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禁聞 】10月3日完整版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3年10月04日訊】【中國禁聞 】10月3日完整版

提要
分析:周永康被露面 隱喻「不妙」
中共陷最大危機 王岐山欲解受阻
新版《毛語錄》胎死腹中 各方解讀

德媒:中共害怕人權理念

中共將在今後幾個月裡爭取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的席位,西方觀察家對中共的目地表示質疑,並指出,中共害怕人權理念。

國際赫爾辛基人權聯合會主席阿龍•羅德茲(Aaron Rhodes)日前在《南德意志報》發表了一篇題為《害怕一個理念》的署名文章,批評中共政府「抵制世界各地爭取人權獲得尊重的努力」。

文章說:「中共正利用越來越強的經濟力量,來保護侵犯人權的政權,削弱整個國際人權保護體系。」

作者分析說,中共領導人不認為有普世的公民權利。對中共而言,人權就是「社會給予成員」的權利,國家可以任意剝奪這一權利,或者根據「社會和歷史情況」的需要,拒絕承認「人權」。

因此,在人權問題上,中國公民幾乎只能任憑政府想怎麼樣就怎麼樣。中共當局鎮壓維族抗議,有系統的迫害基督教團體。

在歷數中共政府對法輪功成員的迫害後,文章最後說:「毋庸置疑,中共領導人害怕自由和民主這一理念……中共領導人認為,這一理念有推翻一個停滯的、依靠鎮壓百姓的官僚制度維繫的意識形態的威力。」

2、外交部門前請願訪民集體被抓

10月3號,在北京外交部門前堅持請願的15位維權人士,被集體抓捕。這些維權人士要求參與起草中共將提交給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的「國家人權報告」,已經在那裏堅守了幾個月。

據大陸《權利運動》網站報導,當天上午,北京當局派出大批警察到外交部門口清場,強行將陳鳳東、高玉清等15人拉到朝外派出所,抽血、做筆錄。

據被抓的訪民透露,警察訊問的都是與人權人士曹順利有關的問題。

目前,這些被抓人士,全部被關押在北京「久敬莊」黑監獄。

3、大陸訪民天安門抗議被抓

「十一」期間,中國各省訪民天天到天安門、中南海等敏感地帶,以撒傳單、跳金水橋、放鞭炮等方式表達自己的訴求。北京公安則在大庭廣眾之下,大打出手,忙於抓人。

10月3號中午,山東訪民李玉抱著四個月大的兒子,與另一位訪民董金田一起,在天安門前放鞭炮、撒傳單抗議自己被欺壓。警察迅速趕到,將李玉打翻在地,反拷雙手。並將母子二人帶到天安門公安分局關押。

據大陸《權利運動》網站報導,李玉的丈夫目前正在天安門分局交涉,要求釋放正在哺乳期的母子倆。

幾乎在同一時間,山東青島訪民林秀麗、遼寧訪民王素娥、山東青島萊西訪民王和英和江蘇訪民李瑞珍,也在天安門金水橋撒傳單。這四人隨後也被抓進天安門公安分局。

據大陸《維權網》報導,目前他們已被行政拘留,被關押在北京市拘留所。

編輯/周玉林

分析:周永康被露面 隱喻不妙

前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書記周永康,近日在母校校慶時露面,引起海內外輿論的關注。被外界盛傳處於調查階段的周永康來說,有分析指出,校慶露面不等於說他就安全了,反而說明他前景不妙。我們來看時政觀察人士的分析。

中國石油大學網站10月1號的消息,在該校60週年校慶的時候,周永康回到母校。此次露面沒有任何高官陪同,也沒有其他官媒報導。近日,周永康的心腹接連落馬,家族醜聞不斷被曝光,自身也深陷被調查的傳聞中。

時事評論員史達:「這一次周永康露面,說明他的前景相當不妙。記得當年薄熙來在出事前,在18大上的露臉。 結果不久就出事了,直到最近被公開審判。」

北京獨立學者高瑜:「薄熙來不就是去年的樣子嘛,去年3月9號,你看他多狂,根本證明不了薄熙來以後的被判刑。」

美國《自由亞洲電臺》引述中國政治學者分析,周永康露面並不表明周永康安全了,種種跡象表明,周永康是箭在弦上。

中國問題研究專家趙遠明:「他這個露面我看是一種權宜性的,不能說他是著陸了,這能說是習近平已經完全掌控他了。」

周永康在校慶的發言中,曾經三次提及習近平,時事評論員史達認為,這很像是公開表示「服軟」,不過為時已晚。

史達:「他們計劃的讓薄熙來在法庭上的翻供、一直不向習近平低頭,還可能有一些我們不知道的一些動作,等到今天才服軟,顯然已經沒用了。習近平重判了薄熙來,抓了周永康黨羽,還把其兒子軟禁,到這個地步,周永康就是真的想『服軟』也沒用了。何況這可能還是一個緩兵之計。 」

