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情人節 發改委司長情婦哭訴險境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4年2月15日訊】(新唐人記者劉惠採訪報導)近年來,情人節成了中國「二奶」維權的日子,也成了中共貪官們忙碌﹑和心驚肉跳的一天。去年中共「十八大」三中全會期間,一名被中共高官拋棄的情婦,抱著一對雙胞胎,向發改委經濟體制綜合改革司司長孔涇源,追討撫養費。

這名女記者在今年「情人節」,向《新唐人》記者哭訴了自己被威脅和追殺的經歷。

記者:請問您和孔涇源之間的事情解決了沒有?

孔涇源情婦:現在還是他們單位也沒有什麼說法,沒有給我任何說法。他們單位一直沒有出面,一直沒有任何人跟我聯繫。

然後還是上次就《美國之音》採訪的時候,我跟他們說了,他們還限制我出境,讓我遭受了很大的精神損失,然後也沒有人給我補償,什麼都沒有。

記者:那孩子怎麼辦?有沒有個說法?

孔涇源情婦:最早的時候他委託了他的朋友來找我,他說就是協商嘛。他的意見是讓我去做手術,我不去,我說就是死也要把孩子生下來。後來生過之後,過去找他,他又讓人來協商,他說他讓我給他,他就騙我嘛,一直跟蹤我嘛,然後威脅我們嘛,說不准幹這、不准幹那。

之後就逼著我寫一份東西,內容是我在誣陷、我在栽贓,要我寫我根本不認識他們,我根本就不認識孔徑源,讓我給他出這樣一份證明。說如果我給他出了一份這樣的證明,他就給我負責孩子出院的時候,出孩子的醫藥費呀什麼的。

如果我寫了那份證明,他就給我錢。我說不可能,我不會寫這樣的東西。那時候我生下來,不到7個月就早產嘛。我說第一我沒有栽贓你,第二,我也沒有陷害你。

後來我們從北京回來後,他又找到北京的一個公安機關的警察,跑到鄭州來,說讓我們去當地防疫站,說讓孩子去打防疫針,該打防疫針了,把我騙到防疫站,然後說讓我怎麼著。

我說你找我幹什麼?他說孔徑源告你敲詐勒索,就是要把我帶走嘛。

我說是這樣的,如果你有證據,如果你有我敲詐勒索的證據,那你就行使你公安機關的權利,你可以強行帶我走,如果你沒有的話,我不會跟你走。然後他就把我的周圍的,知道這事的人,都帶走。

當時因為天冷嘛,帶著孩子去北京,我的一個朋友接我,把我們安排到賓館去住,他就把我那個朋友給抓起來威脅,然後限制人身自由,要我那朋友以後不許說一句話。

我身邊的,就是知道這事的人都被他威脅了一遍,包括我,家都不敢回,過年,那時候,我說隨便吧,我自己就說那隨便吧,無非也就是一條命,愛怎麼著就怎麼著吧。

記者:你當時知道他有家室嗎?

孔涇源情婦:不,他說他是單身,他以追求我的名義接近我。

因為我也是做新聞的,75年我畢業之後一直新聞單位,我也是做記者。如果說是我在無理取鬧,因為做新聞嘛,我不可能在新聞崗位上待10幾年,將近20年,你也知道我不會是個糊塗蟲,不會是非常胡塗的人,或者是沒有底線,沒有原則的人。並且我在《河南日報》這塊,是元老,我是駐新聞記者站的站長,所有這一切至少能證明我自己,精神是正常的、工作能力也是正常的,這些東西基本上都是正常的。

現在我已經被辭職了,我被單位逼迫我寫了辭職報告。

記者:那你現在怎麼生活?

孔涇源情婦:我現在在農村,我也不敢告訴我家裡的人。我現在沒辦法,一點收入都沒有。他們逼我太緊,我覺得我自己非常危險,我已經處在危險當中,我也不敢回來,我不擔心自己,我是成年人了,我擔心孩子的安全,他們抱走的話,我沒有一點能力保護他們。年前那時候,我把孩子送給北京那邊,保定那邊,我已經打算送人了。後來對方這方面的手續不是太齊全,辦不了正常的收養手續,後來沒辦法,我又帶回來了。

你知道在我們這兒,根本都沒有什麼補助呀、什麼救助呀、低保什麼?可能有低保,但是我從來也不知道,我不知道什麼條件,才能申請低保。我一個人帶著3個孩子,我現在是沒有一分錢的收入,然後我今年過年的時候,我實在沒辦法,我不能過年,我還在外邊。我女兒還在家,都放在別人家,我沒辦法,我3個孩子耶。

女兒剛三歲,這麼冷的天,零下7、8度,我帶著孩子在農村住,那邊交通也不方便,什麼都沒有。整天提心吊膽的。

另外兩個雙胞胎現在是11個月了,孩子身體很弱,大的出生的時候,在醫院待了26天。一直在保溫箱放,老二出生的時候只有2斤6兩,1.23公斤。然後在保溫箱裡待了20多天,他身體就特別弱,有白血病,生殖器也有問題。當時因為孩子生的時候還不足7個月嘛、6個多月,然後醫生都認為應該放棄。我說只要我有一條命,我也留著孩子一命。

我打算去美國,因為我的簽證12月份過期,我的一個朋友建議我去美國一趟,不然以後就不好簽了,我借了9000塊,準備去美國,剛到機場就被警察攔下來了,我說我只是個舉報人,又沒犯法​​,又沒有什麼國家機密,你們為什麼攔我。他們把我帶回去了。

記者:現在不是在反腐嗎,怎麼還這樣?

孔涇源情婦:能夠懲治的,是那些高層的政治對手。你知道嗎?我們這兒特別黑,我是記者嘛,我的手機號碼是公開的,經常有人給我打電話,強拆啊,同意不同意都拆,不同意,晚上開著挖土機就過去了,有的通知,有的都不通知,連人一起挖掉,報導出來的是很少的,絕大部分都不報導。

我告訴你,所有的官員,從村長開始,排著隊全部拉出來槍斃,可能有一兩個冤枉的,但是隔一個槍斃一個,肯定有99%落網,我這麼說,你明白嗎?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