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稿】大勢已去中共哪裏是逃路!(音頻)

【新唐人2013年11月13日訊】2013年11月9日至12日,在一片風聲鶴唳中,中共結束了為期四天的十八屆三中全會閉門會議。此會議是在薄熙來事件後中共高層公開分裂狀態下的首次重大會議,也是習、李上臺後第一次最高權力部門的政策宣示。三中全會焦點是習近平和李克強抓權,從江派手中轉移權力及財富。

會議宣布設由習近平、李克強控制的「國家安全委員會」和「深化改革領導小組」,將此前分散到各個政治局常委的權力收回到自己手中,此舉正式瓦解了江派在胡、溫時代背後起著控制作用的第二權力中央,也正式在架構上解除了江澤民垂簾聽政,江澤民為垂簾聽政設立的高層常委分權制-——即胡、溫時代九龍治水(常委各管一攤)體制被解體。

    http://www.youtaker.com/

會議前,中共媒體曾高調炒作涉及司法、國企和土地等敏感議題。這是中共在空前亡黨危機下試圖保權、保黨的一次大舉動。然而,縱觀中國政局核心問題與政治、經濟、社會狀況,中共大勢已去,無力回天。

改革敏感問題 凸顯中共陷政權危機

中共目前面臨前所未有的統治危機,中南海多次提出「亡黨」警告。事實上,造成中共危機的根源是前黨魁江澤民集團發動的持續十四年的對一億無辜法輪功修煉者的殘酷迫害。從這次改革所涉及的最敏感議題,也不難看到,法輪功問題是中國政局的核心問題,現任當局試圖在不觸及法輪功受迫害問題情況下談改革,根本行不通。

在司法問題上,現任高層將繼續清洗政法委,計劃將各地法院、檢察院脫離地方政府和地方政法委,直接受中央領導,撥款、人事都由最高法院決定。另外打算成立法院在各地設立類似巡迴法庭的派出機構,管理死刑覆核、「民告官」的行政訴訟案等官司。此舉措的原因在於江澤民迫害法輪功後造成法律真空,整個社會司法一片混亂,政法委權力空前膨脹,無法無天,形同第二中央,對現任最高層造成威脅。

在肆意迫害法輪功學員同時,中共各級官員也把迫害法輪功的罪名延伸到廣大民眾,造成天怒人怨,民間如乾柴烈火,國家進入失控邊緣。迫於執政與維護政權需要,現任當局不得不推行司法改革,以收回江系周永康控制的政法委權力,阻止司法狀況進一步惡化。

與此同時,現高層將對國企進行改革,拆分江系控制下的重要國企部門。當初江澤民為了迫害法輪功,全面實行貪腐治國,掌控油水豐厚的國企部門,作為迫害的經濟後援、江系人馬的搖錢樹。國家經濟成為權貴經濟,大量財富流入貪官口袋,國庫空虛。中共當局只能大量印鈔,中共現在印鈔量是世界第一,人民幣半年縮水近一半,由此衍生通貨膨脹等問題,嚴重衝擊中國社會穩定。習、李要順利施政,就不能不搬開江系既得利益集團這塊絆腳石,重掌經濟命脈。

周永康心腹、國資委主任、原中石油集團公司董事長蔣潔敏被撤職,中石油被分拆方案,正是基於此考量。

另外,此次改革也涉及農村集體用地問題。一個重要原因就是中共在迫害法輪功過程中耗費天文數字的財力物力,財政捉襟見肘,加上貪污腐敗,地方債台高築。在政府公權毫無約束和巨大利益驅動下,地方政府通過暴力血腥征地、開發房地產等方式牟利,形成房地產畸形經濟,同時點燃民間抗爭烽火。面對高漲的民間抗暴聲勢,當局不得不尋求解決方案,限制地方債務,約束地方政府。

改革無道統及共識做基礎 奢望成功是空談

從上面可以看出,此次會議提到的改革問題,觸及到政府不同的部委,不同的層級,不同的派系,引發巨大的權力和利益轉移,也就必然導致不同派系之間、中央與地方之間的強烈爭奪以及利益集團的阻擊。李克強此前「壯士斷腕」決心的言論,中共省部級官員會議前後在中央黨校集訓,高層亮軍權示警,正是出於此原因。

稍有常識的人都知道,一個重大的改革,必然需要共識基礎,需要有實施的道德權威,需要道義感召力和民間的信任。而這些條件,中共完全不具備。

目前,中共宣傳的馬克思主義意識形態已經破產,共產主義成了笑話,黨內沒有任何信仰信念可以維繫,官員、黨員離心離德,一心只想陞官撈錢。黨內派別林立,公開分裂,毫無共識可言。《九評共產黨》發表以後,一億五千萬中國民眾退出中共黨、團、隊組織,中共在組織上走向瓦解。

