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街反腐等於顛覆政府?要求「公開財產」全國被鎮壓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4年2月5日訊】2012年5月由著名維權律師許志永正式發起的「新公民運動」,從一開始就一直遭到中共當局的監控和壓制。2012年底以來,該運動的參與者展開了一場旨在要求官員「公開財產」的「公民行動」。然而,這場運動卻遭到了中共當局的全面鎮壓。

據公開的資訊,到目前為止,在北京至少已經有十位公民因參與這一運動而被當局以涉嫌「非法集會」為由而刑拘;在江西,同樣參與這一運動的三位公民,甚至被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為由而刑拘。

中國新年到來前,「新公民運動」發起人、北京法律學者許志永被中共當局以「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罪」判入監4年,另外4名主要活動家丁家喜、李蔚、袁冬和張寶成也已經在京上庭受審,丁家喜、張寶成的律師因不滿檢方和法院違法行為當場退庭。1月29日,袁冬被當局以「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罪名被判刑一年半。

對此,海外輿論紛紛驚呼:「新公民運動」在中共當局的鎮壓下已全軍覆沒。

獨立中文筆會副秘書長野渡對香港媒體指出,新公民運動試圖在不挑戰黨國體制前提下促成公民社會發育,但這類社會運動在中國有否成長空間,至此已有明確答案。「新公民運動」的全軍覆沒,令民間有很多反思,今後的社會運動可能是更徹底的政治反對,不再對中共抱有幻想。

國際人權組織「人權觀察」駐香港高級研究員林偉也對《紐約時報》表示:「拘捕這些人無法消除人們的普遍看法,即擔任公職本質上就是一種非法斂財的途徑。」「如果共產黨對根除腐敗的態度是認真的,它需要停止將自己置於法律之上。」

2月5日,香港《內幕》雜誌發文引述網路作家劉逸明對表示,公民要求官員財產公開於法於理都無可厚非。如今要求者被抓捕,說明中國毫無法治可言,而且也說明中國官場上貪官數量之大、比例之高,否則怎麼會如此在意公民的這一合理合法的舉動?
劉逸明說:「非常令人詫異的是,很多要求官員財產公開的公民在被抓捕後,涉嫌罪名竟然是煽動顛覆國家政權。可見,在官方看來,要求官員財產公開就是企圖顛覆中共的統治。這進一步證明,中國的腐敗是體制性腐敗,是受到法律保護的。」

這篇文章還披露了2012年12月部分維權人士發出 「公民建議書」的內幕。

據披露,2012年12月9日是國際反腐敗日,艾曉明、郭於華、胡星斗、王功權、王全傑、吳青、笑蜀、許志永、張千帆等68位公民發出《公民建議書:要求中國大陸最有權力的205名部級以上官員公開財產》。

這份「公民建議書」首先表示,腐敗是當前中國極為嚴重的社會問題。但是,由於多年來的「口號式的反腐」以及「運動式的反腐」,不僅沒有解決腐敗問題,反而讓腐敗問題越來越嚴重。

在「建議書」看來,解決腐敗問題的根本辦法就是財產公示。「建議書」列出了《中國大陸最有權力的205名部級以上官員名單》。這份205人的名單,實際上就是新當選的中國共產黨第十八屆中央委員會的委員名單。「建議書」要求這205位中央委員,率先在2013年全國「兩會」期間,將其本人、配偶及子女的收入、房產、投資等事項進行公示,以達到自上而下官員財產公示、從源頭遏制官員貪腐行為、建設美好中國的目的。

這一要求公民進行公開聯署的「建議書」,得到了社會各界的熱烈響應,截至2013年2月28日,徵集到有效公民簽名7033個。參與簽名的公民來自中國各個省級行政區以及海外,包括學生、教師、公司職員、工人、農民、律師、公務員﹙警察、檢察官、法官﹚、商人和軍人等,涵蓋了中國的各行各業。簽名包括經濟學家茅于軾、憲政學者張千帆、憲政學者曹思源、哲學教授趙士林、知名作家鐵流、戴晴等人。

輿論認為,這份「公民建議書」是一場民間對中共官方的倒逼運動。而這場運動實際上是為了配合中共高層的反腐而開展的。《紐約時報》中文網就曾表示,「至少從表面上看,這一運動似乎同新一屆領導層對官員貪汙發起的鬥爭相契合。」

經濟學家、北京天則經濟研究所學術委員會主席張曙光曾公開表示,當前中共高層開展的這種僅僅依靠紀檢委的反貪腐,不管力度多大,也只能是越反越多,況且誰來監督紀檢委? 「新領導需要踢出像樣的一腳,即實行陽光法案,官員申報和公布財產。只有官員公布了財產,才可以根治貪汙腐敗,才能隨了民心,順了民意,官員才能有心治理國家,社會風氣才能扭轉,其他一系列問題才有望得到解決。」

然而,就是這樣一場看來與新一屆中共領導層發起的反貪腐運動契合一致的公民運動,卻遭到當局的全面鎮壓,甚至其中一些參與者被當局定性為「煽動顛覆國家政權」。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