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年大飢荒時 基層幹部拿什麼誘姦婦女?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4年2月21日訊】(新唐人記者柳青綜合報導)1959年——1961年,在20世紀的中國及至世界的災害史上,是極不尋常的三年。直到現如今提起「三年自然災害時期」、「三年經濟困難時期」,親歷過的中國人都會想起那個飢餓的年代,那些到處餓死人的日子。而在當時有權勢的男人常常以食物為釣餌誘姦女性。

大陸媒體發表署名作者秦全耀文章稱,那時,有個實際存在的笑話,一個村幹部把一碗飯和一個少女讓一個社員挑選,只准選一,這個社員毫不猶豫地選一碗飯,寧可不要女人,可見當時的飢餓程度。

文章指,豬巿大街住處的交通部公路設計院宿舍門前堆放的大水泥管子裏就曾揪出過一些男女。據說,代價極低,有時就是幾把瓜子。因為,那時窮得挖野菜吃豆腐渣變質的機米,一年到頭,也吃不上幾把瓜子。

《百歲老人回憶錄》作者烈華曾經講述了發生在他家鄉陜西西鄉的一個個真實故事。其中最有趣的是一位村支書搞了一個姓劉的20多歲小媳婦,是因為小媳婦跟婆婆為了分家後的一棵門莊樹的歸屬鬧矛盾,他去給解決,把那一棵可以做房梁的門口香椿樹,判給了小媳婦。小媳婦為了感謝他,留他吃午飯,飯後把丈夫支走,用自己的肉體感謝了他一番。

民眾窮到出賣肉身時,然而中共的基層幹部卻肉食滿堂。新華社前髙級記者楊繼繩在調查後得出結論:三年困難時的基層食堂已成為幹部多吃多佔的基地,糧食、大餅、肉、魚,老百姓都看不見的,他們都多吃多佔。基層的幹部是為了自己和家屬吃飽。

管理員也是有特權的,甚至於隊長拿著餅引誘婦女、強姦婦女的有很多,給她塊餅,跟她睡覺。這樣的事情很多,因為都餓得不行了。

然而,中共的上層幹部卻搞特殊化。

比如,甘肅省委書記張仲良,他到外地去考察不吃農民飯,從蘭州飯店每頓開著專車給他送飯。當時蘭州飯店是全省最好的飯店,相當于現在的五星級。西南局第一書記在重慶潘家坪幹部高級娛樂場所每天吃喝玩樂,每天晚上還要聽堂會,就是讓演員單獨給他唱戲,看電影,就是享樂了。只要有權力,絕對權力絕對腐敗。他有絕對權力,可以說一不二,只要有人提出反對,馬上就對他打擊報復,置於死地。

而現如今,這些被中共一直掩蓋的歷史真相被慢慢披露出來。

曾在國務院辦公廳任職的著名經濟學家、憲政研究學者曹思源表示,中共不承認「大躍進」中餓死人的事實,這部份資料是長期保密的,50多年過去了,最近已經超過了保密時限,所以中共中央把這些資料解密了,解密后對這個問題的研究,在一定範圍裡放開了,於是部份研究工作者知道了這些歷史真相。

他表示,1959、1960、1961前後這三四年裡中國餓死人的總數3,755.8萬人,這個數據是各個地方報上來的,逐級報上來的,顯然會小不會大。一個縣委,死了5萬人,只會報3萬人、2萬人,不會說死了8萬人。沒有誇大的傾向,只有縮小的傾向,因此經過研究餓死3,755.8萬人作為官方統計數字,這是最低限度的可靠數字。

曹思源說,自從盤古開天地三皇五帝到如今的各種災害,包括旱災、水災、地震等等中國餓死的總人數是2,991萬。三年大飢荒比五千年餓死的人數還要多出765萬。這個數字之驚人是可以看出來的。

他指出,中共面對自己一手製造的慘絕人寰的大悲劇,編造出大飢荒是出於「三年自然災害」和「蘇聯修正主義逼債」的謊言,把罪責推給老天爺和蘇聯。長期以來,「三年自然災害」和「蘇修逼債」成了中國人迴避大飢荒年代的口頭禪。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