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書連載】《三俠五義》第五十六回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3年10月9日訊】【導讀】《三俠五義》原名《忠烈俠義傳》,是中國清代咸豐年間著名的公案俠義小說。它是根據藝人石玉昆說唱的《龍圖公案》及其筆錄本《龍圖耳錄》編寫而成的,全書共一百二十回。清人俞樾加以增刪修訂,改寫成《七俠五義》,並首刊於光緒五年 (1879)。小說描寫的是宋朝包拯在俠客、義士的幫助下,審奇案、平冤獄、以及俠客義士幫助官府除暴安良、行俠仗義的故事。《三俠五義》的出現,開創了公案小說與俠義小說的合流。作為中國最早出現的具有真正意義的武俠作品,《三俠五義》稱得上是武俠小說的開山鼻祖,對中國近代評書曲藝、武俠小說乃至文學藝術影響深遠。

第五十六回 救妹夫巧離通天窟 獲三寶驚走白玉堂

且說那正西來的姓姚行六,外號兒搖晃山;那正東北來的姓費行七,外號兒叫爬山蛇。他二人路上說話,不提防樹後有人竊聽。姚六走得遠了;這裡費七被丁二爺追上,從後面一伸手將脖項搯住,按倒在地,道:「費七,你可認得我麼?」費七細細一看道:「丁二爺,為何將小人擒住?」丁二爺道:「我且問你,通天窟在於何處?」費七道:「從此往西去不遠,往南一稍頭,便看見隨山勢的石門,那就是通天窟。」二爺道:「既如此,我合你借宗東西,將你的衣服腰牌借我一用。」費七連忙從腰間遞過腰牌,道:「二員外,你老讓我起來,我好脫衣裳呀。」丁二爺將他一提,攏住髮綹,道:「快脫。」費七無奈,將衣裳脫下。丁二爺拿了他的搭包,又將他拉到背眼的去處,揀了一棵合抱的松樹,叫他將樹抱住,就用搭包捆縛結實。費七暗暗著急道:「不好!我別要栽了罷。」忽聽丁二爺道:「張開口。」早把一塊衣襟塞住,道:「小子,你在此等到天亮,橫豎有人前來救你。」費七哼了一聲,口中不能說,心裡卻道:「好德行!虧了這個天不甚涼;要是冷天,饒凍死了,別人遠遠的瞧著,拿著我還當做旱魃呢。」

丁二爺此時已將腰牌掖起,披了衣服,竟奔通天窟而來。果然隨山石門,那邊又有草團瓢三間。已聽見有人唱:「有一個柳迎春哪,他在那個井呵,井呵唔邊哪,汲哧汲哧水喲!」丁二爺高聲叫道:「李三哥,李三哥。」只聽醉李道:「誰呀?讓我把這個巧腔兒唱完了呵。」早見他趔趄趔趄的出來,將二爺一看,道:「哎呀!少會呀,尊駕是誰呀?」二爺道:「我姓費行七,是五員外新挑來的。」說話間,已將腰牌取出,給他看了。」醉李道:「老七,休怪哥哥說,你這個小模樣子伺候五員外,叫哥哥有點不放心呀。」丁二爺連忙喝道:「休得胡說!我奉員外之命。因姚六回了員外,說姓展的挑眼將酒飯砸了,員外不信,叫我將姓展的帶去與姚六質對質對。」醉李聽了道:「好兄弟,你快將這姓展的帶了去罷!他沒有一頓不鬧的,把姚六罵得不吐核兒,卻沒有罵我。──甚麼緣故呢?我是不敢上前的。再者那個門我也拉不動他。」丁二爺道:「員外立等,你不開門,怎麼樣呢?」醉李道:「七兄弟,勞你的駕罷!你把這邊假門的銅環拿住了,往懷裡一帶,那邊的活門就開了。哥哥喝醉了,那裡有這樣的力氣呢?你拉門,哥哥叫姓展的,好不好?」丁二爺道:「既是如此……」上前攏住銅環,往懷裡一拉,輕輕的門就開了。醉李道:「老七,好兄弟!你的手頭兒可以。怨得五員外把你挑上呢。」他又扒著石門道:「展老爺,展老爺,我們員外請你老呢。」只見裡面出來一人道:「夤夜之間,你們員外又請我作甚麼?難道我怕他有甚麼埋伏麼?快走,快走!」
  
