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當劍:央視曝光東莞色情業不可告人的秘密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4年2月14日訊】中國傳統新年還沒過完,正當海內外媒體高度關注和期待中共官方何時正式向外界公開「周老虎」一案,箭在弦上不得不發的關鍵時刻,被觀眾調侃為「後宮電視臺」的中共喉舌——央視《焦點訪談》節目就迫不及待的突然派記者南下,暗訪並曝光東莞色情業

萬萬沒有想到,與過去所有掃黃打非報導不同的是,這次央視的報導不但沒有贏得民眾的認同。相反,卻引發了「眾怒」。在網路上遭遇大面積的吐槽、調侃、揶揄、諷刺、挖苦、笑駡和非議。

於是,惺惺相惜的中共環球時報,不得不出面替公信力早已喪失殆盡、聲名狼藉的央視哀嚎:媒體與央視對立會滑向非主流。中共黨報人民日報也在沉寂多日後連續發表系列評論文章:批「東莞挺住」說 雜音怪論模糊是非界限。

不過,從網友的精彩跟帖中,我們就不難發現央視曝光東莞色情業不可告人的目的和背後隱藏的蛛絲馬跡:

央視曝光東莞,出賣靈魂的跟出賣肉體的過不去。

小姐賣身,央視賣心。既賣心又賣身的央視比只賣身的小姐更可惡。

世界最缺德的事情不是賣淫,而是逼人下崗,再去砸攤收稅,斷人生路;世界最無恥的事情不是賣淫,而是逼良為娼,再去掃黃罰款,無錢不貪。世界最無恥的不是小姐,而是某國的所謂新聞記者,他們不為弱者呐喊,而是做權力喉舌;他們沒有真相是非,只有無恥無知;他們不是社會的瞭望者,而是政府的哈巴狗。

央視的無恥在於自己幹著婊子的營生,台花名播被前臺長拉皮條送到權貴的床上,還張開大腿嘲笑底層妓女。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必太急?

焦點訪談就是李東生創辦的;他都幹了些啥,誰不知道?輸送了多少美女主播?他其實是雞頭一個。

前臺長拉皮條,記者編輯當大茶壺,當家花旦爭著出臺陪官人,卻對東莞揮舞道德的大棒,自己靈魂都出賣了,卻嘲諷出賣肉體的人。呵呵!東莞挺住!

央視的節操並不比東莞妓女的節操高尚多少。因此,這一次央視曝光東莞色情行業也沒有獲得多少民意的共鳴,反而還有不少人同情東莞妓女被暴光的遭遇,這種現象值得深思。

五星級酒店沒有娼妓嗎?文工團不是公開的妓女嗎?央視花旦主持人不是公開的妓女嗎?服務權貴富豪的就叫情婦,娛樂大眾的就是低級下作的妓女?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權錢交易,權色交易,公共汽車誰更無恥?

近幾年來中國「性醜聞」是層出不窮,而在官場更是醜態百出。官員養情婦,包二奶之風盛行。從雷政富到劉志軍、再到李東生等等,哪一個落馬的貪官不是跟情色性醜聞聯繫在一起呢?

不同階層的男人玩女人的不同後果:朝廷裏領導玩女人,說明精力旺盛,可再多為黨工作些年;省部級領導玩女人,說明關心婦女生活,大家要向他學習;廳局級領導玩女人,說明是愛護女下屬,值得同道們效仿;處級領導玩女人,說明原配照顧不周,雄性能量無處消解;科級領導玩女人,說明生活作風不正派,要被組織警告的;底層百姓玩女人,說明道德敗壞,是賣淫嫖娼,要判刑的!

東莞「男人的天堂」,「女人的銀行」。

東莞就是新時代的延安,是進步青年心中嚮往的聖地。

「莞式服務」PK「央式服務」

一不偷,二不搶,三不依靠執政黨。不占地,不占房,只是用了一張床。不生女,不添男,不給政府添麻煩。無雜訊,無污染,只是偶爾喊一喊。無資金,無貸款,自帶設備搞生產。下崗妹,別流淚,跟我走進夜總會。雖舒服,也勞累,拉動內需創外匯。災不招,禍不惹,堅決不當第三者。一不偷,二不搶,天天擁抱共產黨。醜不嫌,老不怕,培養幹部責任大。一分相,一分價,莞式服務態度佳。不逃稅,不拖稅,見到局長不收費。

馬年央視春晚上演革命樣板戲《紅色娘子軍》,對活躍在大陸各地的黃色娘子軍來說,乃是不祥之兆。

記者暗訪一定是領導授意和批准的,而且領導也知道過程更知道造成的後果,領導為什麼要這麼做,領導的級別有多高,反正我是絕不相信這僅僅就是為了掃黃和央視所謂的政治嗅覺和輿論導向靈敏那麼簡單。央視一定是在下一盤很大的棋。

權貴你不敢監督,腐敗你不敢報導,民生你不願意關注,尼瑪就整天拿這些為生計而不得不把尊嚴放在你們腳下的可憐人開刀。CCAV卑劣到什麼程度了?

