏固馬克思主義在意識形態領域的指導地位」。

杜延林認為,在現在的互聯網時代,中國已經形成一種「市民社會」的狀況,中共的意識形態和民間社會已經割裂,喉舌的宣傳不會對民間產生甚麼影響。

杜延林:「官方可以發出這樣的聲音,這樣的號召,但是沒有人會響應的。如果說他們的所作所為,他們所有的這些歷史倒車如果影響到市民的生活,那麼大家可能會起來牴觸。我相信在不遠的將來,民間會做出一個強有力的回應。當然這需要一些別的事件作為導火索。」

《紐約時報》報導說,中共內部支持深化西式經濟變革的成員,往往跟那些推動法治、促進政治制度開放的人結為盟友,傳統派卻支持國家加大對經濟和政治生活的雙重控制。

報導還認為,習近平從兩個敵對陣營中各取一點的做法,最終可能會讓他自己的議程在黨內紛爭中陷入泥沼。習近平此前承認,正在放緩的中國經濟需要更能推助市場的新動力,分析者指出,這種動力只能通過放寬政府管制來獲得。

採訪編輯/秦雪 後製/陳建銘

薄瓜瓜力挺父母 受害者情何以堪

大陸前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案開審在即,他在美國讀書的兒子薄瓜瓜發表聲明,質疑薄熙來能否受到公正的審判。分析認為,薄瓜瓜在這個時候跑出來為父親喊冤,背後肯定有人在操縱。外界還批評薄瓜瓜對父母犯下的罪行,缺乏公正的心態。被他父母傷害的對像,薄瓜瓜也視而不見。

8月22號,身陷中共重大政治醜聞的薄熙來,將在山東濟南中級人民法院出庭受審。多家媒體報導說,薄瓜瓜將是中共當局手中的關鍵籌碼。

薄瓜瓜19號在美國《紐約時報》發表聲明表示,他已經有一年半無法和父母聯絡,對父母被秘密抓捕關押不滿,並且還對父母忍受單獨監禁的困境擔憂。

他希望,薄熙來在受審時可以不受任何阻礙的反駁批評者。同時薄瓜瓜還宣稱,如果用他的人身安全來交換他父親的認罪、或他母親進一步的合作,那麼,這種判決不會具有任何道德份量。

薄瓜瓜還指責,他的母親被剝奪了發言權,名聲受到肆意攻擊。

中國社會問題研究人士張健:「我認為薄瓜瓜在這個最敏感的時刻發表這樣一個聲明,最主要的也是一種警示作用,來告訴中共將對薄熙來想進行打壓的另一派,他在海外還是有聲音可發的。」

時政評論員汪北稷認為,薄瓜瓜缺乏一個公正的心態來看待他父母的問題,他為父母叫屈,卻對被他父母傷害的對像視而不見。

時政評論員汪北稷:「重慶打黑的時候,抓了那麼多企業家,抓了那麼多無辜的人士,還有一些輕罪重判的,枉法的事件,數不勝數,薄瓜瓜在哪裏?」

去年重慶事件爆發後,媒體大量報導了薄熙來主政遼寧大連和重慶期間,數以萬計的人被薄熙來隨意抓捕關押、污衊、打死打傷等﹔海外媒體也曝光了薄谷二人和前中共政法委書記周永康等人,參與謀反、活摘器官、販賣屍體等罪惡。

前重慶公安局長王立軍去年叛逃美領館後,曝光了谷開來毒殺薄家好友、英國商人海伍德的消息,8月谷開來被判死緩。

汪北稷:「他的母親顯見的,簡單的方式,粗暴的方式剝奪一個英國人的生命,薄瓜瓜有沒有看見英國海伍德無辜生命被剝奪了?他的父母還只是自由被剝奪!也沒有見到薄瓜瓜站出來說,『我要求我的父母講清楚海伍德的事件,公正對待這個英國人』。」

汪北稷強調,薄家三代都是中共政治集團的既得利益者,從六四屠殺,到迫害法輪功修煉者,薄家都是獲利者。

汪北稷:「將來民主化以後,將來西方社會公布了薄熙來、薄谷開來,中共的所有罪行之後,薄瓜瓜該受甚麼懲處一樣逃不掉,他起碼隱瞞了這些犯罪事實,也享受這些犯罪所得,甚至還觸及到其中一些事情。他是成年人,他跟王立軍有來往,跟海伍德也有來往。」
此外,8月19號,薄瓜瓜還把facebook帳號個人頭像換成了他兒時與父母及爺爺薄一波的全家福,輿論質疑他打親情牌,博同情。

