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德邦:中國近來反憲政與禁言運動淺析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3年9月28日訊】今年三月以來,中國大陸發生的反憲政、打壓公民運動與網路整肅,澆滅了民間一度燃起的對權力集團新領導將帶來民族新生的熱望,顛覆了中國傳統千百年來統治集團新王上臺為聚合人心而採取寬鬆政策以安民生息之明君常規,加劇了官民業已激化的矛盾,進一步撕裂了民間與官府原本脆弱的維繫紐帶,使整個中國社會危機急劇加深,和平轉型的希望更趨渺茫。

究竟是什麼原因導致出現如此違背民意、倒轉歷史、損毀新權力者自身形象的吊詭現象?其中詳情目前尚難為世人知曉,唯有交給未來歷史拆解。不過從已經呈現於世的各種言說、檔,可以看到事情發展的軌跡。這明顯裸露的變化軌跡,為我們測中南海密謀政治之深奧提供著蠡器。

從目前我們可以掌握的公開的材料來看,若以2012年11月中共十八大權力正式交接儀式開始,至今過去了10個月,而若以2013年3月人大與政協兩會標誌新老權力交接程式完成算起,至今正好過去了半年。而這10個月中前4個月與後6個月具有極其明顯的執政理念變化與政策拐向。大概而論,前4個月是點燃希望,聚合民心,結成共識的,而後6個月則是撲滅希望,割裂社會,離散官民互信,斬斷政民互動的。

我們先來看看十八大到今年兩會這段時間,中共新領導點燃民族希望之火的言說。2012年12月4日 ,在首都各界隆重紀念現行憲法公佈施行三十周年集會上,中共新當選的總書記習近平先生在大會上發表講話時指出:「依法治國是黨領導人民的基本方略,法治是治國理政的基本方式,憲法是治國安邦的總章程」,「依法治國,首先是依憲治國。依法執政,首先是依憲執政」,「而保障公民享有權利和履行義務,是憲法的核心內容。憲法不僅是公民必須遵循的行為規範,而且是保護公民權益的有力武器」,「要使憲法深入人心,走入人民群眾,成為人民的自覺行動」。這種對憲法的強調與尊重可以說達到了中共歷屆領導言說的新高度,反映了現代文明世界以憲治國的通則。尤其明確提出「依法執政,首先是依憲執政」的思想,事實上公開宣示了現領導力行憲政的意識。

同樣2012年12月4日,在中央政治局會議上提出了「改進調查研究、調控會議活動、精簡檔簡報、規範出訪迎送、改進警衛工作、壓縮會議報導、限制出書題字、厲行勤儉節約」的「習八條」。這八條雖然是類似臨時性的工作規則一樣,但它是考驗新領導執行力的尺規。出臺之後,中國一改曾經那種令出不行,「政令出不了中南海」的前朝惡習,而是馬上在全國得到執行。這彰顯了新領導的權威與強勁的執行力。應該說「習八條」對於扼制業已氾濫的吃喝之風具有明顯的效果。而這對於改正官僚作風是起了立竿見影的作用。這給民眾增添了扭轉時局惡習的信心。

2012年12月7日至11日,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先生在廣東省考察工作,重走鄧小平「92南巡」之路時特別強調:「實踐發展永無止境,解放思想永無止境,改革開放也永無止境,停頓和倒退沒有出路。我們要堅持改革開放正確方向,敢於啃硬骨頭,敢於涉險灘,既勇於衝破思想觀念的障礙,又勇於突破利益固化的藩籬。我們要尊重人民首創精神,在深入調查研究的基礎上提出全面深化改革的頂層設計和總體規劃,尊重實踐、尊重創造,鼓勵大膽探索、勇於開拓,聚合各項相關改革協調推進的正能量」。這種對改革決心的宣示,一掃國人多年來對時局徘徊不前而心灰意冷的心態,撩起了人民對未來的新期待。

