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裏外看 :李娜創歷史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4年1月31日訊】來自湖北武漢的李娜成為首位奪得澳大利亞網球公開賽冠軍的中國運動員,從而創造了中國的歷史。

與此同時,李娜奪冠導致中國公眾和線民對中國體育制度和中國共產黨政權發出強烈的譴責和聲討,從而創造了世界歷史。

自世界上出現共產黨政權以來,體育運動從來都是被政權利用來往自己的頭臉貼金。中共政權這一次也試圖利用李娜的勝利和成功給自己貼金,結果弄了個灰頭土臉。中共政權如此開創世界第一,成為世界媒體和中國線民的笑料。

自由很寶貴

李娜成為當今中國的奇景。這種奇景的方方面面看上去都令人驚訝,驚歎,驚奇,甚至驚呼。

李娜的勝利不僅是體育比賽的勝利,更被世界媒體和中國公眾/線民看作是李娜爭取自由所獲得的勝利,而且是自由的大獲全勝,讓李娜榮譽和金錢雙豐收。

李娜生在國家壟斷體育運動、並將體育運動當作執政黨自我歌頌道具的中國。她先是被納入國家體制,最後毅然下決心徹底離開非人道和壓制基本個人自由的國家體制。

她奪取的勝利絢麗奪目,非常漂亮。而且,她的勝利也跟她的擊球動作一樣,讓人在感到健美、優美、優雅、有力的同時,也讓人不禁感覺眼花繚亂,目不暇接。

於是,細細分析,甚至是細細陳列李娜勝利的方方面面,就對中外觀眾和媒體構成了巨大的挑戰。

澳大利亞主要的工商新聞網路雜誌《工商觀察者》(Business Spectator)1月28日發表澳大利亞悉尼大學研究員約翰•李的文章,試圖給李娜和中國體育制度的關係理出一個可以雅俗共賞的頭緒,讓英語世界的讀者可以更直觀地理解並欣賞李娜的勝利:

「人們猜測,當初李娜離開國家運動員訓練體制不僅僅是為了要學習不同的打網球的技術。她決定在依然參加比賽的年齡結婚,(這在中國)也會讓許多人皺眉,因為中國體制內的運動員一般是連談戀愛都會被禁止。體制內的運動員獲得的大部分體賽收入都被國家體育機構的官僚收走。網球運動員的比賽收入更是被收走65%。這種局面導致中國運動員和公眾的怨恨。大多數中國運動員不得不部分返還國家給他們的培養費,即使是他們後來沒有獲得比賽勝利。李娜跟他們不同。她的決定使她可以保留大部分比賽的稅後收入。她現在只是需要交納12%的商業收入稅,以及向中國網球協會交納8%的獲獎獎金。這是該協會當初不情願地准許她離開時所講定的條件。」

英語世界有一種說法是「自由不是免費的」(Freedom is not free),意思是爭取自由和維護自由需要人們付出艱苦的努力,甚至付出巨大的代價。

如今,李娜又向世人展示出有關自由的另一種道理,這就是:自由很寶貴,而且是貨真價實的寶貴,是可以用冷冰冰的金錢衡量的寶貴;爭取自由需要巨大的付出,但也會得到巨大的收穫。

不同凡響的李娜

李娜在奪得澳大利亞網球公開賽女子單打冠軍後用英語發表的獲勝致詞,成為英語世界的美談。英語世界的評論家異口同聲地稱讚她的致詞風趣,俏皮,調皮,展示出她可愛迷人的個性,認為她是中國運動員當中的異數,也是所有的共產黨國家運動員的異數。她沒有在致詞中感謝「祖國」。

李娜在致詞中,感謝她的經紀人給她帶來財富,感謝她的先生給她調飲料,修球拍。她接著又俏皮地追加了一句,她的先生也很幸運,因為找到了她。她在澳大利亞致詞時的活潑激情,跟她返回中國之後的缺乏表情構成了戲劇性的對比。

