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密囚禁在秦城監獄女人們的「特殊待遇」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3年9月27日訊】(新唐人記者李劍綜合報導)近日,前中共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一審被判無期徒刑,輿論紛紛預測薄熙來將被送進中共高層「特供」的秦城監獄,過著舒適的、酒店式的生活。不過,在文革中關押在那裡的女囚形容當時她們在那裡受到了真正人間地獄的待遇。

秦城監獄位於北京市昌平區小湯山附近,由中共公安部管轄,而非大陸體制規定的司法部,建於1958年,專門關押大陸高官及政治犯,也是中國唯一的「豪華」監獄。

按照中共自文革后的政治慣例,省軍級以上的領導幹部在違反黨紀國法后,如果需要隔離審查或者服刑的,一般都安排在秦城監獄。

《新京報》最近報導說,秦城裡的幹部囚徒每天14點到21點都可以看電視,每周單獨放風多達6次。報導說,這些下馬官員可以不穿黑色的統一囚服,改穿家人提供的衣服。

像薄熙來這個級別的囚犯飲食也高人一等,他們早餐可以喝牛奶,午、晚餐兩菜一湯另加飯後蘋果一個,有時候還調來北京飯店的廚師給他們做飯。

前上海市委書記陳良宇在2008年被判入獄。香港媒體稱,獄中的陳良宇穿著西裝,每天打太極拳。

秦城監獄普通囚徒享受不到舒適

《BBC》報導說,秦城的普通囚徒卻享受不到這種舒適的生活。

天安門民運領袖王丹在1989年的鎮壓以後被關押在秦城達19個月,他在回憶錄中形容這座監獄的氣氛是「陰森而壓抑」。

王丹說,「當時的伙食很差,一天三頓都是玉米面窩頭」,伴以一點黃瓜、土豆和茄子,沒有肉吃,青菜也沒有油,有時候分量也不夠。

獄警想方設法阻止他與獄中的其他學運領袖接觸,連看一眼都不可以。但是王丹還是與他們有過簡短的互動。

曾任北京市公安局局長的馮基平當年主持修建秦城監獄。多年後,他自己被打成共產黨的「叛徒」,給投進了秦城。他曾經說:「我要是知道我建的這座監獄是關押我自己的話、我一定會把它建得更好一些。」

嚴慰冰回憶那是真正的人間地獄

大陸作家木木在《秦城監獄中的女人們》一文披露了文革期間,陸定一夫人嚴慰冰、周恩來養女孫維世等女囚在秦城監獄中鮮為人知的經歷。

嚴慰冰因寫匿名信辱罵林彪的夫人葉群,於1966年4月28日關進北京市看守所,是文革期間第一個身陷囹圄的女政治犯。

林彪葉群不時查問審訊進展情況,看守所派了六個女警官、六個男警官監管嚴慰冰一人。1967年2月11日清晨,嚴慰冰被押往秦城。嚴慰冰回說憶:「車進監獄,換穿黑色囚衣。」

「住的是單身囚室。一進囚室,那巨大的鐵柵欄自動鎖上了。一個胖看守對我說:『你!這死囚!硬不低頭伏罪。如今,先要把你的威風打掉!這叫先整態度。』他隨即用手銬鎖住我的雙手,一面嘮叨著:『這叫自動銬。老老實實沾光些,若是亂動、亂折騰,便越咬越緊。』又說:『你不知道年月日吧?可以告訴你:今天是 1967年2月11日。』還說:『從今起沒有你的姓和名,6707是你的姓名……只許你規規矩矩!不許你亂說亂動!』」

「監獄領導下命令說:『你!案情嚴重,態度惡劣!不配享受政治待遇!規定:(一)不準曬太陽;(二)不準洗澡;(三)不準閱讀書報!……』」

嚴慰冰回憶:「那是真正的人間地獄。每天夜晚,半夜三更的時候,汽車叭叭地響起來,那是又一批犯人被送了進來,犯人進來的時候臉上矇著黑布,被牽著分到各個牢間。我在99號,這是一個6平方米的斗室,水泥地潮濕冰涼,床離地只有七寸高,用不了多長時間就會得關節炎和風濕病。

看守帶著衛兵不論白天黑夜可以隨便打開囚室門,用棍子猛打我;或者在三九寒天要我光著腳板在水泥地上罰站,一站就是一個上午,下肢抽筋、發麻……」

孫維世在秦城監獄被打死

就在秦城監獄,嚴慰冰巧遇好友孫維世,孫維世是周恩來的養女、著名的藝術家,她深知江青在上海的底細,延安時期孫維世與江青同台演出話劇《血祭上海》,才氣過人的孫維世大壓江青的風頭。

作家黑雁南在《十年動亂》一書中說,江青曾親口講過:「青年藝術劇院的孫維世,在延安,她憑著當時的姿色,奪走了我熱戀的一個才子。」1968年3月1日,孫維世被莫名送進了秦城監獄。

有一天,監獄發給她們的「飯」是長了白毛、發了霉的窩窩頭,「菜」是一勺子看不見菜葉子的湯,泥沙倒有一半之多。嚴慰冰住的100號囚室隔壁有人大聲叫喊著:「這不是人吃的,這是喂狗的,給你們,拿去喂狗吧!」隨著喊聲,一個窩窩頭從她的窗口飛了出來。一聽這說話聲,嚴慰冰知道是好友孫維世。

孫維世這一鬧,大禍馬上從天而降──立即被拖出去毒打。從此嚴慰冰再沒聽到孫維世的聲音,孫維世是轉移走了,還是死了?她不知。

100號囚室是隔離間,是牢中牢,安有兩道鐵門,一道是大鐵門,有兩三寸厚,門一關上就「哐當」地一響,在空洞的房間里久久回蕩,陰森恐怖。第二道鐵門是鐵柵欄門,自動鎖,關起來嘩嘩作響,沒有鑰匙誰也別想把門打開。

這屋裡連床也沒有,人只能睡在地上,水泥的馬桶上沒有水管的開關,裏面都是大小便:洋灰牆上印著斑斑點點的黑色血跡。

嚴慰冰一看這景象,不敢再往下想。後來才知道,那一次孫維世的確是被打死了。

1978年12月,在獄中熬了十多年而不死的嚴慰冰終於獲釋,告別了被她稱作是「人間地獄」的秦城監獄。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