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爾蘭國家電臺 曝光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3年8月30日訊】(新唐人記者陳潔綜合報導)薄熙來案庭審已經落幕,薄在庭上全盤翻供的表現備受關注,海內外專家紛紛指出,薄敢於翻供,是因為他知道,中共當局為保政權,不敢揭發他密謀政變和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等核心罪惡。但活摘器官隨著薄案再次成為外界議論的話題。愛爾蘭國家電台今年7月的一則報導,可以幫助人們了解中共活摘事件的整個來龍去脈。

今年7月8日,愛爾蘭國家電臺王牌主持人派特•肯尼(Pat Kenny)在其「Today with Pat Kenny」節目中採訪了加拿大著名人權律師、諾貝爾和平獎提名,也是《血腥的活摘器官》一書的作者大衛•麥塔斯(David Matas),曝光了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行。


今年7月8日,愛爾蘭國家電臺王牌主持人派特•肯尼(Pat Kenny)在其「Today with Pat Kenny」節目中採訪了加拿大著名人權律師、諾貝爾和平獎提名,也是《血腥的活摘器官》一書的作者大衛•麥塔斯(David Matas),曝光了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行。(網頁截圖)

麥塔斯透露,中共是為了摘取法輪功學員的器官,而活活把他們殺害了。

麥塔斯:不是摘完器官後還活著,也不是死亡後才摘掉器官的,法輪功學員是在被摘取器官的過程中被殺害了,是為了摘掉他們的器官而活活把他們殺害了,然後又焚屍滅跡,這是我們目前得到的證據。

主持人:最好說說你們掌握的證據,因為我們都知道要想從中國瞭解實情和搞到一些真實的資料是非常困難的。

麥塔斯:確實是這樣,我們已經無法再詢問受害者,因為他們已經被滅跡了。我們做完調查後,發現了很多確鑿的證據,在這些證據基礎上,我們得出法輪功學員的器官被活摘的結論。其中之一就是電話錄音。我們假裝急需做器官移植手術的病人,往許多醫院打電話,問他們是否有法輪功學員的器官,因為煉法輪功,他們的器官更健康,結果很多醫院公然回應說,我們有法輪功學員的器官出售。

還有,通過詢問一些被營救到海外的法輪功學員,和一些曾經在中國監獄裏呆過的犯人瞭解到,法輪功學員在中國監獄裏被系統的測過血型,檢查過器官。很顯然這不是出於關心他們健康的目的,因為法輪功學員在監獄中因為信仰問題一直是被酷刑迫害折磨的。但這對於做器官移植手術是必要的,因為做器官移植手術是要配血型的,這是第二個證據。此外,我們還詢問過曾經去中國做過器官移植手術的人,他們告訴我們說,做手術的地方很神秘,跟軍方都有很密切的關係。

主持人:對於醫院方來講,也是一種創收方式?

麥塔斯:對呀,在中國買賣器官有很大的市場,涉及上百億美元。

主持人:這意味著醫院和監獄系統必須合謀串通好?

麥塔斯:絕對是這樣,而且軍方是參與此事的。各器官移植醫院是軍方經營的,移植手術也都是在軍方移植醫院做的,而軍方和監獄系統的關係又非常密切。

主持人:是因為法輪功太受歡迎遭中共鎮壓嗎?

麥塔斯:對,因為太受歡迎了。由於法輪功的迅速傳播而引起共產黨的妒忌和恐懼,所以隨後中共政府把法輪功禁止了。也有人覺得法輪功提倡信仰的有神論跟共產黨信仰的無神論發生了衝突。

主持人:我在愛爾蘭看到過法輪功學員在中國大使館外和平抗議,在公開場合煉功洪法。看起來他們非常祥和、根本不會危害社會,很難想像這樣一個群體會在中國引起什麼麻煩?

麥塔斯:法輪功是非常和平的,這一點是肯定的,也從沒涉及過任何暴力事件。而且他也是非政治性的,因為他沒有任何政治目的,也沒有任何組織,實際上對共產黨而言是沒有任何威脅性的。但如果你瞭解共產主義歷史的話,你會發現它總是很瘋狂的假想一些政治敵人來製造恐懼,提高生存危機感,從而加強對人民的控制。

主持人:這辦法起作用嗎?中國老百姓普遍有一種憎恨法輪的情緒嗎?

麥塔斯:確實是這樣。尤其在監獄系統裏,我跟一些從監獄逃出來的法輪功學員聊過,他們說那些獄警是不把法輪功學員當人對待的,對法輪功學員為所欲為。我想之所以會這樣,是因為在國家機器控制下、在共產黨多年的政治宣傳下, 很多人已經習慣性的相信政府對法輪功的抹黑宣傳,而把法輪功當成了國家公敵。

主持人:很多學員被抓後不願意透露身份,是因為他們害怕說出身份後會被送回家鄉而連累別人嗎?

麥塔斯:是的,法輪功被禁止的開始,很多學員都有相同的認識,覺得法輪功是無辜的,肯定政府對法輪功有什麼誤解,所以他們就到北京上訪,到天安門廣場抗議。但被捕後他們被送回家鄉,家人因為沒有阻止法輪功學員上訪和沒有勸阻他們停止修煉而受到牽連。

法輪功學員為了保護家人,再去上訪被抓時,他們就不說自己是哪來的,也不說他們是誰。結果在勞教所和監獄裏就關押了幾十萬法輪功學員,獄警們不知道他們是誰,他們的家人也不知道他們在哪裡。他們在被抓的時候就已經失蹤了,就算他們成為器官供體而被殺了也沒人知道,他們的家人甚至不知道他們已經被捕了。

主持人:共產黨的態度和政府的態度有什麼不同?還是說他們是一致的?

麥塔斯:中國的政治系統有點奇特,共產黨是領導政府的,各級政府官員都聽黨委書記的。共產黨內部有一個鎮壓法輪功的專門組織叫做610辦公室,它遍佈各級政府。從處理法輪功的問題上來講,共產黨和政府是一起的,他們是一回事。

主持人:你覺得國際社會的壓力對改變中國政府對法輪功的態度有影響嗎?

麥塔斯:我覺得在某些方面會起作用的。自從我們關注中共活摘器官後,中共政府出臺了一些關於器官移植的法規,要求器官捐贈必須是自願的,還說禁止買賣器官,但這些法規不可能執行,都是作給外人看的。

主持人:為什麼法輪功學員不在家私下煉?而是把自己擺在一個跟政府對立的位置?為什麼有那麼多法輪功學員冒著生命危險去講真相呢?

麥塔斯:當然了,有一些人確實就在家私底下煉了。但是,你這個問題就像在問我,羅馬帝國早期迫害基督教的時候,基督徒為什麼給羅馬「惹了那麼多麻煩」一樣,為什麼他們不在家私下堅持他們信仰而不讓羅馬政府知道呢?

有的時候,那些充滿精神信仰的人們,為了捍衛他們堅信的真理會付出一切。和很多其他精神運動一樣,法輪功學員在殘酷的迫害下仍然走出來是為了讓更多的人瞭解真相,親身實踐和洪傳著他們堅信的「真善忍」精神。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