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維洛:李克強vs李鵬 敗的是中國百姓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3年10月27日訊】 李鵬:中國核武保三峽大壩安全

一九九二年三月李鵬向第七屆人大第五次會議提出興建長江三峽工程的議案。鄒家華向人大代表做議案的說明,人防問題是其中一個主要內容。當年國務院的意見是:「戰時三峽工程大壩的安全問題,從五十年代起就進行了大量試驗研究。減輕遭核襲擊潰壩產生的洪災損失,最有效的措施之一是在出現戰爭徵兆時,降低水位運行,或放空水庫。三峽工程設置有低高程、大流量的泄水建築物,必要時可在一個星期或十天之內,將水庫水位降低至一百四十五米或一百三十米。此時,水庫庫容僅一百零三億立方米至一百七十億立方米,萬一潰壩,影響大為減輕。三峽水庫下游有二十公里長的峽谷河段,對潰壩洪水起約束、緩衝和消減作用,有利於減輕洪災損失。在大壩遭突然襲擊嚴重破壞的情況下,據潰壩模型試驗,潰壩洪災損失是嚴重的,但由於狹長峽谷所產生的緩衝作用,可以減輕危害,不致造成荊江兩岸發生毀滅性災害。」

李鵬考慮的是戰爭時期三峽大壩的安全問題,主觀認定現代戰爭有預兆,三峽工程有七到十天的時間可以將水庫中的水放掉四分之三,因此認定三峽大壩是安全的。

一九九九年三月至六月,北約對塞爾維亞發動空襲,摧毀塞爾維亞國防部、總參謀部和多瑙河上的橋樑,並炸毀中國使館。當年九月三峽工程總公司總經理陸佑楣參加國際大壩會議並發言,被問及三峽大壩安全問題時,陸佑楣說,三峽大壩是用二千七百萬噸混凝土澆鑄起來的,是銅牆鐵壁,即使是北約此次轟炸南斯拉夫所使用的武器也不能炸毀大壩,除非使用核武器。然後陸佑楣闡述了鄒家華沒敢在人大說出來的極限戰爭理論:超級大國的核武器,足以將地球毀滅幾次,但是中國手中的核武器,足以將對手毀滅一次。如果三峽大壩遭受核武器襲擊,必然會遭到中國核武器的反擊,結果是敵我俱亡,地球上的人類被毀滅,無勝者也無敗者。只要中國擁有毀滅地球一次的核武器,三峽大壩就是安全的。這個理論也正是李鵬認為三峽大壩是安全的最根本的依據。

國內組織和個人對大壩造成的威脅

二十一年後,二○一三年月九月十六日李克強頒佈國務院《長江三峽水利樞紐安全保衛條例》,第六條規定:任何組織或者個人都不得危害三峽樞紐的安全。第五條規定,湖北省人民政府、宜昌市人民政府對三峽樞紐安全保衛工作實行屬地管理。可見這個條例認為可能對三峽大壩造成威脅的不是擁有核武器的大國,而是國內的組織和個人。本條例考慮的不是戰爭時期,而是和平時期三峽大壩的安全。

李克強認為行人、車輛(第九條)、船隻(第十七條)甚至風箏、孔明燈、熱氣球、飛艇、動力傘、滑翔傘、三角翼、無人機、輕型直升機、航模(第二十三條)都可能對三峽大壩造成威脅。

為保衛三峽大壩安全,國務院採取專門機關管理與人民群眾參與相結合的辦法。一方面由中國人民解放軍總參謀部調一個團的兵力,包括四組地對空導彈、一大隊陸軍直升機、八艘巡邏快艇和二十四支機動快速反應中隊共四千六百餘人具體保衛三峽大壩安全;另一方面大打人民戰爭,組織三峽樞紐周邊地區的村民委員會、居民委員會、企業事業單位開展三峽樞紐安全保衛活動(第二十七條)。

大壩結構脆弱藏潰壩災難

為什麼這座不怕北約導彈的銅牆鐵壁反而害怕國內的某個組織或個人,甚至認為行人、車輛、船隻,甚至風箏和航模都可能危及其安全呢?