2012年12月24日至25日,習近平走訪各民主黨派中央和全國工商聯時說:「物必先腐,而後蟲生」,「從善如登,從惡如崩」;談到了毛主席和黃炎培在延安窯洞關於歷史週期律的一段對話。從這些談話中,國人聞出重續民主革命憲政民主訴求,將著力推行民主改革,鼓勵監督的氣息。使沉悶已久的中國大地飄散出可能政治改革啟動的資訊。

2013年1月22日習近平在中國共產黨第十八屆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第二次全體會議上宣示:要加強對權力運行的制約和監督,把權力關進制度的籠子裏,形成不敢腐的懲戒機制、不能腐的防範機制、不易腐的保障機制。要堅持「老虎」「蒼蠅」一起打,既堅決查處領導幹部違紀違法案件,又切實解決發生在群眾身邊的不正之風和腐敗問題。要以踏石留印、抓鐵有痕的勁頭執行改進工作作風相關規定,讓人民群眾不斷看到實實在在的成效和變化。這個要將「權力關進制度的籠子裏」與「老虎」「蒼蠅」一起打的講話,不僅表達著反腐的決心,而且蘊含著現代憲政民主政治的內核,簡直可以作為政治改革的宣言。這極大地鼓舞了中國現代公民參與支持改革的熱情,也極大地喚起了一批對社會背負責任者對新領導的期待、信心與呼應。於是一批具有現代公民意識的人積極走上街頭,呼籲陽光政治,要求官員公佈財產,要求全國人大批准中國政府十幾年前就簽署了的《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他們以這種民間自發的呼應方式,來表達了對中共新領導改革理念的認同與支持,初露出了中國新一輪官民互動即將開啟的端倪。

2013年2月6日下午在中南海邀請各民主黨派領導人和無黨派人士共迎新春,習近平指出:要繼續加強民主監督。對中國共產黨而言,要容得下尖銳批評,做到有則改之、無則加勉;對黨外人士而言,要敢於講真話,敢於講逆耳之言,真實反映群眾心聲,做到知無不言、言無不盡。希望同志們積極諫諍言、作批評,幫助我們查找問題、分析問題、解決問題,幫助我們克服工作中的不足。中共各級黨委要主動接受、真心歡迎民主黨派和無黨派人士監督,切實改進工作作風,不斷提高工作水準。這一番講話直接表達了新領導對民主黨派與社會各界參與、監督中共整風,同時也顯示了言論自由度可能得到進一步放寬。這對中國知識界無疑是一劑興奮劑,大大增加了知識界對新領導的認同度。

四個月中如上一系列講話的傳出,猶如在沉沉冬日吹起了陣陣春風,引起了原本沉寂已久的大地生致萌動,得到了自1976年後到上世紀八十年代第一波以知識界為代表的民間對官府的認同之後的再次政民意識重疊。中國民間對統治集團革新力行改革的希望之火在逐漸點燃。然而,就在這種新領導集團點燃民間希望,使得業已中斷許久的政民互信可能重建,官民在改革上的共識重疊寬度擴展之際,接下來的一系列事件,使這種初露的曙光完全為烏雲遮蔽,官民互動的可能被徹底擊碎。

3月31日,中國民間一批對社會背負責任的良心人士率先起來呼應中共新領導的「反腐」講話,試圖通過履行憲法賦予公民的言論權、監督權,而上街呼籲官員公示個人財產,結果當天在北京西單演講的袁冬、張寶成、馬新立等人被警方帶走,隨後被以涉嫌「非法集會罪」刑事拘留,後來被逮捕,現關押於北京第三看守所等候審判。4月17日,北京民主維權人士趙常青、丁家喜、王永紅等也被以涉嫌「非法集會罪」刑事拘留,後被逮捕;4月底江西省新余市民主維權人士劉萍、李思華、魏忠平等也因要求官員公示財產而先被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刑拘,後被改為涉嫌「非法集會罪」逮捕;6月初,袁奉初、袁小華等人在湖北赤壁準備舉牌要求官員公佈財產及敦促人大批准公約時,遭到抓捕。之後陸續又抓捕了新公民運動宣導者許志永,公民維權踐行者郭飛雄,熱心公益的著名投資人王功權等等。這一波以呼應中共新領導「反腐」及落實保護公民權利為目標,而提出要求官員公佈財產與敦促人大批准《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為訴求的活動,最後以當局在全國大肆抓捕參與的民主維權人士為結局。

