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明:遼寧省610頭子人權惡棍陳政高的惡行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4年2月20日訊】陳大扒」原名陳政高,是現任遼寧省省長。在任職瀋陽市市長期間幹盡了禍害百姓、 傷天害理的壞事,因此老百姓給他起了個綽號——陳大扒。因為他既扒百姓的房,又扒百姓的「皮」。在遼寧省,沒聽過有人說他好,而是到處都是罵聲。下面舉幾個例 子來看看「陳大扒」是如何創所謂的「業績」的:

一、陳政高當瀋陽市長期間,大搞拆遷扒民房,要在瀋陽黃金地段搞「金廊工程」,縱貫瀋陽城。為逼迫百姓搬遷,臨時從各部門抽調人員,工資外每人每天補助50元錢,挨家挨戶「動員」。如果嫌給的動遷費不合理、不搬家的,他們就耍流氓手段:斷水、斷電是必然的;砸窗、砸門、砸牆,把居民的屋子弄的都是大窟窿;往鎖眼兒裡灌膠,讓你打不開門;從砸壞的門窗中往裡扔耗子,往屋裡扔垃圾、大便;把樓梯用鐵板封上,不讓出來;東西吃光了,不得不妥協。

於洪區有個地方拆遷時,不給動遷費就強行趕居民搬家,驅趕出門,並且用鐵絲網把居民房圍住。警察帶著警犬在鐵絲網外來回巡守,出去的不許回家拿東西,裡邊的不許出去買食品,把人往死裡逼!百姓跟這伙流氓能抗爭多久?有的老人被氣病了,有的被氣病後死了。逼拆遷的惡行真是罄竹難書!

六一零」頭目陳政高公然教唆違法犯罪,極力推動迫害活動

在原遼寧省「六一零」頭目、現省長陳政高直接督促、操控下,丹東各地街道小區人員挨家挨戶登記誰煉法輪功,糾集利用流氓地痞跟蹤監視法輪功學員;各縣、市、區 公安、國安人員互相出警綁架法輪功學員。為阻止民眾收看新唐人電視台,野蠻強拆老百姓家的地面衛星收視天線,到處一片恐怖氣氛。

一九九九年中共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製造出一個個謊言,發起了對修煉「真善忍」的民眾的迫害。在這場腥風血雨的迫害中,對於每一個至死不渝、懷著堅定信念的法輪功學員來說,都知道這場迫害必定以失敗告終。他們非常清楚,法輪功是宇宙中最偉大的佛法,歷史上所有迫害佛法的人都沒有好下場。中共膽敢迫害佛法,只有自取滅亡。

在近十五年來對法輪功的迫害中,應該說絕大多數參與迫害的人,都瞭解法輪功是叫人做好人的,法輪功學員都是好人。

而陳政高卻一直緊跟江澤民流氓政治集團栽贓,迫害法輪功,不思悔改。他的雙手沾滿了法輪功學員的鮮血。法輪功學員于溟,在2006年——2009年受迫害期間就是在省長陳政高的直接指令下,把原定延期於溟兩個月的決定改為一年,並寫信給馬三家特意授意加大力度迫害於溟。這樣于溟從馬三家教養醫院被轉到馬三家教養院一所三大隊(迫害法輪功大隊,二零零八年九月二十九日成立)。遼寧省「六一零」給教養院下達百分之百「轉化」大法弟子的邪惡命令,三大隊二中隊警察頭目王彥民多次叫囂:有兩個死亡名額,誰要給誰一個(于溟被預謀列為其中之一)。警察把教養院編造的自殺聲明拿給于溟,強迫他簽字,然後想預謀虐殺他,用偽造的自殺聲明書來掩蓋他們的罪惡。于溟不配合,不簽字,警察就強迫他按手印,並對他進行毒打、電擊、吊銬數天。

一幫警察用八十萬伏電棍電于溟,對一般勞教人警察察用的電棍是五十萬伏,而八十萬伏是教養院特製的,專門用來迫害大法弟子的,據說用它電一下牛,能使牛馬上昏倒。

一天,警察就用這樣的電棍電于溟,用腳踩著他電,最後用鐵棍子重擊于溟的頭部,使他昏死在地,渾身上下都是血,警察叫來普犯,端盆涼水,扒掉全是血跡的衣服,洗淨身上的血,換上一身衣服,喊來獄醫,縫上腦袋上被鐵棍打出的血口子,一共縫 了二、三十針。讓普犯把昏死過去的他抬到一個封閉隔離的房間裡,于溟大約昏迷了一個星期。這期間既不通知家屬,也沒送醫院治療。

