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媒體看審薄:自拉自唱 全球笑話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3年8月29日訊】(新唐人記者凱欣綜合報導)五天的薄案大審過去了,世界媒體是這樣評論薄熙來一案的審判:在現場蹺著二郎腿的被「雙開」的薄熙來,這名舉世矚目的被告曾是一位紅色官僚的表率、「官二代」的典範,及唱紅打黑的明星;他代表的是整個中共專政體制的一個樣板,五天來,坐在被告席上酣暢演出。世人從薄熙來的人品及案情之中,看到了中共專政體制的底蘊與真相,一場自拉自唱鬧劇成為世界笑話。

濟南中級人民法院對薄熙來連續五天的庭審,部分記錄首次通過微博發布,中共控制的新聞媒體大力宣傳對薄熙來的庭審體現了中國的法治「公開、透明」。

《美國之音》發表文章說,有許多批評者指出,中共當局宣稱對薄熙來的庭審是公開審判,但中共卻嚴令禁止中國媒體進行自由的報道或評論,中國主流媒體有關的報導和評論必須在當局規定的宣傳口徑之內,當局也不准許真正的公眾旁聽,不准許外國媒體目擊庭導審,這一切也使中共當局竭力宣傳的法治或法治的重大進步成為笑話。

審薄用透明性作為煙幕彈

文章說,批評者還指出,中共當局當初作出這種所謂的透明性決策的本意,無非是用透明性作為煙幕彈,用透明性來攪渾水,讓聳人聽聞的奇聞吸引中國國內外的看客或觀察家的眼球。從而掩蓋薄熙來案所暴露出來的中共當局許多見不得人的事情。

聳人聽聞的奇聞包括薄熙來的兒子薄瓜瓜從非洲帶回來的可以吃一個多月的名貴肉,薄熙來的前心腹王立軍迷戀薄熙來妻子谷開來,谷開來一度把王立軍的皮鞋拿回家讓薄熙來上火,等等。

這些的批評者還指出,薄熙來案所暴露出來的中共當局許多見不得人的事情包括:

薄熙來家到底大致有多少來源不明財產?

中國公眾普遍認為,中共當局說他只是貪了不到三千萬顯然是個笑話,是當局給薄熙來也是給中共眾多的其他貪官打掩護,如今連許多村長的貪污都要超過甚至是大大超過這個數。

王立軍為什麼要跟薄熙來翻臉?

文章說,王立軍多年來一直是薄熙來的心腹和打手、殺手;他本來是全力配合薄熙來妻子谷開來搞謀殺,但後來又跟薄熙來耍計謀,保留谷開來和薄熙來的罪證,王立軍是否是突然決定停止作惡,是聽到了來自上頭的內部權力鬥爭的風聲,決定給自己留一條後路?

薄熙來治下的重慶當局以「唱紅打黑」的名義貪贓枉法、搶奪民營企業家數億百億計的財產,實行酷刑都是有案可查,人證、物證、檔案證堆積如山,甚至還有錄像記錄。當局如何竭力迴避或掩蓋薄踐踏法律、踐踏憲法、獨斷專行的罪行?

審薄局限性或欺騙性

《紐約時報》在8月26日發表記者黃安偉(Edward Wong)和安思喬(Jonathan Ansfield)的報導說:通過互聯網公布的庭審記錄顯示了薄熙來痛斥指控他的人,但他的發言都是在中共規定的界限之內。

美聯社駐中國記者黃敬齡(Gillian Wong)8月27日從北京發出的一篇長篇報導說,通過分析庭審記錄不同版本的差異,展示出中共當局所謂的透明性和司法公開性的局限性或欺騙性。

黃敬齡說:「第一份原始的庭審記錄提到薄熙來的一種說法,這就是他的上司告訴他要掩蓋他的副手失蹤。那份記錄很快被另一份記錄取代。後來的那份記錄既沒有提到薄熙來的說法,也沒有提到薄熙來的中共上司。」

「在公訴人指控薄熙來的經濟和濫用權力問題的時候,北京樂於讓薄熙來把重慶市前公安局局長王立軍稱做撒謊的人,或說他的妻子發了瘋。但當局對庭審紀律的刪減顯示,中共領導層是多麼一心一意地掩藏自己插手司法。」

日本主要報紙《讀賣新聞》8月27日發表社論,對這種審判表演失控以及由此而來的對全世界、對日本的影響表示了擔憂。《讀賣新聞》社論的題目是:「薄熙來被告公判 中國權力鬥爭的危險的火種。」

去年,王立軍被薄熙來解除重慶市公安局局長職務,成為重慶市主管文教的副市長,幾天之後,他在2012年2月6日逃奔美國駐成都總領事館;有關消息通過微博傳開之後,重慶市通過喉舌新華網官方微博發布假消息說,「據悉,王立軍副市長因長期超負荷工作,精神高度緊張,身體嚴重不適,經同意,現正在接受休假式的治療。

黃敬齡指出,這一彌天大謊成為中國公眾和世界媒體至今津津樂道的笑話。濟南中院先發布后隱藏的庭審記錄顯示了薄熙來在法庭上表示,那份成為世界笑話的消息發布不是他的作品,而是他的上司,也就是中共最高領導層的作品。

黃敬齡也從更大的方面指出中共當局近來一直在對網路言論和公民社會進行鎮壓,拘捕揭露貪污腐敗問題的記者,逮捕一些敦促官員公布個人財產的網路作家和維權人士在法治的問題上言行不一。

聯合報社論文章說,五天的薄案大審,世人從薄熙來的人品及案情之中,看到了中共專政體制的底蘊與真相。

文章說,如果不是薄熙來揮了王立軍一拳,現在世人見到的令人瞠目結舌的奇事可能全都不會揭發。因為,海伍德命案在此前早以「飲酒過量致死」結案,屍體也已火化;倘若王立軍不是奔赴美國領事館,而是向內部舉發,也可能因茲事體大而「政治吃案」。

如果一切都掩飾得天衣無縫,薄熙來亦不無可能現在已是十八屆政治局常委。薄熙來二十餘年來興風作浪的紅色官場大戲,卻讓王立軍奔赴成都美國領事館才有可能為他劃下句點。

從薄案的發生與審判,不論就政治上或司法上看,可見中共的治理距「中國夢」有多麼遙遠。因為,薄熙來匪夷所思的今日,是中共專政體制造成的;在法院背後的真正審方中共當局,與被告薄熙來在政治上原為共犯結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