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軍人妻回憶和趙紫陽夫婦的一段奇緣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4年1月5日訊】一位軍人的妻子說:前幾天看到梁柏琪阿姨去世的消息,感觸良多,和趙紫陽伯伯和梁柏琪阿姨在一起時的一幕幕不時地在腦海浮現。

趙紫陽的夫人梁伯琪去世

大陸媒體報導,已故中共前總書記趙紫陽的夫人梁伯琪於25日晚在北京醫院病逝,享年95歲。家人表示,梁伯琪辭世時寧靜安詳。

據悉,梁伯琪年高多病,數年前生病失憶,直到她過世時,都不知道丈夫趙紫陽已於2005年去世。

軍人妻回憶和趙紫陽夫婦的一段奇緣

明慧網報導,這位軍人的妻子回憶說:1996年到1999年期間,趙紫陽伯伯和梁阿姨曾兩次來到我所在的城市。第一次來時,我父親打電話讓我去看望他們,要求我力所能及地為他們提供一些幫助。我帶著父親的囑託給趙伯伯打電話,自報家門,隨後到他們下榻的賓館去拜望。

雖然是初次相見,他們慈祥和藹,沒有讓我感到一絲的拘束。我們在一起大多聊些家常、保健的話題,有時我會給二老送一些喜歡吃的粗糧。梁阿姨有時也到我家吃點家常飯,我也會去賓館和他們共進午餐。

有一天,梁阿姨打電話跟我說她要到××單位去聽一個氣功講座,約我同去。我應邀前往,不巧的是我去晚了,沒能進去。梁阿姨便中途出來和我一起散步。談到氣功,我告訴她,我是修煉法輪大法的,這個功法非常好,修煉「真、善、忍」,對強身健體有奇效。我舉了些具體例子,她立刻表示也要煉法輪功。後來,梁阿姨到我們煉功點請了《轉法輪》、煉功動作圖解和其它所有資料,並學會了煉功動作。

有一天,我去她那裏一起學法交流。趙伯伯坐在旁邊聽,他不時插話說:「這個問題你們老師是這樣講的……」我覺得很奇怪,就問:「您怎麼知道?」他說:「我看過書,書上就是這麼講的。」我又問:「您怎麼記得這麼清楚?」他說:「我看過的東西過目不忘。」我高興地說:「書上說的是千真萬確的!修煉真、善、忍不僅對強身健體有奇效,也有益於社會安寧、穩定……趙伯伯,您也一起煉吧!」當時他沒有馬上表態,說要考慮考慮。後來不久,他也開始煉功。有一次提起煉靜功,我說自己打坐入不了靜,趙伯伯說:「我打坐時甚麼也不想。」

他們返回北京後,我也曾去北京富強衚衕看望他們。我向他們身邊的工作人員洪法,講述法輪大法的美好。在北京時,我曾經和梁阿姨一起去參加集體學法。那段時間我們感到身心愉快,一片祥和。

後來,趙伯伯和梁阿姨又來過一次我所在的城市。當時對他們的限制是:不許出國,不許到沿海城市。

趙伯伯和梁阿姨身體不是太好,煉功就是為了祛病健身,趙伯伯患有纖維肺等疾病,煉功後身體比以前好多了,趙伯伯很高興。但是,後來因為各種原因,趙伯伯停止了煉功。

1999年7月,江澤民發動了史無前例的對法輪功的血腥迫害。我作為一個普通的修煉人也沒能倖免。7月20日早上六點我和其他法輪功學員被帶到派出所,我一頭霧水,感覺到氣氛非常緊張!當時我只知道講法輪功是多麼好,因為那是我唯一的真實感受。上午10點,他們讓我們看「取締法輪功」的電視公報並讓我們寫對法輪功的認識。那種形勢讓人感到又一次「文化大革命」來臨了。下午,警察到我家非法抄走了所有的大法書籍,而且未給清單。我則一直被關到深夜12點。12月份又把我騙去參加所謂的「學習班」,無限期非法關押,集中「學習」(洗腦)。

2000年元月,我要回北京為耄耋之年的父親過生日,「學習班」竟一直不同意。我父親給單位黨委寫信,希望在有生之年能讓外地子女都能參加這次家庭聚會。即使如此,單位還是不準假。我丈夫是軍人出身,脾氣火暴,對於這種無理迫害忍無可忍。他到各級部門去評理、上訪。最後允許我在警察「陪同」之下入京看望老父親。

這次在京期間,我還是想辦法去看望了趙伯伯和梁阿姨。這是我最後一次見他們。

趙伯伯和梁阿姨都走了,他們把正直和善良留在了人間,願他們在人間與大法結下的這段善緣能給他們生命的未來帶來美好。願他們的在天之靈能得到神的護佑。

法輪功在全世界已經洪傳120多個國家和地區

《明慧網》報導,1999年迫害之初,除了中國大陸之外,法輪功在海外主要在包括香港、澳門和台灣的亞洲地區以及北美、歐洲和澳洲等總共30多個國家洪傳。時至今日,法輪大法已經弘揚海外120多個國家與地區。法輪功及其創始人李洪志先生獲得各國各級政府給予的各界褒獎兩千多項、支持議案和支持信函三千多項,全球各民族各族裔修鍊法輪功的人數超過一億,得到各界各民族各種族有緣之士越來越多的理解和珍惜。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