警察在省「六一零」頭子,陳政高的指示下,預謀用鐵棍擊打于溟頭部,造成死亡,讓外表傷口看上去像是撞頭自殺。然後警察就會拿出事先偽造的自殺聲明書來欺騙家屬,說他是撞頭自殺造成的,不但可以推卸責任,還可以得到邪惡的省「六一零」的賞識,並用這件事來恐嚇其它大法弟子,以到達百分之百「轉化」的目的。由於封鎖嚴密此消息9個月後才被帶出來

這就是瀋陽馬三家勞教所。現在這裡已經成為中共肆無忌憚展示酷刑的所在,僅僅為讓這些信守「真善忍」的好人屈服,違心的說出假話來,他們可謂窮凶極惡,變本加 厲,叫囂著「有兩個死亡名額,誰要給誰一個」、「不轉化,就別想活著」,大有惡魔般瘋狂之態,登峰造極。

遼寧省瀋陽市不惜耗盡國庫之財力搞一次全運會,遼寧省省長陳政高親自任組委會組長。瀋陽市和遼寧省其它地區在十二運開幕前,非法秘密抓捕了大量法輪功學員,光是瀋陽地區2013年8月23號一天就綁架了10多位法輪功學員。

據明慧網二零一四年一月二十四日報導,據不完全這些道德極其低下的惡人惡警們,一時間洋洋得意,沾著法輪功學員的鮮血,一張張的數點著搶劫來的鈔票,異想天開地做著美夢,吃喝嫖賭,腐敗墮落,卻不知上天給他們備好了相應的惡報。

這裡再舉幾個例子:

王立軍,曾任遼寧錦州和大連市公安局長,在迫害法輪功中窮凶極惡,狂言要把法輪功學員趕盡殺絕,後被中共重用,陞遷為重慶市公安局長、重慶市副市長,可是當初他何曾想到自己會在二〇一二年鋃鐺入獄,從青雲中跌入深谷。

薄熙來,在中共迫害法輪功開始的時候,任遼寧省大連市委書記,為了陞官發財,緊隨江氏集團滅絕人性地大肆迫害法輪功學員,後被中共看中升為遼寧省長,任職期間大規模擴建監獄、勞教所關押迫害法輪功學員。薄熙來迫害法輪功學員同樣極為心狠手辣,成為江氏集團看好的核心人物,被中共提拔為商務部長、重慶市委書記等職,進入了中央政治局。可是在二〇一三年初卻被判了無期徒刑,給他的人生劃上了可恥的句號。

周永康在迫害法輪功的初期任四川省委書記,其人陰險毒辣,對法輪功學員迫害不惜一切手段,得到中共重用,後被提升為中共中央常委委員,政法委書記,成了中共江氏血債幫的核心人物,前不久,外媒紛傳周永康被逮捕,落得臭名遠颺。

王立軍、薄熙來、周永康等歹徒的罪大惡極,是指使和主要參與大規模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牟取暴利,製造了「這個星球上從未有過的邪惡」。

李東生,專職迫害法輪功的邪惡機構「610」頭目、公安部副部長。李東生原是媒體人,在任中央電視台副台長、黨委副書記期間,與江澤民、羅幹等人共同策劃了漏洞百出的「天安門自焚」偽案,花錢僱人冒充法輪功學員「自焚」,煽起世人對法輪功的仇恨。因此李東生被中共江氏集團看中,改行高昇。可是他也沒想到的是,自己仕途正一路順風,卻突然馬失前蹄,在二〇一三年十二月滾下馬來。

在迫害善良人的運動中,這些人人性全無,不惜一切邪惡之手段,導致千千萬萬的法輪功學員家破人亡、妻離子散。他們不顧一切地用法輪功學員的鮮血和生命換取利益,似乎一條黑路暢通無阻,且「飛黃騰達」、「青雲直上」,一時忘乎所以。然而惡報來臨時,他們誰也逃脫不了毀滅的下場。

看上去是他們在權鬥中失勢,其實是迫害佛法遭到了天懲。這也只是上天懲惡的開端,更大的報應還在後頭。一時風光轉眼即逝,惡報到來遺恨無窮。

這也只是數以萬計的因迫害法輪功遭至惡報的其中幾例。迫害法輪功使人神共憤,上天決意滅掉中共。中共已是朝不保夕。在全世界正義之聲的譴責下和難以逃脫的天懲中,迫害法輪功的江氏集團更是惶惶不可終日。

惡報將擊碎所有迫害者的美夢,那些迫害法輪功的惡人惡警們已到了人人自危的地步,面臨著身敗名裂、人財兩空的悲慘結局。

奉勸那些至今還在參與迫害法輪功的人,不要為了眼前的那點利益,毀了自己的生命,看看你們的上級和同行的下場,應該清醒了。立即停止迫害,將功贖罪,並退出中共,才能有希望。

在天滅中共之前,希望人們都能瞭解真想,明辨是非,退出中共的黨、團、少先隊組織,使自己有個美好的未來。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