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網絡圍剿 又運動了?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2013年9月20日訊】【熱點互動】(1041)網絡圍剿運動了?:網絡圍剿是告誡知識精英要與黨保持一致。

主持人:觀眾朋友,關注全球熱點,與您真誠互動,歡迎您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熱線直播節目。

中共近一個月的「淨網」行動,可以說是頻頻出招,看點連連,這個運動從抓捕秦火火開始,目前在國內引起了巨大的反響,同時也成為海外各媒體關注的焦點。

最近各種事情也頻頻出現,週日的時候曾經被以嫖娼抓捕的網絡大V薛蠻子,到央視進行十分鐘的認罪,雖然沒有談嫖娼的事情,卻是作為網絡大V的認罪體會。還有著名的投資家王功權以「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罪」被刑拘,同時另外一個網絡大V潘石屹在央視採訪的時候,嚴重的口吃。這一系列的事情可以說是一場「山雨欲來風滿樓」之感,這場運動規模究竟是怎樣?人們又是怎麼樣感受的?

儘管中共的媒體發表了這樣的說法,說要讓網絡空間清朗起來,說是得到了民心所向,人們的支持,但是網友並不買帳,這是否一場重大的運動又來了?中共想防民之口,能不能達到這樣的目的呢?在今天的節目中,我們就和觀眾朋友展開探討。那麼在開始之前,我們先請觀眾朋友看一個背景短片。

9月13日,北京市公安局出動20多名警察對大陸知名商人王功權進行抄家,拿走一部電腦、兩個鏡框和若干公民徽章。當晚,王功權被警方刑事拘留,罪名是「涉嫌擾亂公共場所秩序」。

現年52歲的王功權是大陸知名企業家、風險投資家,曾任萬通集團總裁,是鼎暉創業投資基金合夥人及創始人。近年來王功權關注中國民間公民社會的成長,是法律學者許志永等人創辦的「公盟」成員,與人權活躍人士交往頻繁。

中國東南大學法學教授張讚寧:「他是一個很理性的人。從來不可能有過激的行為,『擾亂社會公共社會秩序』更不可能,肯定是『欲加之罪。』」

中國社會問題研究人士張健:「都是來告誡中國的知識精英、這些名人們,一定要跟共產黨高度保持一致。如果說你過分的踩了這條線,觸犯了共產黨給你劃的底線的話,那麼你所有的一切、你所擁有的,它很可能就剝奪。」

《南方都市報》9月17日最新發布的快訊說,北京公安局朝陽分局刑警大隊相關警官證實,網名為「花總丟了金箍棒」的嫌疑人正在接受審訊。

去年8月26日包茂高速發生重大交通事故,造成36人遇難。陝西省安監局局長楊達才在事故現場一張面帶微笑的圖片引發公眾不滿。隨後有網友人肉出,他在不同場合佩戴的各種名錶。「花總」因為鑑定楊達才的名錶,成為中國網民關注的、粉絲眾多的網路大V。

「花總」也因此被稱為「反腐英雄」,媒體還頒發給他各種「年度人物」的獎項。

中共當局近來抓捕不少網絡名人,指控他們製造和傳播謠言。

8月25日,大陸各大媒體鋪天蓋地報導了薛蠻子涉嫌「嫖娼」被警方拘留的消息。

薛蠻子嫖娼被抓後,「花總」在微博寫道:我與蠻子只有一面之緣,也無生意往來。當面就勸過他儘早軟著陸。……清謠反謠本來是正當之舉,但運動是批鬥污點大V,就難免讓人猜忌「意在沛公」。

主持人:觀眾朋友,您現在正在收看的是《熱點互動》熱線直播節目。今天我們探討的話題是:「網絡圍剿運動又來了嗎?」歡迎您撥打我們的熱線電話:646-519-2879參與討論或發表您的見解;中國大陸的觀眾朋友,您可以撥打我們免費熱線電話95040-333-999接通之後再撥899-116-0297。

