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禁聞 】9月26日完整版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3年09月27日訊】【中國禁聞 】9月26日完整版

提要
習近平立威 河北高官「自抽嘴巴」
夏俊峰「死也不服」 「死刑」逼近專政
扯中石油窩案 明星電纜高層頻出事

瀋陽小販突被處死 被指圖謀器官

瀋陽小販夏俊峰被執行死刑的消息,在大陸網路上除了抗議之聲繼續高漲,同時,一些人開始質疑,夏俊峰突遭死刑,甚至不讓家屬見全屍,是否與器官移植有關。

網名「蔣方-舟子」的網友說:「是不是夏俊峰的配型和甚麼老幹部配上了?為了器官,必須死?」

擁有大量粉絲的微博帳戶「染香姐姐」也質疑說,為甚麼夏俊峰只有一捧骨灰還給家屬?他並非無人認領屍體,為何也只交還骨灰?執法機關甚麼時候有屍體處置權?器官到底可以賣多少錢?不會301有領導躺在床上等著配型成功的器官,所以才急吼吼的殺人吧?

中國時事評論員橫河則在推特提醒說,有條件的人可以查一下,瀋陽有資質的移植醫院,25號有沒有做大器官移植手術、以及手術開始的時間、器官來源、捐獻者簽字等等。

2、北京提前清場 驅趕外地訪民

北京當局從本週開始在全市展開大規模清查外地訪民行動,北京南站和訪民集中的民居、旅館是清查重點,據說,清場行動將持續到一個多月後的中共十八屆三中全會。

據《民生觀察》網站報導,9月25號,北京右安門萬方橋一帶大舉清理訪民,十多人戴著治安巡邏袖標,開著車輛,見到訪民就往車上趕,包括流浪的、拾荒的、打地鋪的,無一倖免。

3、廣西玉林村民護地遭鎮壓

9月25號,廣西玉林市陸川縣爆發警民衝突,數百請願村民,遭到當局暴力鎮壓,多人被打傷,二十多人被抓捕。

據《中國茉莉花革命》網站報導,村民因不滿當地官員私下將一家針織廠的地賣給發展商牟利,村民要求賠償又被官員拒絕,於是堵塞工廠大門抗議,當地政府派出五百多警察,攜帶警犬,暴力驅逐。

當天,數百村民又到縣政府請願,也同樣遭到鎮壓。

編輯/周玉林

習近平立威 河北高官「自抽嘴巴」

中共總書記習近平近日用了四個半天的時間,出席了河北省委的所謂「民主生活會」,並要求省委書記周本順等人面對媒體鏡頭開展「相互批評」與「自我批評」,官員們互相揭發和「自抽嘴巴」的窘態被網絡廣傳,在民間引為笑談。

大陸媒體報導說,9月23號至25號,在河北省委整風專題「民主生活會」上,習近平呼籲當地官員大膽使用批評和自我批評解決中共黨內矛盾。

23號上午,習近平一到河北,就聽取了中共督導組關於河北省委的匯報,並分別和省委書記周本順、省長張慶偉談話,希望他們帶頭開展批評和自我批評。

25號,中共喉舌《央視臺》的畫面中,周本順、張慶偉、紀委書記臧勝業、秦皇島市委書記田向利等人,面對鏡頭進行了自我檢討和互相揭發。

周本順:「我是覺得田向利同志有急於求成,急於證明自己,急於讓領導認可這樣一種表現。」

臧勝業:「我給慶偉同志提的意見主要是對聽匯報不是太耐心,不太耐煩,這樣對幹部不夠尊重,對不同的意見不能完全採納。」

旅美原大陸史學家劉因全指出,中共官員的問題是中共獨裁專製造成的,所謂的整黨整風只是作表面文章,解決不了實質問題。

旅美原大陸史學家劉因全:「我們看到這些幹部,即使在這樣的所謂政面前還是在敷衍,他們還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敷衍塞責,小罵大幫忙,沒有揭露甚麼很實際性的問題。」

美國中文雜誌《中國事務》總編輯伍凡表示,共產黨篡權幾十年來沒人監督它,《央視》播出河北官員自我檢討的畫面,實際是作秀。

美國中文雜誌《中國事務》總編輯伍凡:「共產黨為甚麼爛?並不是作風爛,作風是一個表象,根本的爛是從道德、思想觀念,欺侮老百姓,吃的喝的用的都用老百姓,制度不是民選的。」