汪北稷:「你去把薄一波祖孫三代照片放出來有甚麼意義?薄一波在六四之前迫害胡耀邦,六四的時候支持協助中共屠殺中國人民,他就是個屠夫,你宣傳你有一個屠夫的爺爺,來換取全世界人對你的同情嗎?」

張健認為,薄瓜瓜幕後肯定有人在操控,因為對他這樣一個花花公子來說,如果沒有幕後操手,相信他早就跳出來講一些替他父母開脫罪行,但又漏洞百出的話了。

去年,多家外媒曾報導,薄家族向海外轉移60億美元的資產。有媒體質疑,薄瓜瓜手持巨額資產,將來會不會捲土重來,為父報仇?
採訪編輯 /李韻 後製/ 李勇

中國各地鋼貿不良貸款 禍起GDP?

鋼貿貸款風險在中國已經持續多年,許多銀行身陷其中。中國鋼貿企業至少三分之二位於上海,而上海鋼貿企業的未償貸款,去年底總計大約1,800億元人民幣。除了上海是重災區之外,江蘇最近也新增不良貸款182億元,成為同期中國新增不良貸款最多的省份。

有專家認為,中國經濟放緩,造成很多行業都存在產能過剩問題,其中包括鋼鐵。分析指出,這和中共當局主導的刺激經濟政策有很大的關係。專家估計,未來將會曝光越來越多融資黑洞。

大陸《21世紀經濟報導》最近了解到,江蘇省有10名銀行支行長,因為鋼貿市場融資黑洞被撤職或追究法律責任,包括工商銀行、建設銀行、交通銀行以及省內的江蘇銀行等,多家金融機構在內。

報導顯示,江蘇新增不良貸款在今年1-6月就達到了182億元,其中鋼貿市場是這些不良貸款的主要集中領域。

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教授謝田:「同時有10家支行同時在參與,這對銀行來說也是非常危險的,因為如果這個交易有風險,或者風險很大或破產的話,那等於同時把10家支行給帶下去了,這是一件令人非常詫異的是中國這些融資平臺,居然有那麼多不為人知的內幕。」

經濟評論家傑森:「鋼材的產能過剩,隨著中國經濟的放緩,世界的需求下降或持平,中國的鋼鐵產能過剩只會越來越嚴重,最終就是銀行當時貸的款收不回來,就成了壞帳。」

據了解,大陸鋼貿市場採取多種加強擔保方式,來符合銀行的貸款要求。其中通過向鋼材市場繳納保證金,尋求鋼材市場提供保證擔保的「聯保互保」融資模式,得到了銀行的認可。

資料顯示,鋼貿行業從2000年開始採用「聯保互保」的融資模式。到2009年這一融資模式達到頂峰。大批的鋼貿商可以輕易的從銀行那裏獲得抵押貸款,甚至重復抵押。2011年,中國鋼材貿易貸款1.89萬億元,同期全國貸款總額54萬億元。鋼材貿易貸款在整個銀行貸款中的比例高達3.5%。

傑森:「實際上這都是中共中央對於GDP的飢渴,高GDP飢渴的一種展現,但是這個過程中,卻出現了一些利益集團之間的博奕,比如地方政府的利益,在一定層面上和中央政府的利益,就出現了分裂,那麼這幾個銀行行長,就成了一個利益集團之間博弈的犧牲品。」

《21世紀經濟報導》顯示,截至今年上半年,江蘇鋼貿市場不良貸款餘額為213億元,不良貸款率為42.3%,較年初上升23.3個百分點,而江蘇5家大型銀行上半年新增不良貸款中,鋼貿貸款就佔了55.8%。

中共國家審計署7月28號發表公告聲稱,已經開始組織全國審計機關對政府性債務進行審計。

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教授謝田估計,未來幾個月,可能會有更多的融資黑洞
被曝光出來。

謝田:「一旦追查到融資平臺的時候,類似這種風險極大或者是沒有足夠的擔保、不符合程序,和涉及到行賄受賄,所有這些不法違規的現象,可能都會一一暴露出來。我想現在各省市縣那些地方政府,涉及融資平臺的人員,很可能現在緊鑼密鼓的在準備後事了,甚至準備逃跑都有可能。」

根據上海一名鋼貿商負責人透露,現在有不少鋼貿老闆跑路了,抵押物也不要。因為現在鋼材價格跌到谷底,貸款又已經拿到,鋼材就留給銀行處理。何況,這些鋼貿商的一批貨物被反覆抵押不知道有多少次了。

採訪/陳漢 編輯/黃億美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