今天在我們的節目現場是時政評論家橫河先生。橫河先生,可以看出最近中共連續在一個月間頻頻出手,大有「山雨欲來風滿樓」的感覺,很多事情是可以分析的。首先我們看到關於薛蠻子這個事情,也是有一段時間了,他其實是以嫖娼的罪名被抓的。但是在週日的時候,讓他在央視整個十分鐘採訪的過程中,並沒有談他在嫖娼,而是在談他網絡大V的認罪。我們來請導播播放一下相關的一些片段。

(薛蠻子暢談網路大V的認罪體會片段)

薛蠻子:「……有一種皇上批閱奏章的感覺。」

民警:「為什麼?」

薛蠻子:「我每天私信一千封。……所以我覺得大V和每一個網民他的社會責任是一致的,只有更大、只有更大的社會責任,時刻有所覺醒。……到最後都是,都越沒有道德標準,說話造謠沒成本,隨便說,你們拿他沒招兒,所以無所顧忌,這就是一個很大的問題。所以我覺得這件事,網絡的環境一定是需要法規,成熟的法律、法規的規範。」

主持人:橫河先生,中共為什麼對這樣一個網絡嫖娼事件如此的重視,而且現在薛蠻子可以說是示眾這樣一個表現,而且給他十分鐘的時間,比中共的領導人給的機會都多,您覺得這背後究竟是為什麼?

橫河:其實當時抓他的時候,用「嫖娼」這個名義去抓他,然後央視又花了十分鐘,讓他出面為中共的清網行動來背書。實際上這兩種是矛盾的,你要抓謠言的話,北京市公安局抓他的時候,那個是謠言。因為你不可能說是兩個完全不相干的罪名,一個是在網絡上散謠,一個是嫖娼,這兩個完全不相干的罪名。一個人同時犯了以後,你為兩個罪名同時抓他,這不可能,只能用一個罪名抓他,但是你卻用另外一個罪名讓他在網絡上這樣講,所以其實是為了震懾其他的人。

你看他的表情、他的這種說法,真的跟中共官員是一樣的。因為他並不在講自己,他沒有什麼權力說網絡大V和每個網民的責任是一樣的,或者網絡大V責任更大;你只能說你自己做錯了什麼地方,你沒有什麼權力,你又不是中共官員,中共官員按道理說也沒有權力。但是他這個態度實際上是他現在換了一個身份,就說如果我是政府官員,我應該這樣說話。我覺得起了這麼一個作用。

主持人:那麼他起來主要就是為整個中共的清網行動來背書。

橫河:對,因為中共一旦搞了運動以後,它首先要找的一定是對方陣營的人,就是它認為是對方陣營的人,它要打擊的對象,找出一些樣板來,然後讓他自己在電視上痛哭流淚的,去懺悔自己。不是痛哭流淚啦,實際上是時勢變了,但實質沒有變。

主持人:那麼我們看到其實這也是非常矛盾的地方,因為薛蠻子按照中共現在的罪行,他實際上是在拘留的期間,是以嫖娼的罪名來對他進行抓捕的。現在讓他在電視上出現,究竟是對他審訊還是媒體採訪呢?如果說是對一個被刑拘的人,他被刑拘還要在電視上去講完全不相干的事情,這是不是說中央電視台在干預司法的執行?

橫河:這個倒不像是中央電視台在干預司法,從道理上來說當然是,在刑拘期間你不應該去採訪他,然後把一些鏡頭放出去,而且是(採訪)跟他罪名沒有關係的。這個東西在提前兩天他沒有被抓的時候,你就可以採訪他。事實上央視確實在這之前把他請去談網絡大V的社會責任,是很風光的在台上面,那就夠了。你為什麼現在把他抓起來以後,再去採訪一次?在我覺得這是一個統一的安排,是有人在操縱的。

因為你可以看到,實際上他是跟警察在對話,在跟警察對話的過程當中,顯然警方並沒有問他任何跟他被抓的罪名有關的事情,問的是他網絡大V的這些事情。這樣的話,這個過程當中,肯定央視的人把它拍下來了,因為這個很專業拍的,並不是審訊室裡面的常規錄像,它不是這個,是水平很高的央視。所以有人在統籌這件事情,也就是說這件事情跟法律已經沒有關係了,跟抓他的時候這些罪名,或者跟由於他嫖娼而要執法,已經沒有任何關係了。所以就整個的操作是屬於政治運動的一部分,中國人很熟悉這種操作方式,這種操作方式絕對不是一種依法治國的方式。

主持人:那您覺得薛蠻子在電視上講的時候,在十分鐘長的篇幅,都是本身這場推展「淨網」所需要的,您覺得薛蠻子為什麼如此的配合?

