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評精選:39%的GDP用來還債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謝作詩:39%的GDP用來還債】 繼國際評級機構惠譽警告中國信貸泡沫後,法國興業銀行做出了更驚人預測,認為目前中國企業貸款的本金與利息合計約為國內GDP的38.6%,相當於約合3.2萬億美元要用來還債。

【湘女評論:千千萬萬的楊佳夏俊峰】為了對付呐喊消滅反抗,體制舉起了棍棒放出了惡狼。不同意見的人都激起了共憤:不可能繼續擁護這種無賴的體制,不應該允許輕蔑與肅殺繼續控制我們的生活。他們的猙獰面目引來了民眾更大的、不可遏制的怒火,千千萬萬的楊佳、夏俊峰轉世復活,在騰訊、在網易、在新浪…在每一條被城管掩殺的大街小巷。

【張鳴:批評與自我批評】特想有機會批評一下領導,也在領導面前自我批評一下,後來發現沒這機會,人家是領導之間的事,跟我等屁民屁關係都沒有。

【馮冠軍:社保養老和搶錢有什麼區別?】所謂社保養老就是大家把自己的錢拿出來,請政府來看管發放,當然要給看護費,和被貪腐挪用一部分。結果公務人員不交錢領大錢,大部分人交小錢領大錢,這種行為難道不是搶錢嗎?搶別人的錢養自己的老是可恥的,也無以為繼。養老是自己的事,用自己的錢養自己的老才有可持續性,多生子女,畢竟一切養老歸根到底都是自己或別人的子女來做的。

【李劍芒:這是誰家的道理?】如果真的意識到自己錯了,那麼向自己服務的公民道歉,甚至辭職謝罪。如果不認為自己錯了,跑到黨組織自我批評個狗屁?公民納稅養活著你們,你們有錯不向公民道歉,卻跑去向黨道歉,這是誰家的道理?不要玩這種無聊的東西,不扯蛋活不了嗎?

【杜光1928:這是違反憲法的!】今天上午到郵局給3位朋友寄發《杜光文稿》和兩本小冊子。這些書前些天已寄過十幾批二百多本,都沒有問題,這次卻被一位以前從未見過的女檢查員檢查後說不能寄。我問為什麼,她說文章裏有敏感詞。我問她有哪些敏感詞,她說比如兩岸統一、維權。我厲聲抗議說,你們這是違反憲法的!但最後也只好拿著三包書離開。看來是對印刷品的控制進一步收緊了。

【草根論者:此法當為惡法】最高法:謠言轉發500次入罪不是打擊轉發者。——不是有的地方規定「轉發拘留三日,求闢謠拘留五日」麼?刑法的一個基本原則,就是每個個體必須為自己的行為負責。轉發點擊是他人行為,怎麼發帖者要為此負責呢?如此規定的法理基礎是什麼?兩高不講法理,此法當為惡法。

【戚聿東:系列腐敗「慘案」是什麼的痛?】黨報說「美國槍禍慘案是民主的痛」。學而不思則罔,罔後輕問一句:吾國系列腐敗「慘案」是什麼的痛呢?

【@於建嶸:給中央領導十建議】1.不要讓美麗中國在夢中;2.不要讓貪腐肆虐中華;3.不要讓憲法成草紙;4.不要讓青年成屌絲;5.不要讓農民成為流民;6.不要把虛假當自信;7.不要把侵犯公民權利的制度當治國工具;8.不要把人大當擺設;9.不要把體制外的政改者當敵人;10.不要忘記自己的歷史責任。

【谷金子:照著鏡子化妝!】群眾路線教育的影響已經超過了「三講」和「保鮮」,一些被權力所壓下的事件浮出水面,少數腥味兒熏人的倒楣蛋在劫難逃。但給人的感覺這次活動還是越來越跑偏了,看到的,接觸到的,莫不如此。有道是:官員裝模做樣,群眾忙活夠嗆。互相精神按摩,照著鏡子化妝!

【張安平:革命已經不可阻擋】並非鼓吹革命,而是革命已經不可阻擋。民眾的哀求甚至血諫換來的只是權貴集團的不屑一顧和肆意殺戮,換誰都應該明白了,現在已經是敵我之分。之所以還沒有爆發,只是因為還有太多人仍沉浸在改革的海市蜃樓裏,但麻藥和迷魂湯的效力已消褪,不用幾年,或是在廣場上,或是在街巷裏,就會看到他們的身影。

【網文:兩個少年】一個叫楊輝出身貧寒,一個叫天一家境顯赫;出生不同命運迥異。一個年僅16全國力挺,一個辯稱17世界懷疑;一個因觸犯「天條」贏得全民聲援,一個涉嫌「輪流發生性關係」被網路圍擊;一個今晨釋放,一個面臨一審宣判;一個父親始終堅信兒子無罪,一個母親一直爭取兒子是嫖客。

【@書生田: 他們要的是決定誰來幹活】即便經常給百姓種種白薯、擀擀麵條、拉拉家常,終歸還是高高在上的俯身施恩,不是真正的僕人,更與民選國家政治人物的親民是兩碼事。現在的百姓,已經不是你跳水、掃院子就跟隨你的時代了,越來越多的民眾有了公民意識,他們不是仰視而是平視官員,他們要的不是你來幹活,而是決定誰來幹活。

(新唐人網友提供)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