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新:中共把朝共小夥伴潛規則成了「陪襯人」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4年1月2日訊】中共與朝共(朝鮮勞動黨)之間自詡的所謂「鮮血凝成的友誼」,由其「狂妄自大、極端自私、為所欲為」的邪教本質和流氓本性所決定,其實是邪惡黑幫之間互相撕咬(它們叫「以鬥爭求團結」)、互相利用的血腥粘結而成的。

在互相撕咬方面,如同中共對待蘇共老大哥一樣,朝共對中共充滿了疑慮,對中共一直保持著高度警惕和猜忌,針對中共的反控制手段一向是「快刀斬亂麻」,一旦發現或懷疑有「裡通外國(中共)」的,就毫不猶豫、毫不留情地予以嚴厲打擊。當年,金日成清除其「延安派」的「親密戰友」們,跟毛澤東清除被懷疑為「親蘇派」的高崗反黨集團,如出一轍。而今,其孫子金正恩清除以自己親姑父為首的「親華(親中共)派」,也是如此。

在互相利用方面,中共與朝共各懷鬼胎,各據自己所需而行。大體上的角色分配是,朝共扮演的是無賴式「丐幫」小幫主,而中共則扮演的是大流氓式「黑老大」。

在這一方面,一個似癲主,一個似瘋狗。比如,在朝核問題上,它們一前一後,一唱一和,雙簧演得淋漓盡致,相當默契。一個「六方會談」,把其他四方弄得團團轉。當然,同時中共與朝共也掐得不可開交。這些,現在已經被人看穿了。這裡邊還有一手,中共玩的比較隱蔽,不一定全都看破了。那就是中共為了對內對外欺騙,把朝共潛規則成了自己「形象工程」的「陪襯人」。就是說,它在對內對外的宣傳洗腦過程中,有意利用朝共的「臭名」和「醜陋」,來襯托它自己。有人還覺得,中共現在對於朝共的形象不像以前那樣那麼維護了,對國內這方面的輿論箝制放鬆了,甚至中共自己的媒體也對朝共時有微詞,這是中共「與時共進」了,「政策寬鬆」了。其實,是又上了中共的當了。

通過朝共這號「陪襯人」,儘管它沒辦法像左拉在小說《陪襯人》中所描寫的那些有姿色的貴夫人那樣,來襯托出它自己的美麗,但是卻也可以在某種程度上像那些醜婦那樣為它自己「遮醜」。應該看到,中共的這種目的達到了,不說完全達到了,也可以說基本上達到了。想想看,是不是不少人,或者是我們在不少時候,在不少事情上,都把朝共看得比中共更邪惡、更野蠻、更卑鄙、更流氓了呢?而事實上真是這樣嗎?為什麼就連美國都把朝鮮(朝共)列為了「邪惡軸心」而沒有把中共列為「邪惡軸心」、恐怖組織呢?在這兒,除了「利益」的考量因素之外,是不是也有「眼力」上的原因呢?也有受騙的成份呢?

中共把朝共當作「陪襯人」,不止是為它自己「遮醜」,更是為了掩蓋它自己的邪惡本質與罪惡。中共活摘的罪惡被曝光之後,關於朝共如何虐待民眾、濫施酷刑的傳言,在國內外都有增無減,其中一個重要原因,就是中共的「故意為之」。最明顯的,就是最近有關「犬決」張成澤的傳聞甚囂塵上。這裡,對其真假不論,有一點不可小覷,對此炒作最歡的,就是中共「血債幫」收買的海外媒體。為啥?國際上聲討、追懲中共活摘罪惡的呼聲高了、動靜大了,中共受不了啦。

有人不解,中共養朝共這個白眼狼幹啥?淨給添麻煩。這是正常人在按自己的正常情理看待它們,它們都是西來邪靈,中共是那個邪靈的主體,朝共是小夥伴、左膀右臂,只是有「主體思想」。它們都沒有任何信義,也都清楚對方不守信義,但它們同時也都明白需要互相利用,所謂「鮮血凝成的友誼」那是說給「中朝人民」聽的,是騙他們的,因為鮮血也都是兩國人民的,養朝共的,實際也是中國人民的血汗,中共只是過把手而已,卻對外落個自己小夥伴的「施主」的名義,還白撿一個大活寶醜八怪「陪襯人」,何樂而不為之呢?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