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天倫:從灰色收入看中國改革出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3年9月25日訊】中國灰色收入是一個很好的話題。也是一個很嚴重的問題。實際上是一個涉及中國很多層面的問題。從整個中國的政治體制,社會的管理制度,監督制度都在灰色收入上反映出來了。現在的灰色收入越來越多,也就說明現在這些不法行為越來越猖獗。各級政府官員的腐敗越來越厲害。

政策為灰色收入開綠燈

根據中國改革研究基金會國民經濟研究所研究員王小魯發表的全國城鎮居民家庭情況調查,灰色收入在2011年已經高達6.2萬億,相當於整個中國國民生產總值的12%,這是非常高的比例。

那麼這些灰色收入是從哪裡來的?為什麼會那麼多?中國改革開放的總工程師鄧小平講要讓一些人先富裕起來。讓誰先富?都是他的子孫和那些共產黨官員們的子孫和他們自己先富起來。怎麼讓他們先富起來?

首先是制定相關政策為灰色收入開闢道路。現在中國的改革實際上是實行經濟發展,不管黑貓、白貓,只要GDP上去了就行。政府管理非但不完善,而且在為一些利益集團服務和創造條件。因此共產黨執政的政府通過制定傾斜的政策開闢了很多途徑讓一些人先富起來。我們一個個地說吧。

政府掌控國家資源

現在由政府掌握的資源太多了。實際上除了國家的自然資源外,據王小魯先生測算,中國政府大概掌握了國民生產總值年度1/3左右的收入。這些錢本來是應該為公眾利益服務的,但是中國政府花在民生方面的資金,比方說醫療啊,教育啊,這些方面的花費是相當低的。

以2011年為例,醫療佔GDP的百分比,只佔5.2%,與發達國家是沒法比的。發達國家8%~10%幾都有。就連與很多發展中國家相比都不如;中國號稱重視教育,但是中國政府在教育方面的支出直到2012年才勉強達到GDP的4%。這大概是屬於發展中國家的中、下水平,比許多發展中國家,甚至比非洲國家在教育方面的支出都不如。

那麼這麼多錢花到哪兒去了?實際上政府用很多錢,投資了很多項目。撥款是「剝」了一層又一層,實際上都是利用這個權利把這些錢分配給他自己或者他的親戚朋友之類的項目,然後再從中拿回扣。官商勾結一起做的。

行業壟斷 壟斷利益

第二個方面就是壟斷行業和壟斷利益。

壟斷行業尤其是對資源壟斷的行業,這些灰色收入就特別的多。就像石油,電力、電訊、天然氣等行業。其實電力行業的收入就非常高,比一般的行業都高得很多。高到什麼程度呢?在6~7年前,2007年初的時候,那時候北京的平均收入是2.7萬(人民幣。下同),但是電力行業,就是收電錶的工人年收入都達到10萬。你想一想,為什麼他們的收入有那麼高啊?

還有就是看看石油系統的情況。石油系統最近抓了那麼多的貪腐人員,實際上他們有很多的灰色收入,甚至還有很多上千億的公司連註冊都沒有註冊。這樣這些公司佔用國家的資源而一分錢也不用上交國庫。行業盜用國民資產,這是非常糟糕的。這些公司啊,他們錢多了怎麼辦?分哪,各種名義地分啊。

國企上市圈錢

第三是國企上市公司的收入分配問題。

國企的上市,本來這個企業的資產都是國有、全民所有的。按道理來說,是屬於全中國人的。可是改制以後,國企上市圈了很多錢,圈的資金怎麼分配啊?這個錢他們自己說了算。

有一個財政部的官員透露,他們去查一個國營保險公司總經理的時候,發現他自己給自己定的年薪是750萬。他們查出來,還不知道該怎麼辦。750萬人民幣!憑什麼他就拿那麼多啊?他就是自己給自己開工資。他為什麼能當總經理啊,不就是因為他是原國企的黨組書記,企業一上市,他就拿到了750萬人民幣的年薪。

土地資本化

第四個來源就是土地資本化。

近10幾年來,地方政府開始賣地,實際上是經中央政府同意了的。通過賣地來補充地方政府的財政不足。發展到現在,賣地已經成了地方政府的主要收入來源。很多都達到地方財政收入的30~40%甚至50%。

這樣就造成地方政府越來越依賴賣地來提高財政收入。實際上這個土地原來是歸國有,全民所有。過去用地是政府規劃,是不要錢的。後來越賣錢越多,越賣地越貴。而且地方政府可以控制供應量。這樣一來,地方政府官員在賣地的時候,跟開發商勾結,從開發商得好處。一塊好地賣給誰,賣給跟我要好的或者是給我回扣多的開發商,從中地方政府官員就可大撈一筆。這樣的灰色收入那就更不得了。拿一個千分之一,那也是幾百萬,上千萬。不然就是分給他幾套、幾十套住房。

工資雙軌制

第五是公務員工資的雙軌制。表面上基本工資並不一定高,可是津貼、補貼什麼的,這個費、那個費加在起來那就非常的高。

我聽說一個中等城市的一個科級幹部,他的基本工資是2000左右,可是他拿到的實際月收入是4000多。也就是說他的津貼、補貼超過了他的基本工資。到年終還有獎金,這個獎、那個獎,不知名的獎反正就是你拿了吧!