海外《大紀元》報導說,周本順出任政法委等職務近10年,是前中央政法委書記周永康的鐵桿。習近平上臺後,政法委江派人馬遭清洗,周本順被空降河北主政,外界認為習近平這次舉動有深意。

北京時政觀察人士華頗:「習近平上臺要進行整黨整風,說白了還是要樹立自己的權威,就是讓他們這些人首先聽話,讓他們自己站出來自己批判自己,自己批判自己對於一般人來說是很難堪的事情,但是習近平就是通過這樣方法在他們面前樹立權威。」

華頗認為,習近平把河北當作自己立威的一個點兒,讓河北帶頭給各地官員做出榜樣。

伍凡:「共產黨如果這個制度不改變,還是輕描淡寫的自我批評一下,共產黨照樣是屠殺老百姓,屠殺法輪功修煉者,把大V關起來,把所有的網路控制起來,甚至把大老虎打掉一個再換一個,上面後來的還是成老虎。」

習近平上台後已經三下河北。去年12月30號,他到訪河北阜平縣一個貧困小山村;7月11號至12號,再次到河北調研時承認,中共面臨的挑戰和問題依然嚴峻複雜,「趕考」遠未結束。」

採訪編輯/李韻 後製/君卓

超生罰款知多少 社會撫養費成糊塗賬

中共實施計劃生育政策衍生出的「社會撫養費」,在中國大陸早年被稱為「超生罰款」。近來,民眾要求公開社會撫養費黑洞的呼聲越來越高。日前,中共國家審計署公布,9個省違規撥付的社會撫養費,總金額約達16.27億元,不過外界普遍質疑裡面的水分。中共徵收的「社會撫養費」裡到底有甚麼糊塗賬,我們來看一看。

中共統計局9月18號公布了重慶、雲南、甘肅等9個省(市)共45個縣,2009年至2012年5月的審計調查結果。初步統計,45縣違規撥付的社會撫養費總金額大約是16.27億元。

審計結果發現,計劃外生育人口底數不清,少報、漏報問題嚴重;計劃生育罰款,徵收標準不統一,自由裁量權偏大;違規下達徵收任務,擅自挪用相關資金的等諸多問題。

浙江律師吳有水:「賬面以外的東西他是沒有辦法查到的,審計他是沒辦法審計的,它審計是針對憑證、帳目、賬面來進行審計的,如果沒入賬的,憑證也沒有,賬面也沒有,上面來審計,拿出來的都是外帳,所謂的外帳就是給別人看,內帳是自己掌握的。」

7月11號,浙江吳有水律師向大陸31個省(市、區)寄出快遞,申請公開2012年度社會撫養費收支及審計情況。8月末,吳有水僅僅收到來自17個省(自治區、直轄市)公開的2012年度社會撫養費徵收總額,合計超過165億元。在31個省(自治區、直轄市)中,沒有任何一個省份的計生或財政部門,依據吳有水的申請,公開社會撫養費的預算情況或用途。

浙江律師吳有水:「它肯定要作假,它不作假,它的帳抹不平的,因為它計劃生育部門有兩個指標,一個是社會撫養費徵收是上、下指標的,今年你要徵收多少錢,為了完成或超額完成這個任務,它必然要儘放縱人家去超計劃外生育,同時它又接受另外一個同樣硬性的任務,人口增長不能超過多少多少,為了了解決這個問題,它只有作假,兩方面都作假。」

繼吳有水之後,9月1號,中國14名女律師向國家審計署申請公開社會撫養費審計情況。《中國青年報》的報導直接批評,社會撫養費到今天為止還是一筆糊塗賬。

長期研究計劃生育的獨立學者何亞福曾向《投資者報》表示,從1980年到現在,如果平均每個超生人口,徵收的超生罰款為一萬元, 1.5億至2億超生人口的罰款總額應該是1.5萬億至2萬億元。

