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禁聞】9月24日完整版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3年09月25日訊】【中國禁聞】9月24日完整版

提要
薄熙來上訴 二審是否出現變數?
誰拿走中國「灰色收入」6.2萬億

上海自貿區除網禁 網民嘆「特供」

作為中共新一輪經濟改革標誌的「上海自由貿易試驗區」即將於月底正式運作。有消息說,中共將解除自貿區的網禁,在區內開放「政治敏感的」國外網站。

據香港《南華早報》報導,「自貿區」內人士將可自由瀏覽多年來一直被中共當局視為政治敏感的一些國外網站,包括全球兩大社交媒體Facebook和Twitter,以及《紐約時報》等報章的網站。

報導援引「了解內情的匿名政府消息人士」的話說,「自貿區」管理部門還將邀請國外電信公司,競投區內互聯網服務牌照。

報導說,「因問題高度敏感而要求匿名的政府消息人士說,自貿區若要吸引外國公司投資,讓外籍人士能夠安居樂業,就必須打造一個賓至如歸的環境」,因此必須開放網路。

不過,開放網禁只在「上海自貿區」範圍內進行,中國大陸其他地區仍無法開放。

這則新聞在大陸網路上迅速引來了網民的熱烈討論,很多人將「上海自貿區」戲稱為「網絡新租界」、「網絡特供」等,批評中共對待洋人體貼,卻從來不讓本國的農民工有賓至如歸的感覺,建議改國名為「外國人民共和國。」

有人說:中國人翹首企盼已久的解禁,卻是專為外國人打造的形象工程,真是諷刺啊。

也有人聯想到當年舊上海租界「華人與狗不得入內」的往事,悲嘆說:「立刻覺得自己不是人了。」

四川職校管理不善 兩千學生罷課抗議

四川省「綿陽職業技術學院」,9月24號發生學生罷課事件,近兩千名學生集體罷課,抗議校方管理不善。

據《自由亞洲電臺》報導,罷課學生集體聚集在走廊和操場,抗議宿舍經常斷水斷電、食堂衛生惡劣和收費高等問題。

校方事後否認有罷課事件發生,而當地教育局則指稱,是一少撮學生煽動罷課。

廣東村民抗議警察打死人遭鎮壓

廣東廉江市9月23號發生武警暴力鎮壓村民事件,10多人被打傷、數10人被抓捕。

據海外《中國茉莉花革命》網站報導,9月22號,廉江市車板鎮派出所到蟹地村抓賭,當場打死一名54歲男子,警方擔心事情暴露,連夜搶走屍體,毀滅證據。

23號,蟹地村全體村民及部分鄰村村民,圍堵車板鎮派出所,討要說法,並要求歸還遺體,吸引上千人圍觀。

廉江市政府出動數百特警、武警暴力鎮壓,打傷包括死者妻子和女兒在內的十多名村民,抓走數十人。

編輯/周玉林

薄熙來上訴 二審是否出現變數?

中共前政治局委員、前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因受賄、貪污、濫用職權,一審被判處「無期徒刑」,薄熙來已提出上訴。至於薄熙來「二審」是否出現變數?本臺記者採訪了海內外專家,我們來看看他們怎麼說。

薄熙來受賄、貪污、濫用職權案,9月22號上午在濟南中院宣判,薄熙來被判處無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並沒收個人全部財產。

日前,有媒體報導,薄熙來已經對判決提出上訴。大陸法界人士認為,薄熙來在二審被減輕刑罰的可能性很小。另有海外華人媒體推測,薄熙來最快可以在13年後假釋出獄。

中國《炎黃春秋》副社長 楊繼繩:「上訴以後不會有甚麼變化,都不是法律判決,不是證據判決,很大程度上是政治因素,政治判決。就因為他的判決的程序,不是完全是法律的。」

