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欣言:讓共產黨放棄權力有多難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4年2月8日訊】讓共產黨放棄權力,如同虎口拔牙一樣不容易,但通過歷史的進程和經驗、教訓來看,共產黨的政權一定要被放棄——共產黨放棄政權絕非它自己所願,而是迫不得已。在共產黨沒有被迫放棄政權之前,必須要瞭解共產黨政權的本質,認識其本來面目。

共產黨政權本質上是強盜

共產黨政權到底是什麼?它不是紙老虎,而是真老虎,而且窮凶極惡,而且苛政猛於虎。曾有人假設說共產黨是小偷,恐怕人們會覺得好笑,因為稱它小偷是太小看它了;那麼,共產黨到底是什麼呢?就是一個大強盜,因為共產黨政權的本質就是強盜的盜竊,共產黨所把持的政權是其用暴力強行奪取的,本不屬於它的,但它卻得到了,結果強盜的盜竊注定是得不到民心的支持,反而是殘害眾民;人們或許又問:共產黨都盜取了什麼呢?被盜取的土地、財富、房屋和物資都不必說了,它最大的盜取就是盜取了民眾的自由、平等和尊嚴。自由本是民眾所固有的,但共產黨卻把民眾的自由盜取了,民眾的自由變成了黨民的自由;共產黨把民眾的尊嚴盜取了,民眾的尊嚴變成了黨民的尊嚴;共產黨把人人平等盜取了,反倒在黨外人人都不平等,因為共產黨政權自奪取後就仇視自由、平等、法治,踐踏的也是公民的自由、平等、法治。

沒有自由、平等、法治的社會極其可怕,沒有自由、平等、法治,也就沒有尊嚴,沒有安全,就時刻在奴役之中。自由為什麼那麼重要呢?自由意味著主權在民,一個國家,一個政府,主權在民,一定是自由、民主、法治的社會,自由意味著公民可以通過自身與生俱來的神聖權利決定這個或那個政府的上台,以及這個或那個政府的下台,還可以決定用制度的籠子把權力關起來,不能讓權力沒有邊界,為所欲為。自由的前提是法治,自由與平等密不可分,自由面前,人人平等,自由以不妨礙別人為邊界,一旦妨礙別人,這樣的自由就是濫用自由。自由注定是敵對奴役的,哪裡有奴役,哪裡就沒有自由。自由是社會健康的源頭,只有保障自由的制度存在,人人才有真正的自由。

有了自由,才能意味著有幸福,否則一切都是相反的,比如在共產黨政權特有的奴役制度之下,共產黨竊取了每個人的自由,它制定邪惡的戶口制度捆綁了每一個人,農村人生來就是農民戶口,共產黨把農民捆綁在國家、集體強佔的土地上,即使以後農民可以進城了,但這個邪惡的政權依然把戶口與養老、上學、當兵、就業、買房、看病及各種社會福利等等捆綁在一起,戶口是死的,人是活的,但活的人卻被死戶口限制住,從此人人就沒有了真正的自由。再說土地,共產黨沒有執政之前,或者說有史以來,土地都可以私有和私人買賣,但共產黨竊取政權之後,土地就成了國家和集體所有,農民只能是有限的使用權,結果共產黨政權可以大肆倒賣土地一夜暴發,而可憐的農民連一平方米的私有土地都不能完全所有,只能有限使用。再說公務員,本來就是一個公益服務的職位,卻被共產黨壟斷了,當公務員從此並不是每個人的自由,公務員與很多特權掛上鉤,成為奴役民眾的既得利益集團的一部分,而且公務員幾乎都是共產黨的公務員,其本身從不是體現為社會服務的職能,而是領導這個社會,奴役這個社會,盜取這個社會,只有公務員有自由,而民眾的自由基本上都被剝奪了。

預測共產黨垮台好比彩票行業

共產黨政權奴役民眾,民眾苦不堪言,但人們無論如何爭取自由,一時卻不能掙脫它的奴役,這個東方極權的共產黨政權也似乎固若金湯。近五十年來,一直有預測家預言共產黨會垮台,但唱衰幾十年了,一直未能看到事實。有媒體評論認為,預測共產黨垮台好比彩票行業,買彩票的人總希望有一次會中,但到底是哪一次會中獎呢?只有中了才能算數,可每次競猜都沒人能猜中,所以類似的預測只能算是八卦,不能當真。如果人們認真追問讓共產黨放棄權力有多難,倒是非常有意思的,共產黨是不願意自動放棄權力的,外力也很難讓如此龐大的共產黨很快放棄權力——可能只有它自己內部催逼能夠讓它早日放棄權力,那麼這一天是否很快就到了呢?

