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書連載】《三俠五義》第六十三回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3年10月9日訊】【導讀】《三俠五義》原名《忠烈俠義傳》,是中國清代咸豐年間著名的公案俠義小說。它是根據藝人石玉昆說唱的《龍圖公案》及其筆錄本《龍圖耳錄》編寫而成的,全書共一百二十回。清人俞樾加以增刪修訂,改寫成《七俠五義》,並首刊於光緒五年 (1879)。小說描寫的是宋朝包拯在俠客、義士的幫助下,審奇案、平冤獄、以及俠客義士幫助官府除暴安良、行俠仗義的故事。《三俠五義》的出現,開創了公案小說與俠義小說的合流。作為中國最早出現的具有真正意義的武俠作品,《三俠五義》稱得上是武俠小說的開山鼻祖,對中國近代評書曲藝、武俠小說乃至文學藝術影響深遠。

第六十三回 救莽漢暗刺吳道成 尋盟兄巧逢桑花鎮

且說蔣四爺聽胡和之言,暗暗說道:「怨不得我找不著我二哥呢。原來被他們擒住了。」正在思索,忽聽外面叫門,胡和答應著,卻向蔣平擺手,隨後將燈吹滅,方趔趄趔趄出來開放山門。只聽有人問道:「今日可有什麼事麼?」胡和道:「什麼事也沒有。橫豎也沒有人找。我也沒有吃酒。」又聽一人道:「他已醉了,還說沒有吃酒呢。你將山門好好的關了吧。」說著,二人向後邊去了。

蔣爺在外聽了,暗暗切齒咬牙,道:「這兩個無恥無羞、無倫無禮的賊徒,又在這裡鋪謀定計,陷害好人。」就要進去。心中一轉想:「不可!須要用計。」說罷,轉身軀來到門前,高聲叫道:「無量壽佛!」他便抽身出來,往南趕行了幾步,在竹林轉身形隱在密處。此時屋內早已聽見。吳道成便立起身來,到了院中,問道:「是那個?」並無人應。卻見轉身門已開,便知有人,連忙出了板牆。左右一看,何嘗有個人影,心中轉省道:「是了。這是胡和醉了,不知來此做些什麼。看見此門已開,故此知會我們,也未見得。」心中如此想,腳下不覺不由的往南走去。可巧正在蔣爺隱藏之處,撩開衣服,腆著大肚,在那裡小解。蔣爺在暗處看的真切,暗道:「活該小子前來送死。」右手攥定鋼刺,復用左手按住手腕。說時遲,那時快,只聽噗哧一聲,吳道成腹上已著了鋼刺,小水淋淋漓漓。蔣爺也不管他,卻將手腕一翻,鋼刺在肚子裡轉了一個身。吳道成那裡受得,「哎喲」一聲,翻筋斗栽倒在地。蔣爺趁勢趕步,把鋼刺一陣亂搗,吳道成這才成了道了。蔣爺抽出鋼刺,就在惡道身上搽抹血漬,交付左手,別在背上,仍奔板牆門而來。
  
到了院內,只聽花蝶問道:「大哥,是什麼人?」蔣爺一言不發,好大膽!竟奔正屋。到了屋內軟簾北首,右手二指輕輕掀起一縫,往裡偷看。卻見花蝶立起身來,走到軟簾前一掀。蔣爺就勢兒接著,左手腕一翻。明晃晃的鋼刺,竟奔花蝶後心刺下來。只聽「嗑」的一聲響,把背後衣服劃腳,從腰間至背,便著了鋼刺。花蝶負痛難禁,往前一掙,頓時跳到院內。也是這廝不該命盡。是蔣爺把鋼刺別在背後,又是左手,且是翻起手腕,雖然刺著,卻不甚重,只是劃傷皮肉。蔣爺蹍步跟將出來,花蝶已出板牆,蔣爺緊緊追趕。花蝶卻繞竹林,穿入深密之處。蔣爺有心要趕上。猛見花蝶跳出竹林,將手一揚。蔣四爺暗說:「不好!」把頭一扭,覺得冷嗖嗖從耳旁過去,板牆上拍的一聲響。蔣爺便不肯追趕,眼見蝴蝶飛過牆去了。
  
蔣爺轉身來到中間,往前見龍濤血脈已周,伸腰舒背,身上已覺如常,便將方才之事說了一遍。龍濤不勝稱羨。蔣爺道:「咱們此時往何處去方好?」龍濤道:「我與馮七約定在桑花鎮相見。四爺何不一同前往呢?」蔣爺道:「也罷。我就同你前去。且到前面,取了我的東西,再走不遲。」二人來到東廂房內,見胡和橫躺在炕上,人事不知。蔣爺穿上道袍,在外邊桌上拿了漁鼓簡板,旁邊拿起算命招子,裝了鋼刺。也不管胡和明日如何報官,如何結案。二人離了鐵嶺觀,一直竟奔桑花鎮而來。
  