事實上,中共近年來被抓的貪官,在被調查期間也都出席過公開的活動。

在2011年大陸返鄉運輸最緊張的時刻,鐵道部部長劉志軍被免職。然而中國媒體在20分鐘之前,還在報導有關劉志軍視察鐵路工作的新聞。

2012年12月6號上午,原國家能源局局長,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副主任劉鐵男,被《財經》雜誌副主編羅昌平在博客上實名舉報。就在當天,國家能源局還發通報說,劉鐵男正隨同國務院副總理、中紀委書記王岐山出訪俄羅斯。

此外,有海外媒體引述消息透露,周永康在中共十八大交卸權力以後,實際上處於被軟禁狀態。周之後的幾次露面,包括回到石油大學母校參加校慶,所有這些活動,都是經過專案組特批的。
消息來源指稱,周永康還享有一定活動的自由,是因為他還處在中紀委調查階段。如何處理周,中共總書記習近平還在權衡中,一直沒有在「雙規」周永康的報告上簽字。此外,兩週前在新加坡被中共國家安全人員監控的周永康的兒子周斌,在一週以前已經被押解回北京接受調查。

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政治學博士王軍濤分析,中共有三大理由拿下周永康,首先,周永康勾結薄熙來參與謀逆,威脅到中共新政權;第二,他是習近平高調反腐,打到政治局常委級的最適合人選。

王軍濤:「第三,周永康開始進入政法系統,暴力維穩機制是他建立的,包括整法輪功,暴力拆遷,所有這些東西都是周永康一手弄的,現在共產黨要轉變社會治理模式,它需要一個人為過去的東西承擔責任,周永康是理所當然做這個。」

香港《前哨》雜誌10月號披露,據接近中南海核心消息人士說,8月27號,習近平主持的中央政治局委員會議通過一項並未公開,卻絕對震撼的決議:十七屆常委周永康涉嫌嚴重違紀,一致同意對其進行立案調查。

採訪編輯/常春 後製/蕭宇

美政府關門無亂象 中國如何?

10月1號,全球公眾都目睹了美國聯邦政府,由於無法就新財年預算案達成一致而「關閉」。但美國並未因此而陷入癱瘓,引發經濟和社會危機。目前,美國社會次序井然,民眾照常生活。一個國家的政府關了門,國家卻毫無亂象,這引起了中國民眾的反思。

美國政府在民主黨人拒絕通過共和黨人的預算案後,從10月1號午夜開始關閉。

在很多中國人眼裡,一個國家政府停止運轉是不可想像的事情。從日常宣傳和教育中,人們得到的印象是,政府關門必將導致社會混亂和動盪。不過,在互聯網上,大陸民眾對美國政府的關門,在認識和思考上,卻呈現出了完全不同的方向。

原雲南省教育廳長羅崇敏在微博上寫道:因為政府徵稅、開支、負債都涉及納稅人的直接利益,所以代表選民利益的議員們和總統不該輕易對待這些事,「認真」是他們的責任和義務。

網友攜酒與魚一針見血指出:中國政府債臺高築卻不破產,是因為政府可任意搜刮民財,這是中國人的恥辱。美國政府預算通不過關門了,社會照常運轉,甚麼時候中國政府不能任意花錢,政府關門社會運轉如常,中國才算正常國家。

北京《國情內參》首席研究員鞏勝利認為,美國政府關門正是美國法制健全的體現。

北京《國情內參》首席研究員鞏勝利:「美國政府不管花1分錢或兩毛錢都要經過一種當然的法律程序,就是一個國家法制的根源體現,中共這個國家,它的錢是怎麼出來的,怎麼花出去的,怎麼樣來收取老百姓的血汗錢的,它沒有法律的製衡,也沒有法律的當然規則。」