丁二爺見展爺出來,將手一鬆,那石門已然關閉。向前引路,走不多遠,便煞住腳步,悄悄的道:「展兄可認得小弟麼?」展爺猛然聽見,方細細留神,認出是兆蕙,不勝歡喜,道:「賢弟從何而來?」二爺便將眾兄弟俱各來了的話說了。又見迎面有燈光來了。他二人急閃入林後,見二人抬定一罈酒,前面是姚六,口中抱怨道:「真真的咱們員外,也不知是安著甚麼心?好酒好菜的供養著他,還討不出好來。也沒見這姓展的太不知好歹,成日家罵不絕口。……」
  
剛說到此,恰恰離丁二爺不遠。二爺暗暗將腳一勾,姚六往前一撲,口中哎呀道:「不好!」咕咚──克嚓──噗哧。咕咚是姚六爬下了,克嚓是酒罈子砸了,噗哧是後面的人躺在撒的酒上了。丁二爺已將姚六按住,展爺早把那人提起。姚六認得丁二爺道:「二員外,不干小人之事。」又見揪住那人的是展爺,連忙央告道:「展老爺,也沒有他的事情。求二位爺饒恕。」展爺道:「你等不要害怕,斷不傷害你等。」二爺道:「雖然如此,卻放不得他們。」於是將他二人也捆縛在樹上,塞住了口。
  
然後展爺與丁二爺悄悄來到五義廳東竹林內,聽見白玉堂又派了親信伴當白福,快到連環窟催取三寶。展爺便悄悄的跟了白福而來。到了竹林衝要之地,展爺便煞住腳步,竟等截取三寶。
  
不多時,只見白福提著燈籠,托著包袱,嘴裡哼哼著唱灤州影。他可一壁唱著,一壁回頭往後瞧。越唱越瞧得利害,心中有些害怕,覺得身後呲拉呲拉的響。將燈往身後一照,仔細一看,卻是枳荊紮在衣襟之上,口中嘟嚷道:「我說是甚麼響呢?怪害怕的。原來是他呀。」連忙撂下燈籠,放下包袱,回身摘去枳荊。轉臉兒看,燈籠滅了,包袱也不見了。這一驚非小,剛要找尋,早有人從背後抓住道:「白福,你可認得我麼?」白福仔細看時,卻是展爺,連忙央告道:「展老爺,小人白福不敢得罪你老,這是何苦呢?」展爺道:「好小子,你放心。我斷不傷害於你。你須在此歇息歇息,再去不遲。」說話間,已將他雙手背剪。白福道:「怎麼,我這麼歇息麼?」展爺道:「你這麼著不舒服,莫若爬下。」將他兩腿往後一撩,手卻往前一按。白福如何站得住,早已爬伏在地。展爺見旁邊有一塊石頭,端起來,道:「我與你蓋上些兒,看夜靜了著了涼。」白福哎呀道:「展老爺,這個被兒太沉!小人不冷,不勞展老爺疼愛我。」展爺道:「動一動我瞧瞧,如若嫌輕,我再給你蓋上一個。」白福連忙接言道:「展老爺,小人就只蓋一個被的命;若是再蓋上一塊,小人就折受死了。」展爺料他也不能動了,便奔樹根之下,取來包袱。誰知包袱卻不見了。展爺吃這一驚,可也不小。
  
正在詫異間,只見那邊人形兒一晃,展爺趕步上前。只聽噗哧一聲,那人笑了。展爺倒嚇了一跳,忙問道:「誰?」一壁問,一壁看,原來是三爺徐慶。展爺便問:「三弟幾時來的?」徐爺道:「小弟見展兄跟下他來,惟恐三寶有失,特來幫扶。不想展兄只顧給白福蓋被,卻把包袱拋露在此。若非小弟收藏,這包袱不知落於何人之手了。」說話間,便從那邊一塊石下將包袱掏出,遞給展爺。展爺道:「三弟如何知道此石之下,可以藏得包袱呢?」徐爺說:「告訴大哥說,我把這陷空島大小去處,凡有石塊之處或通或塞,別人皆不能知,小弟沒有不知道的。」展爺點頭道:「三弟真不愧穿山鼠了。」
  