從改革權威看,中共迫害法輪功的江系血債幫出於被清算的恐懼,全力阻擊習、李改革。江系不願看到習近平迅速鞏固權力,不願坐視習、李順利施政。薄熙來事件後,中共內部分崩離析,習近平陣營與江澤民陣營的權力廝殺你死我活。江派因迫害法輪功而恐懼被清算,習陣營要「執政」並恐懼中共倒台,兩種恐懼如影隨形,是中共解不開的結。

目前中共面臨的一系列亂局,從南周新年特刊事件、李旺陽事件、廢除勞教事件、大V、民營企業家被抓到最近的一系列爆炸案,都可以看到江系在背後阻擊的影子。

現任高層想要解決迫害法輪功造成的惡果,卻意圖繞開迫害問題本身,無疑是捨本逐末,緣木求魚。只要迫害還存在一天,只要血債幫一天不被繩之以法,惡果的根源就無法消除,問題也不可能真正解決。

尤為重要的是,中共已經沒有了任何道德感召力,也徹底失去了民心,只能靠所謂的「愛國主義」幌子作為救命稻草。這種愛國主義宣傳以煽動仇恨為基礎,即愛要通過恨來達到,愛中國要通過恨美國、恨日本來實現,以撕裂國與國關係、撕裂中國社會為代價,在全球一體化的今天,這種做法根本沒有出路。當「兩會」代表出現眾多「外國人」時,當富豪爭相移民時,當眾多高官擁有外國護照、把妻子、兒女都送往國外時,愛國主義的說辭不僅蒼白無力,而且是純粹的鬧劇和空談。

五千年來,中國歷代王朝都以對上天的信仰,「仁、義、禮、智、信」的基本道德維繫著統治,一旦道德體系崩潰的時候,一個朝代的統治也就瓦解。就連當年鄧小平復出推行改革時,也是憑藉否定文革、糾正冤假錯案這點僅有的道義資源,讓改革得以推行,讓中共延續了幾十年統治。

但現任高層最近卻提出「兩個不否定」的說法,意味著不想糾正前三十年的錯誤,也不能否定後三十年的問題,也就是江澤民對法輪功的迫害罪惡不會被清算。中共建政六十多年來,害死了八千萬中國人,迫害過數億中國民眾,可謂罪惡滔天。對千百萬善良法輪功修煉者的殘酷迫害還在繼續,當局「兩個不否定」的說法,等於與中共捆綁在一起,完全放棄其統治的道德基礎,放棄清算江澤民的罪惡,也就失去了權力轉移的道德支柱。沒有任何道德基礎的改革,是注定失敗的。

因此,不管中共三中全會確立何種改革路線,在迴避迫害法輪功核心問題前提下,要進行如此大規模的權力和利益轉移,卻沒有任何共識、權威、道義和信任基礎,要奢望成功,無異於癡人說夢。

大勢已去 中共無處逃遁

雖然現任高層試圖通過改革來救黨,但天滅中共是歷史的必然。天網恢恢,不只是針對作惡的個人,也包括罪行纍纍的中共。走到歷史的今天,中共已無可救,無可逃。天道威嚴、天意之下,任何試圖保黨的努力都是徒勞的、可悲的。

或許黨媒還會再次吹捧此次會議的意義。如果說十八屆三中全會有甚麼特別的意義,那就是它不經意的成為一個歷史轉折點,這個轉折點就是當局放棄道德治國,放棄清算元凶,放棄清算中共的罪惡,在迴避核心問題中尋求解決方案,由此而更無出路,時局也將出現新的轉折。

由此造成的惡果很快就會浮現。外界會看到改革的擱淺,看到表面的改革帶來的紛爭。中國各派及中央和地方諸侯將陷入全面混戰,各部委、各派別、各地方都將各自為戰,中國社會全面分化,中共分崩瓦解,當局處境會越來越危險。

當表面敷衍的改革無濟於事時,必然會引發真正的社會變革。那時,更多的民眾會站起來對中共說不,新的變革海嘯將會淹沒紅朝暴政。

中共解體已沒懸念,它已沒選擇的機會。真正值得關注的是廣大中國民眾的命運,包括那些權力者,那些改革者。他們可以進行選擇,選擇拋棄中共,走向未來,或被中共捆綁,失去未來。

作為權力者,他們最大的責任就是切不可因為自己錯誤的選擇,讓更多的人失去未來,那將是他們生命永遠都難以承擔的罪責。

歷史不幸地安排了中共的出現,但同時也安排道解中共。法輪功真相就是一面照妖鏡,一道解方,照出了中共的原形,解開時局的重重迷霧,讓善良的人們擁有未來。

文章來源:《大紀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