共產黨垮台是必然的,但沒有人會知道哪一天。有人說,共產黨十年內不垮台也很正常,但一夜醒來發現共產黨垮台了也不奇怪。共產黨政權基本就處在隨時垮台的節點上,因為它很脆弱,就像皇帝的新衣一樣,一旦真相人人都從口裡說出來,它就完蛋了。比如在大學課堂裡,當老師向學生們宣揚讓共產黨放棄權力時,共產黨就著急了,果斷讓這名老師停止上課堂,然而這名老師撒下的真相的種子已經播下去,共產黨不過是21世紀「皇帝的新裝」。

到了共產黨該放棄權力的微妙時刻

共產黨歷來把穩定視為頭等大事,而維持穩定的「刀把子」就是軍警,主要是指警察。有趣的是,如今警察並非完全被洗腦和賣命,比如當某地的警察出現在自由知識分子、異議人士和維權人士面前,警察是被強行洗腦的,可警察不願意真正賣命,他們是站在第二線的,第一線是由協警等臨時工組成,這就是為什麼每次沖在突發事件前面的都是臨時工的原因了,而臨時工是沒被徹底洗腦的,臨時工干的只是苦差事,錢拿得少,活幹得多,也最危險,結果臨時工比誰都明白,他們對著自由知識分子、異議人士和維權人士說,看看你和他們到底誰最牛?誰最牛我們就跟誰?「皇帝的新裝」露陷了,人人心知肚明。臨時工是自己養自己,基層警察也有不少是臨時工思維,幹一天算一天,看不到希望。於是,自由知識分子、異議人士和維權人士對這些警察和臨時工說,任何政權都需要警察,但不要做主動作惡的警察,而那些主動作惡的共產黨的政治警察,將來肯定找不到工作,還可能受到審判。基層警察也知道自己所扮演的惡人的角色,將來他們也要走自己應該走的一條正路,那就不是當共產黨的「刀把子」,而是當真正的警察。所以說,戳穿共產黨「皇帝的新裝」,基層警察更有發言權。

讓共產黨放棄權力不可怕

讓共產黨放棄權力並不可怕,中國漫長歷史上並沒有一個共產黨,中國也沒有亡國。當然,共產黨卻時刻面臨著亡黨的危險。共產黨放棄權力,其共產黨暴力理論一定先要放下,其名稱也可以更名,甚至可以分解幾個黨,還可以像國民黨一樣下台後才重新合法上台。

只有中國有多個黨參與競爭,這樣才能產生出真正的政黨。中國有了真正的政黨和權力制約,才能真正把權力關進籠子裡。任何不受制約的政權都是真老虎,老虎要咬人,要吃人,對待老虎不能馬馬虎虎,必須把老虎關進籠子裡(不少老虎自己說要把自己關進籠子裡),它才能服服帖帖,它才是安全的,別人也是安全的,不然就是養虎為患,人人喊殺,人人也不安全,不是人被吃就是老虎吃人。中國歷史上太多苛政猛於虎的例子,比如秦始皇暴政二世而亡。中國上下五千年,尤其是近兩千年來的人治政權,基本都是翻烙餅,天下暴政來來往往,獨裁皇帝此起彼伏,你來翻一次,我來翻一次,就這樣反反覆覆就把數千年翻過去了,結果還是翻烙餅和被翻烙餅,都是歷史慘劇的重複。如今也未必樂觀,據說中國未來總統已經排到五十多位了,如果制度上沒有民主、法治、憲政和人權保障,沒有自由和平等,新上台的總統又與共產黨的頭頭有什麼區別呢?再說,共產黨當初如何民主說得頭頭是道,一旦權力奪到手又與秦始皇有什麼區別呢?當然共產黨的皇帝為患更大,對比秦始皇、漢武帝、朱元璋、康熙、乾隆等一個個皇帝,有哪一個皇帝比得上毛澤東這一個無法無天的共產黨皇帝呢?

共產黨之所以走上今天的末路,就是因為它強行盜取民眾的自由,把公權力當做私產來處理,比他們推翻的皇帝更為變本加厲地奴役民眾,不光歷史上的農民起義將領比如朱元璋、洪秀全如此,靠利用農民和暴力起家的共產黨更是如此,結果共產黨奴役更甚,民眾的苦楚更甚,共產黨不但奴役人多,他們害自己人也多。老虎雖毒但不吃自己的孩子,可共產黨這只惡老虎吃自己人更兇狠,其內部的殘酷鬥爭,足以讓全世界的人都感到恐懼和震驚。

假如共產黨內部有這樣的認識更好,因為認識到了共產黨放棄權力對共產黨最為有利,共產黨政權早晚都完蛋,不如自己早早放棄權力為好。當一個黨把自己當做真理的時候,真理就是革命有理、造反有理,就是對民眾殘酷鎮壓,對自己的黨徒強行洗腦和肉體清洗,結果「文化大革命」發生了,「六四」屠殺也發生了,鎮壓和內鬥的事情沒完沒了。如果共產黨內部實力派徹底看清楚這一點,早日加力量讓共產黨放棄權力,結果肯定比自身徹底崩潰自取滅亡為好。不過,這並不是筆者所期待的,甚至也不會相信共產黨內部的實力派有勇氣這樣做,但筆者相信大勢所趨,是誰也阻擋不住的,當民主、自由和法治的大門開啟時,自由、平等、法治這些普世價值必勝,中國早日民主、自由、平等,不但對全民有利,也對共產黨的結局有利,將來共產黨會受審判,但共產黨人不會受到法治之外的清算(比如共產黨對政治異己的清算是殘酷的),這才是共產黨放棄權力之後最最重要的一點。

文章來源:《民主中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