時事評論員林子旭:「薄熙來上訴不可能使結果發生任何改變,除非中共內部的權力平衡有了新的變化,中共一向標榜自己『偉光正』,如果中共高層定了案的薄熙來案被翻案,那中共的臉面往甚麼地方放?中共黨魁習近平也必然是顏面掃地,0026會直接動搖習近平的權力根本,事態會如何發展就很難想像了。」

時事評論員橫河認為,薄熙來不可能東山再起,除了「文革」被整的人,才可以東山再起。

時事評論員橫河:「對薄熙來來說,他把自己定位在中共最左的—-就是文革和文革以前毛澤東的路線上面,他都是把自己定位在中共系統內部被冤枉的人,所以他把自己定的位置已經定死了,他和中共是連在一起的。」

前中共「中央政治改革研究室」研究員吳偉認為,薄熙來的二審,有可能公開,也可能不公開,按照中國的法律規定,是可以書面審理的。

前中共中央政治改革研究室研究員吳偉:「有沒有變數﹖就要看他開庭或者是不開庭審理,至於說審理過程當中會有甚麼變數,那就要看有沒有甚麼新的材料,如果沒有甚麼新的材料,我就認為會維持原判,因為這個判決不是哪個人定的,而是作為一個高層……大概是集體定的。」

濟南中院在庭審結束後,曾公布薄熙來的自辯詞全文。其中薄熙來在談到與徐明的關係時說:「比他有水平的人,和我密切的人我能數出一百個來。」這段話迅速引起海內外媒體的注意,被解讀為薄在暗示握有大批高層的黑材料。

除此之外,早在開庭前,薄家就放風說,如果判刑太重,不排除「爆大鑊」。香港《明報》分析,從這個角度來看,有人在庭審後爆出前中共黨魁江澤民的名字,有抱住一起死的意思。

旅美中國問題專家章天亮:「對周永康,他(薄熙來)也沒有怎樣徹底的揭露,如果周永康不受牽連,還能發揮影響力,將來還可以繼續來保薄熙來,可現在薄熙來已經被判了無期徒刑,對他來說已經沒有甚麼可以失去的了。」

旅美中國問題專家章天亮指出,薄熙來想「篡習近平的位」,儘管有個人野心的因素,如果沒有高層政治盟友的支持,也只是「有賊心,沒賊膽」。

章天亮:「王立軍就給他做了一個榜樣,王立軍他也是揭發薄熙來,然後說他有重大立功表現,最後才輕判。」

章天亮分析,薄熙來「接班人」的位置,是江澤民、曾慶紅、周永康等中共高層許諾給他的,薄熙來很有可能通過「揭發」的方式來給自己減刑,特別是前中共政法委書記周永康現在「被調查」,更沒有力量保護薄熙來。薄熙來揭發周永康,也是向習近平示好的一種方式。

採訪編輯/常春 後製/李勇

誰拿走中國「灰色收入」6.2萬億

最近大陸媒體刊登一篇名為「收入的真相」專題,內容指出,中國2011年的「灰色收入」達到6萬2千億元人民幣,大約佔了國內生產毛額(GDP)的12%。但作者進一步分析發現,「灰色收入」有向某些中、高收入階層蔓延的趨勢,說明腐敗對中國社會的影響面在擴大。

「中國改革研究基金會國民經濟研究所」研究員王小魯的調查報告「收入的真相」,近期在大陸媒體發表。

基於2012年的調查數據,作者完成了新的研究報告,研究結果顯示,估計2011年城鎮10%最高收入家庭的「實際人均收入約為18.8萬元」,是統計收入的3.2倍。

而城鎮最高收入與城鎮最低收入各10%家庭之間,收入比是20.9倍,遠高於官方統計顯示的8.6倍。「絕對收入」的差距和「灰色收入」總量仍在繼續擴大。2011年,城鎮居民收入基尼係數為0.501。