中國獨立政治評論員思想家丁咚撰文表示,正是由於美國國會掌握了立法權和預算審批權,美國政府才不敢胡作非為,政府官員也不敢作姦犯科,而是千方百計討好民眾,廉潔從政,踏踏實實幹事,保證了法律得到較好執行,經費得到合理支出,也就極少有濫權、腐敗現象。

紐約城市大學政治學教授夏明:「中國是一個全權社會,黨國軍全部控制在一起的,中國(共)政府不斷地強化老百姓對政府的依賴性,所以一方面如果中國(共)政府關了門,對老百姓其實更好,但是另一方面中共政府長期以來打壓公民的自助和自主,限制公民社會的發展,讓民間的資源和自治能力都沒有得到太多的發育,老百姓形成一種心理上的依賴和事實上的依賴。

那麼在中共一手操控下的中國的政府,和美國政府到底有甚麼區別呢?

夏明:「中國(共)政府覺得它可以幫中國人做夢,它可以幫中國實現夢想,其實最後中共政府變成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政府,而美國政府並不認為它可以幫美國做夢,它讓美國人自己去做夢,我來成全你,不來騷擾你,不來破壞你的夢。這一點是根本的區別。」

另外,中國的多級政府和美國的多級政府也不一樣。美國的州政府基本上是獨立的,民生民政問題基本上由州來管理,治安問題由市級警察局管理,聯邦政府只管外交、國防等重大事情。而在中共統治下的中國,省一級的決定要請示中央,省依附於中央,縣市則要依附於省級政府。

旅美中國史學教授劉因全:「我相信如果中國(共)政府關閉了以後,24小時之內,像天安門廣場、中央電視臺、《人民日報》,這些媒體全都被佔領了,如果關閉,不超過24小時,共產黨就全都垮臺了。」

旅美中國史學教授劉因全指出,中國各種社會矛盾目前非常突出,民眾對中共的怨氣太深,太多,共產黨猶如坐在火山口上。儘管中共高壓維穩,群體抗暴事件還如火如荼,試問,中共怎麼敢關閉政府呢?

採訪編輯/劉惠 後製/君卓

提中共陷最大危機 王岐山欲解受阻要

近年來,中共官場貪污腐敗成風,致使其政權面臨空前危機。中共十八大後,王岐山出任中紀委書記,高舉反腐大棒,從派出中央巡視組,到互聯網反腐,到九月初開通的中紀委、監察部舉報網站,好像打了一些老虎和蒼蠅。有媒體指出,王岐山之所以著力反腐,是因為他面臨的危機,是中共建政以來最大的危機。

據香港《南華早報》報導,在九月初正式開通的中紀委、監察部舉報網站,二十多天已收到舉報信一萬五千多件。報導還宣稱,王岐山是不可多得的危機處理高手,但他要處理的是中共建政以來最大危機。

時事評論員汪北稷認為,從王岐山從政及他個人的特點來看,是一個想做事的人,但是他跳不出共產黨這個框框。

汪北稷:「因為腐敗的根源是權力的腐敗,包括王岐山本人,或者權力的方式,也是腐敗的,他知道這個共產黨的狀況,他是以挽救共產黨的心態來反腐,那麼第一不傷及共產黨權力的腐敗,第二要玩出新花樣來挽救崩潰的民心,所以在這兩種不可調和的矛盾夾擊下,他拿出一些所謂的新花招。」

汪北稷表示,王岐山面臨的最大危機就是中共政權合法性的危機。

汪北稷:「所以它不斷的要來說文化大革命是一個錯誤,它改正了這個錯誤,之後呢,它說它發展了經濟,提高了人們的生活水準,現在共產黨的反腐來維護它的執政合法性。」

去年年底,王岐山曾主持召開學者對反腐工作建議的座談會。會後,王岐山向與會專家推薦了法國歷史學家託克維爾所寫的《舊制度與大革命》。該書深入探討了法國1789年大革命的成因和後果,指出原有的封建制度由於腐敗和不得人心而崩潰等問題。

汪北稷認為,權力制約、公平競爭、政黨輪替、人民選舉,授權輪換,這些基礎的、簡單的、低成本高效的反腐敗方法王岐山是知道。但他不敢觸動中共這個體制。

汪北稷:「當然還包括輿論監督、司法獨立,但他不願意去做。(中共)反腐的真正目的是政治鬥爭,實際上共產黨是希望它手下的官員腐敗。腐敗以後好抓住把柄,不是真正的制度反腐,所以他注定不能成為中國改變腐敗現狀的人。」

