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禁聞】9月10日完整版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3年09月11日訊】【中國禁聞】9月10日完整版

提要
中共量化誹謗入罪 給網民設高壓線?
中國債務飆升 超越美國金融危機前

美媒:「兩高」司法解釋荒唐而殘酷

中共最高法院和最高檢察院(「兩高」)日前公布的《關於辦理利用信息網路實施誹謗等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繼續受到海內外輿論譴責。

《美國之音》評論說,「兩高」推出的這個司法解釋是一個笑話,是在為中共當局的警察國家做法提供法律掩護。

美國《個人電腦世界》雜誌(PCWorld)則向讀者介紹說:「根據中共兩高推出的新舉措,互聯網用戶的網路貼,假如被觀看了五千次以上或被轉發五百次以上,就有可能面臨誹謗指控,假如被判罪名成立,有可能獲得高達三年的刑期。」

《美國之音》在引述這段報導時說,中共兩高司法的解釋像開玩笑一樣荒唐而殘酷。

民眾:「官謠」比「民謠」危害性更大

這個所謂「誹謗信息」轉500次,就可判刑的「兩高」司法解釋,也引起大陸民眾的強烈反彈。

除了大批律師指出「兩高」越權違法外,一些媒體和媒體人也發聲反擊,他們指出﹕由中共政府發佈的誤導性信息,危害性比「民謠」 更大,打擊網路謠言更應該從治理「官謠」做起。

而普通網民則找出中共當局歷年發佈的虛假信息大量轉發,要求對「官謠」治罪。

四川網友「擺古論今」舉例說:「 央視義正詞嚴的宣稱:『歐美制裁使敘利亞4500 萬個家庭遭災!』 敘利亞總人口才2219.8萬﹗」

大陸作家羅志淵則說,《新華社》、《央視》擺烏龍,把東京說成了伊斯坦布爾,害慘全國報紙,《長沙晚報》連夜追回幾十萬份報紙!官方造謠,應該如何處理?

一名廣州律師(「我要法網」)也表示,不能把造世界謠、奧運謠的《新華社》、《央視》新聞責任人抓進去,就不是好解釋,就是護官謠、打民謠的雙重標準!

郭飛雄法律後援團已達百人

大陸維權人士郭飛雄,8月8號,被廣州市公安局天河分局以涉嫌「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罪」刑事拘留,之後,由大陸律師王成、唐吉田、江天勇等人發起的「郭飛雄案法律後援團」,8月17號啟動。截至9月9號,聯署參與這個「法律後援團」的各地維權律師和法律工作者已有108人。

上海七訪民天安門撒千張傳單

9月9號,上海盲人陳永成、胡義忠等7名訪民,在北京天安門東拋撒了近千份傳單,講述自己的冤情,揭露當地政府的腐敗。

事後,他們被十多名警察和特警抓捕,目前,已被遣返回當地。

7人中,除了盲人陳永成,是因為殘疾人福利待遇和基本合法權益,長期被黃浦區政府剝奪而喊冤,其他人都是因暴力拆遷上訪。

編輯/周玉林

中共量化誹謗入罪 給網民設高壓線?

9號下午,中共最高法院、最高檢察院公布了《兩高關於辦理利用信息網路實施誹謗等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其中一項為誹謗罪設定的量化入罪標準,更是引發各界民眾的強烈反彈。分析認為,這是中共在打造壓制網路言論的恐怖氛圍,等於給網民裝了一個入罪的口袋,設了一道高壓線,阻止他們發表批評中共的言論和進行網路反腐。

「兩高」最新公布的所謂司法解釋共有10條,涉及8個方面的內容。其中第3條列舉了所謂「嚴重危害社會秩序和國家利益」的7種情形。另外,「兩高」還特別對中共最近網絡「打謠」運動做出了刑法司法解釋,認定網路誹謗信息被點擊5千次,或被轉發5百次,便視作「情節嚴重」,當事人因此可能入獄3年。

北京時政觀察人士華頗:「這個罪名是口袋罪,所謂擾亂公共秩序罪,這跟流氓罪一樣,只要中共政府認為你的言行對它有所危害的時候,它就會用這個罪名來處置你,這也是結合前一陣子打擊、抓捕一些網民的行動是相配合的。」

