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禁聞 】11月10日完整版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3年11月11日訊】【中國禁聞】11月10日完整版

提要
柏林牆倒塌日 中共三中全會開幕
習整風軍隊新招 清退軍職領導秘書
傳三中土改定調 換湯不換藥

三中全會期間 訪民敏感地帶表訴求

中共十八屆三中全會正在北京「閉門」召開,北京安保維穩空前,天安門廣場周邊三步一崗、五步一哨,而會議現場「京西賓館」更是戒備森嚴,大批武警、特警及便衣來回巡邏,但是來自全國各地的訪民仍然突破封鎖,到達天安門、中南海等敏感地帶,他們在那裏撒傳單、喊口號、拉橫幅、割腕自殺,不同方式表達訴求。很多人在現場被抓走。

據訪民估算,三中全會開幕的當天,北京專門關押訪民的黑監獄「馬家樓」和「久敬莊」人滿為患,可能達到上萬人。

日媒:場外抗議 給三中全會加壓

由於時間敏感,中國訪民在三中全會會場周邊地區的抗議示威,也引起海外媒體的關注,日本主流媒體11月10號紛紛加以報導。

日本《時事通信社》圖文並茂的報導了三中全會開幕時,在北京西城區的監察部外,超過1000名來自各地上訪者的示威場面。文章標題為「弱者給習總書記壓力:三中全會開幕、上訪者『團結』的中國」。

報導說,在三中全會開幕當天的戒嚴狀態下,如此大規模抗議行動,實屬例外。

《時事通訊社》指出,中共十八屆三中全會將在4天會議期間,討論全面深化改革,但大陸的社會弱勢民眾,已對官員貪腐和司法不公憤怒到極點,給三中全會討論反腐議題增加由下至上的壓力。

《路透社》駐華資深記者簽證被拒

英國《路透社》駐北京資深記者慕亦仁(Paul Mooney)的常駐記者簽證申請,日前被中共當局拒絕。

據美國《紐約時報》報導,慕亦仁的工作簽證去年到期後,一直向中共當局申請新的常駐記者簽證,在等待了8個月之後,中共外交部11月8號通知《路透社》,他們不打算給慕亦仁發放新的簽證。中共外交部沒有說明拒簽的理由。

慕亦仁對《紐時》記者說,他懷疑中共拒絕發給他新的簽證,是對他持續報導中共侵犯人權的「懲罰」。

慕亦仁現年63歲,目前住在加州伯克利。有推特網友說,慕亦仁是最關心中國人權狀況的外國記者之一。

編輯/周玉林

柏林牆倒塌日 中共三中全會開幕

9號,中共十八屆三中全會在北京拉開帷幕。伴隨著場外的風聲鶴唳、草木皆兵,中共高層各派關於所謂改革方案的廝殺也進入白熱化。另外,巧合的是,11月9號又是前東德柏林圍牆倒塌的紀念日,這似乎預示著:中共所打的「改革牌」早已失靈,危機四伏的中共已經走到了解體的邊緣。

在中共十八屆三中全會即將召開的前夕,北京、太原等地接連發生爆炸事件,震驚中南海。局勢的動盪令中共非常恐慌,當局從周邊的天津市與河北省開始設置外圍防線,嚴查進京車輛。北京城更是草木皆兵,警察早就取消休假、投入巡查。

在三中全會的會場——北京長安街「京西賓館」,現場氣氛極為緊張。大批警察、便衣對路人進行盤查,特種車輛就停靠在附近。地鐵口、公交站等處,都有警察隨時抽查市民證件。有附近居民表示,今年的安檢力度超過歷年。

據了解,這次會議的主要議程是:中共政治局換屆一年來的工作報告,另出臺所謂的深化改革方案。在此之前的兩個月,官媒高調宣傳,三中全會將涉及全面深化改革等重大問題,並號稱這次改革將「前所未有」。不過,國際社會和大陸民眾普遍對此反應冷淡,不再對中共所謂的改革抱有幻想。

時事評論員夏小強:「中共維持權力和統治的一個『絕招』,就是在遇到重大的執政危機時,會祭出『改革』或者是『平反』之類的措施,來欺騙民眾,繼續維持統治。」

旅居美國的中國社會問題研究人士張健也表示,中共在三中全會上推出的改革措施和以前一樣,都是要維護中共自身的統治和利益,而不是真正為老百姓著想。

旅美中國社會問題研究人士張健:「所以它的改革可以說是無效的。都是會給中華民族增加更多的傷痛,(中共)在未來會得到更多的清算。」

1999年,中共前總書記江澤民一意孤行,發動對法輪功修煉團體的殘酷迫害,徹底摧毀了中國的道德基礎與法制環境。江澤民下臺後,為避免所欠血債被清算、延續迫害政策,因此企圖陰謀發動政變,計劃利用前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取代最高領導人習近平,執掌最高權力。