學者楊支柱估算,根據9省市超生罰款的平均數,中國31個省每年徵收的數額高達279億元。楊支柱曾經是中國青年政治學院法律系副教授,2010年因超生遭解聘。北京市海淀區計生委向他徵收24萬「社會撫養費」,遭到拒交。此後,法院在扣押銀行卡兩個月之後,採取強制措施劃走了卡內的相應額度的錢款。

BWCHINESE中文網專欄作家蔡慎坤:「實際沒辦法統計,每年至少幾百個億,就被他們不知不覺的揮霍掉了,不知道用到哪兒去了,吃了、喝了、玩了、貪了吧。」

2013年8月3號,大陸《經濟觀察報》在《一個百強縣的財政「斂財術」》 這篇文章裡披露,河南省駐馬店西平縣所有的行政單位,有超生子女的職工,每人要再次繳納高達數萬元的社會撫養費,徵收總額達5億元。

西平縣的王茹萍,在丈夫收到需要再次徵收4萬元社會撫養費的通知後,當天晚上,她用一根繩子在剛蓋好的新房房樑上結束了生命。年僅33歲的王茹萍生育了一兒一女。

採訪編輯/劉惠 後製/施怡君

夏俊峰「死也不服」 「死刑」逼近專政

9月25號,誤殺城管的大陸瀋陽小販夏俊峰被執行死刑。儘管大量網友和律師向當局疾呼「刀下留人」,相持了四年之久也沒有挽回夏俊峰的生命。夏俊峰的妻子張晶在接受本臺記者採訪時透露,夏俊峰到死都沒有認罪,拒絕在死亡書上簽字,並對妻子說,只要家裏有一個人活著,都要上訴,自己死了也不服。

25號早上8點多,在被執行死刑前,夏俊峰與妻子張晶等六名家屬得以最後會見。快到永別時,張晶將手伸過鐵欄杆撫摸丈夫的臉,又把丈夫的手拉過來摸自己的臉。

下午,張晶接到瀋陽中院電話,聲稱夏俊峰已經被執行死刑並火化,讓她26號上午九點到殯儀館領取骨灰。

夏俊峰的妻子張晶:「我現在一直我都特別的亂,以前他還在,我就覺得還奔著希望,還有希望,然後這個法律還會完善。現在我一下子就絕望了,因為一下子就把我打垮了,我對這個制度有點絕望了,原來我覺得那麼多律師在努力這麼多博友在努力,國家會慢慢好的,還特別有信心,現在我都不敢說了,我不知道以後會是甚麼樣的。」

兒子夏健強也已經知道了父親已經離開自己和母親了。

張晶:「因為孩子看到他們這些警方的人來到我們家,看到奶奶在哭,在給他們磕頭,孩子嚇壞了,上學的路上,她小姨送他一直在哭。」

一直關注夏俊峰案子的北京維權人士胡佳披露,在庭審的時候,當局不讓證人出庭。夏俊峰在臨死之前,跟家人會面的時候,首次告訴家人自己被刑訊逼供。

胡佳:「那些警察弄好了口供,讓他來簽字的,如果不簽字就打,這不是刑訊逼供是甚麼,這不是錯案是甚麼呀,從中央這邊要震懾維穩,從地方上要免除責任,如果不殺夏俊峰,有很多在這個案件中的責任人,他們都夜不能寐。」

回頭看看夏俊峰在誤殺城管前幾年的人生。單位倒閉,被迫下崗後,為了維持生活,個子矮小的夏俊峰和妻子做過各種體力活,勉強養家餬口。從小就有繪畫天賦的夏健強,因為家裏貧困,沒錢去北京參加繪畫比賽。一直到2008年,為了兒子想多掙點錢,他們夫妻決定去賣炸串。

從此以後,夫妻倆起早貪黑幹活。雖然辛苦,但是,兒子去北京比賽的錢快要籌夠了。

然而,2009年5月16號,改變了這一家三口的命運。這一天,在瀋陽市沉河區擺攤的夏俊峰夫妻,與市城管局沉河分局的城管人員發生衝突。在衝突中,2名城管隊員死亡,1人重傷。

同年11月,瀋陽市中級法院一審判決夏俊峰故意殺人罪,處以死刑。2011年5月9號,遼寧省高級法院終審維持一審原判。

夏俊峰案在大陸引發巨大反響,他到底是「故意殺人」還是「正當防衛」,律師界和公眾輿論掀起巨大的質疑浪潮。

北京維權人士胡佳:「夏俊峰那樣一個人,你去奪他的財產的時候,他都沒有那樣去用暴力反抗,你把他帶到辦公室裡,他突然反抗了,那是一個中國最底層的普通老百姓,他怎麼才能會有這些行為。」

