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書連載】《三俠五義》第四十七回

【新唐人2013年10月9日訊】【導讀】《三俠五義》原名《忠烈俠義傳》,是中國清代咸豐年間著名的公案俠義小說。它是根據藝人石玉昆說唱的《龍圖公案》及其筆錄本《龍圖耳錄》編寫而成的,全書共一百二十回。清人俞樾加以增刪修訂,改寫成《七俠五義》,並首刊於光緒五年 (1879)。小說描寫的是宋朝包拯在俠客、義士的幫助下,審奇案、平冤獄、以及俠客義士幫助官府除暴安良、行俠仗義的故事。《三俠五義》的出現,開創了公案小說與俠義小說的合流。作為中國最早出現的具有真正意義的武俠作品,《三俠五義》稱得上是武俠小說的開山鼻祖,對中國近代評書曲藝、武俠小說乃至文學藝術影響深遠。

第四十七回 錯遞呈權奸施毒計 巧結案公子辨奇冤

且說趙虎暗道:「我家相爺赤心為國,誰知他的子姪如此不法。我何不將他指引到開封府,看我們相爺怎麼辦理?是秉公呵,還是徇私呢?」想罷,道:「你正該寫個呈子分析。」趙慶道:「小老兒上京投親,正為遞呈分訴。」趙虎道:「不知你想在何處去告呢?」趙慶道:「小老兒聞得大理寺文大人那裡頗好。」趙爺道:「文大人雖好,總不如開封府包太師那裡好。」趙慶道:「包太師雖好,惟恐這是他本家之人,未免要有些袒護,於事反為不美。」趙虎道:「你不知道,包太師辦事極其公道,無論親疏,總要秉正除奸。若在別人手裡告了,他倒可托人情,或者官府作個人情,那倒有的。你要在他本人手裡告了,他便得秉公辦理,再也不能偏向的。」趙慶聽了有理,便道:「既承指教,明日就在太師跟前告就是了。」趙虎道:「你且不要忙。如今相爺現在場內,約於十五日後,你再進城,攔轎呈訴。」當下叫他吃飽了。卻又在兜肚裡摸出半錠銀子來,道:「這還有五六天工夫呢。莫不成餓著麼?拿去做盤費用罷。」趙慶道:「小老兒既蒙賞吃點心,如何還敢受賜銀兩?」趙虎道:「這有甚麼要緊?你只管拿去。你若不要,俺就惱了。」趙慶只得接過來,千恩萬謝的去了。


 
不多時,只見公孫策領進了三個少年,俱是英俊非常,獨有第三個尤覺清秀。三個人向上打恭。文大人立起身來,道:「三位公子免禮。」大公子包世恩,二公子包世勛卻不言語。獨有三公子包世榮道:「家叔多多上覆文老伯。叫晚生親至公堂,與假冒名的當堂質對。此事關係生員的名分,故敢冒昧直陳,望乞寬宥。」
  
不料大公子一眼看見當堂跪的那人,便問道:「你不是武吉祥麼?」誰知那人見了三位公子到來,已然嚇得魂不附體,如今又聽大爺一問,不覺抖衣而戰,那裡還答應的出來呢。文大人聽了,問道:「怎麼,你認得此人麼?」大公子道:「他是弟兄兩個,他叫武吉祥,他兄弟叫武平安。原是晚生家的僕從,只因他二人不守本分,因此將他二人攆出去了。不知他為何又假冒我三弟之名前來?」文大人又看了看武吉祥,面貌果與三公子有些相仿,心中早已明白,便道:「三位公子請回衙署。」又向公孫策道:「主簿回去,多多上覆閣臺,就說我這裡即刻具本覆奏,並將包興帶回,且聽綸音便了。」三位公子又向上一躬,退下堂來,公孫策扶著包興,一同回開封府去了。
  
且說包公自那日被龐吉參了一本,始知三公子在外胡為。回到衙中,又氣又恨又慚愧。氣的是大老爺養子不教;恨的是三公子年少無知,在外闖此大禍,恨不能自己把他拿住,依法處治;所愧者自己勵精圖治為國忘家,不想後輩子姪不能恪守家訓,以致生出事來,使他在大廷之上碰頭請罪,真真令人羞死。從此後,有何面目忝居相位呢?越想越煩惱。這些日子連飲食俱各減了。
  
後來又聽得三公子解到,聖上派了三堂會審,便覺心上難安。偏偏又把包興傳去,不知為著何事。正在跼蹐不安之時,忽見差役帶進一人,包公雖然認得,一時想不起來。只見那人朝上跪倒,道:「小人包旺,與老爺叩頭。」包公聽了,方想起果是包旺。心中暗道,他必是為三公子之事而來。暫且按住心頭之火,問道:「你來此何事?」包旺道:「小人奉了太老爺太夫人之命,帶領三位公子前來與相爺慶壽。」包公聽了,不覺詫異,道:「三位公子在那裡?」包旺道:「少刻就到。」包公便叫李才同定包旺在外立等:「三位公子到了,急刻領來。」二人領命去了包公此時早已料到此事有些蹊蹺了。
  
少時,只見李才領定三位公子進來。包公一見,滿心歡喜。三位公子參見已畢。包公攙扶起來,請了父母的安好,候了兄嫂的起居。又見三人中,惟有三公子相貌清奇,更覺喜愛。便叫李才帶領三位公子進內,給夫人請安。包公既見到了三公子,便料定那個是假冒的了。立刻請公孫先生來,告訴了此事,急辦文書,帶領三位公子到大理寺當面質對。
  
此時展爺與三義士四勇士俱各聽見了。惟有趙虎暗暗更加歡喜。展南俠便帶領三義四勇來到書房,與相爺稱賀。包公此時把連日悶氣登時消盡,見了眾人進來,更覺歡喜暢快,便命大家坐了。就此將此事測度了一番。然後又問了問這幾日訪查的光景,俱各回言並無下落。還是盧方忠厚的心腸,立了個主意,道:「恩相為此事甚是焦心,而且欽限又緊,莫若恩相再遇聖上追問之時,且先將盧方等三人奏知聖上;一來且安聖心,二來理當請罪。如能彀討下限來,豈不又緩一步麼?」包公道:「盧義士說的也是,且看機會便了。」正說間,公孫策帶領三位公子回來,到了書房參見。
  
未知後事如何,下回分解。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