主持人:這禁網所需要的,那您覺得為什麼薛蠻子如此的配合?

橫河:我覺得這裡有幾個可能性,第一個,可能他為了自保。中共把你抓起來以後,大部份人就很難頂得住,而且也沒有什麼特別必要去頂,因為對於一般的人來說,特別像薛蠻子,我覺得他沒有任何必要,因為他本身並沒有一個原則。

我們可以看到,其實中共在抓了人以後,要他為中共去朝幾個方向走、去表現的話,能夠頂得住的,一般就兩種人:一種是信仰團體,還有一種就是決定獻身民主自由的人,也就是說他有一個目標要追求。而對於大部份網絡上的人,像對大V、薛蠻子來說,他不一定有個非常明確的目標,他沒有什麼必要去跟它硬頂,因為他並不是一個反對派,他原來也不是什麼民主人士。我覺得是這樣的。

即使中共內部自己講,中共以前說共產黨黨員在國民黨監獄裡面是多麼的英勇不屈,是特殊材料製成的人,當然我們知道不是,大部份都是叛徒。那它是這麼說的。那麼為什麼那些人在國民黨監獄裡那麼堅定,到了共產黨自己監獄裡面,一個個全都軟趴下來呢?共產黨抓他們的時候,他們都趴下來,沒有幾個能頂得住?就連鄧小平都說永不翻案,這是一個可能性。

還有另一個可能性,這整個就是一場戲,甚至包括當時抓嫖娼可能都是一場戲。那些抓嫖娼的都帶著錄像機,專門錄像,錄像了以後馬上就放出來,那這就和公安局抓人、公安局鎖定打黃要抓多少,和這個銜接起來了。不然的話,你想他去抓嫖娼,有多少錄像是能夠讓中央電視台播出來的?所以這本身很可能就是一台戲,從開始的時候大家就配合好要演這台戲的,這個可能性也很大的。所以我覺得有兩種可能。

主持人:以這種方式來對他進行震懾?

橫河:就是對他進行震懾,他又配合了去震懾別人,這也是可能的。

主持人:好的,各位觀眾朋友,您現在收看的是《熱點互動》的熱線直播節目,今天我們探討的話題是「網絡圍剿是否運動又來了?」歡迎您撥打我們的熱線電話參與討論,我們的熱線電話是646-519-2879。我們先接一下觀眾朋友的電話,紐約的王先生,王先生您好。

紐約王先生:主持人您好。你跟這個中共談什麼法律?我認為中共從毛澤東到現在的習近平,一直在搞毛澤東運動,多多少少都不離毛澤東的味道。

最近發生了一個很大的故事,你們好像都沒有播出來,就是李開復這個人,李開復現在已經到台灣住醫院了,他得了癌症。這個人是美國的一個很大的科學家,因為他對政治不了解,所以聽信中共的什麼愛國運動,到大陸去開公司、賺錢,現在家破人亡。中共在報紙上、在中共的網站上罵他是美帝國主義的間諜,是台灣的間諜。因為他是台灣人,他早期就到美國留學,在軟微公司做到副董,年薪上千萬。現在回到大陸去跟大陸合作,合作不順利,所以他就要獨立,獨立以後也根本賺不到錢,現在已經得癌症。

主持人:好的,謝謝王先生。不知道橫河先生您有什麼要回應的?其實最近的例子也非常多,剛才我們談的是薛蠻子,另有一個網絡大V,也是地產大家的潘石屹上中央電視台,平時他是比較擅長說話的,但是這時卻口吃、結巴,因此也被媒體爭相報導。我們來看一下其中一些片段。

「你的轉發,可能有上千萬人關注,上千萬人背後還有關關關注的人……我我覺得作為大V吧,粉粉粉粉絲量比較高的人,他應該更嚴格的要求自己,更加有紀紀律性,不能特別的隨隨意。」

主持人:這短短的20秒之間,可能有7、8次口吃,橫河先生您怎麼看待他這個受訪的現象?