美國《基督教科學箴言報》駐北京記者傅畢德(Peter Ford)就此有如下的戲劇性描述:

「星期六,李娜在獲得澳大利亞網球公開賽女子單打決賽冠軍之後發表致詞,俏皮,活潑,直言大膽。看到當時的李娜的人恐怕是難以認出星期一返回中國的李娜。

「她面無表情,在武漢機場拒絕了官方要給她舉辦的慶祝宴會。後來,在當地政府舉行的一個歡迎儀式上,她勉為其難地跟中共官員握手,沒有展示出一點笑容。

「她小時的教練(一個厲害得要死的人)跟她擁抱表示祝賀時,她只是表情木然地站在那裏,沒有抬起胳膊,而且看上去非常不自在。中國官方竭盡全力試圖也從中國這位人氣最旺的運動員身上沾一點光。然而,李娜這位中國最著名的主見強烈的運動員就是不肯買帳。」

《基督教科學箴言報》駐北京記者傅畢德所列舉的李娜不肯買中國官方帳的例子,包括中國公眾的美談,即李娜拒絕了中國官方宣傳機器中央電視臺邀她上春節聯歡晚會的邀請。她表示,她更喜歡跟母親、跟家人一起過年。

一言難盡的李娜

總起來看,截至目前,中國線民和世界媒體對李娜在澳大利亞和中國的兩種差異明顯的表情和肢體語言有大相徑庭的解讀。

世界媒體傾向宏觀的解讀,傾向著眼於共產黨國家的體育與政治的關係。這種解讀雖然大致不差,有一定的道理,但也使李娜似乎顯得有點不近人情,缺乏禮數。

與此同時,作為李娜的同胞,中國的線民則基於對她的過去和現在的更細緻的觀察,對她寄予了更多的同情和理解,並表示了更多的、更強的道義支持。

為什麼李娜對中國官方,對湖北地方當局如此不感冒,如此面無表情?中國線民拿出了十分富有人情味的解釋:

@杭州吳晟:【兼聽則明:她為何漠然?九運會頒獎李娜被領導賞耳光】據@新浪體育 近日,李娜對省領導以及恩師所表現出來的漠然態度引發了爭議。有網友指出,李娜的態度或許源於2001年第9屆全運會的一段往事,當時網球混雙比賽,姜山奪得冠軍,李娜獲季軍。而頒獎時領導竟然當眾賞了李娜一耳光。

在當今的中國互聯網上,李娜面無表情接受中共湖北當局祝賀的照片正在瘋傳。與此同時,在2001年第9屆全運會,一位中國官員在給李娜頒獎時乘機狠狠扇了她一耳光的視頻錄影也在瘋傳。

作為一個獲獎的運動員,李娜當年為什麼在獲得獎牌的同時受到這樣的虐待?現在中國官方還沒有拿出一個說法。

但中國線民普遍認為:中國官員在眾目睽睽之下如此虐待一個運動員,一個公民,是不可饒恕的罪行,而李娜如今只是用面無表情來作出回應已經是超寬宏和大度:

@天津王麟:怪不得李娜對湖北這群官猿如此恨之入骨,眾目睽睽之下打人,這是最傷害人了。

@柳上悔: 在萬眾矚目電視直播時尚且抬手就打,背地裏對運動員不知什麼樣的嘴臉哦,讓我想起前蘇前東德女運動員之悲慘傳說。

@彭謹Matlab:這個領導叫什麼名字呢?公開場合毆打他人可以治安拘留吧?

@黑得勻錦:體育界也夠黑夠亂!頒獎的搧得獎的!維琪查得出真相嗎???孰是孰非且不說,我們要知道真相!

@南瓜糯米糍:之前打這一巴掌很不對,現在又上趕著發錢更無恥!前倨後恭,小人嘴臉!