汪北稷指出,王岐山反腐不從共產黨解體這個角度去著手操刀,不像戈巴契夫那樣勇於改革,一切的做法都是治標不治本的做法,無法改變。

最近一個時期中共發起打謠行動,大肆抓捕網絡名人,以及「兩高」司法解釋的出臺,使民間網路反腐阻力重重。《南華早報》認為,這種做法很容易被貪官利用,去打擊揭發腐敗的民眾。

旅美中國社會問題研究人士張健:「腐敗只是一個它的工程而已,懲治腐敗,搞這種所謂的巡視組、搞這種網站,一邊打壓一邊要放開一個口子,讓大家去舉報的話,我相信這都是它顧左右而言他、掩耳盜鈴的一種手段。」

近年來,從被頻頻曝光的官員貪污事件可以看出,腐敗越嚴重的地區,地方官對「維穩」政策就執行得越賣力,因為他們要維護其發財的環境。可以想像,中共貪官將加大力度,消除網上「雜音」。旅居美國的中國社會問題研究人士張健質疑,王岐山的網絡反腐行動,能解除中共的危機嗎?

採訪編輯/易如 後製/黎安安

新版《毛語錄》胎死腹中 各方解讀

中共國觴日前夕,喉舌媒體紛紛報導說,新版《毛主席語錄》很可能在年底上架,引發公眾抨擊當局開歷史倒車。10月1號,中共喉舌卻宣稱這一消息「純屬誤傳」。這其中有甚麼政治含義呢?我們來看學者的分析。

近幾個月來,中共主流媒體紛紛報導說,新版《毛語錄》將於今年12月上架。據稱是《毛語錄》主編、中共軍事科學院研究員陳宇還告訴媒體,他的20人團隊為編輯新版《毛語錄》費時兩年,他披露,每本售價超過2000元。

《新華社》1號發佈消息說:經向有關部門了解,網上所謂「新版《毛語錄》或年內出版」純屬誤傳。

不過,截至10月3號,新版《毛語錄》將出版的相關報導依然在網路上隨處可見。

香港作家、自由撰稿人張成覺:「12月26號是毛澤東120歲的生日,那麼大概原先說是要出它的語錄也是為了配合這個大日子,為毛來招魂或者是造勢,但是也可能當局看到了消息透露之後,引起人們對毛的一些倒行逆施,它的滔天罪行的一個更大的憤慨。」

張成覺推測,中共先是站出來否認,然後再使用「只做不說」的暗箱操作手法,找時機再發行,這樣就不至於引起公眾的憤怒。

北京時政觀察人士華頗:「《毛澤東語錄》來講,我覺得那是中共體制內一些左派人士的臆想,是他們為了再回到以前,那是不可能的,不要說出版《毛澤東語錄》,就是毛澤東現在詐屍,我想也不可能復辟回到過去。」

毛澤東統治中國27年,給國民帶來了深重災難。《九評》一書中指出,從1949年以後,中國有一半以上的人口受到中共的迫害,估計有6千萬到8千萬人非正常死亡,超過兩次世界大戰死亡的總和。

毛澤東發動的10年文革給中國人帶來的災難更是罄竹難書。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家族也深受其害。習近平的父親習仲勳在文革期間被毛誣陷「利用小說進行反黨」,關押長達16年之久。年幼的習近平因受牽連遭歧視,在「文革」中被批鬥。

反右運動檔案解密披露,1957年毛澤東瘋狂迫害知識份子,被打成「右派份子」的不是50萬,而是300多萬。
但是,習近平上臺後,被認為對毛澤東情有獨鍾。

華頗:「習有意都要拉攏一下左派的人馬歸於自己的帳下,就是『前30年不否定後30年,後30年也不要否定前30年』有點向左派示出一種善意吧,讓他們支持自己的中國夢。」

華頗觀察分析,由於左派不買習近平的帳,他乾脆就叫媒體闢謠,明確告訴左派想發行新版《毛語錄》是不可能的。

前《山東大學》教授孫文廣:「我覺得中共要真對待毛澤東有個客觀的態度的話,現在應該出毛澤東的全集推出來,把它所有講過的話,發表過的文章,全部編成一個全集。供大家分析來批判來討論它的為人,這個人在歷史上到底如何評價。」

所謂的毛澤東名言充斥著中共的鬥爭和暴力哲學。諸如:「8億人口,不鬥行嗎」﹔「文化大革命要「7、8年再來一次」。他還直言:「秦始皇算甚麼?他坑了460個儒,我們坑了4萬6千個儒。」

美國著名《文化新聞》網路雜誌《每日野獸》(The Daily Beast)最近評選全世界過去100年13大暴君,毛澤東名列第一,殺人超過殺人魔王斯大林和希特勒。

採訪編輯/李韻 後製/李勇

「微博庭審」博眼球 政治宣傳手段?