「兩高」的司法解釋一出臺,北京維權人士胡佳9號立即發推文說:「中共政法委書記孟建柱是黨國豢養的與周永康一樣狠的惡犬,這次即使整肅周永康也不過是狗咬狗。歡迎孟建柱起訴我誹謗他。希望我的話在國內國外被轉發500次,達到入刑標準。」

北京維權人士胡佳:「如果說它真要拿這條罪來制裁報復公民的話,我希望我成為被報復的第一個人,因為我這裏面直指孟建柱政法委書記,他掌握著國家警察、國家安全,法院、檢察院、監獄,這整套社會維穩系統,就是告訴他們,這條惡法我們根本不怕。」

中國「東南大學」法學院教授張讚寧指出,兩高把網路誹謗定性為刑法犯罪,是越權。

中國「東南大學」法學院教授張讚寧:「根據立法的規定,兩高只有解釋法律的權力,把法律沒有規定的東西認罪,等於侵犯了全國人大的權力,它這樣做實際上是在創造法律,完全是違法違憲的,所以我認為全國人大應當對這個解釋進行違憲審查。」

8月19號,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在一次工作會議上強調,意識形態方面是中共的一項極端重要的工作。話音一落,中國各地公安配合中宣部緊急抓人,短短几天內,中共以網路造謠、傳謠為由抓捕了數千人。

胡佳:「現在來講很多官員受到強烈的批評,有些官員在任上,就受到網民的攻擊,它等於就是給你設了一道高壓線在那裏,實際上是製造一種網路上的恐怖氛圍,對言論的恐怖氛圍,對官員批評這方面的話,可以起到一種扼制的作用。」

張讚寧表示,對於網絡謠言和誹謗,受害人可以通過民事訴訟,提起侵權訴訟解決問題,當局根本不需要對這一行為動用刑法和公安系統。

華頗:「兩高的司法解釋是中國民主言論自由的一個大倒退,是力圖堵信廣大民眾的嘴巴,但是這種作法是非常危險的,如果不讓人民說話,人民就會用行動來說話。」

互聯網時代,中國的微博、論壇等網路自媒體上,各種信息迅速傳播,到處充斥著調侃及唾棄共產黨及其黨官的信息。

中國「權利運動」組織負責人胡軍:「我們可以看到現在這個局勢,中共本身來說,它已經看到了自己隨時要崩潰,所以用這種方式來壓制,它已看到在輿論這一塊『筆竿子』它徹底失守了,它這也是最後的一個垂死掙扎來挽回局勢,可是它這樣的做法恰恰造成了中共解體加速。」

9月10號,網路上熱傳一張月餅圖,上面刻著「打倒中共」、「趕走中共」、「痛恨中共」、「咬死中共」。

採訪編輯/李韻 後製/李勇

中國債務飆升 超越美國金融危機前

根據美國《華爾街日報》報導,中國信貸擴張速度已超過2008年美國金融危機前的水準,曾在金融危機作空大撈一筆的投資人開始將空頭目標鎖定中國,押注美式金融危機可能在中國重現。而全球最大空頭基金公司尼克斯聯合基金總裁吉姆•查諾斯日前也大膽的作出預言。他說,「中國金融危機勢必發生,只是或早或晚的區別。」一些經濟學家們則表示,中國債務的快速上升是導致未來危機的決定性因素。

根據國際清算銀行(BIS)數據,中國企業與家庭信貸快速攀升,從2008年佔國內生產總值(GDP)120%左右,到目前超過170%,這些資料還不包括金融企業債務在內。

相較於美國金融危機前信貸激增期間,該比率從2001年的143%,升高至2008年的177%,日本則是在1989年之前10年曆經類似信貸擴張。

瑞士銀行(UBS)資深經濟顧問馬格諾斯(George Magnus)表示,類似美國房市泡沫化過程,中國透過無節制的信用擴張來刺激經濟,而非尋求更好的經濟成長動力,導致收入差距擴大,這些都是一國處於金融動盪相對嚴重階段的預警跡象。

