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禁聞】9月12日完整版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3年09月13日訊】【中國禁聞】9月12日完整版

提要
校園「眼睛」監視學生 網絡紅客遭抗議
鄉村到城鎮 全民反迫害逼近北京
中國富豪榜背後的權力陰影

日媒:中共「中樞神經分裂」 黨校對抗喉舌

中共「中樞神經分裂」 黨校對抗喉舌

日本《產經新聞》9月12號發表署名文章說,中共「中央黨校」最近令人矚目的發出擁護憲政和支持網路輿論的聲音,顯示這個直屬中共中央的機構,正在對抗中共喉舌批判憲政和扼殺網路輿論的行動。

文章說,自從中國民間學者中出現要求「以憲政為基礎的政治」這類聲音以來,中共就感到領導地位有被否定的危機。

中共喉舌《人民日報》8月5號起,連續三天刊登批判憲政的評論。而「中央黨校」的刊物《學習時報》網頁上,卻一直掛著署名李勇的「憲政體制中的檢察權」等擁護憲政的文章。黨校女教授蔡霞發表的「憲政才是維持國家安定的大計」演講,也引起民間輿論關注。

文章說,作為培養中共高幹的「中央黨校」,正面對抗批判憲政的黨中央方針,是前所未有的動向。這標誌著中共重要的意識形態主幹出現了「中樞神經分裂」。

展出酷刑器具 中國公司被驅逐

中國天津港保稅區「麥威國際貿易有限公司」(Tianjin Myway),因為在英國武器展上展出酷刑用具而被逐出展覽。以同樣理由被趕走的還有一家法國公司。

這兩家公司展出的腳鐐、電棍、電震飛鏢槍、眩暈槍之類的用具,在英國法典中被定義為殘酷虐待執法對像的設備。

英國綠黨的議員卡羅琳•盧卡斯指稱,這兩家公司在展銷會上推銷「非法的酷刑刑具」。這一指責引起展覽主辦方重視,他們立即命令這兩家公司拆除展臺,並把兩家公司的人員逐出展場。

民間反對中共成為人權理事國

總部設在美國的「公民力量」團體,9月10號發出呼籲書,反對中共再次成為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成員國。目前,這份呼籲書已在各大社交媒體中被多次轉發。

聯合國大會將在今年11月中旬,投票選出新一屆人權理事會成員國,據《自由亞洲電臺》報導,中共已報名進入候選名單之中。很多民間團體認為,中國作為世界上最大的人權侵害國之一,不配成為人權理事會成員。

「公民力量」團體發出的呼籲書中,列舉了大量的遭遇人權侵害者名單,也提到北京當局對24年前犯下的「六四」屠殺罪行仍然毫無悔意,並指出」中國人權的災難甚至導致包括香港、澳門、台灣等周圍地區和國家都遭受影響。

「公民力量」創辦人楊建利表示,中共一邊侵害人權,一邊加入各種協約,2006年到2012年,中共擔任人權理事會成員國期間,中國人權沒有任何改善。

編輯/周玉林

校園「眼睛」監視學生 網絡紅客遭抗議

最近中國大陸10多名即將畢業的高中生家長,向中共教育部和四川大學發出聯名信,反對高校設置網路「紅客」來監督學生言論,控制學生自由。據了解,自稱為「學校的眼睛,學生的嘴巴」的「網路紅客」是負責監控學生群體的動態,蒐集代表性言論,之後再向學校領導匯報。有評論指出,這個現象代表著中國言論環境的繼續惡化。

北京的《博客天下》9月5號刊登了一篇題為《高校現網路紅客監控校園輿情》的文章。文章說,自從中國大陸全國高校BBS推行實名制以來,出現高校「紅客」組織這種衍生物。「網路紅客」的任務是收集學生言論,反映給學校,同時將學生群體的動向反映給學校。

自由撰稿人劉逸明:「有時候既使校園紅客沒有對你有甚麼舉動,只要很多學生知道有校園紅客的存在,他們的發言就會非常的謹慎,不光是政治言論,既使是對學校的牢騷,也可能遭來學校對他們的報復。」

據了解,一批學生「紅客」參加輿情監控工作,每天對學生微博、貼吧、QQ群的信息跟蹤了解,說是為了所謂的「監控網路輿情,抵制錯誤輿論,維護學校形象」。

劉逸明:「我認為這個現象,是標誌著中國政治環境的繼續惡化,言論環境的繼續惡化,表面上看呢,短時間之內好像可以對中共的政權有正面影響,但長期而言,可能會導致社會矛盾、官民矛盾的進一步加劇。」