初步推算,2011年居民「灰色收入」為6萬2千億元,約佔GDP的12%,主要集中在一部分高收入居民。但分析發現,「灰色收入」有向某些中高收入階層蔓延的趨勢,說明腐敗對社會的影響面在擴大,社會面臨嚴重挑戰。

美國南加州大學公共政策博士葉科:「現在在中國這個社會,是一個兩極分化非常嚴重,機會極不公平的社會,資源配置是取決於與權力的距離,而且這種權力是高度壟斷的,腐敗嚴重,所以越有權力的人,離核心權力越近的人,資源就會越來越多。然後越有條件攫取下一次機會,所以造成這樣的惡性循環,就是窮者越窮,富者越富。」

調查認為,改善收入分配,絕不是僅僅依靠「調整工資」和「個人所得稅起徵點」能夠解決的。而造成收入差距過大和分配不公,是因為一系列體制問題沒有得到根本解決,收入分配混亂的局面沒有得到控制,收入分配的絕對差距還在繼續擴大。

作者推算,城鎮居民收入基尼係數已經進入了一個危險的區間,已對中國的社會公正、穩定和經濟發展產生十分嚴重的挑戰。

美國南加州大學公共政策博士葉科:「因為窮人他根本就沒有機會,他根本就沒法過日子,所以經濟上內需他根本不可能解決的了,人沒有這樣的公平感,非常強烈的仇富心理,各種社會矛盾會激化,而且窮人連教育機會,很多的發展機會都會被剝奪,所以整體社會以後一定會被分裂,這個社會它不可能健康的發展。」

據了解,中國的灰色收入有三大特點,第一是謀取對像「公款化」,主要渠道是各種直接或變相的「化公為私」,第二是謀取方式「集團化」,簡單的說,就是單位巧立名目濫發獎金、補貼,人人有份。第三是存在氛圍的「正當化」,一些公務人員以各種理由和藉口,使自己心安理得的接受「灰色收入」。

分析認為,灰色收入的膨脹與中共當局大規模投資有關。因為在公權力沒有受到約束的情況下,執政當局介入資源配置,是導致公共資金流失、腐敗氾濫的重要條件。

美國資深經濟分析師簡天倫:「尤其是對資源壟斷的行業,這些灰色收入特別多,就像石油、電力、電訊、天然氣等等,國企的上市,本來資產都是國有的,就是全民所有,就是全中國人的,按道理來說,可是他一改制,國企上市了以後,圈錢圈了很多錢,圈的這個資金怎麼分配?他錢多了,就變成又有總經理、又有CEO的,這個錢他們自己說了算。」

中共央企高管高薪不受制約、缺乏透明,最引人討論的莫過於「新華人壽」原總裁孫兵。根據審計報告,孫兵2009年的年薪已達 750萬元。

最近爆發的廣州市國營企業「白雲農工商聯合公司」經理張新華,賤賣國有土地、物業,收取巨額賄賂,涉案金額超過3億元。

採訪/陳漢 編輯/黃億美 後製/郭敬

王立軍坐輪椅出庭 自曝叛逃秘聞

前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案22號宣判後,下午中共喉舌《央視》播出前重慶市公安局長王立軍坐輪椅出庭作證的畫面,輿論質疑王立軍甚麼時候癱瘓了?畫面中還有王立軍自爆叛逃的內幕。王立軍說,「當時情況很危險,他身邊的11人失蹤了。」評論認為,王立軍是公安局長,他深知中共邪黨的陰暗,在政治鬥爭當中,可以隨時非法剝奪對手的生命。

薄熙來案一審判決被判無期徒刑。《央視》播出的薄案庭審畫面中,有王立軍坐輪椅出庭與薄熙來對質的一幕。大陸網民紛紛質疑王立軍甚麼時候癱瘓了?《央視》主持人白岩松在《新聞1+1》裡表示:王立軍為甚麼坐輪椅出庭,需要解釋。