夏俊峰被二審判處死刑的消息,再度引發了輿論對司法不公的強烈譴責,而《夏健強的畫》也被網友在網路上熱傳。

今年7月,《夏健強的畫》被吉林美術出版社出版。母親張晶在給兒子的畫寫序時說,「我希望這本畫冊能成為孩子的避風港,保護他正常成長,多看到生活中積極、美好的一面。」

網友表示,看到畫很難過,每次都想流淚,都會覺得心痛。

如今,夏俊峰的生命就這樣結束了,但是,夏俊峰案給人帶來的反思,讓更多人清醒了。

大陸律師滕彪在推特上說,「司法殺人,再添血債。殺害夏俊峰的劊子手,請讀讀紐倫堡審判。」他向《德國之聲》表示,中共相信死刑能威懾民眾,專制政權需要死刑陪伴。

採訪編輯/常春 後製/李勇

扯中石油窩案 明星電纜高層頻出事

在「中石油窩案」爆發前後,做為中石油最大的供應廠商明星電纜,公司內部多位高層相繼出事。23號又傳出該公司副總經理何玉英墜樓身亡的消息。此次何玉英墜亡,使媒體目光再次轉向不斷髮酵的中石油窩案。有媒體指出,習近平希望通過處理中石油腐敗窩案,顯示自己控制政權的能力。

與中石油關係密切的四川明星電纜公司副總經理何玉英,23號深夜11點在成都武侯區火南街道轄區墮樓身亡,目前當地警方尚未公布調查結果。明星電纜也發佈了何玉英去世的公告,但沒有提到她去世的原因。

1968年出生的何玉英大專學歷,曾任明星電纜成都分公司總經理等職,擔任公司副總經理期間,分管市場銷售工作。

時事評論員邢天行:「在一個公司裡邊,很多具體過手的東西其實都在銷售部門,所以我覺得何玉英她實際上如果從涉嫌犯罪這個角度上來講,那麼實際上她是一個很重要很關鍵的人證,可是現在這個人證突然間墜樓身亡了,所以應該說毫無疑義,就是明星電纜捲入中石油窩案裡面。」

資料顯示,中石油是明星電纜最大的銷售客戶之一,今年上半年中石油給明星電纜的銷售收入就高達1.85億元,幾乎是中石油網絡採購最大的供應商,媒體甚至將明星電纜稱作中石油的「寄生公司」。

隨著中石油近來接連爆發高層主管涉貪案,明星電纜董事長李廣元、前總經理瀋盧東及財務總監楊萍也相繼「失去聯繫」。何玉英的墜樓身亡,給明星電纜再次蒙上陰影,外界目光再次聚焦中石油。

《紐約時報》表示,中石油腐敗案是測試習近平整黨決心。研究中國腐敗問題的香港科技大學教授丁學良則認為,「現在發生的事情可以說是敲山震虎,也是習近平在鞏固自己對體制內重要部門的控制。」

丁學良分析,習近平希望利用這些事情來警告周永康,正在收集你的人馬的腐敗證據,如果不收斂,牽涉的人更多。

時事評論員藍述:「像江系、像周永康這些人,已經下了臺的高官,他仍然在現任的體制內留下大批的人馬,那這些人馬就成為絆腳石了,這就是這一系列的反腐真正的真相。如果不敢抓週永康的話,那所有大大小小的腐敗官員,他們就一個最強烈的信號,就是你會不會出事,不在於你腐不腐敗,而是在於你跟著誰腐敗。」

研究中國政治的新加坡國立大學(National University of Singapore)東亞研究所所長鄭永年說,習近平必須做點甚麼來顯示他能控制這些利益集團,表明他們不是獨立的王國。不然的話,沒有人會聽他的。

8月下旬以來,大陸中石油集團王永春、李華林、冉新權和王道富4名高層主管因嚴重違紀遭到調查和免職。出身中石油的中共國資委主任蔣潔敏也因違紀落馬。外界盛傳,繼前重慶市委書記之後,前中央政治局常委周永康是習近平政權要打的下一個「大老虎」。周永康被公認為「石油幫」的老大。

