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網:李娜的臉黨也要管?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4年2月5日訊】胡適先生曾感嘆,大陸不僅沒有說話的自由,特別可怕的是失去了不說話的自由。「沒有不說話的自由,就逼使許多中國知識分子講政治性的謊言」。

(《胡適之先生年譜長編初稿》第七冊,2600頁)胡適先生這話,觸及中共恐怖邪教的本質:不止剝奪人表態的自由,也剝奪人不表態的自由。黨奴雖然被稱為「黨的兒女」,但是,黨規嚴明:不許自主表態,也不許自主不表態,必須無條件地按照黨媽的希求表態,最好是高度自覺地這樣做。否則,就得被「一切獻給黨」。而今,與時共進,更加細化,連表情也公開納入「黨管」之列了。典型的例子,就是李娜的臉,黨也要管。

看中國2014年2月3日報導,著名的網球運動員李娜最近成了黨矢之的!一個運動員而已,何以成為黨媒攻擊的對象,而且措辭之激烈,較警察無故屠殺孕婦而更勝一籌!原因很簡單,李娜在得到湖北省政府獎勵80萬並與湖北省的最高領導合影的時候,表情冷漠。按照《新民晚報》的說法,領導很不開心!於是,《新民晚報》憤怒呵斥:李娜,你為什麼擺臭臉(此前,黨媒訓斥李娜的詞兒是「不要太任性」)!

是的。被塞80萬元鉅量鉅款,竟然心不燙,眼不熱,手不哆嗦,還神情冷漠。這在見錢眼開的錢奴看來,實在不可捉摸,簡直是太不明白,吃錯藥啦!心裡想:你是不是怕錢多了難花怕錢多了燒手怕錢多了招賊啊?擔那心幹嗎?「有錢能使鬼推磨」,共產黨的官百億千億的貪,你何必怕那麼多!

面對動不動就罵「老百姓給臉不要臉」「強姦你也要配合」的領導的領導大駕光臨接風,竟然不哈腰,不答謝,目不仰視,花都不接,還甩張臭臉,這在甘當黨奴者看來,實在無法理解,簡直是忒不識相,發高燒啦!心裡話:你當你媽給你生的那張臉真是你自己的啊,那是討黨媽開心的玩具零件,這都不懂!怪不得你在體制內混不下去呢?!

以上兩種嘴臉,黨媒兼而有之。所以,《新民晚報》就衝著李娜那張自主苦笑的臉開了「奴罵」:臭臉!可是,《新民晚報》的「奴罵」,立即遭到廣大網友的回擊,連一些黨媒都提出了異議(這是邪黨內鬥所致)。因為覺醒的人們從李娜那張自主苦笑的臉上,看到了擺脫體制束縛後的尊嚴和被統戰魔爪糾纏時的無奈,聞到了「黨外的奇異香味」,感到了被「黨內瘴氣」包圍的困惑。

在這方面,程凱先生《李娜的臉回中國後更加美麗》一文的題目,言簡意賅,旗幟鮮明。下面一段話,發人深省:

「李娜逃離了體制,卻沒有逃出中國(在這裡讀為中共紅朝似乎更接近作者本意——筆者注),甚至沒有逃出湖北。李娜,可能要為自己的美麗付出代價,和任何美麗在中國都必然付出代價一樣。如果李娜因美麗而面臨艱險,她別無選擇,唯有繼續以美麗回應醜惡和邪惡。美麗的李娜不會孤獨,她背後有喜歡她那張冷若冰霜的美麗臭臉的億萬粉絲和中國網民,其中包括不懂網球也稱不上粉絲的我」。

還有網友以李娜本人的名義並模仿其獨特的性格和語言作出「回應:《李娜:髒話都形容不了你們的卑鄙!》」,原文如下:

「對我的非難,從奧運會開始一直到現在」。

「我從小失去了父親,遇到難事沒人能替我扛,遇到委屈我能向誰說?不到30歲的我經歷了全國媒體的口誅筆伐。那份心痛,誰能瞭解我?但我沒有崩潰。有全國網友的支持,有老公姜山的支持,我沒有崩潰,我很慶幸,今天的網絡媒體,我能看到支持我的人,這些人在新華社的媒體從來找不到。正如,在政府的漲價聽證會,你找不到反對漲價的人。只有薑山才是我的依靠,我只有在薑山懷裡才能痛快地哭一場」。

「有人說我不懂得配合體委的領導,我不是不懂得配合,我在體育圈裡呆了這麼多年,見了太多的醜惡與不堪。有人說奧動冠軍在香港親民,在內地不親民。到底是誰唯利是圖?是我嗎?運動員為什麼不在內地親民,因為內地給不了他們錢。這些運動員,在教練和領導眼裡,只不過是賺錢陞官的工具而已。這些運動員也習慣了當工具,只有當他們傷痕纍纍退役的時候,才知道下場有多慘。說實在的,我希望每個中國參加奧運會的運動員都拿一塊金牌,否則那些沒有拿到金牌的運動員退役後人生太慘,太慘,他們就是藥渣。」

我是一個不到30歲的女子,就體會到了60歲的人生,領教了中國媒體那份無恥,什麼心情?打個比方,當年劉少奇看到《人民日報》批他是大工賊的心情。賀龍被紅衛兵毆打時的心情?其實,我不怪這些媒體記者,這些記者很悲哀。我知道,離開圈養的中國運動員體制,變成散養運動員,我取得的成績微不足道。但讓主持圈養運動員的領導們,心裡不舒服,他們之前極力給運動員們灌輸:沒有我們的舉國體制,你們連飯都吃不上。讓我們聽他們的話,不能有半點不服從。廣告都得給他們提成,明明是我們運動員用自己的血養著他們,他們還要我們感謝他們。但我打破了他們的神話,只是成功地養活了我自己,我的團隊,他們便把我視為怪物,明裡或暗裡,讓記者寫文章批判我」。

「沒事,我能承受得住,不管我今天的運動生涯如何,我已向圈養的運動員證明:姐妹們,我們能,我們也行」。「桑蘭,她活得太不容易了。因公負傷後,媒體極盡冷嘲熱諷之事,尤其對跨洋官司。你想一想,一個小姑娘從16歲,就要開始了輪椅上的人生,這是多麼殘酷!一個小姑娘為了後半生的生活費用,迫不得已打跨國官司,看看中國媒體記者那份無恥。也許只有這些記者被車撞成癱瘓的人,才能理解桑蘭的無助。這就是我從此不再信中國媒體記者的原因」。

「TMD,不要以為我不會說髒話。我只是想—-有時髒話都形容不了你們的卑鄙與無恥!!!」

由此反而觀之,我們再次看到了中共的邪惡、無恥與虛偽、虛弱:

人有臉,樹有皮,邪黨沒臉又沒皮。
恐怖洗腦騙兒女,血染風采旗作皮。
人夢難以見邪惡,髒話不足表卑鄙。
黨奴一切獻給黨,臉皮專演皮影戲。
喜怒哀樂一自主,紅朝共撕臭臉皮。
香臭美醜全顛倒,俠女順天黨特懼。
最怕表裡正如一,好人扭臉棄黨去。
人人臉甩黨陰影,中共立馬就沒戲。
天滅紅魔救良善,三退保命見神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