及至到時,紅日已經東升。龍濤道:「四爺辛苦了一夜,此時也不覺餓嗎?」蔣爺聽了,知他這兩日未曾吃飯,隨答道:「很好,正要吃些東西。」說著話,正走到飯店門前,二人進去,揀了一個座頭。剛然坐下,只見堂官從水盆中提了一尾歡跳的活魚來。蔣爺見了,連誇道:「好新鮮魚!堂官,你給我們一尾。」走堂的搖手道:「這魚不是賣的。」蔣爺道:「卻是為何?」堂官道:「這是一位軍官爺病在我們店裡,昨日交付小人的銀兩,好容易尋了數尾,預備將養他病的,因此我不敢賣。」蔣爺聽了,心內輾轉道:「此事有些蹊蹺。鯉魚乃極熱之物,如何反用他將養病呢?再者,我二哥與老五最愛吃鯉魚,在陷空島時往往心中不快,吃東西不香,就用鯉魚氽湯,拿他開胃。難道這軍官就是我二哥不成?但只是我二哥如何扮做軍官呢?又如何病了呢?」蔣爺只顧犯想。旁邊的龍濤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他先要了點心來,一上口就是五六碟。然後才問:「四爺,吃酒要什麼菜?」蔣爺隨便要了,毫不介意--總在得病的軍官身上。
  
少時,見堂官端著一盤熱騰騰香噴噴的鯉魚,往後面去了。蔣爺他卻悄悄跟在後面。多時轉身回來,不由笑容滿面。龍濤問道:「四爺酒也不喝,飯也不吃,如何這等發笑?」蔣爺道:「少時你自然知道。」便把那堂官喚近前來,問道:「這軍官來了幾日了?」堂官道:「連今日四天了。」蔣爺道:「他來時可曾有病麼?」堂官道:「來時卻是好好的。只因前日晚上出店賞月,於四鼓方才回來,便得了病。立刻叫我們伙計三兩個到三處打藥,惟恐一個藥鋪趕辦不來。我們想著軍官爺必是緊要的症候,因此擋槽兒的、更夫,連小人分為三下裡,把藥抓了來。小人要與軍官爺煎,他不用。小人見他把那三包藥中揀了幾味先噙在口內,說道:『你們去吧。有了藥,我就無妨礙了。明早再來,我還有話說呢。』到了次日早起,小人過去一看,見那軍官爺病就好了,賞了小人二兩銀子買酒吃。外又交付小人一個錁子,叫小人務必的多找幾尾活鯉魚來,說:「我這病非吃活鯉魚不可。』因此昨日出去了二十多里路,方找了幾尾魚來。軍官爺說:『每日早飯只用一尾,過了七天後,便隔兩三天再吃,也就無妨了。』也不知這軍官爺得的什麼病。」蔣爺聽了,點了點頭,叫堂官且溫酒去,自己暗暗躊躇道:「據堂官說來,我二哥前日夜間得病。不消說了,這是在鐵嶺觀受了暗器,趕緊跑回來了。怨得龍濤他說:『剛趕到,那人不知如何越牆走了。』只是叫人兩三處打藥,難道這暗器也是毒藥味的麼』不然,如何叫人兩三處打藥。這明是秘不傳方之意。二哥呀,二哥,你過於多心了,一個方兒什麼要緊,自己性命也是當耍的。當初大哥勸了多少言語,說:『為人不可過毒了。似乎這些小傢伙稱為暗器,已然有個暗字,又用毒藥味飽,豈不是狠上加狠呢。如何使得?』誰知二哥再也不聽,連解藥兒也不傳人,不想今日臨到自己頭上,還要細心,不肯露全方兒。如此看來,二哥也太深心了。」又一轉想,暗說:「不好。當初在文光樓上我誆藥之時,原是兩九全被我盜去。如今二哥想起來,叫他這般費事,未嘗不恨我,罵我,也就未必肯認我呢。」想到此,只急的汗流滿面。
  
龍濤在旁,見四爺先前歡喜,到後來沉吟納悶,此時竟自手足失措,便問道:「四爺,不吃不喝,到底為著何事?何不對我說說呢?」蔣爺歎氣道:「不為別的,就只為我二哥。」龍濤道:「二爺在那裡?」蔣爺道:「就在這店裡後面呢。」龍濤忙道:「四爺,大喜!這一見了二爺,又完官差,又全朋友義氣,還猶豫什麼呢?」說著話,堂官又過來。蔣爺喚住,道:「伙計,這得病的軍官可容人見麼?」堂官開言說道:「爺若不問,小人也不說。這位軍官爺一進門,就囑咐了。他說:『如有人來找,須問姓名。獨有個姓蔣的,他若找來,就回覆他說,我不在這店裡。』」四爺聽了,便對龍濤道:「如何?」龍濤聞聽,便不言語了。蔣爺又對堂官道:「此時軍官的鯉魚大約也吃完了。你作為取傢伙去,我悄悄的跟了你去。到了那裡,你合軍官說話兒,我做個不期而遇。倘若見了,你便溜去,我自有道理。」堂官不能不應。蔣爺別了龍濤,跟著堂官,來到後面院子之內。
  
不知二人見了如何,下回分曉。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