《央視》主持人白岩松:「為甚麼王立軍是推著輪椅出來的﹖是身體有甚麼問題嗎?也應該給予解釋。」

8月下旬,薄熙來案在濟南開庭審理,濟南中院通過官方微博對庭審進行了網絡直播。第三天,王立軍出庭作證。北京律師李莊發微博透露,王立軍坐輪椅出場,令包括被告人在內的所有人感到震驚。薄熙來一改前兩天的高亢,態度明顯緩和下來。

旅澳原大陸史學專家李元華:「王立軍平時的形象,給自己塑造的是一個中共黨文化下形成的一個所謂英雄的那種形象,可能很多人也沒有想到他這麼快就會站不起來,只能靠著輪椅來行走了,這就是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的。」

《法國國際廣播電臺》報導說,王立軍坐輪椅出庭作證,是因為之前他遭受過一次輕微中風。之前也有媒體說王立軍曾有過輕度中風,造成以輪椅代步。

8月24號的庭審記錄寫道,2012年1月底,王向薄報告薄妻谷開來殺害英國商人海伍德的經過,後被薄熙來打致耳膜穿孔,嘴角流血。

王立軍自曝叛逃的內幕。

王立軍﹕「當時那個情況很危險,首先我受到了暴力,爾後……就在我受到暴力之前和之後,已經有11位我身邊的工作人員和案件的偵辦人員失蹤了……」

中國資深法學專家趙遠明:「王立軍本身他是搞公安的,他深知中共邪黨的內幕,在政治鬥爭當中,很可能要非法剝奪對手的生命,王立軍因為當時出逃他是很緊迫的,多方信息表明,他出逃實際上經過化妝,因為他的住所已經被人監視起來了。」

去年大量海外媒體報導,薄熙來和王立軍「窩裡鬥」升級。 2月1號,薄熙來撤掉了王立軍所有的職務,還逮捕了王身邊的司機、保鏢等19 人,其中2人被打死,1人自殺。

4號,一張第三軍醫大學大坪醫院的證明出現,宣稱王立軍有自殺傾向﹔6號,王立軍化裝成女人,逃到成都美領館;7號,薄熙來出動包括裝甲車在內的70多輛警車到成都抓人。

李元華:「中共實際上像一個黑社會一樣,它走的都是黑社會那一套,如果黑社會老大看你不順眼,想把你做掉的話,他就很危險。他可以害人,但是他被害的時候,他不能在這個體制內得到保護,所以他只能想到的唯一方法是去外國的領館或使館。」

去年2月8號,重慶官方發佈王立軍正接受所謂「休假式治療」的消息﹔當天王立軍在離開美領館時,威脅要和薄熙來「魚死網破」。

時事評論員邢天行:「這兩人都是心狠手辣的人物,從他們的本性上來講,也注定了他們最後的分道揚鑣,就是決定了,最後這兩人在搏殺當中,把對方黑暗的內幕都給揭露出來,因為這兩人牽扯了中國的內幕太多了。」

總部設在美國的《大紀元》新聞網曾經報導,王立軍闖入美領館,交給美方有關薄熙來、和前中共政法委書記周永康,準備奪取中共領導人習近平位置的政變計劃﹔以及法輪功學員被活體摘取器官等機密文件。

報導還說,被殺的海伍德因捲入薄、谷在國際販賣器官、屍體等事件,而被「殺人滅口」。王立軍是薄、谷為了撈取政治資本、討好江澤民與周永康,而對「法輪功」實行滅絕政策的主要執行人。海伍德死後,王立軍恐怕像海伍德一樣被滅口,所以出逃美領館避難。

採訪編輯/李韻 後製/李智遠

追查國際舉證薄王谷周「活摘」罪行

備受全球關注的「薄熙來案」審判,終於隨著薄熙來被處以無期徒刑,而落下了帷幕,但輿論仍然認為,薄熙來真正的罪行並沒有得到法律追究。一份調查顯示,薄熙來、谷開來、王立軍等人,都涉嫌參與了活體摘除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犯罪行動,其中一段中央政治局常委李長春的電話錄音更是直接道出,在薄熙來的背後,前中共中央政法委書記周永康是參與活摘行動的具體負責人之一。