@林心雪: 又仔細看了一遍,這還疑似個毛啊,一巴掌快!准!狠!一看就是練過的。頓時理解了李娜面對80萬時的面癱臉……沒直接糊領導臉上已經算氣蓋雲天了

當局進退失據

李娜成為第一個獲得澳大利亞網球公開賽冠軍的中國人。中共湖北當局官員也試圖分享李娜的勝利榮耀,在她返回武漢時到機場迎接,並頒發獎金80萬給她。

李娜不情願地接受那80萬元獎金的樣子,成為在中國線民和世界媒體熱傳的圖片,熱議的話題。那80萬元獎金顯然讓李娜覺得麻煩,但也受到廣泛的質疑,從而給中共湖北當局帶來了更大的麻煩:

@新浪公益:【廣東@律師龐琨 向湖北省政府申請公開獎勵@李娜 80萬元的法律依據為獎】獎勵李娜80萬元人民幣的法律依據是什麼?獎勵李娜80萬元人民幣的獎金來源於何處?80萬獎金的支出是否符合財政預算支出?

中共湖北當局所面臨的麻煩是雙重的。首先,許多中國線民指出,中共只是一個政黨,中共湖北當局有什麼資格,有什麼合法的資產可以如此決定發獎金?再者,湖北當局如此勢利眼如此試圖收買李娜,結果李娜不肯合作,也讓湖北當局丟人現眼。

面對中國公眾和線民的質疑,湖北當局做出了在很多線民看來是越描越黑的辯解:

@都市快報:【湖北體育局局長:獎勵李娜80萬符合政策】據中青報:湖北省體育局局長胡德春表示,獎勵李娜80萬是有政策依據的,是執行去年全運會冠軍的獎勵標準。至於李娜在接受獎勵時表情冷淡,胡德春解釋,是因為李娜剛結束澳網比賽,經歷了長途飛行,身體疲憊,並非不願領獎。

然而,湖北當局的這種解釋,不但中國公眾不肯買帳,而且中共中央機關報《人民日報》旗下的人民網顯然也不肯買帳:

【人民網:政府獎勵李娜80萬有違公共財政倫理】首先政府支出必須嚴格履行預算程式,這筆80萬元的獎勵支出,有預算嗎?其次財政支出必須遵守公共性原則,只能用於公共服務,職業球員拿冠軍,與公共利益有何關係?官員拍腦門,說獎勵誰就獎勵誰,不怕老百姓說「崽賣爺田不心疼」?

中共湖北當局陷入進退失據的泥潭。湖北當局將如何從這種爛泥灘中自拔,跟誰是搧了那耳光的人一道,已經成為中國線民關注的焦點。

中國線民不好惹

李娜獲勝,發表獲勝致詞,沒有說「感謝祖國」、「感謝黨和政府」之類的共產黨國家運動員的陳詞濫調。中國當局對此顯然很不高興,並通過官方的宣傳機構新華社表示,李娜當年在中國國家隊得到費用高昂的訓練,沒有當年的那種訓練,就沒有李娜的今天。

中國官方的這種說法,被一些世界媒體形容為可笑的「自我表功和祝賀」。世界媒體普遍注意到,中國公眾和線民普遍不肯接受中國官方的這種說法。

與此同時,湖北當地一位網名「錢剛有話說」官方媒體記者顯然是從官方的立場出發,對李娜發出了強烈的譴責:

@錢剛有話說 :#李娜#說到底,你就是被寵壞了的女生,你就是自我無限膨脹,你就是不懂得以善意回報善意,你就是缺乏起碼人間溫情。幾天前,我還曾為你寫過一些熱情洋溢的文字,今天,看到你這樣擺臭臉耍大牌,我很後悔。幸虧,我還來得及改正我的錯誤,那就是:從今天立誓,我不再看你的任何比賽。你不值得我們追捧!

