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超民:《解放軍報》打了《環球時報》一個大嘴巴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3年9月22日訊】去年4月,《環球時報》登了一篇文章《媒體評方勵之去世:挾洋自重卻終被西方拋棄》。文章說:

「在方勵之前後去美國的那批對抗者後來都一事無成,漸被中國社會遺忘,其中一些默默客死他鄉,這是很多人當初沒想到的。」

「根本原因是今日的中國已經強大起來,在正常的開放條件下,外部影響中國的能力總體上在下降。看上去又是全球化,又是互聯網,外部的思想滲透無處不在,但中國改革、發展的方向盤,實際上已歷史性地牢牢把握在中國人自己手裏。」

「隨著中國與西方的地緣政治競爭越來越明顯,挾洋自重也將越來越不被中國主流社會接受。當年‘跑出去’的政治人士,包括後來在國內受到西方支持的‘異見人士’們都讓人有脫離草根和主流的感覺,這是原因之一。」

讀這些文字,傳說中的「三自信」(道路自信、理論自信、制度自信)溢於言表,躍然紙上。據說,自信是有感染力的,不知作者的自信是否感染了讀者。

今年9月,《解放軍報》登了一篇《要像守上甘嶺那樣鉚在意識形態鬥爭陣地上》,給《環球時報》的那篇文章結結實實打了一個大嘴巴。文章說:

「正是美國政府採取的隱蔽鬥爭策略及手段,逐步動搖了前蘇聯領導集體對自己制度的信心,一步步走上覆亡。」

「意識形態領域歷來是敵對勢力對我實施西化、分化圖謀的攻擊重點。敵對勢力要搞亂一個社會、顛覆一個政權,往往從意識形態領域打開突破口,從搞亂人們的思想下手。我軍既是戰鬥隊,又是宣傳隊、播種機,不但要戰勝來自正面戰場的敵人,更要戰勝來自意識形態領域的敵人。只有像當年守上甘嶺那樣,鉚在意識形態鬥爭陣地上、戰鬥在最前沿,才能打贏這場不見硝煙的暗戰,奪得意識形態領域鬥爭的領導權、管理權、話語權。」

「可能有些官兵會認為,中國正處於和西方密切合作的時代,鬥爭沒那麼激烈複雜。殊不知,經濟合作表像下掩蓋的是對未來的較量。」

「思想的田野,真理不去佔領,就會雜草叢生;心靈的空間,陽光不去播灑,就會黴菌瘋長。青年官兵正處於思想的發育期,價值觀的形成期,容易跟風逐浪,被各種思潮所左右,被不健康的思想所侵蝕。」

「相信,只要每名官兵自覺擔負起黨的思想陣地守望者的重任,敢於亮劍、善於亮劍,做到守土有責、守土負責、守土盡責,西方敵對勢力的預言就不可能靈,也不會靈!」

讀這些文字,我再也感受不到去年《環球時報》上那篇文章的自信與淡定了,感受到是虛弱與瘋狂。我就納悶了,這才一年半不到的時間,差別咋就這麼大呢?我試著猜一下原因:

(一)《解放軍報》和《環球時報》效忠的不是同一個主子,不同主子的指示不同。這種可能性較小。

(二)《解放軍報》和《環球時報》效忠的是同一個主子:

1、在發言論調上沒有事先協調好,以至於對外口徑不一,給讀者造成了思想混亂。這屬於技術性失誤。

2、《環球時報》去年那篇文章的自信是裝出來的,《解放軍報》現在這篇文章所暴露出的虛弱才是本來面目。

3、主子對形勢的判斷發生了變化。去年的自信是真,今年的虛弱也是真。

4、去年的自信是真,今年依然很自信,虛弱不過是裝不出來的,因為只有裝虛弱,才能表現出瘋狂;只有表現出瘋狂,才能顯示忠誠;只有顯示忠誠,主子才可能多丟幾根骨頭。

5、去年的自信是裝出來的,今年的自信是真的,但非要裝虛弱,理由同4。

無論如何,兩文論調的不同給讀者造成了思想混亂都是一種客觀存在。《環球時報》、《解放軍報》都是官報,尤其是《解放軍報》提倡「像當年守上甘嶺那樣,鉚在意識形態鬥爭陣地上、戰鬥在最前沿」,勇氣可嘉,我想它們是敢於直面問題的。我建議採取以下補救措施:

(一)如果《解放軍報》和《環球時報》效忠的不是同一個主子,就請兩報自由辯論,互相批判,讓讀者自行判斷對錯;或者發表聲明,指責對方造謠,受指責一方履行闢謠的義務。

(二)《解放軍報》和《環球時報》效忠的是同一個主子。

1、如果論調不一致是屬於技術性失誤,應追求協調當事人的責任,並向讀者通報。

2、如果論調不一致並不屬於技術性失誤:

(1)《解放日報》向讀者解釋現在論調與去年《環球時報》論調不一樣的原因。

(2)《環球時報》就《解放軍報》現在的論調向讀者表態是持反對意見,還是持贊成意見,並說明理由。

如此,《環球時報》、《解放軍報》才能算作是負責任的官報。

文章來源:作者博客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