今年9月,總部位於美國紐約的「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對外公開了一份關於中共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證據專輯,其中列舉了19個調查錄音和部分調查報告,內容涵蓋了從中央政治局常委李長春、原中共中央政法委辦公室副主任魏建榮、前政治局常委羅幹等中共高層官員,到地方的公、檢、法、司系統、「610辦公室」官員以及多個地區的軍隊、武警醫院系統的器官移植醫生的調查錄音和證詞。

「追查國際」負責人汪志遠:「這些證據除了可以證明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這件事是存在的之外,更指出了,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這些指控,不是個別的、局部的,散在民間謀財害命的事件。它是由江澤民、周永康等最高當局,利用整個國家機器,在中國大陸統一組織、指揮、發起的一場系統性的大屠殺,是在官方的保護和組織下進行的。」

在「追查國際」公開的證據中,最引輿論關注的莫過於薄熙來、王立軍、谷開來以及周永康四人的相關罪證錄音。

汪志遠:「人們還可以聽到我們最後一個錄音就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李長春,當別人問到他,說到薄熙來活體摘除法輪功學員器官這件事情,那麼李長春就講,去問周永康,周永康負責這件事情兒,他知道。」

調查員:喂,是李長春同志嗎?
李長春:啊,是啊,
調查員:我是羅幹辦公室的張主任,我們羅幹同志睡覺了,他有幾句話讓我轉告您一下,
李長春:啊,
調查員:他們好像是說,我們得到消息說,想在您這個離開期間還有咱們賈慶林離開期間,用這個摘取在押法輪功練習者的器官做器官移植手術這件事給薄熙來他們定罪,這當時。
李長春:你問周永康
調查員:嗯,當時。
李長春:周永康具體管這個事,他知道。好了,讓我的秘書接著跟你說。

汪志遠:「最近專輯裡面還介紹了薄熙來老婆谷開來,涉嫌用法輪功學員做『人體塑化模型』,天津薊縣的610主任還講了,說谷開來賣的屍體、器官不光是法輪功學員的,漏出了一個問題就是,除了法輪功學員之外,那麼還有別的人,還有民運人士啊、有藏族、維族這些其他人士的。」

610主任:她(谷開來)賣的也不都是法輪功……
調查員:這個你知道不都是法輪功,是嗎?
610主任:啊,啊……
調查員:裡面有一些是這個上訪的那些藏族人和蒙古族人,
610主任:算啦……

另外,前重慶市公安局局長王立軍在錦州擔任公安局局長期間,建立了一個名為「錦州市公安局現場心理研究中心」的活人人體實驗室,由政法系統向醫院輸送法輪功學員器官。

汪志遠:「一個由205醫院和王立軍實驗室合作的器官移植主任說,他們用了法輪功學員器官,而且這個器官由法院來的,而且我們在調查錦州法院的時候,刑二廳的警察,也直接承認了他們可以提供法輪功學員器官,但是要看對方的出價。」

據「追查國際」調查顯示,大陸至少有23個省市自治區相關的醫院和器官移植中心,涉嫌參與了活摘器官,涉及的範圍幾乎涵蓋了半個多中國。

採訪編輯/張天宇 後製/鍾元

上海自貿區悄悄掛牌 調研員爆阻力

中共國務院批准的唯一一個自由貿易試驗區——上海自貿試驗區,一週後就要開張了,至今為止,還沒有公布具體細節。這個由中共總理李克強推出的「早產兒」,是否能存活下去,能否真正成為「自由貿易區」?參與「自貿區」調研的學者,向本臺記者爆光了部分存在的障礙。記者發稿前發現,上海已經悄然掛上了「中國(上海)自由貿易試驗區」的牌子。