一向被公認為是不公開透明、暗箱操作的中國司法系統,竟然破天荒的在全國席捲起一股「微博」風。儘管看起來是在展示所謂的透明度,但外界紛紛猜測中共葫蘆裡賣的是甚麼藥?。對於喉舌媒體宣傳的「微博庭審」的目的是為了推動大陸司法公開,法律界人士則多數抱以否定和懷疑態度。有評論分析指出,當局的動作不過是一種政治宣傳手段。

前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案審判結束後,儘管民間輿情認為整個審判是一場精心設計的政治秀,但濟南中院仍然因「微博直播」賺足了眼球,引得其他法院紛紛效仿,截至9月底,大陸已經有955個法庭在網上建立了新浪微博賬戶。

儘管中共媒體大肆宣揚各地法院開設微博、用微博「直播」庭審的做法意表明中國司法正在向著開放、透明、互動的方向邁進,但中國法律界的律師和學者們對此卻並不讚同。

大陸維權律師唐荊陵:「我覺得它這種開微博呢,是為了對現在輿論形態的變化有所反應,但是我覺得它這個離司法公開的距離還很遠的,因為司法公開更多的是屬於一種政治形態上的轉變,在我們現有的政府形態下,我認為它做不到真正的司法公開。」

據統計,目前大陸31個省份中,至少有17個省份出現了「微博庭審」的案例,但從案件類型上看,大多是一些案情清晰、爭議不大的普通案件,如醫療糾紛、債務糾紛、離婚案、搶劫案等,但一些涉及民生民利、維權以及大眾極為關心的重大問題,反而沒有被公開。因此,民間將「微博庭審」總結成了一句話:「你播的我不想知道,我想知道的你不播。」

大陸律師劉曉原:「它的目的就是讓社會認為它那個庭審是公開的嘛,它說我們用『微博直播』了嘛,讓網路上能夠看到更多的消息。那麼現在網路技術很高,你可以用網路視頻的方式直播嘛!因為它『微博直播』的話畢竟是內容有限,它又可以控制,有些內容可能像薄熙來那個案件一樣,有些內容實際上沒有直播出來,它是有選擇性的。」

最近,中共最高法院下令禁止律師在個人微博上透露案件審理過程,被法律界認為是矛盾的司法解釋,既然法院可以微博「直播」,為甚麼律師卻不可以談論,當局究竟在怕甚麼?律師們擔心,法院只在對自己有利的情況下有選擇性的公開案件,而不是從滿足公民知情權的角度確定播報內容。

唐荊陵:「我是覺得它跟中共這個體制本來是一個黑箱體制有很大關係,它不讓人傳遞消息,是擔心一旦出現一些它難以管控的言論哪,或者是動作,比如說,可能在庭審的過程中,它說出來一個很厲害的話,假如說像薄熙來審判的時候,它揭出了一個很大的黑幕,這些信息傳出去,它就不可能再收回了。」

有知情人指出,濟南中院庭審薄熙來時「直播」的微博消息,都是經過法院工作人員精心篩選的,法院方面很小心地抹掉了其中的政治要素。包括薄熙來說,他在處置王立軍逃亡事件時,得到了中共某高層下達的「六條指示」,以及薄熙來在法院判處他終身監禁時,大聲咆哮抗議的場面。

唐荊陵:「我估計他們不太公開這種真正有影響的案件的審理,更多的考慮是為了維護這種黑幕的政治吧!」

《美國之音》引用批評者的話指出,中共當初作出這種所謂的透明性決策的本意,無非是用透明性作為煙幕彈,用來攪渾水,恰恰展示出了中共當局所謂的透明性和司法公開性的局限性或欺騙性。

採訪編輯/張天宇 後製/鍾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