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榮:中國現在是「世界第二」的笑話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3年9月15日訊】「現在有人說中國崛起了,不是發展中國家了,還有人說中國是世界第二了,和美國並稱G2。誰信?只有傻帽才信!」 中國前外交部長李肇星於9月12日被邀請至深圳清華大學研究院舉辦的清華紫荊大講堂作演講,談及對中國世界地位的肺腑之言。

中國何時成為一些人眼裏的「世界第二」了,大概從2010年中國的GDP首次超過日本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那刻,部分國人不禁開始為之沾沾自喜。但「世界第二」的光榮頭銜並非只表現在經濟上,政治制度上的完善與文化層面上的百花爭鳴自是不能忽視不顧。且慢為這個GDP超日妄自菲薄,中國GDP的造假不僅引起西方媒體的質疑,國內政府官員也承認其存在造假,筆者的大學政治老師也曾在課堂提到這個問題,虛假下的GDP為的是顧慮地方政府的面子工程與執政指標的完成,更本質動機來自謀取地方政府官員的升遷機會。虛胖經濟也只是一時不能長遠,泡沫終將在毫無長遠經濟眼光下破滅。

GDP的神話不僅存在虛假偽造的質疑,以犧牲資源污染環境的方式千方百計提升亦是一種沉重的代價。有時候地方的GDP增速越高經濟存在的問題就越大,表面的繁榮下隱藏著日益積累的危機四伏。當一一個省高官因貪腐犯罪曝光被下馬,寧願相信中國貪污腐敗的事實,也別信GDP帶來的虛假繁榮富強的「世界第二」。就算中國超過日本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中國的人均GDP卻遠遠落後日本低到一百位左右,而中國在醫療、教育、以及環境等較多領域仍然比較落後於人,以為中國隨GDP躍至世界第二,中國綜合國際實力就緊上「世界第二」,那是天大的笑話而已。

郎咸平曾在《郎眼財經》中舉例蘋果的產品在中國大陸的加工環節,中國擁有眾多廉價的勞動力,許多城市都是典型的勞動密集型產業佈局,外商很樂意把產品的加工環節放到中國,蘋果通過中國廉價的勞動力來降低生產成本,蘋果的利潤卻令中國加工企業難以企及,這種巨大的利潤回報差距在於中國企業的科技技術不如人。再譬如曾經的東莞有著「世界工廠」的輝煌,它是世界製造業中心吸引著眾多民工孔雀東南飛,經過09年的金融危機之後東莞的神話終於破滅,企業不是破產就是紛紛遷走,民工也不再留戀這座曾經帶給他們無限夢想的城市。東莞不得不開始進行自身轉型,缺少自主品牌與核心科技的輕工業城市終是經不起金融的淘汰。

中國不止東莞一座典型的勞動密集型城市,整個珠三角乃至大陸各地都需吸取東莞的慘痛經歷,進行一場深刻的經濟改革。曾經中國的企業過分依賴外企和廉價勞動力,沒有意識去創造創新屬於自己真正的核心價值,短淺的目光難以令企業走得更遠。在缺少自己品牌、缺少知識產權、缺少自己發明創造的中國,GDP的世界第二如夢幻似泡影,尷尬又難以使中國成為真正的「世界第二」。

「世界第二」的位置不單是經濟的龐大,文化與文明的優越同樣是世界大國的標誌。胡適認為五四是場不幸的政治運動,它打斷了中國的「文藝復興」,而文化思想層面上的進步才是令中國強大的根源。胡適的見解雖然救不了當時中國水深火熱之急,暴力運動的反抗使得中國得到真正解放,可胡適的苦口婆心不能完全否定。試看五四後至今中國的文化在歷次的政治鬥爭中已有明顯的斷層跡象,中國經濟高速飛躍了文化卻大相徑庭滯後,長期以往對期待中國復興之路形成的障礙越滾越大,中國的「文藝復興」在上世紀沒有真正解決,21世紀中國若要挺進世界強國之列,恐只靠經濟的高速發展不能完成大業。

有個問題問司馬遷偉大還是漢武帝偉大,咋看是一道不易直接回答的古怪題目,李敖卻果斷舉薦司馬遷。李敖認為,司馬遷雖為文官但他所著的《史記》流傳千古,漢武帝即使身為帝王卻只能輝煌一時。從這個問題中我們可以一目了然文化的優勢,文化是長久的政治只短暫片刻,更為重要文化是政治強大的支撐力量。美國之所以成為世界第一的國家,在於科技的先進、經濟的發達,更在美利堅合眾國民族信仰下的自由民主文化。中國缺少文化的進步猶如缺少一條健全的大腿,任憑另一條「大腿」如何了得,長跑比賽贏下冠軍亦或亞軍的光榮頭銜如登天梯。

中國前外交部長說誰相信中國現在是世界第二誰就是傻帽,這話既有無奈之意也囊括敢於直面事實的勇氣。有著近50年的外交生涯而作為一位資深的外交家,李肇星對中國的世界排名自有自知之明,當一些人被外表的經濟資料所迷惑時,他的第一反應就判斷這人是傻帽,誇張的背後卻是中國仍舊落後於世界勁旅的事實。

文章來源:作者博客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