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官媒籲幹部「講真話」 民稱:「誰敢呢」?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4年2月12日訊】(新唐人記者唐迪綜合報導)最近,中共喉舌媒體帶頭發文,討論中共官場中,「一些幹部」對中紀委派出的巡視組「不敢或不願講真話」的問題,呼籲幹部們要敢於講真話。然而,除了少數幾個標志性喉舌媒體的鼓譟以外,其他媒體和門戶網站跟進回應者十分寥落,中宣部主導上演的這場頗讓人尷尬的「道義」秀,倒是招來了網民「有虛招無真誠」、「治標不治本」、「換湯不換藥」的抨擊。

2014年2月11日中共喉舌《人民日報》發文討論「巡視制度」與所謂「黨內監督體制機制改革」的問題。其中提到,一位參与過巡視工作的幹部表示,巡視中讓他最頭疼的問題是,一些幹部對巡視組不敢或不願講真話,談成績多,講問題少;一些幹部即便是談問題,也明顯有保留。

文章並引述「專家」分析稱,在領導幹部擔任「一把手」時,對於「一把手」存在的問題,有的人害怕打擊報復不敢說,有的人擔心影響關係不願說,正所謂「批評領導,官位難保;批評同級,關係難搞」。

文章因此提出建議:「將關口前移,到領導幹部擔任過『一把手』的地方『下沉一級』了解情況」以「有利於了解『一把手』有沒有『帶病提拔』和『邊升邊腐』等問題」。

針對上述問題,有體制內的人撰文提出要「反思」,文章指出「在當今的官場,的確缺乏一個講真話、講實話的大環境,大話、空話、假話滿天飛,真話、實話往往被壓制,說了就會吃大虧,甚至被視為異類和怪物。

因此也就衍生出一個怪現象,會上說假話、會下說真話,領導面前說假話、領導背後說真話,領導面前唱讚歌、領導背後都罵娘。不要說是在巡視組面前批評人,就是作報告、搞彙報、搞調研、開座談會,又有多少幹部敢講真話、願講真話呢?」(碧翰烽:《一些幹部豈止是不敢對中央巡視組講真話? 》)

對此,網民的看法更為直截了當。

有網民認為,當局提出的所謂「下沉一級了解情況」的方法,只是非常有限的「治標不治本 」的招數。不保障民眾的公民權、監督權,就指望搞搞「內部監督」來反腐,根本上就是「有虛招無真誠,換湯不換藥」。

還有網民指出:「中國的現實情況就是誰講真話誰倒霉,因為講真話而進監獄、被失蹤、甚至被自殺的例子比比皆是。當局一邊號召大家講真話,一邊又把實名舉報貪腐官員的記者劉虎抓捕,還把講真話做實事帶頭要求中共官員公示財產的許志永等公民判刑。事實勝於雄辯。現在當局操控喉舌們呼籲「幹部」們講真話,誰敢呢?誰信呢?」

學者:中共用體制化力量消滅真話

2011年10月上旬,導演馮小剛曾在微博上表達了國人對講真話的恐懼。馮小剛寫道:「說兩句實話,代價是很大,先是媳婦不讓睡覺,苦口婆心央求:看在我和孩子的份上少說兩句實話行嗎?後是兄長如道明,聲色俱厲質問:你不說實話能死嗎?他戳痛我:你得多大的好跟我沒關係,你倒多大的霉跟我有關係!說兩句真話竟讓家人朋友如此不安,我認栽。收聲。往後我要嘴裡沒實話,大家包容。」

對此,旅居海外的學者何清漣女士曾撰文評論道:「當局者要製造何等樣的恐懼,才能讓國民如此自律,道路以目?」

何清漣指出:「中國(中共)當局其實是用體制化力量消滅真話,從毛澤東1957年的用雙百方針引蛇出洞之後,中國(中共)當局早就建立了一套鼓勵虛偽無恥講謊話的獎懲機制,並用這套獎懲機制長期馴化國民,讓民眾幾乎從懂事開始,就知道說謊是種自我保護的方式。」

2013年元旦,中共中央機關報《人民日報》在其官方微博上宣布:「2013年將努力說真話、寫實情……」結果,這一承諾立刻成為網民們嬉笑怒罵的題材。

當時,原河北廣播電台編輯、獨立作家朱欣欣評論說:「它現在跟老百姓說要努力講真話,這『努力』兩個字也代表了它要講真話的困難。它也預感到並不能完全的保證說真話,只不過是對老百姓的一個美麗的謊言。因為人民日報媒體它官方性質決定了它不可能說真話,只能說真實的謊言而已。《人民日報》它是附著在官方體制上,它沒有自己獨立的力量,能夠改變自己。只有中國整個的政治體制、文化體制徹底的改變以後,它才能談的上說真話。甚至說在微博上的這種表態都不是它自己的,也是上邊授意它的,作秀的一個姿態而已。」

大陸知名網路作家荊楚則表示,《人民日報》不能說真話的最主要原因是,一旦說真話,中共政權就要倒台了。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