中共十八大之後,中共新領導人習近平、李克強上臺主導中共政局。面對空前危機,習、李不得不對中共現有的司法、金融等體制做出調整,但這都不可避免的觸動到江澤民派系的最核心利益。習、李陣營與江派之間的拚死搏擊日趨激烈,這其中,對法輪功的迫害問題更成為中共高層無法避開的關卡。

夏小強:「迫害問題如果不能得到正確的解決,中國社會將沒有辦法法進入良性的發展軌道,由此引發的社會、政治、經濟的危機就會爆發,中共政權由此產生的分裂和對立越來越嚴重,中共政權隨時可能倒臺。」

巧合的是,中共三中全會的開幕日恰恰是東德柏林牆倒塌日。 1961年,東德建立長達155公里的圍牆,阻擋民眾投奔自由國度。1989年11月9號,在民眾的強大壓力之下,柏林牆被迫開放,後被拆除。

夏小強:「中共三中全會的召開日期11月9日,和東德柏林牆倒塌的日期相同,我覺得不僅僅是巧合,這也顯示了一種天意。更為重要的是,國際社會和中國民眾應該為中共的即將倒臺做好準備,為中國如何和平過渡到一個沒有中共的新的中國開始籌劃。」

據報導,中共三中全會開幕的當天,江蘇省和安徽省又發生兩起爆炸事件。在江澤民的老家江蘇揚州,一艘電動遊船突然發生爆炸,4人被炸飛,現場非常慘烈。另外,安徽合肥政務區淺水灣的一住宅樓也發生爆炸起火,目前傷亡不明。

採訪/常春 編輯/李謙 後製/李智遠

習整風軍隊新招 清退軍職領導秘書

自今年6月中旬,中共開展了新的整風運動,這股風也吹到了軍隊。繼「軍十條」、撤換軍隊號牌整治豪車、和房地產資源普查等工作後,中共軍隊日前開始了糾治所謂「四風」的運動,其中包括:軍職軍官秘書全部清退,查處不合理住房、車輛等。請看報導。

11月6號,大陸媒體紛紛轉載《軍職領導幹部的秘書一律清退》的報導。文章說,中共軍隊和武警部隊的各大單位黨委,近期相繼召開了專題民主生活會,集中查擺糾治問題、開展批評與自我批評。

報導還說,在召開專題民主生活會之前,軍隊各大單位採取「說清楚」、「交明白賬」的辦法,對超佔的住房都作出騰退承諾,對軍職領導幹部實際使用的秘書全部清退,並向軍委提交自查自糾情況報告。

報導還說,黨委班子聚焦「四風」突出問題,制定整改的任務書、路線圖﹔書記、副書記帶頭揭短﹔敢喊「向我開炮」,開出整風味道。

北京時政觀察人士華頗:「清退軍職領導這些秘書,是他(習近平)進一步在軍隊樹立權威的一種手段,跟以前他讓軍隊幹部下連隊當兵,清理公車、宴會不上白酒的舉措是一脈相傳的。」

北京時政觀察人士華頗表示,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各種動作,就是在觀察哪些是「聽話的幹部」。

美國中文雜誌《中國事務》總編輯伍凡:「(中共前總書記)胡錦濤抓不住軍隊,他做不成大事。現在習近平上來,他就要抓軍隊。他這個動作就說明他在軍隊還沒有控制住。不抓軍隊,這個政權不會多久完蛋了。」

11月7號,曾在軍隊中呆了20多年、曾任主治軍醫、法官等職的律師劉昌松,在他的《搜狐》博客中揭示,軍職領導在編製上一般不配秘書,這些秘書一般都是以「借調」的名義工作。

劉昌松還透露,在軍隊中被領導看中做秘書是美差,以後調職、調級就不用自己操心,首長要離任或調任時,一定會對秘書作出好的安排。而且當軍隊團以上領導位置一有空缺,首長最先想到的是自己的秘書。

另外,秘書會替首長辦一些不方便辦的事情,特別是首長夫人需要辦事,通過秘書,輕鬆就給辦了。

劉昌松在博客中還提到,清退住房、軍車非常困難。因為基層幹部甚至中層幹部住上一套本級標準的住房不容易,擁有多套住房的是相當高層的軍官,而他們的兒子、孫子還都可能使用上軍牌車。