二人離了松林,竟奔五義廳而來。只見大廳之上中間桌上設著酒席,丁大爺坐在上首,柳青坐在東邊,白玉堂坐在西邊,左脅下帶著展爺的寶劍。見他前仰後合,也不知是真醉呀,也不知是假醉,信口開言道:「小弟告訴二位兄長說:總要叫姓展的服輸到地兒,或將他革了職,連包相也得處分,那時節小弟心滿意足,方才出這口惡氣。我只看將來我那些哥哥們,怎麼見我?怎麼對過開封府?」說罷,哈哈大笑。上面丁兆蘭卻不言語。柳青在旁,連聲誇贊。


    
外面眾人俱各聽見。惟獨徐爺心中按捺不住,一時性起,手持利刃,竟奔廳上而來。進得門來,口中說道:「姓白的,先吃我一刀。」白玉堂正在那裡談得得意,忽見進來一人手舉鋼刀,竟奔上來了。忙取腰間寶劍,──罷咧,不知何時失去。(誰知丁大爺見徐爺進來,白五爺正在出神之際,已將寶劍竊到手中。)白玉堂因無寶劍,又見刀臨切近,將身向旁邊一閃,將椅子舉起往上一迎。只聽拍的一聲,將椅背砍得粉碎。徐爺又掄刀砍來,白玉堂閃在一旁,說道:「姓徐的,你先住手。我有話說。」徐爺聽了,道:「你說,你說!」白玉堂道:「我知你的來意。知道拿住展昭,你會合丁家兄弟前來救他。但我有言在先,已向展昭言明:不拘時日,他如能盜回三寶,我必隨他到開封府去。他說只用三天,即可盜回。如今雖未滿限,他尚未將三寶盜回。你明知他斷不能盜回三寶,恐傷他的臉面。今仗著人多,欲將他救出,三寶也不要了,也不管姓展的怎麼回覆開封府,怎麼腆顏見我。你們不要臉,難道姓展的也不要臉麼?」徐爺聞聽,哈哈大笑,道:「姓白的,你還作夢呢!」即回身大叫:「展大哥,快將三寶拿來。」早見展爺托定三寶,進了廳內,笑吟吟的道:「五弟,劣兄幸不辱命。果然未出三日,已將三寶取回,特來呈閱。」
  
白玉堂忽然見了展爺,心中納悶,暗道:「他如何能出來呢?」又見他手托三寶,外面包的包袱還是自己親手封的,一點也不差,更覺詫異。又見盧大爺丁二爺在廳外站立。心中暗想道:「我如今要隨他們上開封府,又滅了我的銳氣;若不同他們前往,又失卻前言。」正在為難之際,忽聽徐爺嚷道:「姓白的,事到如今,你又有何說?」白玉堂正無計脫身,聽見徐爺之言,他便拿起砍傷了的椅子向徐爺打去。徐爺急忙閃過,持刀砍來。白玉堂手無寸鐵,便將蔥綠氅脫下從後身脊縫撕為兩片,雙手掄起,擋開利刃,急忙出了五義廳,竟奔西邊竹林而去。盧方向前說道:「五弟且慢,愚兄有話與你相商。」白玉堂並不答言,直往西去。丁二爺見盧大爺不肯相強,也就不好追趕。只見徐爺持刀緊緊跟隨。白玉堂恐他趕上,到了竹林密處,即將一片蔥綠氅搭在竹子之上。徐爺見了,以為白玉堂在此歇息,躡足潛蹤,趕將上去,將身子往前一竄,一把抓住,道:「老五呀!你還跑到那裡去?」用手一提,卻是半片綠氅,玉堂不知去向,此時白玉堂已出竹林,竟往後山而去。看見立峰石,又將那片綠氅搭在石峰之上,他便越過山去。
  