官方媒體人這種為官方當局張目的言論,受到成千上萬的中國線民從各種角度發出的痛斥:

@bigmonkey250:#錢剛#說到底,你就是被寵壞了的一個小報社的小主任,皮炎溝舔慣了,你就自我膨脹無限得意,你就是缺乏起碼人性。幾年前,我還曾看你們的報紙,今天,看到你這樣亂扣帽子混淆是非恬不知恥,我很後悔。幸虧,我還來得及改正我的錯誤,那就是:從今天立誓,我不再看你的任何報紙和你寫的任何文字。不值得

@始末-小安dy-遇見:李娜父親去世,孤兒寡母債務纏身的時候,家鄉媒體人沒發怒,膝蓋積水沒錢手術的時候,家鄉媒體人沒發怒,得了季軍被領導當眾搧耳光時,家鄉媒體人沒發怒,現在澳網奪冠,沒一臉幸福狀配合領導演戲…你丫的就發怒。

中國線民這種排山倒海般的痛斥,使官方媒體難於應付。顯然,線民的強烈反應也使中共宣傳機構處於一種不知所措的癱瘓狀態。

自媒體與人民覺醒

在以習近平為首的中共當局不斷加強媒體控制的今天,恐怕是誰也沒有想到李娜獲得澳大利亞網球開賽冠軍,居然會導致中國線民政治言論的大噴發。李娜的勝利不但沒能使中共當局為自己的頭臉貼金,反而使中共當局受到強烈的譴責、咒駡、嘲弄。

這顯然是當今中國歷史上的一種新現象,是世界各國共產黨國家歷史上的一種新現象。中國的一位線民對這種新現象予以如下的宏觀總結:

@王震微眾:時代真的變了!當年哪個奧運冠軍回鄉不被政府獎勵百萬以上啊?誰被質疑了。哪個運動員接受獎金時不是喜笑顏開啊?看李娜表情凝重。這是好事,自媒體加速人民覺醒。

在另外一方面,美國《時代》雜誌駐北京記者畢菡娜(Hannah Beech)也在1月28日發表了一篇旨趣跟「@王震微眾」非常相似的分析報導。畢菡娜報導標題和副標題分別是:

「中國的網球冠軍給中國的統治者發了一個刁球」

「李娜特立獨行的品格跟被監禁的中國公民權利活動家許志永的大膽信念遙想呼應,該是讓北京實行專制的領導人感到憂心忡忡」

畢菡娜的報導寫得非常富有比較文學的趣味。她如此描述了李娜和許志永的異同,描述這對原本是八竿子都打不著的中國男女的異曲同工和精神契合:

「在李娜奪得澳大利亞公開賽冠軍發表獲勝感言一天之後,許志永這位曾經被中文版《紳士》雜誌讚美的中國法律學者發表了另一種公開聲明。北京第一中級人民法院的氣氛不像李娜所在的墨爾本體育場那麼歡喜。許志永剛剛被判刑四年,罪名是聚眾滋事擾亂公共場所秩序。李娜在獲勝感言沒有提到中國,從而傳達出一種資訊。而許志永則是直接對決定他命運的中國當局說話。他說,‘這實際上是你們的一種內心恐懼的問題。你們害怕公開審判,害怕公民自由地旁聽審判,害怕我的名字上網,害怕自由的社會靠近我們。’許志永的律師說,法庭裁判長沒有讓許志永說完他的結案陳詞,說是該陳詞與案件審理無關。

「李娜和許志永都是鬥士。但是,他們選擇了不同的方式來跟中國當局的荒誕和僵化進行戰鬥。」

現在還不清楚李娜究竟是不是中外許多觀察家所認為的那種鬥士。但毫無疑問的是,李娜給中國帶來了舉世矚目的勝利,不但沒有讓中國共產黨當局得以給自己貼金,反而給中共當局帶來頭痛,帶來麻煩。

李娜由此創造了中國歷史,也創造了世界歷史。

文章來源:《縱覽中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