1919年3月26日,北大四位校董開會處理陳獨秀嫖娼之事,胡適要求留住陳獨秀,另三人反對,結果陳獨秀被北大開除。憤怒之下的陳獨秀遇到了蘇聯共產國際派來的魏金斯基,魏建議陳乾脆自己玩。陳獨秀表示同意。陳遂南下成立共產黨。從這一天開始,中國的命運就已不可逆轉。可以說,嫖娼改變了中國歷史!沒有陳獨秀的嫖娼就沒有中國共產黨,就沒有所謂的新中國!

聽說東莞掃黃是因為沒有在小姐中成立臨時黨支部。

當今中國有所謂大國撅起,和諧盛世之稱。繁榮娼盛,空前絕後,紅色天朝遍地風流韻事。不僅如此,黃色娘子軍和孔子學院一樣,遍佈地球各地,不管是在北美還是在東盟,南非或是西歐,即使在阿富汗塔利班嚴控之下的中餐館裏,都有中國妓女活躍的身影,這是路人皆知的事情。

在老外眼中,中國女人就像世界的公車,隨時可以上,隨時可以下。

還用說,三個戴表的……想掃就抓一批,平時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平時放水養魚,收點保護費,細水長流。風聲緊時,就狠抓一批,罰5000一個!這就是權力,這就是權力的傲慢,這就是在炫耀權力!

年年掃黃色難退 歲歲反腐敗不絕

「運動式」掃黃:幾乎每年都有一陣風一樣的掃黃,十幾年沒管住色情產業。

脫下褲子嫖娼,穿上褲子掃黃。

一個老師寫了一本小說《睡在東莞》,警方立即跨地拘捕。這次記者要不是中央台的,結果會怎樣?

永州警方對引誘容留未滿14周歲的未成年人賣淫的行為不查處,卻對上訪媽媽唐慧進行勞教。

誰也知道,大陸所謂的性行業實際就是少數利益集團的錢口袋。

買一東莞派出所長職位二三百萬,所轄中小賓館、小型沐足至少三四百家,每家每月紅包1000元。星級酒店及水會桑拿紅包另算。所長馬仔每月上門收取。這是全東莞公開的秘密。
本以為新年過後要打老虎,結果「瑪打」的是老鴇。

轉移萬眾矚目打大老虎大戲受阻的視線。估計是反腐沒反出個結果來,要轉移視線。

老徐時評卻似乎看到了更深的層面:「東莞色情業如果真像央視曝光的那樣明碼實價和明目張膽,那麼荒淫和倡狂的背後,必然是盤根錯節的權力庇護和腐敗官員的參與。無疑,東莞政壇一場地震已經開始,是否涉及廣東政壇以及更高層級,拭目以待。」

如果要追查中國色情業的「保護傘」的話,最大「保護傘」非中共前黨魁江澤民莫屬。當初,「假、惡、鬥」的中共江氏政治流氓集團為了對付「真、善、忍」普世價值的法輪功,不惜以「腐敗治國」、「色情治國」來拉攏一幫又貪又色的黑心官員為其賣命,維持迫害。從而放縱官員隨心所欲的去腐敗,貪淫,亂搞兩性關係;同時,鼓動民眾「悶聲發大財」,唯利是圖,不讓人們關注法輪功被迫害的真相;另外,還通過開放性產業來吸引外資,為中共鎮壓法輪功輸血。

在江澤民親自帶頭淫亂下,全社會正常的價值觀念遭到徹底顛覆,傳統的家庭觀、婚戀觀遭到前所未有的褻瀆,中國社會色情行業倡狂氾濫,人們笑貧不笑娼,誰腐敗誰淫亂,可能更容易升官。調查資料顯示,被查處的貪官中95%有情婦,腐敗的官員中60%以上與包「二奶」有關……。

不久前,「焦點訪談」曾自爆家醜,播放落馬的央視前副台長、「焦點訪談」創辦人李東生的發跡史,說李東生曾充當老鴇,將央視女主持、女明星介紹給各路權貴,把央視變成妓院、淫蕩窩。如今,央視記者卻四處明察暗訪調查各地的地下色情業,並痛斥某地色情業氾濫,道德敗壞。線民嘲諷,這是既想當婊子,又想立牌坊。

當中國社會道德敗壞完全超越人類底線,中共官員的貪腐激起天怒人怨,反過來威脅到中共邪惡政權,並將整個社會推向毀滅邊緣時。中共邪黨又不得不祭起反腐大旗,欺騙民眾,緩解民怨,維持搖搖欲墜的統治。這次很明顯,與上次派遣暗藏的特務陳光標在紐約再次炒作「天安門自焚」偽案手法一樣,是中共「血債幫」企圖借央視曝光東莞色情業來讓現任當政者替江派「血債幫」留下的無法收拾的「亂攤子」和難啃的「臘骨頭」承擔責任。同時,轉移人們的視線,以達到瞞天過海,苟延殘喘的目的。

新唐人版權、轉載請注明出處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