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人民對政府關閉意見紛陳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3年09月25日訊】(美国之音華盛頓電)在過去三年裡,美國人經歷了三次政府關閉的威脅,國會就提高債務上限問題的兩次爭吵,以及就自動增稅和自動削減開支的另外一次爭論。財政戲劇在華盛頓已經成為一種常態,可是美國人民對政府關閉的可能性卻有著有不同的看法。

從地理和文化上而言,洛杉磯的好萊塢大道是遠離美國首都盛頓繁文縟節的一個街道。一個紋身藝術家東尼說,他不會為華盛頓的美國政府另外一次關閉癱瘓而失眠。

紋身藝術家東尼說:“我對它無可奈何,因此我不會為我無法改變的東西憂心忡忡。所以我只是盡一切可能來照顧我自己和我的家人。”

另外一些人希望再次在最後一刻達成避免政府關閉的協議。

好萊塢迎賓員多諾萬說:“他們不會讓它發生。這是美國。他們必須做些甚麼。”

街道演員曼說:“我的意思是,共和黨人是瘋子。”

有些人為近乎常態的財政戲劇指責共和黨人。

街道演員曼說:“他們浪費他們的時間,他們正威脅要關閉政府。我的意思是,他們不關心任何人,只關心他們自己。”

其他人指責歐巴馬總統和他簽署的醫改法。

旅遊業工作人員格林說:“我支持不要為歐巴馬醫改法提供撥款。我認為歐巴馬醫改法是一個災難。當他們說政府關閉,並不意味著每件事都要停擺。”

而有一些人寧可不跟進華盛頓發生的新聞。

兒童作家馬馬諾女士說:“並不像我應該的,我承認,我可能代表了不少人。但是就預算僵局問題,我認為之前已經發生了許多次了。”

雖然在預算上攤牌是常見的事情,一些美國人還是會對華盛頓的這次僵局不滿。不過,分析人士斯坦•科倫德說,如果聯邦政府在10月1日關閉,局面有會發生變化。

傳播公司的科倫德說:“當這種局面影響到人們的生活的時候,就會開始影響人們的想法。產生影響的時刻不是新聞報導的關閉的可能性,而是他們給教育部打電話時無人接聽,或者是他們需要簽證或護照的時候沒有人處理。”

科倫德認為,這一次可能真的會關閉政府,而美國人也會開始受到他所說的“危機疲勞”的折磨。

民主黨參議員查爾斯•舒默說,不應該低估政府關閉造成的後果。

民主黨參議員舒默說:“我認為,當股市下跌2千點的時候,美國人民是敏感的。”

在紐約,一些人要求國會議員也受到政府關閉的影響。

紐約的遊客琳達說:“我覺得他們都應該被炒魷魚。”

在美國各地,選民在明年的國會選舉中完全可能這樣做。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