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劉萍女兒:過年的思念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4年2月1日訊】(新唐人記者唐音採訪報導)31日是馬年大年初一,按照傳統應該是闔家團圓的日子。然而有這樣一批中國人,他們為了推動中國的民主、自由,身陷囹圄,不能和家人團聚。前兩周被大量所謂審理和判刑的新公民運動的參与者們,就是其中一部分。31日,《新唐人》記者專訪了新公民運動的參与者、江西新余著名維權人士劉萍的女兒——廖敏月。

現年49歲的劉萍江西新餘人,是著名的草根維權活動家,新公民運動的參与者。

2011年她獨立參選人大代表,然後組織網友強闖山東東師古村探望盲人維權律師陳光誠,並親赴廣東烏坎支持村民的維權。

2013年4月21日,劉萍、魏忠平、李思華等組織十多位公民,在自家樓下的空地上舉牌,要求官員財產公示,並聲援被拘捕的丁家喜等公民。4月27日晚被抓。

劉萍、魏忠平和李思華被稱為「新餘三君子」。張雪忠、鄭建偉、龐琨等六位律師主動為他們提供辯護。

2013年10月28日,劉萍等三人案件開庭。開庭前多位證人和聲援者遭當局控制。

12月3日再次開庭,到6日晚上7點半結束,歷時4天。當事人作了無罪的最後陳述,律師們也為他們三人作了無罪辯護。

在最後的陳述中,劉萍講述了她參選人大代表后讓她「吃驚和震撼」的一幕幕經歷。

她說:「我24小時被警察保護,手機、行蹤被跟蹤,家門口安裝探頭,頻繁遭到非法拘禁,戴黑頭套,暴力毆打,捆綁四肢,脫光搜身,關押在黑監獄。」

經歷了這一切后,劉萍醒悟道:「我無罪,我從一個看新聞聯播唯命是從的臣民,為捍衛自己的勞動法權利,被迫成為一個訪民;為追求公平正義,蛻化成一個公民;為依法索要政治權利,蝶變成一名選民,在最後被當做索要公民政治權利的標本,我站在被告席上,被視同為反民。」

旁聽庭審給劉萍正在讀大學四年級的女兒廖敏月極大震撼,當庭她就多次痛哭。

庭審后她告訴海外媒體《大紀元》:「我現在真的理解了我母親,我以前很反對她做的事,現在我為我的懦弱和反對感到內疚。感覺自己以前就像『豬』一樣活著,只知道吃好、玩好,懵懵懂懂,旁聽開庭,我像接受了一次人格洗禮。」

據目擊者網友「秀才江湖」回憶說,休庭后,廖敏月對母親劉萍說:不要在這裏流一滴眼淚!這裏不是你流眼淚的地方,這麼骯髒的地方不配你流眼淚!

劉萍的辯護律師浦志強評價這次庭審:這個制度是邪惡的,所以才會傾全國之力,構陷三個合格的公民。

身為90后的廖敏月,在維護母親的正當權利的過程中,經歷了這個年齡無法想象的痛苦。

劉萍2013年4月27日被抓后一直沒有消息,5月2日,廖敏月去新余袁河公安分局索要給家屬的拘捕通知書。汪劍雲局長當時說:拘捕通知書沒有領導審批,給不了她。廖敏月表示會把這話原原本本的放到網上的,然後汪馬上說你別急他再問。

幾分鐘后,廖敏月的爸爸(劉萍前夫,也是警察,已離異多年)來了,強行要把廖敏月帶走,廖敏月堅持要拿到拘捕通知書。

廖敏月爸爸就當著所有袁河分局的警察和路東派出所李斌所長的面,把廖敏月打了一頓。廖敏月被打哭,警察還對著她錄像。廖敏月想知道,誰把她爸爸叫來的?

另外,她就讀的安徽財經大學有老師向廖敏月透露,新余的警方曾找到學校,要求學校以不能畢業或給予處分等方式,對她施壓,不准許她接受國外媒體採訪和在微博上發貼。

2013年12月30日,經過思考,廖敏月向安徽財經大學遞交了退黨聲明,聲明自己主動退出中共預備黨員!

2014年1月31日,她在微博上寫道:「今天是大年三十,是我母親失去自由的第十個月。我至今沒有能單獨和母親說上幾句話的機會,在這樣團聚的日子里,我更是不知道她現在近況……」

忍受著痛苦,廖敏月寫下:「抗爭的道路很長,然而我堅信!民主之花汲取正義之光,終將會綻放!借用斯(偉江)律師庭上的一句話:正義不在當下,但我們等得到。」

套用2014年馬年網上現在最流行的造句「馬上」,劉萍的辯護律師之一鄭建偉律師,1月31日發微博說:@劉萍女兒對@劉萍的心裡話,我猜是:「馬上回家過年」。

1月31日,中國黃曆的馬年大年初一,《新唐人》電視台記者專訪了劉萍的女兒廖敏月。

記者:我看到你微博上的留言了。今天馬年的大年初一,對你媽媽你現在最想說什麼?

廖敏月:我有很多很多想跟她說,但是我現在根本是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我真的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但是我肯定會表示我支持她,我支持她!

我心裏是特別特別挂念我母親,就是我希望我母親能在裏面吃好、穿好。因為我現在除了在庭上,沒有在其他時候見過她了,所以我現在希望很渺小,就是希望她能吃好,能穿好,只有這兩個,其它的我完全不敢奢求。

記者:你還記得:你見到你媽媽的這兩次里,她的樣子和平時有什麼區別?

廖敏月:人是瘦了很多了。她現在變的特別、特別的瘦了,因為剛開完刀,身體也不好。就站了一會兒,就說要坐下,站不動了。

記者:你怎麼理解你媽媽的很多行為,比如說要求獨立參選、要求官員財產公示?

廖敏月:我覺得這是每一個公民都可以做的事情,不是說她做的這些事情是違法犯罪,這是每個公民應該也必須做的事情,其實跟違法犯罪根本就扯不上邊,根本就沒關係。這個就是政治迫害。

記者:你媽媽經歷過多次被國保圍困在家裡,斷電斷水等等。你見證過這些事情嗎?

廖敏月:就比如說斷網——因為我是大學生,我假期回來——母親只要是在網路上談及一些敏感的,包括當局迫害、打壓一些人的這些事情,就會迅速被斷網。

包括我自己本人,我也經歷過這樣的事情,我母親出事以後,我當時在一個飛飛(音)聊天室裏面,就是網易有個飛飛(音)聊天室。就是記者問我一些我母親的問題,我還沒有說兩分鐘,我的網就斷掉了,然後我全寢室的網就斷掉了。

還有一次,就是我在南昌一個表叔家裡面,也是說起那件事情,然後我表叔那一家人的網也是全斷掉了。然後他們打電話去,居然給出的答案說什麼停電了,但是其他人家根本就沒有出現這種情況。

記者:你在為媽媽找律師、上法庭的過程中,也親身經歷了很多事情。你認為前一階段對新公民運動的判刑等等,根本上是什麼原因?

廖敏月:就是他們政府的權力大於人權,司法不獨立,所以才導致現在的情況,很明顯的政治迫害。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