孩子正在讀高中的河南維權律師常伯陽認為,「教育」應該是教會公民如何獨立的思考,而不是用意識形態的東西去約束他們。

河南維權律師常伯陽:「現在他們秘密的去監視,這是侵犯了國民的言論自由權利,和批評監督權。再講,有時候可能還會干擾隱私和受到窺探,這種情況都是對國民權利的侵犯,尤其我們認為對學生孩子,他們更需要更多的自由或者獨立思考、獨立發表建言的,現在還在受教育階段就受到這種的管控,我認為就是讓人難以接受。」

常伯陽和其他10名高中生家長,聯名向教育部和四川大學寄出了《關於反對高校設置網路紅客監督學生言論的聯名信》。

評論認為,「網路紅客」對青年學子的壓力肯定是很大的。大陸的學生在學校本來就無法實現真正的學術自由,這個舉措,將會使學生今後的想像力、創造力更差。

另外,《博客天下》文章還提到,自2006年3月,江南大學就成立了由70多名學生骨幹組成的「網路紅客」隊伍,後來擴充至千人。

住在連雲港的大學四年級王同學說,中國的人情味越來越淡薄,加上沒有信仰、道德也不高,如果真的出現這樣的校園紅軍,他相信肯定是給錢的。

連雲港某大學大四同學:「如果不給錢,肯定沒人幹,現在中國的大學生素質哪有那麼高,他不可能免費的給學校或政府做這些事情,現在學生該玩遊戲的玩遊戲,該考研的考研,找工作的找工作,誰有精力去幫偉大的黨和政府做這件事情。」

據了解,除了四川大學以外,還有天津大學、成都理工大學、西南財經大學、南開大學等高校也紛紛成立類似的組織,讓學生參與校園輿情管理。四川大學「網路紅客」組織的副主任在最近的新成員培訓會上自我比喻,「我們是學校的眼睛,是學生的嘴巴。」

9月8號,博客作家鄒思聰在「滾蛋吧,校園網路紅客」的文章中作出回應,他說,如果網路紅客真的有意願去當學生們的嘴巴,那就請退出這個秘密組織,去公開競選兩年一次的學生代表。他還認為,凡是涉及公共事務,就應該透明公開,否則就是侵犯了學生基本權利,毫無正義可言,毫無合法性可言。

採訪/易如 編輯/黃億美 後製/李勇

長壽外企多 中國企業為何短命?

美國電腦巨頭微軟9月3號宣佈,將以72億美元價格收購諾基亞。在大家熱議這個收購本身的同時,也注意到了一個事實:諾基亞竟然有140多年的歷史。反觀中國,企業都在喊「打造百年老店」,那麼中國有真正的百年老店嗎?外國企業為甚麼能這麼長壽?中國企業又為甚麼如此短命?我們來看看專家和企業老闆的分析。

據統計,在中國,現存的超過150年歷史的「老店」僅有5家。中國最古老的企業是成立於1538年的「六必居」,之後是1663年的剪刀老字號張小泉,再加上「陳李濟」、廣州同仁堂藥業以及「王老吉」。而超過100年的企業還有青島啤酒、瀘州老窖等。

研究中國問題的專家表示,中共自建政以來,先後通過所謂的「土地改革」、「工商改造」,消滅了地主和資本家,把曾經屬於私人的資產通過運動充公,致使許多企業紛紛倒閉,「老店」也是名存實亡,而國有企業的壟斷更是雪上加霜。

獨立中國問題學家鞏勝利:「老字號的傳承幾乎沒有很大的發展空間和前景。一個是把你的市場壟斷,還有你沒有資本的來源,沒有資金,沒有貨幣的支持,你怎麼發展。這個制度決定了企業的生存的法則。」

資料顯示,截至2012年,在日本,存續超過100年以上的「長壽企業」已突破2.1萬家。歷史超過200年的企業有3146家,為全球最多,更有7家企業歷史超過了1000年。排在世界最古老企業前三位的都是日本企業。

另外,超過200年歷史的長壽企業在歐洲也不少,德國有837家,222家在荷蘭,還有196家在法國。就連僅有200多年歷史的美國,百年家族企業也達到1100家。

旅居加拿大的理財顧問陳挺認為,那些擁有甚至是上千年歷史的「長壽」企業,是因為他們的國家尊重私有產權,並在法律法制層面上有立法保障的緣故。

理財顧問陳挺:「(他們)對私有產權是一種認為是與生俱來的、是天賦的、是不可剝奪的,共產主義一個最主要的特徵就是要消滅私有製,所有的生產資料全要實行公有。中國沒有法律對私營產權進行保護,中國的政府擁有比法律高的權力。」