其實,三峽大壩並非媒體宣傳的銅牆鐵壁,三峽大壩的結構決定了其脆弱性。

第一,三峽大壩整體性差,由幾十個獨立的混凝土壩塊組成;第二,混凝土壩塊利用重力放置在基岩上保持穩定,但會發生不同的形變和位移;第三,三峽大壩有三溝百洞,形態如奶酪一般;第四,三峽大壩質量差,特別是在壩基和壩塊的結合處。

三峽大壩是混凝土重力壩,全長一千九百八十三米,壩頂高程一百八十五米,最大壩高一百七十五米。自左到右由船閘壩段、升船機壩段、左發電廠壩段、泄洪壩段、右發電廠壩段和地下電廠壩段組成,共使用混凝土二千七百萬噸。但三峽大壩並非如給人大代表觀看的模型那樣是整體一塊,而是由幾十個獨立的混凝土壩塊組成,壩塊長度不等,窄的不到十三米,寬的有四十五米。利用各個壩塊的自身重量放置在基岩,保持穩定。受水的壓力和溫度影響,壩塊會發生不同的形變和位移,也就是俗話說的,大壩在走!

和世界上許多著名大壩不同,三峽大壩設有通航設施,兩線五級船閘和一線升船機。美國的胡佛大壩、埃及的阿斯旺大壩、巴西的伊泰普大壩都沒有通航設施。國內的一些大壩雖有通航設施,如丹江口大壩,但升船機的通道不是橫切大壩而過,而是從大壩上空飛架而過,不破壞大壩整體性。而三峽兩線船閘各有一條深四十五點二米、寬三十四米的深槽橫切大壩。船閘兩端各有一道鋼門。在最不利的情況下,一道門開著,只有一道門關著。這道門控制著三峽水庫二百二十一億立方米的水。二○○三年三峽船閘投入運行現場直播,中央電視台節目主持人張羽說,如果船閘出問題,庫水將一瀉千里。一語道出大壩不安全的關鍵。比船閘更危險的是升船機(尚未完工),其位置更靠近大壩中間部分。升船機有一條深四十五點二米、寬十八米的深槽橫切大壩。升船機只有幾條鋼樑控制著三峽水庫二百二十一億立方米的水。一旦升船機出問題,首先是船將摔到一百一十米的壩下,然後是二百二十一億立方米水失去控制。船閘兩條溝,升船機一條溝,一共三條橫貫大壩的溝,這在世界著名大壩中是獨一無二的。

再以三峽大壩最中間的泄洪壩段為例說明奶酪一般的結構。泄洪壩段共四百八十三米長,由二十三個壩塊組成,每個壩塊二十一米長。泄洪壩段中設有二十二個導流底孔、二十三個泄洪深孔(七米乘九米)和二十二個泄洪表孔(孔寬八米)。泄洪壩段共有六十七個橫貫大壩的大孔。這也就是當年鄒家華所說的「三峽工程設置有低高程、大流量的泄水建築物」,出現戰爭預兆時,可以迅速降低水庫水位。

三溝百孔的結構決定了三峽大壩不是銅牆鐵壁。不但北約的導彈可以摧毀三峽大壩,一顆普通炸彈、一顆反坦克火箭、幾公斤炸藥、一個人肉炸彈、一條船、一隻改裝的風箏、一隻改裝的航模都可能摧毀三溝百孔的最薄弱處。一旦二百二十一億立方米的庫水失去控制,水的力量足以使三峽大壩的幾十個壩段發生不同的位移,而形成潰壩災難。這正是李克強所擔憂的。

保衛三峽大壩的資金何來?

國務院條例第七條規定:「三峽樞紐安全保衛工作所需經費,由有關人民政府和單位按照職責分工和規定的經費負擔體制予以保障。」一句話,人民政府承擔保衛三峽大壩的資金。人民政府的資金哪裡來?那是納稅人的錢。

三峽工程通過體制改革,三十二台發電機組已經歸長江電力股份公司所有,三峽發電機所創造的利潤也全部歸長江電力股份公司的股東們所有。為什麼長江電力股份公司的股東們不承擔保衛三峽大壩的資金呢?因為為發電壅高水位的三峽大壩仍歸中國人所有!李鵬曾說過:水輪機一響,黃金萬両。李鵬家族利益集團拿走了三峽工程的水輪發電機和全部利潤,將不能直接創造利潤、萬般風險的三峽大壩留給了中國人。李克強看到了三峽大壩的風險,讓中國人為三峽大壩的安全買單。李克強VS李鵬,敗的是中國百姓。

文章來源:《動向》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