北京天則經濟研究所副所長馮興元:「美國的聯邦制的特點就是,任何一個職位,任何一個機構它沒有絕對的權力,中國的話,基本上是行政部門他想做甚麼,我們的人大基本上是確認或者事後確認或者是根本也不需要確認的這樣一種關係。」

中共總理李克強9號在英國《金融時報》發表文章,他強調中國已經不可能沿襲高消耗、高投入的老舊模式,而是必須統籌「穩增長、調結構、促改革」。

馮興元:「中國要解決問題,沒有別的出路,只有民營化一條路,但是他們的國企的改革,國有銀行的改革會有很大的阻力。」

瑞士銀行資深獨立經濟顧問馬格諾斯(George Magnus)表示,中國經濟當前狀況與美國當年的相同之處在於,都是通過(巨額信貸投放的方式來刺激經濟,而不是去尋求更好的經濟增長動力,並且收入差距日益擴大。馬格諾斯還表示,在中國,由於政府控制經濟,且中國決策者們已經目睹了美國經濟泡沫的破滅,中共當局將能夠以西方國家無法動用的辦法來應對,但這並不意味著不會造成任何負面衝擊。

《新唐人》特約經濟評論專家傑森:「中國的經濟它不是一個正常的GDP,它不是有自身的一個運作機制的生命體,它本身實際上是中國(共)政府嚴格控制的一個政治衍生物。」

有網友說,數據修飾、印鈔機、專政,造就中國不會出現發達資本國家金融危機,如果出現危機必將是由於在調控過程中政府有意為之或力不從心!

根據中共央行網站公布的資料顯示,近10年來中國貨幣供應量不斷增加。從1999年人民幣廣義貨幣供應量的11.76萬億,到2012年10月底的93.64萬億元。外界認為,貨幣就像水一樣流出來,必然帶來災難。

傑森:「它(中共)知道這個泡沫,知道這個定時炸彈,但是它希望用拖延時間的辦法,想要找一個要嘛叫軟著陸,要嘛叫做緩和的方法,讓它可控的爆破,可控的崩塌,這是它們的想法,但是能不能做到?這點就是一個巨大的問號。」

全球最大空頭基金公司尼克斯聯合基金總裁吉姆•查諾斯,今年七月接受CNBC採訪時表示,中國的信貸泡沫是世界層面的,而且將變得越發糟糕。

採訪/陳漢 編輯/黃億美 後製/郭敬

「北大又出大事」夏業良去留引關注

日前,大陸網路瘋傳「北大又出大事兒了」。到底是怎麼回事呢?原來,微博上說,美國一家學院的一百多名百教職員工聯名致函北大,呼籲和警告不要解聘北京大學經濟學院教授夏業良。而中共喉舌《環球時報》9月9號發表的文章指稱,夏業良在去年就沒有通過教授崗位考核。對此,夏業良指出,這是《環時》總編胡錫進的「公開造謠」。

資深媒體人、海外風險資深顧問陳鐵源在微博上披露,北大解聘夏業良可能會引起外交紛爭。9月3號,美國衛斯理學院136名教職員工連署致信北京大學校長王恩哥等人,呼籲北大不要解除夏業良的職務,否則將要重新考慮合作關係。

衛斯理學院(Wellesley College)是美國頂尖文科的著名女子學院,曾培養過大批有影響力的世界女性領導人,宋美齡等。9月初,衛斯理學院宣佈與北京大學成為「婦女全球夥伴」第一個合作夥伴。

北京大學經濟學院教授夏業良:「國際大學有名氣的大學都會有這樣一個最基本的理念,就是在大學是可以自由思想,自由表達的地方,這個表明瞭國際社會對一些問題的一個根本理念的堅持,後來我陸續接到了很多來自國際上很多大學或一些著名學者的聲援。」

今年7月3號,夏業良教授在自己微博上披露,遭到北大校方威脅,9月份可能被開除。他說,有人舉報他用「夏業良八世」的微博惡毒攻擊黨和國家及社會主義制度,嘲笑和歪曲中國夢。