中國企業不僅不長壽,甚至有些短命。

擁有上千萬資金的江蘇南通紅楓麗萊木業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張俊國的太太認為,中國的企業壽命短的原因之一是,政府強拆政策直接導致大批企業被破產。

原民營企業老闆娘徐麗艷:「像我這個企業是一個責任有限公司是個招商引資企業,也是在國家建材方面的30強企業,已經是十幾年的企業了,因為拆遷補償不到位,就給我94310,打個地坪都不夠,這個企業現在已經破產了,企業根本就談不到壽命。」

獨立中國問題學家鞏勝利認為,中共獨裁之下,所謂的「黨組織進入」超過千人的企業,加速了企業成本的高起,也是導致企業「短命」的一個原因。

陳挺指出,共產黨害怕倒臺,迫不得已才讓部分的中國人擁有一些私營的企業。

陳挺:「比如說交通呀、通信啊、石油啊能源、金融啊這些都還沒有開放,都沒有讓私人資本進入。」

據2008年大陸民營企業全國工商聯編寫的《中國民營企業發展報告》披露:中國每年新生15萬家民營企業,同時又會死亡10萬多家,有60%的民營企業在5年內破產,85%的民營企業在10年內消亡,它們的平均壽命只有2.9年,營業額超過1000萬的企業平均壽命也只有7年。

採訪/朱智善 編輯/易如 後製/鍾元

鄉村到城鎮 全民反迫害逼近北京

近兩年來,各地民眾以手印、畫押等形式營救法輪功學員,抵制中共迫害的事例越來越多,越來越頻繁,影響力也越來越大。這種義舉首先發生在鄉村,很快進入城鎮,從上個月開始在天津等大都市出現。分析人士認為,中共依靠謊言和暴力來維持統治,法輪功學員不畏生死,揭穿中共謊言,促使更多的民眾站出來反迫害,這種全民反迫害的形勢正在逼近北京。

自從中共1999年迫害法輪功以來,工作單位出面保釋,領導親自營救,群眾站出來聲援法輪功學員的現象屢見不鮮。2008年,湖北咸寧大橋村村民紛紛簽名,證明村民劉社紅學煉法輪功後,浪子回頭的經歷,村委會還出具證明,蓋上公章,希望公安放人。

去年初,河北泊頭村「300手印」聲援法輪功學員王曉東的事件震撼中共高層後,把按紅手印營救法輪功學員的反迫害義舉,在中國推向高潮。

去年6月,黑龍江伊春市法輪功學員秦月明,被佳木斯監獄迫害致死,15000多民眾簽名按手印聲援申冤。今年初,河北唐山英語教師李珊珊為丈夫申冤,被綁架到勞教所遭受酷刑折磨,當地5291名民眾出面營救。同年8月,湖南郴州2269人簽名按手印呼籲中共停止迫害。

近日,天津法輪功學員滑連友,為了抗議中共蓄意踐踏法律,已經在天津濱海監獄絕食一年多,了解情況後,超過2800天津民眾,在營救徵簽信上按下了紅手印。

原大陸史學教授劉因全:「現在各種矛盾非常突出,特別是中共啊,變本加厲的迫害弱勢群體,迫害信仰團體,這樣就引起了廣大的群眾英勇的反抗,這種反抗的態勢有向中共的統治中心——北京逼近的趨勢。」

一位大叔遇到徵籤的法輪功學員時說,法輪功救了他的命,他要簽。原來這位大叔看過法輪功真相傳單,出車禍時,按傳單教他的念「法輪大法好」,轉危為安。

剛高中畢業的學生在簽名時非常驚訝的說:煉法輪功還會被關押不放啊?法律上不是說信仰自由嗎?