這裡徐爺明知中計,又往後山追來。遠遠見玉堂在那裡站立,連忙上前。仔細一看,卻是立峰石上搭著半片綠氅,已知白玉堂去遠,追趕不及。暫且不表。
  
且說柳青正與白五爺飲酒,忽見徐慶等進來,徐爺就與五爺交手,見他二人出了大廳就不見了。自己一想:「我若偷偷兒的溜了,對不住眾人;若與他等交手,斷不能取勝。到了此時,說不得仗著膽子,只好充一次朋友。」想罷,將桌腿子卸下來,拿在手中,嚷道:「你等既與白五弟在神前結盟,死生共之。既有今日,何必當初?真乃叫我柳某好笑!」說罷,掄起桌腿,向盧方就打。盧方一肚子的氣,正無處可出。見柳青打來,正好拿他出氣。見他臨近,並不招架,將身一閃躲過,卻使了個掃堂腿。只聽噗通一聲,柳青仰面跌倒。盧爺叫莊丁將他綁了。莊丁上前將柳青綁好。柳青白馥馥一張面皮,只羞得紫微微滿面通紅,好生難看。
  
盧方進了大廳,坐在上面。莊丁將柳青帶到廳上。柳青便將二目圓睜,嚷道:「盧方,敢將柳某怎麼樣?」盧爺道:「我若將你傷害,豈是我行俠尚義所為。所怪你者,實係過於多事耳。至我五弟所為之事,無須與你細談。叫莊丁將他放了去罷。」柳青到了此時,走也不好,不走也不好。盧方道:「既放了你,你還不走,意欲何為?」柳青道:「走可不走麼?難道說,我還等著吃早飯麼?」說著話,搭搭訕訕的就溜之乎也。
  
盧爺便向展爺丁家兄弟說道:「你我仍須到竹林裡尋找五弟去。」展爺等說道:「大哥所言甚是。」正要前往,只見徐爺回來,說道:「五弟業已過了後山,去得蹤影不見了。」盧爺跌足道:「眾位賢弟不知,我這後山之下乃松江的江岔子。越過水面,那邊松江,極是快捷方式之路,外人皆不能到。五弟在山時,他自己練的獨龍橋,時常飛越往來,行如平地。」大家聽了同聲道:「既有此橋,咱們何不追了他去呢?」盧方搖頭道:「去不得,去不得!名雖叫獨龍橋,卻不是橋;乃是一根大鐵鏈,有樁二根,一根在山根之下,一根在那泊岸之上,當中就是鐵鏈。五弟他因不知水性,他就生心暗練此橋,以為自己能夠在水上飛騰越過,也是一片好勝之心。不想他閒時治下,竟為今日忙時用了。」眾人聽了,俱各發怔。
  
忽聽丁二爺道:「這可要應了蔣四哥的話了。」大家忙問甚麼話。丁二爺道:「蔣四哥早已說過:五弟不是沒有心機之人──巧咧,他要自行投到,把眾兄弟們一網打盡。看他這個光景,當真的他要上開封府呢。」盧爺展爺聽了,更覺為難,道:「似此如之奈何?我們豈不白費了心麼?怎麼去見相爺呢?」丁二爺道:「這倒不妨。還好,幸虧將三寶盜回,二位兄長也可以交差,蓋得過臉兒去。」丁大爺道:「天已亮了,莫若俱到舍下,與蔣四哥共同商量個主意才好。」
  
盧爺吩咐水手預備船隻,同上茉花村,又派人到蚯蚓灣蘆葦深處,告訴丁二爺昨晚坐的小船也就回莊,不必在那裡等了。又派人到松林將姚六費七白福等鬆放回來。丁二爺仍將湛盧寶劍交與展爺佩帶。盧爺進內略為安置,便一同上船,竟奔茉花村去了。
  
且說白玉堂越過後牆,竟奔後山而來。到了山根之下,以為飛身越渡,可到松江。仔細看時,這一驚非小。原來鐵鏈已斷,沉落水底。玉堂又是著急,又是為難,又恐後面有人追來。忽聽蘆葦之中,伊呀伊呀,搖出一隻小小漁船。玉堂滿心歡喜,連忙喚道:「那漁船快向這邊來,將俺渡到那邊,自有重謝。」只見那船上搖櫓的卻是個年老之人,對著白玉堂道:「老漢以捕魚為生,清早利市,不定得多少大魚。如今渡了客官,耽延工夫,豈不誤了生理?」玉堂道:「老丈,你只管渡我過去。到了那邊,我加倍賞你如何?」漁翁道:「既如此,千萬不可食言!老漢渡你就是了。」說罷,將船搖到山根。
  
不知白玉堂上船不曾,且聽下回分解。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