對北大有可能解聘夏業良的消息,很多網友紛紛表示支持夏業良。北京著名學者吳稼祥說,北大確實要解除某些教授的職務,但絕不是夏老師。有人提出北大最該解除的是孔三媽(孔慶東)和張頤武。

9月9號,《環球時報》的一篇署名「單仁平」的評論文章宣稱,夏業良的推特賬號上,充滿了攻擊中共政治體制的言論,抨擊現行體制是「反民主」、「反法治」、「反人類」,這些言論表明,他的思想和政治立場是極端的。

夏業良:「極端不極端是如何來界定和評判呢,如果某些集團的思想是落後的,是反動的,如何評判別人的思想是先進的呢,他那個社論在網民中被當作笑話來評論,裡邊應該說謬誤破綻百出吧,大家都覺得很好笑。」

網路不少讀者都知道,「單仁平」實際上就是《環時》總編胡錫進。評論文章還聲稱,夏業良的思想和主流價值觀是對立的。

夏業良:「甚麼叫中國的主流價值觀,跟世界的主流價值觀有甚麼差異,如果不一樣的話應該以哪個為準,官方說自己的主流就是主流了嗎? 有多少人從心裡面認同這些價值觀呢?你比如說,共產主義、社會主義這一套東西已經講多少年了,中國現在14億人,裡面有多少人去認同說是要實現共產主義?」

「單仁平」在文章中還提到,據《環時》了解,大陸高校剛剛開學,北大的教授聘職工作還在進行中,夏業良去年就沒有通過教授崗位考核。

夏業良表示,去年他就已經通過了崗位業績考核。胡錫進的說法屬於造謠誹謗。他將保留對其進行法律訴訟。

夏業良:「不會簡單的理解為,就是北大一個學校來能夠做出這樣的事情,很可能就是來自上面,也就是目前中共當局,他整個這樣一個對待知識份子,對待學術和思想自由這樣一種態度。」

時事評論員林子旭認為,從這個事情我們可以清晰的看到目前的中共有多虛弱。

時事評論員林子旭:「同樣是北大教授,夏業良按照良心說話,中共就要打壓,孔慶東不停的大放厥詞,中共就一再的縱容,這一切,真的是我們這個國家的不幸。」

夏業良:「 而現在北大如果連話都不能說,那還是甚麼北大,那就失去了北大的靈魂,北大的精神已死。」

在歷史上,北大以思想自由而著稱。是中國「新文化運動」等許多現代政治運動的中心地。近代,卻已經淪為了「中國政治晴雨錶」。

採訪編輯/常春 後製/陳建銘

暴力強拆引民怨 各地群眾事件激化

近年來,中國大陸不斷爆出因政府暴力強拆、或非法佔地,而引發的惡性事件以及群體性事件。官方調查顯示,中國目前有越來越多強拆受害者採取極端方式,抗議政府的強拆行為。分析人士認為,依靠土地財政為生的中國各地方政府,隨著債務量的增加,將會殺雞取卵,剝奪更多農民賴以生存的土地,而這種做法極有可能導致矛盾激化,引發更大面積的衝突。

在中國大陸,如果詢問各地訪民上訪的原因,十個訪民中,最少一半以上的人回答是:「強拆問題」。可見,「拆遷徵地」已經成為大陸社會矛盾的一個最突出的問題,尤其是「暴力拆遷」引發的群體性事件,近年來迅速增加。

人權網站「六四天網」創辦人黃琦:「從2006年到現在為止,所有的群體性事件,因為農民拆遷徵地而引發的正在呈現急劇上升趨勢。從2011年到現在,我們所知道的因為農民土地徵地問題而引發的群體事件,應該佔中國大陸群體事件的百分之六十以上。」

從2000年開始,大陸各地政府在嚐到土地財政帶來的甜頭後,從此一發不可收拾。轟轟烈烈的強拆運動在各地農村展開。

中國社會活動家胡佳:「地方政府利用他們控制的一系列的國家機器,它不是獨立的主持公正,而是成為當權者手中的工具,搞土地的地方政府,都是強行徵地,然後拿法院、警察來開路,使用暴力進行巧取豪奪。他們可以以很低價格掠奪農民的土地後,再翻上幾十、上百倍轉賣出去,落在腐敗者錢袋裡面,有些時候那些比例是怵目驚心的。」

