態勢超江、胡 習近平講話被詭異升級 釋危險信號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3年9月27日訊】(新唐人記者劉嵩綜合報導)近期,中共在輿論領域大開「殺戒」,眾多維權異議人士被相繼逮捕。據稱這場輿論鬥爭源自中共總書記習近平的「8.19」講話,但也有媒體對此提出質疑,認為「8.19」講話被詭異升級,輿論鉗制超過江、胡時代,充滿殺氣,放出危險的信號。

近期,由中共宣傳部聯合公安部、政法委,在思想輿論領域颳起一場血雨腥風,打擊對象遍布網路紅人、微博大V、知名爆料人、維權人士等。

最新消息顯示,揭貪記者劉虎的代理律師周澤9月25號透露,北京警方已向檢察機關提出審查批捕劉虎的請求;26日,新公民運動發起人之一王功權的代理律師陳有西也通過微博表示,王功權的刑事拘留期限已延長至30天。

據稱中共發起的這場輿論鬥爭源自中共總書記習近平的「8.19」講話,但也有媒體對此提出質疑。

「輿論鬥爭」釋危險信號 「8.19」講話存疑

26日,新加坡《聯合早報》刊登評論稱,有媒體甚至用「正面宣傳,輿論鬥爭」八字概括習的講話,這是危險信號,它的出現也存疑點。

8月19日至20日在北京召開的全國宣傳思想工作會議,被視為新一屆中共政府意識形態風向標。習近平在會議發言中強調了兩點,一是經濟建設是中共的中心工作,一百年不會變;二是意識形態工作是中共一項極端重要的工作。對於第二點,習近平的講話強調,有關部門「必須守土有責、守土負責、守土盡責」。

習近平的講話,8月20日晚由新華社首發。《聯合早報》報導稱,中共對領導人講話的報導,有極嚴格的審定程序。報導「8.19」講話的電訊,決非新華社自己可以簽發,而只能由分管宣傳的政治局委員乃至更高領導拍板。

文章稱習近平講話似較溫和,這和後來的殺氣騰騰調子不同。最大的區別是沒有「輿論鬥爭」一語。習近平講話發表后,8月21日至9月1日,人民日報接連發表8篇評論員文章,規格極高,然而8篇文章均未使用「輿論鬥爭」的提法。文章作者認為,這樣的「解讀」是不可能隨意擬定的。

輿論鬥爭首見於8月22日版的《解放軍報》,解放軍總政治部就發出學習貫徹「8.19」講話的通知,稱習近平總書記闡述了一系列重大問題,其中包括「正面宣傳和輿論鬥爭」,隨後,《中國青年報》在傳達習近平講話時,也提出「一手抓思想引導,一手抓輿論鬥爭」。

8月24日環球時報刊出評論《輿論鬥爭,不能迴避只能迎接的挑戰》。似暗指有人迴避「輿論鬥爭」。

8月30日,人民日報發表署名「人民日報編委會」的學習「8.19」講話文章《鞏固壯大主流思想輿論的科學指南》,提出「有效引導輿論、積極開展輿論鬥爭」。此後,此類長文在《人民日報上》紛沓而至。

與此同時,中共官員也紛紛表態,「8.19」后的一個月內,包括各省(自治區)的書記,或公開講話,或主持會議,表態支持。

「輿論鬥爭」被熱炒 中共加速倒車

文章表示,從最初迴避「輿論鬥爭」,到「輿論鬥爭」殺到前台,再到軍方「亮劍」,控制輿論的高壓態勢已十分清楚。經搜索發現,「輿論鬥爭」、「意識形態鬥爭」等詞在這一個月中共媒體的使用量接近中共18大后至「8.19」之前8個多月的總量。

文章指出,比照江、胡時代,那時至少有包裝,顧及國際觀瞻,稱之為「輿論導向」和「輿論引導」,未輕言「鬥爭」,目前的高壓態勢,超過江、胡時期,有使中國政治重蹈毛時代覆轍的危險。

輿論鉗制的升級,表明中共已將「鬥爭」的矛頭對準國內知識界和普通網民。

「8.19」講話打毛左 習近平「左傾」屬偽造?

習近平這篇講話的完整版直至目前還沒有出現,但著名經濟學家何清漣注意到公開的講話段落有不少是鄧小平「語錄」,何清漣在文章《被左右兩方曲解的習近平「8.19講話」》中表示,這篇講話的主題其實是打擊毛左回歸毛路線的火熱願望。

文章稱,對這點黨內專家們看得更清楚,8月20日《人民論壇》發表紅旗出版社原副主編黃葦町「執政黨建設仍需『去蘇聯特色』」,特意挑出「習近平上任后的頭一件事,就是到深圳重走小平同志南巡路,也是要向國內外宣告,中國的改革開放進程不可逆轉」,意思是不能走毛式道路。

被外界視為中南海智囊人物的也曾對香港《明報》表示,習的左傾是反對他的人偽造的。

吳稼祥表示,中共十八大以後,習近平過於鋒芒畢露,動作過猛,用力過猛,引起反彈。這是習近平突然轉向左傾的主要原因。他分析稱,習近平的父親習仲勛曾是趙紫陽的人,也是曾是在處理胡耀邦的問題上唯一表示反對的人,按照中國父子相承的關係,父子情深,習近平不可能站到保守派一邊。

吳稼祥稱,從中共體制內規則來看,選擇你是選擇你的父親,而不是選擇你,這是一個政治勢力、政治派系,背叛自己的父親就等於背叛整個派系,這無異於自殺。所以,習近平的左傾表現,應該是在打太極,找體制內的政治平衡。

《華爾街日報》今年早期的評論指出,習近平在維持改革和保守派左右平衡的過程中將發現,他真正的敵人不是那些呼籲更大開放和自由的人,而是他的同事小圈子。

海外評論稱,中共本身它不可能徹底的煥發出活力和新生,不論習近平是真左還是假左,如果中共不進行徹底的政治體制改革,放棄保黨的幻想,那麼就無法解決中共倒臺的根本問題,只是時間長短不同而已。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