最近,一部充斥著美國陰謀論及冷戰思維的影片《較量無聲》,在大陸網絡上迅速竄紅,然後又迅速「消失」,引發外界的猜測。華頗表示,《較量無聲》現象,反映了高層的內鬥。

華頗:「習上臺以後必須要清除江派的勢力。因為胡錦濤這10年就是因為江派勢力處處掣肘,所以一事無成。胡錦濤在臨退位的時候,把權力一股腦的給了習近平。」

華頗認為,習近平要進行改革的話,革命的對像就是以江澤民為代表的既得利益集團。

媒體還報導,中共軍隊的整風已初見成效,最近各大單位共清退了住房8100多套、車輛25000多臺。

伍凡:「軍隊你要控制,你要收買軍隊,你要拉攏軍隊,又要依靠軍隊。依靠軍隊你給我甚麼好處呢?你要拉攏軍隊。那麼,他只能一部分清理,不可能全部。」

美國中文雜誌《中國事務》總編輯伍凡指出,習近平的動作只是一種姿態。因為軍隊太腐敗,所以要管理,但又不能跟軍隊真正作對,還需要拉攏他們。所以,除非把整個黨改變了,整個政府改變了,軍隊才能徹底改變。

採訪/易如 編輯/宋風 後製/孫寧

傳三中土改定調 換湯不換藥

中共三中全會正在閉門召開,此前放出的土地改革,給外界一種中共「要變了」的錯覺,不過,從內部人士透露出的消息則發現,新土改沒有多少新意。有評論認為,中共新政意慾改革,但拚命保黨的底線,使得他們在中共上下內鬥中,束縛手腳,以致事與願違。

據《中國經營報》轉述國土資源部人士的消息說,土地改革已經定調,「城建開發用地」可能列入公益用地範疇。這代表城市周邊未來將變成城市區域內的農村集體土地,仍將由政府實施徵收,才能進入建設用地市場進行交易。目前已經列入「列舉」徵地範圍的土地包括:教育、能源、基礎設施、國防設施、政府用地等。

大陸金融分析師任中道:「 作為土地改革來說,如果徵地制度不改變的話,一切都沒有甚麼變化,雖然他用教育用地,公益用地去徵地,但實質上,中共隨時都可以更改,徵下來之後,放一段時間去做房地產都可以的,因為本身制度是他自己定的。」

消息還說,「土改」包括﹕土地「招拍掛」出讓制度、和農村集體土地流轉試點、以及宅基地流轉試點等改革。

時政評論員林子旭:「中共在三中全會以後或許有可能去搞一些試點,讓老百姓對中共又產生一些幻想,這樣中共又能找到一些喘息的空間,但是本質上想要把地方政府獲利最大的土地出讓權交出來,根本不可能。」

大陸金融分析師任中道指出,面對內外交困的政治經濟形勢,中共新政企圖推行一些經濟改革,但是中共高層各派利益集團的紛爭,盤根錯節的紮根在各地方政府之間,各路諸侯各自為政,遇到的阻力特別大。中共高層居於恐懼中共崩潰,會更加集權。

11月8號,國務院總理李克強通過中共黨媒放狠話,他說,地方政府改革是一場自我革命,要義無反顧,並說,地方政府原則上不再直接投資辦企業。

分析人士表示,至此,中央基本將地方政府資金來源堵死,例如,地方政府不能直接發債券,只能由中共財政部代發﹔另外,啟動營業稅改增值稅,將地方政府第一大稅種上收到中央﹔地方政府融資平臺的城投公司,不可以再融資及發城投債。

不過多數專家認為,地方政府會為自我利益處處抗衡中央,消極抵制中央的指令。

林子旭:「習、李的現狀非常清晰,一,他們不敢動中共這個體制,二,他們有來自江派激烈的權鬥壓力,真的要動地方土地這塊奶酪,江派就很有可能藉助地方勢力的不滿把習、李搞掉,這種利益再分配帶來的衝擊都很有可能讓整個中共垮臺。」

中共地方政府以低廉的價格甚至無償從農民處徵收土地,而後翻倍加價作為建設用地對外出售。經濟學家吳敬璉估算,土地價差保守估計為地方政府,大賺了30萬億元左右。

另一方面,到今年(2013年)底,總計有53%的地方債務到期需要償還。地方政府為避免因高起的債務而崩潰,勢必拚命保住能隨時變現的土地。

不過大陸房地產業內指出,不斷升高的土地價格,只能導致一贏雙損的結局,地方政府拿到了高溢價的土地收益,開發商卻因為政府限價而利潤變薄,購房者則要直接面對房價不斷上漲。