中國各地因強徵、強拆導致的自殺、自焚等惡性事件,近年來層出不窮,如四川成都唐福珍自焚事件、湖南洪江四農民「自殺控訴強拆」事件等。

黃琦:「當民間採取各種手法無法與官方對抗的時候,特別是他們通過各種渠道上訪求助於中央政府和各地省、市政府而無助於問題解決的時候,他們不得不採取自殺的方法,所以說,從2006年到現在為止,大陸上因強徵、強拆而引發的自殺案件正在急劇上升。」

胡佳:「他們有些人就喝了農藥,上了吊,投了井、跳了河這樣一系列的方式,我覺得這種事情在中國天天在發生。」

雖然各地「抗強拆的自殺性事件」不斷,卻極少有官員因此受到懲罰,大陸媒體也都被命令禁止報導這類事件。民眾在發現自殺也無法捍衛自己的土地後,越來越多的中國百姓開始團結起來,拿起手中自製的武器,群體反抗政府掠奪土地。一時間,中國各地警民衝突、群眾抗議不斷,抗議的規模也在逐漸擴大。

胡佳:「中國老百姓大部分都善良,甚至有時候善良到懦弱,但是我覺得這裏邊也有有血性的人存在,肯定會加劇社會的那種暴力衝突、暴虐之氣,這個沒辦法,你不給人家活路,人家只能鋌而走險。另外一點,這種事情從個案會越來越多被人所知曉,有許多農民會在這裏邊結成維權的組織來進行反抗。」

在民眾漸漸懂得要珍惜自己的生命,不再被動的選擇自殺,而是有組織的站出來抵制政府強拆,維護自己的土地時,各地強拆碾死人的惡性犯罪事件也開始頻現網路。

今年8月28號,福建省一個年僅4歲的女孩,在家人阻止當局強徵土地時,被施工隊推土機碾死。3月,河南中牟縣、湖北巴東,四天之內,連續發生兩名農民被強徵方的施工車碾死事件。

對此,評論認為,隨著當局暴力強拆手段的越發殘忍,民間將會醞釀更大規模的反抗,中共當局將很快自食惡果。

採訪編輯/ 張天宇 後製/鍾元

李克強外媒刊文 為何前後矛盾?

日前中共總理李克強在國外媒體上發表文章,安撫國際社會,不要擔心中國經濟「硬著陸」, 李克強並提出了一系列改革措施。但評論指出,這篇文章與習、李之前所說﹕中國經濟存在諸多困難,前後矛盾。我們一起來看看為甚麼?

9月9號,英國《金融時報》中文網,刊登了一篇署名「中共國務院總理李克強」的文章。文章中說,本週即將在中國大連舉行的夏季「達沃斯論壇」,吸引了世界的目光,人們期待從這裡獲得中國政府的信號。有觀察人士問,中國經濟增速放緩的趨勢,是否最終會導致大幅下滑,甚至「硬著陸」?中國的改革開放之路,是否會因各種複雜的社會難題而脫軌?李克強回答:中國將保持經濟長期健康發展,中國將繼續走改革開放之路。

文章還說,中國的經濟,上半年GDP同比增長7.6%﹔5%的調查失業率和2.4%的通脹率,都處於合理、可控範圍。

時政評論家藍述:「他不能承認中國面臨巨大的問題,他承認了以後,首先他手上的砝碼就變輕了,同時還會面臨更大規模的外資的撤資。」

時政評論家藍述指出,李克強的這些講話,和前一陣他透露的﹕中國經濟面臨困難,有矛盾。4月底,李克強會見阿根廷眾議長時,承認中國經濟面臨一些困難和風險挑戰。

9月3號,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出訪中亞四國前,回答記者關於中國經濟增長趨緩問題時也承認,中國大陸確實面臨地方政府債務、和部分行業產能過剩等困難。

