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保華:反貪變成掃黃 老虎改為野雞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4年2月20日訊】中國的政局發生微妙而又重要的變化,那就是本來聲色俱厲的反貪打老虎,突然變成掃黃捉野雞。

由於央視東莞作為掃黃的開刀對象,因此最早有認為是針對團派大將、現任廣東省委書記的政治局委員胡春華。然而東莞獲得「性都」的稱號並非開始於才到任一年多的胡春華,而是持續幾代省委書記的努力結果,包括上一任的政治局常委李長春與現任政治局常委的張德江。加上掃黃從東莞擴大到九個省份,顯見針對胡春華的說法並不正確。

也有人認為這是習近平要構築「道德新世界」,確立他的制高點。這是習近平「中國夢」的一個組成部分。去年11月習近平在孔子家鄉的山東曲阜發表過內部講話,大事讚揚孔子文化是「弘揚傳統美德,樹立時代新風,振奮民族精神,提高文化軟實力」,甚至吹噓它超越了普世價值,可以解決西方國家的弊病云云。看來習近平欣賞儒家「存天理,滅人欲」的主張而大舉「掃黃」了。

這個分析很有道理。但是在掃黃前夕,不但軍中大貪將徐才厚在慰問老幹部的新春文藝晚會上緊隨習近平出場,而一年來充斥媒體的反貪新聞,包括調查周永康的種種傳聞也逐漸消失,被出口轉內銷的所謂幾月幾號要公佈周永康案子的預告也失靈了。打老虎的反貪已經基本煞車,只是中紀委可能還不太甘心而放出一些零星消息。但是輿論已經轉到「掃黃」。被整治的對象,也從「老虎」變成性工作者。

要瞭解這種變化,可以參考1989年六四屠城以後,中共高層鬥爭激烈,為了維護黨的團結,當時被鄧小平提名進入政治局常委的李瑞環提出「掃黃」的主張,轉移保守派清算改革派的黨內鬥爭焦點。這在當時雖然有積極意義,但是以性工作者的弱勢族群作為犧牲對象,並不道德。如今以「掃黃」來保護貪官,那就完全沒有積極意義而極為不道德,對習近平的「道德觀」更是絕大的諷刺。

早期的中共,起於五四運動,黨內也流行「杯水主義」。從中共一大到五大的總書記陳獨秀有二奶;中共六大選出的、工人階級出身的總書記向忠發則是長期包養一個妓女解決他的革命需要;毛澤東更是大小通吃,被中辦主任汪東興形容為「一鍋端」。中共建國後,中共領導人縱慾無度,老百姓卻被要求「滅人欲」,因此才在毛澤東死後的改革開放年代,社會上出現極端的逆反現象,貪官的九成以上都在亂搞男女關係,高層領導人的「公共情婦」不時曝光。

至於反貪為何煞車,自然是因為遇到強大的阻力。周永康是前政治局常委,一旦「刑不上常委」這個潛規則被打破,防線可能一潰千里,多少個政治局常委將被揪出來?第一個恐怕就是拉拔周永康的石油幫大佬曾慶紅。曾慶紅背後是江澤民,曾慶紅又是現今太子黨的大哥。有江澤民與太子黨群體出面阻擋,反貪還反得下去嗎?

春節過後習近平在中央黨校的講話中繼續吹噓制度自信,卻不講反腐敗了,反而宣傳和諧穩定與長治久安。顯然,為了共產黨一黨專政的「長治久安」,必須有與貪官污吏的「和諧穩定」,這就是「制度自信」?

雖然賣淫被列為不道德行為,需要這樣嚴厲打擊嗎?妓女出賣自身肉體,還算是個自食其力的勞動者;遠比剝削與鯨吞他人勞動成果與肉體的貪官污吏有道德許多。中共當局揀社會底層的性工作者開刀來保護周永康與貪官污吏,是更不道德與更無恥的行為。作為「輿論先行」的的央視,號稱是周永康的「後宮」,也就是中共高層的「高級雞竇」,由他們帶領「掃黃」,真是滑天下之大稽了。

值得欣慰的是這次的「掃黃」,許多網友與民眾擺脫了過去儒家偽道德的禁錮,為這些弱勢女性鳴不平,並且批判諷刺當局,有的女大學生還挺身而出捍衛這些弱勢女性的人權。這些說明人權意識在中國已經逐漸深入人心。這點也隱含著中國未來的新希望。

文章來源:《自由亞洲電台》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