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書連載】《三俠五義》第五十八回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3年10月9日訊】【導讀】《三俠五義》原名《忠烈俠義傳》,是中國清代咸豐年間著名的公案俠義小說。它是根據藝人石玉昆說唱的《龍圖公案》及其筆錄本《龍圖耳錄》編寫而成的,全書共一百二十回。清人俞樾加以增刪修訂,改寫成《七俠五義》,並首刊於光緒五年 (1879)。小說描寫的是宋朝包拯在俠客、義士的幫助下,審奇案、平冤獄、以及俠客義士幫助官府除暴安良、行俠仗義的故事。《三俠五義》的出現,開創了公案小說與俠義小說的合流。作為中國最早出現的具有真正意義的武俠作品,《三俠五義》稱得上是武俠小說的開山鼻祖,對中國近代評書曲藝、武俠小說乃至文學藝術影響深遠。

第五十八回 錦毛鼠龍樓封護衛 鄧九如飯店遇恩星

且說白玉堂聽蔣平之言,猛然省悟,道:「是呀!虧得四哥提拔;不然,我白玉堂豈不成了叛逆了麼?展兄快拿刑具來。」展爺道:「暫且屈尊五弟。」吩咐伴當:「快拿刑具來。」不多時,不但刑具拿來,連罪衣罪裙俱有。立刻將白玉堂打扮起來。此時盧方同著眾人連王馬張趙俱隨在後面。展爺先到書房,掀起簾櫳,進內回稟。


 
只見九如問道:「請問伯伯貴姓?因何到旅店之中?卻要往何處去?」韓爺道:「我姓韓名彰,要往杭州,有些公幹。只是道路上帶你不便,待我明日將你安置個妥當地方,候我回來,再帶你上東京便了。」九如道:「但憑韓伯伯處置。使小姪不至漂泊,那便是伯伯再生之德了。」說罷,流下淚來。韓爺聽了,好生不忍,道:「賢姪心放,休要憂慮。」又安慰了好些言語,哄著他睡了,自己也便和衣而臥。
 
到次日天明,算還了飯錢,出了店門。惟恐九如小孩子家,吃慣點心,便向街頭看了看,見路西有個湯圓鋪,攜了九如,來到鋪內,揀了個座頭坐了道:「盛一碗湯圓來。」只見有個老者端了一碗湯圓,外有四碟點心,無非是糖耳朵蜜麻花蜂糕等類,放在桌上。手持空盤,卻不動身,兩隻眼睛直勾勾的瞅著九如。半晌,歎了一口氣,眼中幾幾乎落下淚來。韓二爺見此光景,不由得問道:「你這老兒為何瞅著我姪兒?難道你認得他麼?」那老者道:「小老兒卻不認得,只是這位相公有些廝像……」韓爺道:「他像誰?」那老兒卻不言語,眼淚早已滴下。韓爺更覺犯疑,連忙道:「他到底像誰?何不說來?」那老者拭了淚,道:「軍官爺若不怪時,小老兒便說了。只因小老兒半生乏嗣,好容易的生了一子,活到六歲上。不幸老伴死了,撂下此子,因思娘也就「嗚呼哀哉」了。今日看見小相公的面龐兒頗頗的像我那……」說到這裡,卻又咽住不言語了。
  
韓爺聽了,暗暗忖道:「我看此老頗覺誠實,而且老來思子;若九如留在此間,他必加倍疼愛小孩子,斷不至於受苦。」想罷,便道:「老丈,你貴姓?」那老者道:「小老兒姓張,乃嘉興府人氏,在此開湯圓鋪多年。鋪中也無多人,只有個伙計看火,所有座頭俱是小老兒自己張羅。」韓爺道:「原來如此,我告訴你。他姓鄧名叫九如,乃是我姪兒。只因目下我到杭州有些公幹,帶著他行路甚屬不便。我意欲將這姪兒寄居在此,老丈你可願意麼?」張老兒聽了,眉開眼笑,道:「軍官爺既有公事,請將小相公留居在此。只管放心,小老兒是會看承的。」韓爺又問九如道:「姪兒,你的意下如何?我到了杭州,完了公事,即便前來接你。」九如道:「伯伯既有此意,就是這樣罷。又何必問我呢。」韓爺聽了,知他願意,又見老者歡喜無限。真是兩下情願,事最好辦。韓爺也想不到如此的爽快,回手在兜內掏出五兩一錠銀子來,遞與老者:「老丈,這是些須薄禮,聊算我姪兒的茶飯之資,請收了罷。」張老者那裡肯受。
  
不知說些甚麼話來,且聽下回分解。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