藍述:「那困難在甚麼地方呢,他講得很清楚了,就是利益集團,他直接點出來的像石油、電信、鐵路等等,通過一種比較委婉的方式講出來了。習、李目前要在中國搞改革,他們所面臨的最大的的絆腳石,就是整個江氏集團這些上上下下的既得利益的官員。」

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教授謝田:「一般共產黨人講話,都是打折扣的,掩蓋事實的真相,淡化或虛化事實的嚴重程度,我想中共總理說中國經濟面臨困境的時候,問題已經相當嚴重了。」

李克強在文章中還提出,將進一步通過簡政放權,推進結構改革,發展混合所有制經濟,繼續推進行政管理、財稅、金融、價格等改革,擴大內需等等。

謝田:「其實這都是一種腳痛醫腳,頭痛醫頭,實際上都沒有涉及到真正問題的實質,李克強他們自己也承認,那些經濟政策遭到了利益集團的阻擾,所謂的利益集團就是中共的統治集團,就是中共家族權勢裙帶關係,掌控了中國的經濟命脈,毫無忌憚的大肆盜竊國家財富。」

台灣媒體曾經分析指出,習、李政權要克服這波經濟危機,面對的絕非經濟問題而已,而是政治問題,最大對手則是利益團體的阻撓。

香港媒體日前曝光,中共內部自稱,即將進行的三中全會,以「深化改革」為主要議題,但存在「三大阻力」和「五大干擾」,其中包括,失業率高、物價通脹、醫療、教育等社會保障存在的問題得不到紓緩、解決,而引發事件。

9月6號,李克強主持中共國務院常務會議時強調,儘快在金融、石油、電力、鐵路、電信、資源開發和公用事業領域推出一些項目,引入民間資本投資,為民間投資「鬆綁開路」。

謝田:「中共利益集團的壟斷權力,這些壟斷權力都是從政治上來的,這些政治權利得不到廢除的話,中共的統治得不到解除的話,民間的投資根本得不到保障,我想中國的民間資本也不會那麼輕易的再相信中共說的任何事情。」

50年代,中共為了侵吞資本家的財產,提出公私合營,從而達到了消滅資本家的目地。最近香港富商李嘉誠拋售中國產業轉戰歐洲,被經濟學家解讀為﹕中國經濟面臨崩盤的信號。

採訪編輯/劉惠 後製/李智遠

中共網絡禁謗 百姓等武王伐商

趙培:9月9日,中共的高等法院和檢察院公布了《關於辦理利用信息網絡實施誹謗等刑事案件使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這不是一個法律,就是一個打擊百姓的藉口。這個解釋規定如果微博上轉發500次或者被瀏覽5000次,中共就可以用「誹謗罪」來抓你。

中國的《經濟觀察報》說,看得出來,這份匆匆出臺的司法解釋,不僅具有很強的針對性,而且很大程度上是一種「應景之作」,它對立法原意的突破和隨意擴大犯罪範圍甚至不惜以類推的方式來確立罪犯標準,是對現行刑法的褻瀆,也是對廣大使用信息網絡的民眾的威脅。

中共是給自己找了一個藉口來封住百姓的嘴而已。網友甚至連中共以後的醜惡行徑都推演出來,先找500個五毛來轉發你的微博,然後警察就可以抓你了,甚至都不需要500個人,讓一個五毛註冊500個賬號來栽贓你就可以了。僅僅一個北京市就有200萬五毛,所以這個打擊手段對中共是擁有很強的可操作性。

關於中共打擊言論自由的話題,微博上借古諷今說了一個當今周武王伐商的故事。「有人對周武王說:商朝無道,百姓都在發牢騷,是否要討伐?武王說:等等。後來又有人說:商朝無道,百姓破口大罵,是否討伐?武王說:再等等。後來又有人說:商朝貴族紛紛離開,換了國籍,是否討伐?武王說:還等等。後來有人又說:商朝百姓都不再說話了,道路以目。武王拍案而起,下詔即刻討伐紂王」。

從這個故事中,我聽到了討伐中共的民意。中共已經沒有希望,既然在網上說甚麼了,那麼不如直接拋棄中共吧。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