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生:駱家輝教會了中國民眾什麼 ──霧上海探親記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4年2月1日訊】美國駐華大使駱家輝匆匆地走了,這已經不是新聞。在中國時間雖短的駱家輝,那背著雙肩包的平民大使形象卻給官僚衙門上了別開生面的一課。

與此同時,駱家輝也教會了中國普通民眾怎樣瞭解真相,以求自身保護。

駱家輝教會中國民眾解讀PM2.5

他教會了中國民眾開始關心與自己的健康息息相關的PM2.5數值(霧霾)。

自從駱家輝上任以來,美國駐華大使館便天天公佈空氣質量監測數據,「北京空氣質量指數……,PM2.5細顆粒濃度……,空氣有毒害……」。從此,讓PM2.5這一陌生詞彙闖進了公眾視野。大使館雖然低調地表示:「建立監測站是為美國駐華大使館職員及家人,以及在北京的美國人提供服務。」但是,由此而引起的中國民眾的反應是:中國為什麼不公佈PM2.5?美國大使館公佈的PM2.5能否代表整個北京的空氣質量?

對此,貌似永遠正確的衙門抵抗過,也狡辯過,更推諉過。但是,最終還是不得不服輸──在事實面前。這就是駱家輝效應。

PM2.5成為整個社會最為矚目的議題,迫使中國各級環保部門逐步公開了各地的PM2.5數值,並讓各地政府重視起對霧霾天氣的整治。

去年九月國務院公佈了治理大氣污染的行動計劃:要在未來幾年將全國主要城市的PM2.5平均數值與二○一二年比削減百分之十。而北京、上海等城市所要達到的目標更高、更嚴,分別為百分之二十五和百分之二十不等。

為了達到這一目標,不僅要關閉效率低劣的小型煤碳加工廠、管理好粉塵嚴重的工地現場、嚴格管理汽車的廢氣排放、嚴格控制排污嚴重的產業,等等。

駱家輝讓民眾學會看懂PM2.5數據,當然,也讓衙門看到了轉機或者說商機。面對霧霾一直偷偷摸摸、不知所措的政府一下子仿佛撈到了救命稻草。

於是,政府讓媒體放出以下的信息:預計未來五年將投資一萬七千億元用於改善大氣污染狀況,牽動的經濟效果是中國全體GDP的二萬億元,增加二百萬就業人口。

大歡喜。霧霾帶動經濟,多麼美好的一幅藍圖啊。你相信嗎?

真正相信這一規劃能實現的人微乎其微。因為不受制於健全監督管理系統的政府是最不可信的。駱家輝走了,監管也會隨之消失。會有那麼一天,PM2.5數值明明超過了五百,卻說還不到五十的衙門是不會臉紅的。

對惡習熟視無睹的中國人

在我們知道了PM2.5是什麼,它是可入肺顆粒物,與肺癌、哮喘等疾病密切相關,是導致霧霾和黑肺的主要兇手。

年底我利用學校放假回上海探親幾天。啟程之前,東京真是晴空萬里,沒有一絲煙雲。我住的地方離富士山有近一百公里,卻能清清楚楚地看見披上了銀裝的富士山雄姿。

回到上海,一下飛機,眼前便是煙霧濛濛的天空。於是,知道了有一個詞彙叫「霧霾」,並且,學會了怎麼用「墨跡天氣」來查看當天的 PM2.5數值。

這一天PM2.5數值略超一百,屬輕度範圍。家人說,你真幸運,前兩天,爆表:數值超過了五百。回滬第二天,PM2.5數值二百以上,屬於重度污染。走到哪裡,四周都有人在不停地咳嗽,或者大聲吐痰。我自己也開始感到喉部不舒適、腫痛,像患了感冒一樣。但是,馬路上抽煙的人照抽,吐痰的人照吐,跑步鍛煉的並沒有減少。戴口罩以保護自己的人星星點點。讓我感到震驚的是,就在如此惡劣的環境下,人們依然能處之泰然。

到了晚上,走在馬路上東一腳、西一腳,到處是垃圾。很多都是擺攤子的賣完貨後,順手丟棄的,等第二天早上清潔工來打掃。這樣的現象在日本是不可能出現的。那裡的商店也好、居家也罷,自家門前自己掃,早上開始掃一次,工作完了再掃一次。清潔工只有把垃圾裝走的勞務。

在滬探親期間,常常遇見年輕漂亮的女子,或者長得不錯的帥哥在拼命清洗自己的愛車。人漂亮車也漂亮,就是習慣太不漂亮:把洗車洗下的垃圾、廢紙、髒抹布在馬路上隨地一扔,然後開著車揚長而去。

我走訪了幾家親朋好友,他們的家佈置得猶如天堂,一塵不染。但在通向他們家的樓梯上卻是垃圾、煙蒂和長年積累的塵埃。

就在送舊歲迎新年的十二月三十一日夜晚,PM2.5數值已經接近三百,居然鞭炮聲一夜未停。這十里洋場,這不夜城,卻成了霧上海。

鞭炮在燃放中會產生大量的煙塵和霧霾,有毒的二氧化硫、氮氧化物以及碳粒等顆粒物,是PM2.5的重要來源之一。

有數據顯示,二○一二年除夕夜,北京市的PM2.5濃度值,由平時的幾十微克/立方米躥升至一千微克/立方米,飆升八十倍。

更有甚者,卡車裝載著剛從建築工地拆下來的廢物垃圾,不加覆蓋,就在市內滿城橫衝直撞,揚起塵土,飛散髒污,一路向前。

中國已經麻木到了如此地步。政府不給力,已經是不爭的事實。身受其害的無辜民眾居然也對惡習熟視無睹、習以為常。

駱家輝告別中國時的評價

駱家輝教會了中國民眾的是看得見的數據,但是,他沒有義務教我們看不見的公德、公心和公信。駱家輝是駐中國大使,而不是幼兒園的老師。

不過,駱家輝在告別中國時曾評價說:(中國人)動輒批判外界,卻很少反思自己。

他還說:(中國人)不願為執行規則所累,寧願為適應潛規則受罪。

他更說:(中國人)不為長遠未來謀福,願為眼前的小利冒險。

嗚呼哀哉!一語中的。捫心自問,這不是幾十年被洗腦,先學「鬥爭哲學」,後被引導向錢看的中國人嗎?這個民族如果不跟隨歷史大潮,不尊從普世價值,難以自己救自己!

文章來源:《爭鳴》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