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清漣:中國「單獨二胎」的經濟學分析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3年11月30日訊】 中國由於實行嚴格的計劃生育政策,因此生育指標就成了中國的「稀缺資源」。中國的規律是:任何資源只要稀缺,立刻會成為一條食物鏈,估計十八屆三中全會的重要改革措施「單獨二胎」生育政策,也即將如此。

以下是我對計劃生育這條食物鏈的分析,當然也會順便展望一下正在呼之欲出的「二胎生育指標交易平台」。

單獨二胎」只是對生育權不平等的矯正

首先我得肯定,這次的「單獨二胎」政策,即其中一方是獨生子女即可生二胎,與原來夫妻雙方是獨生子女的可生二胎的政策是個進步。只是我的理由有點不同,認為這是對中國人生育權不平等的矯正,此前的計劃生育政策是農業戶口有兩個生育指標,非農業戶口一個生育指標,現在總算讓部分城市人口享受了與農村人口同等的權利。這一點許多國外的人權工作者並不知道,或者說他們不想知道。

早在前幾年的文章中,我就說過:中國的獨生子女政策事實上只限制了部分優質人口的生育權,這部分人口是黨政事業機關、以及文化、教育、衛生等行業工作者、公司白領階層與國企職工的生育權。無論從受教育程度還是撫養能力,這幾大階層應該是中國對子女最願意盡心也有能力盡責的人群,只是這些階層受到失去工作與社會撫養費等超重罰款的限制,一般不敢生二胎。如果有人敢於生,有楊支柱這一例子為證。

但在農村地區,多年前就實行了頭胎是女兒允許生二胎的生育政策,後來事實上頭胎是男孩也獲准生二胎,只是可能要罰款,數量多少因地區差異沒有統一標準。富裕人群早就採取以罰款換生育權的方式,不少都是二胎或者更多。有權有勢者的生育方法更多,比如利用生育政策的相關規定,如頭胎有殘疾或各種疾病(病種有詳細列明)的,可以合法生育二胎,於是不少人就想方設法通過關係證明自己的頭胎子女有病,合法獲取生育二胎的指標;還有的乾脆通過情婦生育;有的則鑽法律空子,例如計劃生育政策規定,夫妻雙方有一方未生育過的可生育二胎,於是有人通過離婚並與未生育過的女子結婚,以便合法生育二胎。

因此,不管計劃生育政策形式看起來多麼嚴厲,真正的獨生子女家庭主要分佈在城市人口當中。這次的「單獨二胎」政策,只是讓他們擁有了與農村人口同等的生育權。

計劃生育形成一條巨大的食物鏈

因為計劃生育政策極其嚴格,生育指標就成了「稀缺資源」,因此圍繞計劃生育,中國產生了一個巨大的利益集團。以下是我蒐集到的官方數據:

1、計劃生育部門提供了特別多的就業機會

2010年3月公開發布的《生育行為與生育政策》指出,截至2005年底統計,全國人口計生系統共有工作人員5087萬。其中,納入國家行政編制、由國家財政負擔工資福利的公務員有1048萬人。

鑑於這類就業不可能出現爆髮式增長與迅速衰退,大約代入5%的偏差值,應該接近現在的計生工作人員總數,即5000至5500萬之間。

不知中國是否還能找到一個能夠為5000萬人提供就業機會的行業?至少我想不出來。

2、計劃生育部門的經費來源

上述5000多萬人中,納入國家行政編制的1000多萬人有財政供養,另外那4000多萬則必須自收自支。這麼巨額的行政開支從何而來?最直接的方法當然是靠山吃山,靠水吃水。

就在11月25日,《中國經濟週刊》發表長文「全國每年200億超生罰款去向成謎 挪用時有發生」,非常詳細地介紹了超生罰款的由來及數量。

該報導介紹,所謂「超生罰款」,是對違反計劃生育政策人群徵收的一筆款項,後稱為「社會撫養費」,2001年《人口與計劃生育法》將「社會撫養費」的徵收當作常例,並由國務院頒佈的《社會撫養費徵收管理辦法》設置了詳細規定。目前全國在對超生一個子女者徵收社會撫養費方面,按地區大致可分為四類標準,相差很大,有興趣者可去查看。據《中國經濟週刊》記者透露,在公開信息中查找到的單筆社會撫養費最高金額為109.58 萬元。

儘管這些費用的去向不明,但可以確定的是,未納入財政供養範圍的4000多萬人的工資福利獎金,全由這200多億社會撫養費中開銷。「去向成謎」與「挪用時有發生」意味著腐敗,在中國目前的制度環境下,這幾乎不可避免。

正在熱議中的「二胎指標交易平台」

「二胎指標交易平台」的討論並非始於今天。早在去年,全國人大代表、志高集團控股董事局主席李興浩在搜狐微博上已很有前瞻性地知道將調整計劃生育政策,呼籲建立「生育指標交易平台」,獲得不少人響應。

「單獨二胎政策」出台後,使不少合條件的城市夫妻很高興。1980年後生的人許多是獨生子女,因此大部分城市家庭都符合條件。但並非所有的人都願意生養二胎。在政策公佈後的第二天,新浪在微博上做了一個調查,在26000名參與調查的用戶中,大多數表示將會生育二胎,但有約37%的人表示他們不會再要第二個孩子。

這就使李興浩首倡的「二胎指標交易平台」的成立成為可能。已經有人在網上說「二胎生育指標轉贈」,其實是在為窮人說話,似乎這個交易平台一成立,窮人可以通過轉讓生育指標獲利。我查了一下,以往一些地方生育部門出賣生育指標的價格是一個2萬元,也就是說,交易平台的設置,大部分地區不可能比這個價碼高多少,北京上海等地因為戶口值錢,價格也許要高不少。但可以確定,轉讓生育指標不可能讓窮人致富,最多只短暫地改善生活而已。

接下來的具體問題是:生育指標轉讓是否能夠合法化?因為只有合法化才能產生「生育指標交易平台」。但中國地方政府現在都害有金錢飢渴症,一旦合法化,計生部門又怎願意將這一交易平台讓民間自辦?

目前有關單獨二胎政策的實施細則還未出來,網上這麼熱烈的討論,可能會使這一交易平台納入政策考慮範圍。因此,相關政策需要解決幾個問題:一、是否允許這種二胎指標交易合法化?不將其合法化,肯定會出現黑市交易,為計生部門提供尋租空間。因此這不僅是個管理問題,而是利歸政府還是利歸私人的問題。二、合法化後,這一平台是由政府操辦,還是民間操辦?三、交易平台的定價原則,以及平台掌控者與指標出讓者的分成問題。

一個擁有十幾億人口的國度,環境生態已經接近崩潰邊緣,人類賴以生存的三大基本要素水、空氣、土地均已經嚴重污染,形成了資源對外高度依賴狀態。這種情況下,政府只考慮維護政權,普通人則只考慮如何多生孩子或者轉讓生育指標,無論在朝在野之士,對這個國家的未來均無長策。這種情況倒是從1840年鴉片戰爭以來中國未有之局。

文章來源:《中國人權雙週刊》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