一位路人一邊簽名一邊憤憤不平:這些當官的沒事幹,貪官腐敗、偷搶不管,專抓好人,我來簽。

明白真相的經理在簽名時,還告訴他的親人:煉法輪功的人都是好人,很善良,處處為別人著想。

法輪功發言人張而平:「在過去的10多年來,大家看到法輪功是用講真相對抗造謠詆譭,用非暴力的形式對抗中共對法輪功的殘酷鎮壓,社會各階層的人士都逐漸的了解了法輪功到底是甚麼樣的情況,中共為甚麼迫害法輪功,就使得越來越多的人站起來替法輪功說話。」

也有不少民眾通過看到法輪功學員的善良、勇敢和堅韌不拔,從而不再相信中共的謊言,走入法輪功修煉。

原大慶某中學英語教師王女士,開始完全聽信了中共的謠言,甚至反對母親修煉,後來她對比母親修煉前後身心的變化,王女士開始懷疑中共造謠宣傳。

法輪功學員王女士:「到最後來,我就開始困惑了,我說,這法輪功真的是很神奇啊,不但能夠讓一個人整個脫胎換骨的變化,而且是10年如一日的,這麼平和的向世人講著真相,我非常的欽佩這一點,我想看一看法輪功到底是甚麼樣子的,就這樣,我慢慢的走入了法輪功的修煉行列。」

去年「王薄事件」以來,隨著中共高層的分裂加劇,中共最懼怕的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真相,也在百度上數度曝光,遭到國際輿論的強烈譴責,中共執政合法性的底線瀕臨崩潰。

張而平:「國內有很多人都知道這個事情,他們也都在積極的配合,想把這個真相公布於世,這種情況下,它想繼續鎮壓法輪功是維持不下去了,我們也警告那些參與迫害法輪功的人,你應該站到正義的這一邊,因為給你們的時間已經不多了。」

據《全球公審江澤民大聯盟》透露,海外法輪功學員在30個國家、55個以上國際法庭,將迫害法輪功的元兇中共前領導人江澤民等人告上了法庭。

採訪編輯/劉惠 後製/陳建銘

中國富豪榜背後的權力陰影

9月11號,北京發佈了最新的「2013胡潤百富榜」。上榜的前5名富豪的平均財富比去年翻了一番,前50名的資產至少達到180億。在中國貧富懸殊不斷急劇擴大的情況下,富豪財富依然暴增,以及高層政商之間的深層關係,再次受到輿論的關注。

胡潤研究院發佈的《2013雅居樂海南清水灣胡潤百富榜》顯示,大連萬達集團董事長王健林以1350億財富首次成為第十位中國新首富。

在上證指數比去年同期下降1.7%的前提下,上榜的1000位企業家平均財富卻增長了18.5%,達到64億元。前50名的上榜門檻達到180億,為歷年最高。

時政評論員刑天行指出,在中國老百姓看不起病,甚至一些人吃飯都成問題的情況下,富豪財富的增長,恰恰反映了中國經濟極不正常。

時政評論員刑天行:「中國的財富,它是越來越明顯的表現在集中在少數權貴的手中,它這個不正常的體制,給了特權階層和利用特權階層的商人,一個不正常的聚斂錢財的這麼一個機會,所以他們的財富會急驟的上升。」

中國社會問題研究人士張健認為,在中國能達到富豪級別的商人,背後一定有中共高官撐腰。

中國社會問題研究人士張健:「政府官員與富豪這種官商的勾結,變本加利的盤剝了中國的大部分國有資源,盤剝所有貧下的老百姓的利益,將自己的利益和官商進行去分配,然後把他們所有子女,把他們所有的一切全都弄到了海外來享受這種奢靡的生活。」

日前,一份《中國國際移民報告》顯示:個人資產超過1000萬元的富人中,近60%已完成投資移民或有相關考慮。去年胡潤報告說,超過85%的人計劃將子女送到海外求學。

8月底大陸媒體報導說,據不完全統計,近十多年來至少有上百名有影響的民營企業家落馬,包括至少23名福布斯或胡潤百富榜上榜富豪,其中不乏擔任兩會代表等企業家。

刑天行:「(中共)不管是哪一任上臺,他都要通過反腐去整治一批人,當然整治的也都是跟他自己利益關係不大太的,對他權力構成一定威脅的這一派,那麼必然牽扯到這些商人,相繼的要愛到一些懲處,從某種程度上說,對於商人來講,他也是出於無奈。」

今年6月初,王健林曾經對媒體抱怨說:「現在形成了若干利益集團,國企、國資太強大,這就造成我們創業的機會成本越來越高。所以目前中國需要一次下決心的、落到實處的改革。」

張健:「在中國所有的富豪後邊都有一個政府的體製作為一個背書,他們之所以落馬,不是因為他們在自己經商的過程中犯了甚麼罪受到法律的制裁,只有你站錯了隊,才可能把你以前所有的問題糾出來。」

