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破空:紀念習仲勛 拷問習近平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3年10月17日電】10月15日,習仲勛百年誕辰,中共官方隆重紀念,包括北京、廣東、陝西、甘肅等地,都有大型紀念活動。以中共標準,紀念規格已大大超出習仲勛曾有的官銜:政治局委員、副總理、副委員長。

其中的註腳是,習近平升任中共最高領導人,先是子憑父貴,然後又是父憑子貴,前後演繹,都是權力的魔術。試想,擁有與習仲勛同等資歷、同等官銜的薄一波,會不會受到如此高規格紀念?絕對不會。

這一代習薄兩家的勝敗,也波及上一代習薄兩老的歷史地位。成者為王敗者寇,古理依然。習仲勛紀念會,據傳薄家有人受邀出席,實際並未發生;這個傳聞及其落空,再次突顯習薄兩家的深仇大恨。

據報導,習仲勛紀念會,大批「太子黨」、「紅二代」踴躍報名,摩肩接踵,大有擠破頭的味道,以至於,主辦方只能「限員」,要求每個家族只派一人與會。一股巴結習家、阿諛權勢、貪求爬升的官場腐爛氣息,刺鼻可聞;也放出一句潛台詞:這是共產黨的天下,這是「太子黨」的時代,「紅二代」人人要分一杯羹。

就在紀念習仲勛的同時,湖南正大張旗鼓地籌備,要在今年12月26日,隆重紀念毛澤東誕辰120周年,為此活動,湖南當局宣布,已投資近20億人民幣。如此鋪張,大耗國脂民膏,與習近平倡導的「節儉」,是否背道而馳?

習仲勛的幼子習遠平發表文章,紀念父親,並間接為其兄習近平說好話。刊登在官方喉舌顯要位置的這篇文章,題為:《父親往事—憶我的父親習仲勛》。文章總結,習仲勛一生,有兩樁豐功偉績:建立中共陝甘邊區根據地;建立廣東經濟特區。

頭一樁,使瀕臨覆滅的中共獲得立足之地、喘息之機,起死回生,這是習仲勛對中共的貢獻,對人民,毫無益處;第二樁,習仲勛貢獻于中共,也有貢獻於人民,這才是他生命的亮點。但習遠平沒有提到他父親政治生涯中的兩個具體亮點:在以鄧小平為首的老人幫圍剿改革派總書記胡耀邦的戰事中,挺身而出,為胡辯護;反對鄧小平的「六四」屠殺,力挺另一位改革派總書記趙紫陽堅持與人民對話、拒絕向人民開槍的立場。

習遠平提到父親在上世紀六、七十年代蒙冤下獄、以及哥哥習近平在文革中落難,但對悲劇的根源——毛澤東的罪惡、毛時代的荒謬,避而不提。習遠平的避諱,恰恰對照了今日習近平自相矛盾、不合邏輯的執政思維。

習近平登基以來,舉毛旗,說毛話,作勢要回歸毛時代。許多人在分析和揣測,習近平葫蘆里究竟賣的什麼葯?

一種判斷是,習近平是既得利益集團推出來的接班人,當然就是既得利益集團的守護人,昧著良心,認賊作父:認殘害自己親身父親的毛澤東為父,認與父親政治理念根本對立的江澤民為父。

另一種揣測是,這只是習近平的政治策略,臨時舉毛旗,以收編死忠薄熙來的毛左派;暫時迎合江澤民,以為麻痹之計。換言之,出於鞏固自身權力的需要,大玩權術,來一個:將欲取之,必先與之。

如果前一種判斷成立,那麼,可以說,無論習近平還是習遠平,都不過是典型的斯德哥爾摩綜合症患者,受迫害,反而愛上了迫害者。如果後一種揣測靠譜,觀察尚須假以時日。

習遠平的回憶文章,贊父親「沒整過人。」並引用習仲勛的自評:「我這個人呀,一輩子沒整過人。」對此,作為普通老百姓的中國人,可千萬不要會錯了意!熟悉中共黨內鬥爭的人,都知道,習仲勛的這個說法,針對黨內,而非黨外,意思是,在黨內殘酷鬥爭中,他沒有整過黨內同事。類似的話,朱鎔基等人也說過,也是同樣的意思。高喊反貪的朱鎔基,當真面對貪官時,也就是瞪他一眼而已,卻並不整他。

面對黨外,面對人民,便是另一回事。作為執政集團的成員,無論習仲勛、朱鎔基、還是其他中共高官,對異議人士和老百姓挨整受難,各自都有一份不可推卸的責任。

所謂習仲勛或朱鎔基式的「不整人」,放到今日習近平身上,也成立:面對黨內,我習近平不整人;有人說我整了薄熙來,那是因為他要整我,要奪我的權,我自衛反擊,實屬不得已;我以反腐為名,抓了幾個貪官,那也是不得已的苦肉計,但我守住了底線:拒絕公布官員財產,這就保住了絕大多數貪官,保住了我黨根本利益。

面對黨外,面對人民,我習近平就是另一幅面孔,我整了自由派知識分子,整了微博大V,整了那些要求公布官員財產的「刁民」……算不算整人?我不知道,按我黨標準,他們不算人!

當年,毛澤東指控習仲勛:「利用小說進行反黨活動,是一大發明。」如今,習近平指控微博大V,利用網路「扳倒中國」。兩起指控,莫須有的文字獄,何等的異曲同工!

紀念習仲勛,正是對習近平的拷問:你靈魂上的父親,究竟是殺人不眨眼的毛澤東、還是惻隱之心尚存的習仲勛?你將走的路線,究竟是江澤民路線,還是你本人的路線?你帶領的中國,是要往前走、還是要朝後退?

習遠平聲言:「父親內心的使命感來自人民,人民的追求就是對父親的命令,父親只是又一次聽從了人民的召喚而已。」對照之下,習近平將如何?是聽從黨內利益集團的召喚?還是聽從廣大中國人民的召喚?

文章來源:自由亞洲電臺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