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洪願:「為人民服務」是一大謊言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3年10月13日訊】66.「為人民服務

為人民服務」是最大的謊言。

不是「為人民服務」本身的含義不好,而是在中國,「為人民服務」的機制已經變質、生銹、壞透,那些公開宣揚「為人民服務」的機關和群體已經成為當今最墮落的群體、最腐敗的機關。

我看到某些省級機關幼稚園,出入的都是高官、國家幹部(公務員)的家人,門口都是接送的公車,還能說些什麼呢?他們都是號稱「為人民服務」的群體,可他們卻是這樣兢兢業業、勤懇、熱心地為自己人服務的。

電力機關,不但有自己的機關及集團幼稚園,還是自己的賓館、培訓中心,還有自己的高校;

稅務機關,工商機關,煙草機關,石油機關,交通機關,水利機關,甚至更大的後臺──黨委機關、政府機關,他們有自己的超級別墅,卻是經濟適用房的低價,他們還有自己專用的醫院,養老院,他們真的已經進入「按需分配」的共產主義社會了。

專車算什麼,美女算什麼,別墅算什麼,只要別人有的,他們肯定有;別人沒有的,他們也會有。

所以,他們為什麼要對「為人民服務」說不呢?善良的人們太想當然了,他們不會的,他們要感激這樣的國家,這樣「為人民服務」的人民政府。

「為人民服務」是最大的謊言,我們隨處就可以找到這樣的例子,比如2006年8月14日《工人日報》報導,浙江湖州市電力局籌資建房,領導出資十萬購別墅,獲利50萬元,而職工出資十萬只能得到一套價值十萬元的房子,貸款利息還虧進去了。猶為可恥的是,這個新聞居然在浙江省沒有一家媒體可以披露,最後只得在北京的《工人日報》曝光,記者為此承受巨大的職業風險。由此可見,新聞管制單位與電力系統穿同一條褲子,他們就是這樣聯合起來「為人民服務」的。

從局領導到普通職工每人出資十萬元用於房地產開發。然而,到購房時,局領導卻購得聯體別墅,中層幹部是多層樓房,普通職工只能選擇高層樓房,而其間的差價十分巨大。此事引起職工強烈不滿,紛紛要求退房。《工人日報》刊發特約記者孔令泉的報導這樣披露:早在2004年年底,湖州市電力局先買了一塊土地,但為了把房子儘快蓋起來,局領導要求職工借錢給單位,每人十萬元,並承諾造好以後按成本價賣給職工,如果不參加,造成房子後,沒出錢的人就沒有資格按成本價買房。

「當時領導說,這不是福利分房,不是集資建房,一切按市場化運作」。有了職工湊出來的近1.3億元錢,2005年5月,該地塊終於破土動工了,社區的名稱叫「天盛花園」,建築面積207,085平方米,建築形態主要以小高層為主,有部分多層住宅和聯體別墅。計畫總投資6.5億元,分期開發完成,2007年6月底竣工。但到了2006年6月「天盛花園」就可以預售了。該花園共有1,610套房子,湖州市電力局拿走1,300多套。7月份可是分配房子時,卻發現是局領導先挑。現職八名局領導和兩名中層領導購得26套聯體別墅,而100套多層樓房在中層領導挑完後,只有少量的留給了普通職工,剩下的1,000多套高層和小高層全歸普通職工依次選購。最後有職工算了一筆賬:一套250平方米的聯體別墅(帶40平方米的免費地下車庫及儲藏室),利潤在50萬元左右,而多層樓房的利潤也在十萬元左右,而職工購得的高層和小高層不僅沒有賺到錢,幫企業貸款的反而虧損。這樣的結果更令他們叫苦不迭:「一樣出十萬元,憑什麼就有人賺有人虧?這算不算以權謀私?」

其實,這樣的事情在中國是太常見了,比起普通工薪階層,電力部門的職工也是「得了便宜」了,就用不著「賣乖」了,可是這裏面卻有個公平、公正問題。沒有公平、公正,人人都有可能成為被權勢綁架的「人質」,成為受欺詐的弱勢群體。

我們司空見慣的是,中國一些壟斷性行業因「壟斷福利」得益,加劇社會分配不公,本質上造就腐敗,造就社會矛盾。

此等「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名目上都是「為人民服務」。看那些貪官,哪一個不是公開說自己「為人民服務」?

這個時候,想起北京的物理學家何祚庥的話才真有價值和份量:「誰讓你不幸生在中國了」。

生在中國,就應該成為這樣的「為人民服務」的機關和群體的人質,誰有辦法逃脫呢?

制度的腐敗,是最大的腐敗,是危害社會穩定的最大原因。7月26日,在杭州開庭審理的一場由勞動糾紛引起的索賠案,曝光杭州煙草中層幹部年收入30萬元。中國的煙草系統,無疑是典型的「共產主義階層」。再據報導,浙江文成縣煙草專賣局退休職工張英(化名)拿退休前每個月總收入在8,000元以上,她只是縣煙草專賣局一般出納員。張英退休後想讓自己的子女頂職,為此她拿出七萬元托局長辦事。如果七萬元就可以進煙草專賣局,進去後不到一年就能收回全部「投資」,投資收益比未免太高了。所以局長才會斥責說,「就你那幾萬塊錢還想安排女兒到煙草局工作?」由此看出,這樣的「為人民服務」制度下的分配體制存在著行業分配不公的制度性痼疾。一個人的收入不一定取決於他掌握的知識和技能,倒是在很大程度上取決於他所在的行業和部門。這樣的壟斷行業,卻是以「為人民服務」的名,行「為自己服務」之實。如此制度,是真可惡的制度大權力,大壟斷,高收入,眾多官辦行業利潤如此之高,權力尋租之普遍,造成了社會分配嚴重不公,必將引發更多的社會矛盾,引發社會動盪。

現在,到了大膽揭穿「為人民服務」這一謊言的時候,人們都應當擔起自己肩上的責任來,為公共利益服務,而不是他們所謂的「為人民服務」。(作者:昝愛宗)) (未必完待續)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