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領導洗內褲的「豬腦子」咋成了「高鐵一姐」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3年9月27日訊】涉原中共鐵道部長劉志軍貪富案的丁書苗,日前在北京受審,丁書苗以往一些醜聞,又被翻了出來,網民「喬志峰」在媒體的報導中發現兩個細節,撰文如下:

近日,原鐵道部長劉志軍的「黃金搭檔」丁書苗因涉嫌受賄罪和非法經營罪在北京市二中院受審。帶病受審的她當庭認罪,希望獲得輕判。這個案子影響巨大,廣為人知。而媒體披露的兩個細節,更是耐人尋味。

其一,丁書苗靠給領導洗內褲起家。據媒體報導,丁書苗的第一桶金來自於鐵路運輸。當年,為了在山西老家獲得鐵路車皮,沒有人脈的丁書苗直接到鐵路部門找關係,但人家看她是農村來的都不搭理。但丁書苗不死心,蹲在領導宿舍門口,不關門時,她就進去,把領導的襪子、床單、內褲、襯衫、外衣拿出去洗,能洗的全都洗乾淨。最終,她把領導感動了,獲得了車皮。之後,丁書苗一步步結識鐵路系統更高級別的人,不認識領導,她就找領導的保姆或司機、秘書,最後總能找到領導。最終,丁書苗經人引薦,結識了劉志軍。

其二,丁書苗曾被劉志軍罵「豬腦子」。2010年,劉志軍對丁書苗說,鐵道部主辦的第七屆世界高鐵大會要召開,要讓她的廣告公司協調進來參与廣告業務。「我問劉志軍,簽這些合同掙不掙錢?劉志軍當時很生氣,說我是豬腦子。」她看劉志軍很生氣,就沒敢再問。之後她按照劉志軍的吩咐,和張曙光對接。最終,張曙光按照劉志軍的指令擴大了高鐵大會贊助企業的範圍、提高贊助資金數額,將贊助資金1.25億元轉入了高鐵傳媒廣告有限公司。直到現在,丁書苗說,她自己都不知道這事是怎麼辦的,只知道錢確實到了公司賬上。

丁書苗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據她的員工介紹,丁書苗給他們的感覺就是大老粗,穿一身正裝,腳下卻是旅遊鞋;在某些領導眼裡,她就是個低三下四洗內褲洗襪子的農村婦女;在劉志軍看來,她就是個「豬腦子」,大把的錢擺在面前都不知道如何去撿;但在絕大多數人的心目中,丁書苗卻是一個成功的商人、女強人,擁有「高鐵一姐」的尊崇身份……她就是一個有時代特色的「多面體」。面對千面丁書苗,恐怕連最好的漫畫家都難以勾勒出其形象之萬一。

給領導洗內褲竟成了發家致富的起點,堪稱是一個傳奇。這個傳奇暴露出一個公開的秘密——誰能討得官員的歡心,誰就能獲得由權力掌管的稀缺資源,誰就能風生水起、干出一番「事業」。權力如此多嬌、領導如此「可愛」,豈不引無數覬覦者競折腰,為攀龍附鳳和依附權力而無所不用其極。古有鄧通為漢文帝吸膿,今有農婦為領導洗內褲,也算是一脈相承、各有千秋吧。

  有趣的是,省部級大員劉志軍對「豬腦子」丁書苗呵護有加,不光有求必應,還多次對其進行指導,說高鐵項目很多,讓她可以找有一級施工資質的央企合作。當丁書苗第一次拿著鄭鵬寫有投標企業和標段等信息的條子找劉志軍,劉志軍問她是什麼意思,她還答不上來。後來鄭鵬告訴丁書苗是「中標」,她才又去告訴劉志軍「是中標」。劉志軍之後告訴丁書苗,以後就可以用這種方式給他遞條子。此外,因鄭鵬老是少給中介費,丁書苗對劉志軍說過後,劉志軍說:「這樣不行,該給多少就是多少。」很顯然,劉志軍才是真正的老闆和操盤者,丁書苗只是他的一個代言人、馬前卒。其實,現如今不少領導跟前都有那麼幾個紅人,走哪兒帶哪兒。有的是副職,有的是秘書,有的是司機,有的乾脆就是社會閑雜人等。領導可不是白養他們的——領導不方便說的話,他們說;領導不方便辦的事,他們辦;領導不方便撈的錢,他們撈。今後再遇到工作調動時非要「帶幾個人過去」的領導,是否該提高警惕、好好查一查呢?

給領導洗內褲的「豬腦子」,最終混出了「高鐵一姐」的江湖地位。公訴人當庭指出,通過劉志軍濫用職權的行為,丁書苗獲取鐵路運輸貨物計劃獲利4.1億元,獲取動車組輪對項目公司股權獲利2.11億元,干預招投標讓23家企業中標獲利20餘億元,通過世界高鐵大會的企業贊助資金獲利1.25億元。丁書苗的發家史,再次深刻地印證了「權力導致腐敗,絕對的權力導致絕對的腐敗」這一政治原理的科學性。如果不能真正建立起「把權力關進籠子」的制度,丁書苗的傳奇經歷在成為反面教材的同時,還可能成為某些人學習效仿的「勵志故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