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熙來有備而來 為脫罪祭出「四大絕招」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3年8月29日訊】(新唐人記者王安平綜合報導)歷時五天的薄熙來案庭審已告一段落,但庭上爆料的內幕和細節至今仍令媒體和網民意猶未盡。有媒體梳理庭審中控辯雙方的激烈對質認為,被告薄熙來顯然是「有備而來」,他在利用法律賦予的權利為自己辯解的同時,不惜祭出四大「絕招」以求擺脫罪責。

8月27日香港《大公網》刊文稱,薄熙來為脫罪打出了以下四招。

第一招,打「失憶牌」。在庭審上,從薄熙來口中最頻繁迸出的關鍵詞,莫過於「記不清」、「沒印象」。在涉及受賄罪最大一筆賄賂的法國尼斯別墅上,薄一再辯稱對看楓丹別墅幻燈片「沒有印象」,對相關數碼照片「沒有見過」。公訴人指控其縱容沒有國家工作人員身份的薄谷開來參與王立軍叛逃事件的研究應對,並同意薄谷開來提出的由醫院出具王立軍患有精神疾病的虛假診斷證明時,他在多個關鍵問題上也均辯稱「記不清了」。不過,在反證其清白時,薄熙來對即便十幾年前的細節也表現得胸有成竹、記憶猶新,一口咬定「沒說過」、「沒做過」,看來這失憶也是「選擇性失憶」。

第二招,打「攻擊證人牌」。此次庭審中,面對這些指證自己罪行的證人,薄熙來大多採取主動攻擊的策略,以毀其信譽來反證其證詞之不可信。對「發小」唐肖林,薄熙來稱其「出賣靈魂、像瘋狗一樣亂咬、以此立功減刑」;對追隨其多年的下屬王立軍,他斷然指其「品質極其惡劣」,「證言充滿了欺騙,而且是信口開河」;對與其結婚長達27年的妻子薄谷開來,他以「瘋了、經常說假話、精神不正常」予以形容。就連公訴人也一針見血地指出,對於這些至親好友,薄「不惜以詆毀人格的意見來否認證言」。

第三招,打「溫情牌」。薄熙來在庭審陳述中不時流露感性話語,他以「我現在穿的夾克,我柜子里放的西服,還是大連新金縣鄉鎮企業生產的,我現在穿的棉毛褲,還是我母親60年代給我買回的」,來表明自己對金錢慾望不大;以「我深感治家無方,給國家造成了不良的影響,我誠懇地接受組織的審查,也接受司法機關的審查」來喚起公眾的同情。不僅如此,他還多次評價庭審「文明、理性、公允,體現公平正義」,認為辦案人員「有禮貌、有素質」,試圖以此贏得法官好感。

第四招,打「爆料牌」。此次庭審可謂「猛料」不斷,薄熙來除了自我披露「旁人跟他講話前必須關手機」、「下屬太隨便會立馬扇耳光」等習慣外,還自曝「曾有外遇」,並因此激怒薄谷開來攜子遠走他國。更出人意料的是,他在最後一天的法庭辯論中,更曝出王立軍與薄谷開來存有私情,稱王深陷暗戀、不能自拔,從而引發出逃風波,以此切割自己與此事的關係。

薄熙來政治上已判死刑

如果前重慶市公安局長王立軍當日沒到美國駐成都總領事館尋求政治庇護,薄熙來今天可能已是政治局常委了。

但不論薄熙來如今怎麼為自己開脫,普遍輿論認為,薄熙來在政治上已無法翻身了。

香港《南華早報》評論文章指,薄熙來在重慶發起「紅色文化運動」:唱紅色歌曲、發紅色簡訊、讀紅色書籍、提倡學習毛澤東時代的模範。他高姿態打擊黑社會,查處充當黑社會保護傘的官員。「唱紅打黑」令薄熙來名噪一時,……然而,薄熙來其實是在把歷史車輪往回拉。唱紅打黑的最終目的是大樹特樹薄熙來的權威,為他進一步向權力核心靠攏造勢。

該報評論指,不管審判結果如何,薄熙來在政治上已無法翻身了。

公審薄改變不了中國現狀

時事評論員伍凡認為,把薄熙來關起來或許減少了一個挑戰者,可是共產黨更大的挑戰是在社會、是共產黨內部、基層、中層,在黨內、在軍內要軍隊國家化的呼聲,這一些是根本的挑戰,在制度上不能夠解決這些問題的話,這個挑戰是不會結束的,今後這種挑戰會越來越激烈、越來越頻繁。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