橫河:他倒是原來就口吃,但是這次特別嚴重,他自己也說他特別緊張,要他談網絡上做為大V的責任,他就特別的緊張。那麼為什麼他會特別緊張呢?實際上就是感到了壓力,非常大的壓力,他也不知道怎麼樣才能既不得罪網民,又不得罪中共,這是矛盾的。那麼也有人說他就是要這個效果,故意要這個效果,說他有智慧,他要表現出來的就是讓人看了覺得老實可靠。但是問題就在這裡,他要讓誰看他是老實可靠的?他要讓網民看他老實可靠呢?還是讓中共當局的人看他老實可靠?

那麼再回過頭來說,做為一個網絡大V,本身他可以不接受這個採訪,但是他沒有不接受採訪的權利。所以在中共的統治之下,你沒有沉默的權利,不要說沒有言論自由的權利,你也沒有沉默的權利的。我記得是胡適還是誰說的這句話。現在確實是這樣子,他沒有沉默的權利,如果允許他沉默,他肯定不接受採訪。

那麼如果說他是故意要達到這個效果,這是他的智慧表現的話,這是非常可悲的,對中國人來說,這是非常可悲的,為什麼呢?他用誇大自己生理缺陷的辦法來保護自己,還有什麼比這個更可悲的!

主持人:是。我們來接一下觀眾朋友的電話,大陸的奚女士,奚女士您好。

奚女士:你好,橫河先生好。圍繞今天這個話題,讓我想起中國民間有一句話:共產黨可以滿天放火,老百姓燈都不能點。一代又一代的中國領導人上來,還是抱著獨裁的統治,我呼籲廣大的父老鄉親趕緊三退吧,三退保平安。謝謝。

主持人:謝謝奚女士。我們再接一下加州丁先生的電話,丁先生您好。

加州丁先生:紀嵐主播好,橫河博士好,祝中秋節快樂。關於今天這個話題,我剛才聽了橫河博士講了之後,我並沒有完全了解。我建議大陸同胞一定要上網的話,要特別提高警覺,因為目前這個網路還是被官方監視,監管很嚴格,千萬要小心,不要誤入它們的圈套,被它們逮捕或受傷,甚至出人命,要注意自己的安全,目前這個網路我認為還是官方占了上風。剛剛橫河博士講的很好,我下次還要多聽一聽,多了解再發言。謝謝。

主持人:好的,謝謝丁先生。最近中共確實禁網動作頻頻,不久前兩高(最高檢察院和最高法院,簡稱兩高)也出現了如果轉發500次或者是被瀏覽5千次的話,就會被判刑的一個政策,同時司法也解釋。那麼這一連串的動作,包括它提出要反腐,而反腐的一些英雄也被抓了,等等一些事情。那麼我有一個問題想請教一下橫河先生,一個月來,根據您的觀察,您覺得它是真正的依法治國,還是一場政治鬥爭?

橫河:這肯定不是依法治國。我想先補充一下剛才加州丁先生所說的,對,網絡是在被監控,可是你要知道,中國的網絡和民間的聲音就是在監控和在反監控的較量當中發展起來的。發展到今天這個地步,其實中共在網上它已經輸了,它要是有力量,它要是贏的話,它要是監控有效果的話,它今天用不著搞這場政治運動來打擊網絡大V,正因為它網絡監控已經輸掉了,才企圖用一場政治運動把自己翻過來。

依法治國很簡單,如果薛蠻子是網絡言論的問題的話,抓也可以,反正你兩高不是已經解釋了嗎?你或者以嫖娼去抓也可以,不用把他送到電視台上去痛哭流淚或者是洋洋灑灑大談一氣,把他送到央視去大談,實際上是政治運動的一個部分,就是輿論開路。所以很多人會覺得今年在網路上開展禁網行動以後,整個媒體的公式,有人說想起來像文革,有人說想起來像迫害法輪功。自從迫害法輪功以後,再也沒看到媒體對某些人進行這樣大規模的圍剿了,這肯定不是依法治國。

