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攻敘宜慎選戰法 防伊朗漁利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3年09月01日訊】美國「國家利益」雜誌(The National Interest)助理總編輯蓋伊(John Allen Gay)在雜誌撰文指出,一般認為,美國動武是為了懲罰敘利亞政府對反政府軍動用化學武器,但恐非如此。

據中央社報導,美國領軍進攻敘利亞的行動由於情勢複雜,同時存在諸多不利變化,而可能無法達成目標,甚至遭遇新危險,因此必須避免犯錯。首先須認清作戰目標,然後思考達成目標的正確戰法。

蓋伊論道,就作戰行動而言,懲罰在道德上與戰略上都是十分非比尋常的目標。美國在道德上並無國際組織所擁有的太上權威,可判定他國行為對錯並施以懲罰。在戰略方面,一般作戰目標是要使敵方屈從我方意志以採取特定行為,但若目的只在教訓敵方而無特定要求,這種作戰行動甚至不具戰略意義。

因此美方真正作戰目標應在防止敘利亞再次動用化武,並警告其他國家不得效尤,而其中困難度高出許多。敘國政府動用化武是因政權存續遭到威脅,美國必須構成相同程度的威脅,才能迫使阿塞德政權就範。但美方無意促使敘國政權轉換,而3天作戰行動恐也無法為反政府軍建立絕對優勢。

攻擊敘國沿海地區,容或對內戰比較全面的戰局影響不大,但能牽動阿塞德政權內部的思考方向,使較多統治菁英支持談判解決方案,而符合美國對敘國的比較全面目標。同時這有1個好處,即不致使戰局轉為對反政府軍內部的蓋達同情分子有利。

美國另1個選項是直接狙殺涉入化武攻擊的人物和安全機構領導人,比如涉嫌指揮近來暴行的阿塞德胞弟馬赫.阿塞德(Maher al─Assad)。不過對個別人物鎖定目標十分困難,因此必須同時對參與化武攻擊的部隊施以重擊,以嚇阻未來奉命再次發動化武攻擊的部隊。

發射巡弋飛彈難以命中這些目標,比較有效的作法是出動對地攻擊機,並以聯合監視目標攻擊雷達系統(JSTARS)和無人飛機蒐集的情報來提供支援。

此外,由於3天作戰行動可能無法達成目標,摧毀阿塞德政權的防空設施也值得認真考慮。美國稍後可能必須再次發動攻擊,因此削弱阿塞德對後續戰機攻擊的防空力量,可使美軍比較得心應手,進而強化美方作戰行動所欲傳達的訊息。

但另一方面,美軍不可在此時摧毀阿塞德政權的空軍,以免產生反效果。空軍對這個政權的存亡攸關重大,是其在化武攻擊以外的另1主要選擇。不但如此,任由阿塞德保有多數空軍戰力,可使他在擔心喪失這些戰力的情況下,受到美方牽制。

當然,美軍若發動後續攻擊,為維護自身飛行員安全,屆時可能必須大量摧毀敘國空軍戰力。

蓋伊指出,不容否認的是,阿塞德享有一些戰略優勢。美方已表示,無意過度介入敘國內戰,相較下,阿塞德在已無退路的情況下,所能承受的損失遠大於美方。同時他也可以在戰事進行中為自己創造優勢,比如再次發動化武攻擊,然後誣指美軍攻擊意外觸發這些化武。

阿塞德固然不希望對美國過度挑釁,但他也有許多方法可對美國加以報復,包括藉助代理人以及使用恐怖攻擊等不對稱手段。這都能對美國及其盟邦造成損害,而美方因應此種手段比回應敘軍直截了當的攻擊困難。

此外,伊朗對這場戰事擁有最大操作空間,美國若在敘利亞陷入泥沼,伊朗即可漁利。美國無論介入敘國內戰至何種程度,都不可能贏得徹底勝利;而且介入程度愈深,就愈無力對付伊朗。

在此情況下,以色列只能獨自對抗伊朗的核武計畫。美國若因敘利亞問題而縛手縛腳1─2年,就可能產生決定性影響,使伊朗有足夠時間研發出堅實的核武軍力,從而使其相對於美國的弱勢減少許多;尤其屆時美國內部的厭戰情緒會較目前更甚。

在這樣的思考下,美國出兵敘利亞的同時,必須提防伊朗在敘國境內和邊界地區的行動,而這些行動的目的在誘使美國進一步介入敘國情勢,以拉長美國陷入泥沼的時間。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