9月24號,原來立在上海楊高北路上的,「外高橋保稅區2號門」的牌子悄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中國(上海)自由貿易試驗區」。據報導,9月26號,上海市人大常務委員會將舉行會議,審議有關「上海自由貿易區」地方性法規規定的草案。

「上海自由貿易試驗區」範圍涵蓋外高橋保稅區、外高橋保稅物流園區、洋山保稅港區和浦東機場綜合保稅區等,四個海關直屬監管區域。

據了解,企業法人可以在「自貿區」完成人民幣自由兌換。試點內容還涉及利率市場化、匯率自由匯兌、金融業的對外開放、產品創新等內容,以及一些離岸業務。

受命參與「上海自由貿易區」調研的中國金融智庫研究員鞏勝利,9月23號接受《新唐人》專訪時透露,隨著「亞太自由貿易區(TPP)」,和「歐美自由貿易區(TTIP)」的推動,中國完全被遮罩在自由貿易區之外,對中國的經濟構成了毀滅性的打擊,給中國的出口形成了要命的壁壘。面對這種巨大的危險,中共國務院總理李克強突破重重障礙,推出了「上海自由貿易試驗區」。

鞏勝利說,今年5月李克強把「上海自貿區」報備全國人大時,遇到3大障礙:第一,中國現行法律規定,外資企業投資不能佔51%,否則屬於違法。第二,中國現在企業稅收為25%,「自貿區」的稅收只能是15%,第三是管理機制問題,自由貿易實行國家與國家之間實施零關稅之後,對政府運行成本最高的中國來說,是一個巨大的挑戰。

中國金融智庫研究員鞏勝利:「因為國家(中共)的運行成本是全球最高的,一個是國家運行,一個是黨,黨也要在國家的財政裡面分一杯羹來養活他們,未來的企業競爭就是成本之爭,國家的成本高的話,對這些企業都是毀滅性的打擊。」

「上海自由貿易區」制定了98項具體細節。據鞏勝利透露,試驗區在上海進行自由貿易試驗3年後,試圖推向全中國。如果這條路走不通,「歐美自由貿易區」和「亞太自由貿易區」一旦上路,對中國將是一個毀滅性的打擊。

鞏勝利:「我看了一下內部的資料,在這裡面註冊的企業不需要審批了,註冊了就可以運行了,但是它的賬戶只能設立一個,那銀監會也好,中國人民銀行來監控的話都有可能了,但是你想國外的企業,它的賬號是自己願意怎麼開就怎麼開,和國際接軌又存在一些問題了。」

鞏勝利指出,金融監管機構——中國銀監會,是這些試驗的最大阻力。

鞏勝利:「7月份之前,就是人民銀行銀監會不同意,後來在北戴河的會議上,據說李克強都發怒了,他說現在中國貨幣和全世界的貨幣都存在一些障礙,如果不突破這個障礙,中國製造,中國經濟再往哪裏去,後來習近平參加俄羅斯的會議也提出來這個問題。」

鞏勝利認為,如果人民幣不能自由兌換,和全世界貨幣相容,試驗區等於紙上談兵。

中國加入「世貿組織」12年後,「入世」紅利已漸漸耗竭,與發達國家在經濟、貿易上的矛盾卻越來越突出。

鞏勝利:「中國(中共)有這個意思,就是想以國內這種自由貿易區來試驗了以後,來完成TPP或TTIP這兩大自由貿易區的適應過程,這種初衷應該是好的,但是中國的這個黨和政的關係,運行起來可能還會出現很多的問題和阻力。」

「自由貿易區」成立後,國有企業、私人企業和國外企業都享有同樣的待遇。而由中共歷代領導人後代占有的國有企業,將失去特權,包括資金、資源等方面的優勢。鞏勝利說,中國的國營企業也就成為了自由貿易區的最大障礙之一。

採訪編輯/劉惠 後製/陳建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