依法治國是你犯什麼罪抓起來就是了,哪怕是司法不公,也不會說你是政治運動,對不對?司法不公的話只是在個案上,哪怕判了100個人,那100個人還都是個案。但是你放到央視上去,你實際上是給幾億人看的,你起的作用是什麼呢?是震懾作用。震懾誰呢?剛才在錄像上有人說,是中共給劃了底線,其實這種作用它是讓你自我限制,它根本就不給你劃線,故意讓你不知道在哪一部分你踩了雷了。在這種情況下,就像現在這樣,大家一起去調侃,大家一起去諷刺、挖苦,它還真沒辦法。

所以這時候根本不是自我限制的問題,而是要突破它這種威脅、恐嚇。說實在現在怕的人也不多,大家都覺得這是中共出醜的一個很好的機會,所有的人看著中共在那出醜,把別人拿到央視上面去幫它背書,就這種情況。所以我覺得這是一場政治運動,毫無疑問的,它不是依法治國。

主持人:我們也注意到,非常資深著名的投資企業家王功權最近被抓捕了,他是以「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罪,被北京市公安局公共交通安全保衛分局進行刑拘。那麼他跟網路上以言論為主的商人、大V有所不同,他參與很多與人權有關的活動。那有人說他的命運代表了中國政商關係,您覺得是否是這樣?在中國的條件下,政商之間的關係究竟是怎樣的?

橫河:我看到有人寫文章說中國歷史上就是如此,他從漢朝開始做比較。但是我覺得這個比較有一點問題,不是特別合適。為什麼呢?因為在中國歷史上,比如清朝,我們講的「紅頂商人」,他是國家級的,是特別特別高的。而他開始積累資本的時候,就是「洋務運動」的時候,實際上是官方給他的權力,原來就不是在自由資本的情況下競爭起來,達到最高層的。因此只有在最高層的、位置最高的這些商人,因為他和政治的聯繫太緊密了,本身他的財產就來自於他的政治運作。所以這時候他倒的話,它是因政治而發、因政治而倒。

民國的時候就更明顯了。民國的時候做生意完全像西方一樣,他需要拉關係,和統治者拉關係。民國不會突然就有經商環境,經商環境還是從歷史上留下來的,也就是說普通的商人是用不著擔心的。

而今天從大商人到全國性的、像被處死刑的曾成傑,一直到街上擺攤子的小販,每一個人都要受到中共官方的影響,生意都要受到影響。因此中國的政商關係,中共現在統治下的政商關係,是歷史上少有的。民營企業家很難生存下去,很難發財,如果他不和官場勾結去發財,他非常容易被官場給抓住。所以對中國民營企業家來說,你不管怎麼順從都是沒有用的(其實現在抓的這些人都是很順從的人)。

也就是說只要在中共的統治下,這種政商關係是永遠不會改變的,你想用這種關係來保護自己,或者是去幫中共說話來保護自己,都沒有用的。只有讓中共徹底的離開了(就像剛剛奚女士講的),沒有中共了,那麼才可能建立起民國時候的這種商業行為。我覺得這對中國經商的人來說,是一大幸事。

主持人:好,那我們為今天這個節目作一個結論。我們看到中共媒體《求是》雜誌有一篇文章「讓網絡空間清朗起來」,它自己就暴露了玄機,它說治理亂象,絕對不允許有心人利用互聯網抹黑,攻擊黨和政府。這是它自己所做的揭密,我的問題是,它能否達到防民之口的作用?

横河:肯定達不到,它能夠達到的話,今天就不會有這麼多網民對網絡大V的表現、網絡大V的行動去諷刺、挖苦、調侃。這種黑色幽默是社會國家共同的特點。那麼這種幽默也表明,民眾總有辦法,能夠用各種方式來表達,要想在網絡上封民之口是不可能做到的。

主持人:看似風聲很大,但是最後收效可能不是那麼回事了。

横河:它可能已經沒有毛澤東時代搞政治運動這麼大的力量了。它是一場政治運動,是7、8年又來一次的詛咒,它永遠過不去。雖然現在週期可能延長,但是最終它達不到目的的。

主持人;好,因為時間關係,我們節目只能進行到這裡,非常感謝横河先生的點評分析,也感謝觀眾朋友的收看和參與,我們下次節目再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