正當中國民間社會為這種大肆抓捕而困惑時,傳出了「9號」檔,其中主要提到「七不講」即「普世價值、新聞自由、公民社會、公民權利、黨的錯誤歷史、權貴資產階級和司法獨立」等不讓講。與「七不講」緊密呼應的是官媒掀起了一波又一波的以反對普世價值為核心的反憲運動。一批化名(極個別也用真名)的反憲政急先鋒通過官方媒體公開將憲政的理論探討上升到敵我對立的高度,使中國的政治氣氛驟然緊張。就在這批以官媒為主要傳播平臺,以化名出現的御用文人為核心團隊的反憲狂潮襲來之際,中國知識界一大批學人本著對真理的追求與堅守,通過網路及一些非官方的媒體對反憲進行了強力反擊,使反憲政潮流在學理上的貧乏無知與邏輯上的千瘡百孔暴露無遺。

就在反憲政潮流面對知識界反擊無法立足之際,中國又掀起了意識形態狂潮,在強調馬列意識形態要主導輿論時,一股以打擊網路「謠言」為由頭的,針對網路大V而展開的清網運動在全國緊鑼密鼓地開展開來。據不完全統計,全國各地先後以打擊網路傳謠為名而拘禁的人士達數千人之眾。其中拘禁的大V,如薛蠻子、雲南邊民、花總、秦火火等等,雖然警方並非直接以網路傳謠為名抓捕他們,但是警方通過媒體公佈的一些資訊,無不指向他們曾經參與的一些引起全國乃至世界關注的重大維權事件有關。尤其,在警方已經假借意識形態東風而清網且已大肆抓捕各地網路活躍人士後,為了使這種抓捕披上合法外衣,最高檢察院與最高法院於9月9日出臺司法解釋,將這種打壓事後補上法律的條規,這種先抓捕,後釋法的作法,嚴重違反法治原則。

三月底以來先針對要求官員公佈財產公民抓捕,後以捍衛意識形態為由頭的清網抓捕,直接扼殺了代表民意呼應反腐與促進保護人權的公民行動,大大順應了官僚自我保護以逃避公民監督的心願,切斷了民間對中共新領導的期待,打碎了中國可能開啟政治改革與向現代文明轉型的幻像。

值得特別關注的是,自從三月兩會後為什麼會出現如此背離民意而順應官心的大肆抓捕的反憲禁言運動?這種由2012年11月至2013年3月的總體順應民心,贏得共識,到轉向之後的完全違民意,逆歷史的做法,其中原委究竟何在?

對中國時局如此吊詭的逆轉現象,目前各界解讀是:其一、本質暴露;其二、平衡各派;其三、左轉假像;其四、體制本性。具體究竟是什麼情況,應該再在兩個月內可以見出分曉。其中最主要考量標準是那些在今年兩次至今仍持續的抓捕運動中被抓捕者的最後處置方式,如果得到了釋放,那左轉就是體制頑固勢力的反撲,最終為新領導改革意旨所扼阻,使民間健康力量得到保護,官民互信、互動得到修復,而如果那些被抓捕者紛紛被判刑,那頑固反動就是主流,中國和平轉型希望就徹底熄滅,可以肯定的全局性整體動亂,重蹈中國幾千年興亡循環之路則指日可見。

當此時刻,中國社會何去何從?任何一個有良心的中國公民都不能坐視不管,都應該以自身力所能及來扼阻逆歷史之潮流與反文明之異動!

文章來源:民主中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