為什麼會這樣呢?政府現在有很多的辦法來收錢。這個審批項目得了錢了,大家分了;賣地得了錢了,補充到獎金裏面去。或者是過節的年貨錢、中秋月餅錢,這個錢、那個錢的多得是,所以這種灰色收入呢,比他的基本工資要高得多。

權力資本化

第六就是權力資本化。

像行政許可證,項目審批等這些政府的日常行政工作的收費都非常嚴重。

還有在一些煤礦,發現一些黨政官員都是煤礦的股東。他們都擁有不少的煤礦股。這些股是從哪兒來的呢?就是用他們的審批權、檢查權,這些權力換來的。你要給了我這個股票,我可能就早一點給你批文,那審查就給你通過了。就這樣這些官員成了股東。

金融壟斷

再一個就是非常嚴重的金融腐敗。

根據央行調研局在2003年的調查:發現各銀行的顧客除了要交貸款的利息之外,還要付給他們銀行好處費。還有為維持與金融機構「良好借貸關係」的費用等等。這些費用占貸款的比重有多高呢?面值差得很大,差9%。你想銀行會賺多大的利潤?!

為什麼中國銀行界官員的收入都那麼高?普通一個職員年薪就可以有幾十萬,一個中層的經理就可以達到上百萬,或更多。

社會動盪

以上這些都是灰色收入的一些來源。其實歸根結底就是制度問題,還有一個政策導向的問題。它對中國社會產生了非常不利的影響。

資源壟斷和政府工作的不透明致使官商勾結,產生灰色收入;而灰色收入導致官員腐敗,商人惟利是圖。又由於對政府的監督制度無實權及政府對媒體的嚴格掌控令社會輿論監督失效使得目前的中國企業不公平競爭,財富不均衡分配。造成中國社會嚴重的兩極分化,人心動盪,社會不穩定。

從貧富差距來講,富的人越來越富。中國10%高收入的那些人,他們的人均收入一年達到18.8萬,比10%最低收入階層的人收入多20.9倍。

據王小魯的調查,目前中國的貧富差距拉的越來越大。光看城鎮的基尼指數(國際上用此指數以衡量貧富差距),都已經超過了0.5了。而0.4以上就不安全,就可以產生社會動蕩了。極端少數貧富差距大的國家才會有超過0.5。而這裡剛才講的0.5不是指的全國的基尼指數,只是城鎮的基尼指數。大家都知道城鄉的經濟差別更大,所以這個基尼指數應該更大。

西南財經大學中國家庭金融調查與研究中心(CHFS)根據住戶調查得出,2010年中國基尼係數為0.61,城鎮基尼係數為0.56,農村基尼係數為0.60。所以這個差距是很大的。貧富差距拉大,那麼社會就不安定。

道德淪喪

腐敗使得社會道德急劇下滑。

你看剛才講的這些,實際上中國的各個地方都是為了撈錢,一切向錢看。用權利換錢,用土地、國家資源來弄錢,只要是自己拿到錢,他們什麼事都幹。

為了錢,上到有法不依,執法不公;效貪不效廉。下致家庭不和,夫妻反目,老無所養,少缺所教;笑貧不笑娼。

具有5000年文明的禮儀之邦竟然出現光天化日之下有組織地盜賣人體器官而牟利的喪盡天良的罪行。

破壞國家資源

土地資源、礦產資源、能源等都是生產的要素。即可利用來提高地方GDP建立官場業績,又可將這些資源則換成金錢存入自己的賬戶。

在一切向錢看的拜金主義的社會裡,中國各級政府官員利用手中的權利,與開發商、投資商默契配合,各取所需造成資源的浪費。盲目開發造成土地和礦山、江河湖海等自然資源的毀滅性破壞,甚至直接影響到生態平衡,對空氣、水源、土地造成嚴重污染。

越來越嚴重的霧霾氣候,越來越少的耕地,越來越多的癌症村,越來越難防的有毒食品使得中國的這種「經濟起飛」影響到子孫萬代、每一個國民的身心健康。

山不再青,水不再綠,人雖知書然不達禮。中華民族的大好河山就要斷送在這幾十年中共政府的統治。

出路

怎樣徹底解決灰色收入造成的腐敗問題,其實根子上是在中國實行全面的改革。包括政治體系的改革。

政治體制的改革已經大大地滯後了。中共政府應該放棄獨裁專治,推行民主制度。要讓每一個公民都享有法律賦予他們的公民權利。取消共產黨對政府和企業的干預,並且要建立一個對政府進行有效監督的機制。

我覺得更重要的是實行選舉制。這個政府官員做得不好,就把他選下去。

而且要開放媒體自由,信息透明。這樣的話,媒體可以很快地揭露、監督那些不法的行為,起到社會監督作用。

再一個是在經濟上要打破壟斷,像銀行、石油、電力等等這些行業壟斷要打破。首先要對資源企業的國營企業增加資源稅。要加大資源稅。而且國營企業的利潤應該返回國庫,用於公共福利。所謂的國營企業應該是全民的,不能讓「一部分人」將所有的利潤都拿來私分,用來當獎金。

其次,有些國營企業應該變成社會的企業,實行私有化。這些企業的利潤應該通過競爭公平分配。

文章來源:簡天倫博客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