8月底,中共前政治局委員薄熙來案開審庭理。去年已被關押的大連商人徐明,被曝在90年代和薄熙來聯繫上以後成了億萬富翁。2005年,徐明曾位列福布斯中國富豪榜第八名。

刑天行:「如果中共是一個法制社會的話,這些富豪他不需要一定依靠權力階層,他受到權力階層擠壓的時候,他也可以用法律來保護自己。」

張健指出,中國富豪排行榜曾經被稱作殺豬榜,所以誰上排行榜都有可能隨時面臨著這樣一個問題。他強調,在中共獨裁體制下,誰都沒有安全感。

採訪編輯/李韻 後製/周天

大陸人均儲蓄超3萬 「被平均」惹禍

中國人民銀行近日發佈數據宣稱,目前大陸人均居民儲蓄已經超過3萬元,位居世界首位,居民儲蓄率也遠遠超過世界平均水平。這一說法迅速引發超過10萬網友的吐槽,網民一方面對央行數據提出質疑,另一方面表示,大陸的現狀令他們極度缺乏安全感,存錢是為了生存無奈的選擇。

據《中國經濟網》報導,中國人民銀行最新數據顯示,截至今年8月,大陸居民儲蓄餘額已經超過40萬億元,人均居民儲蓄超過3萬元,居民儲蓄率超過50%,使中國在全球儲蓄金額、人均儲蓄以及全球儲蓄率都位居世界榜首。對此,有評論指出,這一系列「全球第一」的後面,包含的是大陸當前揮不去的民生之困,本質上是一種「虛高」。

專家指出,社會保障體系不健全、物價房價急劇攀升、投資渠道狹窄以及百姓對國家未來預期不樂觀等因素,是目前大陸居民儲蓄規模持續擴張的重要原因。

大陸民眾張先生:「中國人民基本生活中的醫療啊、教育啊、住房啊,現在是壓在中國人民身上的新的三座大山。 中國社會上有很多很悲慘的現象,得了病沒有錢醫治,只得被醫院趕出去,在家裏等死,勞動人民生活中根本就沒有甚麼安全感,感覺到手上不存一點錢的話,覺得隨時應付不了這種意外的事件。」

對於大陸老百姓來說,將錢存到銀行,更大的意義在於給自己「留一條後路」。高儲蓄率的背後,體現出的是民眾對現實生活的擔憂。

相比大陸居民的「愛存錢」,歐美髮達國家的民眾幾乎很少將錢存入銀行,完善的社會保障體系以及發達的金融、保險使他們不需要為生計發愁,也沒有後顧之憂。

加拿大華人蔣先生:「至少有三個點我知道,第一個是醫療,是全民醫療;第二個點是教育,從小學到高中是不要錢的;第三點是還有失業金和社會救濟金,都是針對窮人的,如果你整體工資在500塊錢以下,政府直接給你500每個月。如果你是單身母親,你還可以分到更多的錢。」

加拿大華人蔣先生表示,如果有了餘錢,歐美國家的民眾一般都是用在享受生活上。

蔣先生:「有了錢,就會去旅遊,而且是經常性旅遊,是為了把自己更完善、更好、更健康。」

除了對大陸「快速增長」的居民儲蓄有不同的看法外,絕大多數網民對於「大陸人均居民儲蓄超過3萬元」等數據表示了強烈質疑。有人憤怒「又被平均了」,也有人調侃「又拖後腿了」,表示「慚愧至極」,甚至有網民諷刺「轉發央行數據500次會不會被判刑?」

據《搜狐財經》圖表顯示,在中國,10%的人占有了70%的儲蓄,這意味著少數富人占有了太多的儲蓄,大大拉高了中國的人均儲蓄水平。實際上,中國有90%的人,儲蓄率只有中國平均儲蓄率的三分之一,大部分人的儲蓄少的可憐,甚至欠著銀行各種房貸、車貸……這就是「中國全球儲蓄率最高」的真相。

旅美經濟學家簡天倫:如果平均的話,那很容易平均的,有人五億、十五億,有人一百、兩百、五百,都可能對吧!大陸現在確實存錢存的不少,但平均數說明不了甚麼問題的」。

另據《搜狐》一項相關的新聞調查顯示,在參與調查的2萬網民中,個人存款在3萬元以下的多達1.62萬人,佔總人數的79.18%,無疑給了央行數據一記重重的耳光。

採訪/朱智善 編輯/ 張天宇 後製/蕭宇

各位觀眾,感謝您收看今天的中國禁聞,再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