不斷提高的土地出讓價格,也導致大陸「地王」頻現,今年9月,北京朝陽農展館附近地塊,折合樓面價格超過每平方米7.3萬元,成為北京市場名符其實的單價新地王。

中國經濟體制改革研究會特聘研究員毛壽龍向《新唐人》透露,土地改革將通過建立「城鄉統一的建設用地市場」,其中最大阻力是傳統的法律和政策。另外,反對方還提出很多顧慮,比如建設用地進入農村以後,會不會導致環境污染﹖或者,失地農民變成流民以後會不會成為國家的負擔﹖而城裡人在農村買了地不開發,或掌握了很多土地,會不會形成新的地主﹖等等。

採訪編輯/劉惠 後製/蕭宇

農村戶口更值錢?新土改沸沸揚揚

一名重慶網友發帖說,「我在重慶,是農村戶口,我老婆在湖南,是非農村戶口,現在結婚後要落到我那裏,結果公安局說不能落農村戶口!」這位網友的抱怨引來上百位網友的熱烈討論。 下面請看報導。

2010年在浙江義烏發生了195名公務員戶口「非轉農」事件。當地民間所流傳的「義烏一個農村戶口價值百萬」的說法,其實說的是農村戶口所能帶來的土地利益價值百萬。

據大陸媒體報導,「逆城市化」主要源於土地利益。由於過去發展城鎮化、工業化以及「房地產化」,使得近年來土地大幅升值。為此,很多農民即便身在城市務工,也不願意從農村戶口變為城鎮戶口,因為變成城鎮戶口後就會失去土地,失去分享土地紅利的機會。

原中央黨校《學習時報》副編審鄧聿文表示,在一些發達地區特別像義烏這些地方,農民戶口確實比城市戶口更加值錢。因為農民有土地,金錢就建立在土地上。

原中央黨校《學習時報》副編審鄧聿文:「義烏這個地方本來就是土地稀少,如果政府要徵地,或者甚麼,就算是他不是按照所謂同地同價來算,它比當公務員拿兩個工資要高多了。為甚麼講城郊的農民一旦徵地他就發財了呢,就是因為那土地值錢嘛。」

但是目前中國農民沒有土地所有權,如果出售土地,只能賣給政府,而不能直接賣給開發商。北京思源社會科學研究中心總裁,80年代在國家體改委工作的曹思源表示,國家剝奪了農民土地所有權,讓農民一無所有,這是為甚麼農民窮困的原因。

北京思源社會科學研究中心總裁曹思源:「農村的土地應該是農民的,結果合作化以後變成集體的,然後集體以後又變成官僚的,現在到底不知道這個土地是誰的了,所以問題就複雜化了。」

土地改革在三中全會之前被炒得沸沸揚揚。《經濟學人》11月1號的文章呼籲中共給予農民對土地和房屋的全面所有權。長久以來,地方共產黨負責人通過徵用農民土地而後賣給開發商,來維持他們的財政和讓他們個人致富。補償不足和缺乏明確的土地所有權,是農民最大的抱怨。

鄧聿文:「因為現在,土地你只能賣給政府,政府就是二道販子,我等於是中間商,中間商我肯定壓你,你只能賣給我,你不可能賣給別人,我可以把你的土地價格壓低,然後我用高價出售給開發商。這中間賺的差價,為甚麼政府它樂於幹這個事?因為這中間差價巨大。」

鄧聿文認為,三中全會不會批准土地私有化,但是會批准同地同價的改革。所謂同地同價,就是出售土地不再需要通過政府這一中間環節,而直接賣給開發商,因此農民的土地出售跟國家的土地出售是同一個價格。

鄧聿文:「應該會通過,我個人認為通過的可能性很大。因為這樣的話,農民能賣地的話,一個是能把這個房價打下去,另外一個能讓農民富裕起來。」

雖然中共領導人習近平和李克強誓言改革,但是大陸地方黨政官員長期倚賴賣地的「土地財政」是不爭的事實,在許多地方政府仍債臺高築的情況下,「新土改」要改變現狀,大陸中央要如何化解地方官員的阻力?這是中共中央另一個棘手難題。

國土資源部土地勘測規劃院副總工程師鄒曉雲對《上海證券報》說,目前土地的供應和配置都存在嚴重問題,「土地制度的問題都很清楚,而且整個經濟的運作都與土地的供應模式密切相關,通脹問題、高房價問題也都與土地有關。」。他表示,目前各方對農村集體建設用地流轉存在分歧,這意味著改革的難度比較大,但是,改革的需求也很多。