採訪/朱智善 編輯/黃億美 後製/鍾元

溫州房價大跌 業主被迫斷供

來自大陸的消息說,浙江省溫州市房價近兩年來持續下跌,甚至部分樓盤出現超過50%的跌幅,不少業主因此被迫斷供,棄房逃生。經溫州市銀監局證實,「斷供房」和「棄房」現象確實存在。當地市民也表示,溫州棄房現象已經非常嚴重。專家認為,溫州「斷供房」現象是大陸各地樓市危機的先兆,一旦大面積爆發,將導致大陸房產泡沫破裂甚至引發全面金融危機。

近期,業界瘋傳浙江溫州因樓價暴跌而出現房屋斷供被棄。大陸多家媒體紛紛報導。今年8月以來,溫州市場被爆出的斷供商品房已經達到15000套。對此,溫州市銀監局表示,實際總數只有595套,風險是總體可控的。但這個說法遭到了溫州市民的反駁。

浙江省溫州市居民陳宗瑤:「溫州房價一直在下跌,就是房子沒人要,溫州扔給銀行的房子最少是一萬套以上,不會少於這個數字,不可能只有500套的。但是政府還在操作,開發商還在操作、還在宣傳,意思說房價還很好、房市很好,其實呢,很不樂觀,房子根本就沒人要。」

斷供,是指個人或企業向銀行申請貸款買房後,因各種原因無法按期償還貸款而停止供應貸款樓的現象。分析認為,溫州持續暴跌的房價使得溫州人高價貸款購買的房子,現在全部成為了負資產,他們所欠銀行的購房貸款金額,遠遠超過了房子目前能賣出的市場價,因此很多人被迫選擇了斷供和棄房。

陳宗瑤:「這些房主,房子就不要了,就交給銀行了,意思說,如果我現在把房貸付了,我還不夠買這些房子,那大不了還是不要了,把以前的這些款項付了,就算了,寧可賠以前的房子。」

中國指數研究院在溫州抽樣的樣本顯示,2012年僅1月到8月期間,溫州平均樓價就從每平方米2萬元跌到1萬5千元,跌幅達到了25.9%。甚至部分樓盤的價格下跌50%,慘遭「腰斬」。

面對下跌的房價和大量無人問津的「斷供房」,溫州政府選擇了放棄限購政策,允許當地居民購買兩套房屋,這一舉動被業界認為是與中國的房價調控政策背道而馳,但實施了一個多月,至今仍然沒有被叫停,顯然已經得到了中央的默許。

陳宗瑤:「政府可能不願意把它跌下去,因為跌下去以後可能對各方面有些動盪,開發商現在和政府只能把房價挺住,因為中國政府現在它們的GDP也就是靠房地產或者是征地啊、強征或強拆,所以它必須把房地產給撐住。」

然而,溫州政府對限購令的「鬆綁」並沒有得到預期的效果,溫州房價下跌依舊。雖然中共國家統計局強調,溫州是大陸70個大中城市裡面,唯一一個房價下跌的城市,但專家認為這種說法並不符實。

金融分析師任中道:「因為大陸的學者也好,還有海外的媒體也說了,二、三線城市空城、鬼城已經遍地了,上百個城市都是這種狀態,從衛星的圖片上來看,從大陸媒體實例報導上來看,它不是一個獨有現象,是一個普遍現象。這只是一個先兆,一個苗頭,陸續還會有這樣的事情會發生。」

另據中共喉舌央視《經濟半小時》報導,深圳近兩年也出現了同樣的斷供潮。

陳宗瑤:「全國各地其實很多地方已經發生了,包括我有些親戚朋友,在外面買了房子搞投資的,現在想拋出去都沒人要,不管賠多少它都沒人要。現在整個房市已經影響全國了,不可能只有溫州。」

目前,專家紛紛預測,房價下跌以及斷供潮將有可能逐漸席捲全國,引發金融風暴。萬科董事長王石9月份連續三次通過微博警告百姓警惕房地產泡沫,可見大陸房地產現狀真的已經到了非常危險的程度。

採訪編輯/張天宇 後製/陳建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