接近國土資源部的人士向《上海證券報》表示,農地流轉是改革的重頭戲之一,但因為問題複雜,從改革的頂層設計來看,目前尚無定論。另一位接近國土資源部的人士表示,三中全會本身涉及土地改革的內容或許有限,但在改革的方向和思路上會給予闡明。

採訪編輯/秦雪 後製/李智遠

被誤導的三中全會 彭博社取消報導

趙培:中共媒體在報導十八大三中全會的時候,有幾大誤導動作。這些誤導主要是兩個方面的內容。

第一是分析中共中央委員的構成,鳳凰網分析了籍貫,據說是山東籍貫的中央委員最多高達30人。這是在挑撥中國的地方衝突,不少網友為了委員的籍貫們打得不可開交。但是誰都沒有問問,既然是一個政黨的中央委員,那麼誰選了他們了?中共地方黨員誰認識他們?

在中國當前情況下,這些委員情婦數量、子女海外籍貫才是民眾關心的。但是《紐約時報》11月9日說,《彭博社》受到中共威脅取消了兩篇報導,其中一篇是關於中國富豪和政治局某家族的利益勾結,另一個是西方銀行僱佣太子黨詳細報導。這都說明,整個“三中全會”會議室內都是貪腐之徒,中共的本質就是貪腐制度、用貪腐收買官員。

這次開會的時候,一位河南女記者抱著一對據稱是她與中共發改委司長的雙胞胎,到國家發改委的紀檢部門上訪,揭發這位高官始亂終棄,要這位司長支付兩個孩子的撫養費,這才是新聞。中共中央委員205個人,按照財產、情婦數量、子女海外居住地分類,這才有看點。

第二個是用於“維穩”的改革,微博上流行了一句話“改革已死”。中共的這次“三中全會”被利用來維穩主要是媒體宣傳。直屬的黨媒宣傳重大改革,我們微視頻上個星期一就說過,經濟改革是變種了世界銀行的建議,並且會引發對民眾的掠奪。黨媒宣傳試圖延緩民眾對中共絕望情緒的爆發時間。

中共也對海外媒體放風,主要集中在改革如何艱難,政治鬥爭如何嚴重。中共的內斗確實十分嚴重,但是改革之艱難是因為權力集團的改革是要“保黨”不是為天下蒼生所以才艱難。

中共海外放風就跟大陸的清宮劇一個水準的,四阿哥要改革但是守舊大臣們紛紛阻攔,皇上也不容易呀。不知道是中宣部的人負責寫清宮劇還是寫清宮劇的都進中宣部了?其實都一樣,中共就是一步一步扭曲百姓的價值觀。中共的這種放風維穩就是一個目的,誤導百姓相信,中共中央是好的,當官的是壞的。這個邏輯錯誤,貪官、暴政不都是中共製造的。

在三中全會之前,微博上流傳了一個對美國制度的評價。“一群天才設計的,而蠢才都能運行的制度”—— 美國憲法只有六千多字,歷時二百多年,美國從一個不起眼國成長為獨一無二的超級大國。二百年時間美國社會結構、人口、科技、國際地位發生了巨大變化,可二百年前制憲先賢們創造的美國憲法基本維持原框架,游刃有餘,是人類歷史上的一個奇蹟。

提出這個評價的人一定是“憲政”的愛好者,但是他卻不知道美國的憲法為甚麼被遵行了200多年。首先是《憲法》的指導思想《獨立宣言》是把統治者和被統治者放在造物主面前進行評判,理清了各自的人權。獨立戰爭和華盛頓先生的身體力行確認了憲法的威嚴。

中共可能實現憲政嗎?中共自從1954年,制定過四部《憲法》,這四部憲法差異之大可以說不是一個媽生的。就說,第四部憲法1982年制定,經過了1988年、1993年、1999年和2004年修改,甚至江澤民的“三個代表”都被寫進憲法。這就不是憲法了,而是老太太的裹腳布了,中共是不可能實現憲政的。

歷史是不會為中共停留的,中國下一步上演的會不是清宮劇而是《隋唐演義》,中國的當權者的命運也會出現分流。順應歷史潮流的會成為唐國公作為新中國的開國功臣存在﹔悖逆歷史潮流保中共的會成為隋煬帝身首異處。

觀眾朋友,感謝收看本期的中國禁聞節目,再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