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維平:何來重慶民企「出海潮」?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4年2月22日訊】正當重慶地方官遮遮掩掩講法治,一再拖延「黑打」平反冤案之時,一股移民海外,轉移資產的浪潮,異常洶湧地拍打著媒體敏感的神經,不僅北京記者對全國性的風起雲湧的移民潮進行概括性報導,而且,在遭受薄熙來「唱紅打黑」的二次文革運動,留下滿目瘡痍的重慶,其官媒也在2月12日披露資金外流的險情,《商報》記者從市外經貿委獲悉,去年1至10月,全市對外實際投資81683.07萬美元,同比增長6.42%。該報策略地使用冠冕堂皇的字眼,好像資金外流表現重慶經濟的強勁活力,但掩飾不住政府失策的困境,記者提醒說,值得注意的是,在這股「出海」浪潮中,出現了越來越多民營企業的身影。

這一局面,再次應驗了筆者早在薄王亂法時代發表的文章,我預見薄熙來的「黑打」,如不及時制止,將毀掉改革開放30年的經濟成果,由於中國面積太大,民企佔半壁江山,薄王搶錢買官的徇私枉法行為過於猖獗,重慶及其它地方必將掀起一股「出海潮」,儘管胡溫力阻薄熙來上升,習近平繼續清除其餘黨,但由於周永康的人脈太多,太廣,他們面對留下的冤假錯案,還有點力不從心,所以,改革的步伐跟不上逃離的腳步,不僅財政困難的重慶地方政府正在自食惡果,而且其它省市的民企也因兔死狐悲而用腳投票。

重慶商報說,據統計,去年1至10月,全市對外實際投資81683.07萬美元,同比增長6.42%,投資目的國家和地區達到21個。其中,香港成為渝企最青睞的目的地,1至10月共計投資35213.5萬美元,佔據總額近「半壁江山」,達到43.11%。此外,英屬維京群島、巴西、新加坡、加拿大、荷蘭、美國、阿根廷等也是資金較為集中的國家和地區。

毫無疑問,與其它地區一樣,民企老闆故土難離,不願走得太遠,而與香港又無語言障礙,故把資金大多轉向香港,在不得不跑的情況下,才選擇了私密性強,民主與法制較健全的英屬維京群島等國家,其實,說一千道一萬,之所以外移,就是因為兩點:資金安全,把錢放在那裡有保障,永遠都是自己的,最多交點稅而已;第二,生命安全,這裡沒有長官意志動輒「黑打」,也沒人敢隨意亂扣「黑社會」的大帽子。我發現,不用說重慶的民企老闆,連一些跟隨薄王「黑打」的地方官,也紛紛把老婆孩子安置在加拿大,美國,等等,比如,薄熙來的秘書吳文康的太太孩子,其兄的小孩等都在美加,這充份說明了,移民潮與政治體制有關,不改革沒有出路,重慶平反冤假錯案的工作非常重要,它直接影響著經濟形勢和牽動著人心的歸宿。

官媒指出,數據顯示,國有企業依然「打主力」,對外實際投資金額達到48554.63萬美元,佔全市總額的59.44%。不過,值得注意的是,在這股「出海」的浪潮,開始出現越來越多民營企業的忙碌身影。據瞭解,去年1至10月,民營企業對外實際投資21078.03萬美元,佔全市總額的 25.81%,同比提升6.31%。這一數字應首先歸功於薄熙來,其次應由接任的地方官分責,假如張德江,孫政才等人掌權後,不是說教式地「哄」民企,壓制冤案的申訴,而是胡耀邦式的大舉平反冤案,就會及時扼制「出海潮」的出現,但可惜,亡羊補牢,未時已晚。

記者還分析了資產轉移的大方向,在投資領域方面,採礦及礦物製品業、商務服務業、農業、批發零售業等成為今年資金扎堆的領域。「目前進入審批階段的項目中,有不少是海外投資礦業。」市外經貿委對外投資處相關負責人告訴記者,例如,宗申集團擬投資1億美元,收購位於緬甸果敢地區的一座鈦鐵礦;祥宏實業集團在美國收購一家大型煤礦,投資高達9000萬美元;市地勘局剛剛在埃塞俄比亞註冊成立南凱礦業公司,將赴當地勘探銅礦和金礦,前期已投入了2000萬元人民幣;重慶易鈞建實業公司遠赴格魯吉亞,投資500萬美元收購當地的一個金礦項目。「尤其值得一提的是,農業成為渝企關注的新投資領域。」上述負責人介紹,目前全市共有14家海外投資農業企業,投資金額達7億美元。「從投資趨勢來看,民企注入的資金在逐漸增多。」該負責人介紹,今年初,重慶牧雪發展農業有限公司投資了2500萬美元,計劃5年內在老撾甘蒙省打造一個150萬畝的立體現代農業莊園。這是迄今為止重慶市民企最大的一筆海外農業投資項目。

這些具體的事實和數據,有力地反襯了薄熙來治下對資源和農業的破壞,如果本地沒有竭澤而漁,何來捨近求遠?雖然,黃奇帆一再迴避上述情況,但薄熙來為了上位,傾盡國庫之所有,用於政治運動,「唱紅」把重慶人唱「傻」了,由於監管不力,官商勾結,短期行為,搞什麼「地票」生意,到處蓋大樓,鬧拆遷,把祖輩養家煳口的農業破壞了,不得不跑到老撾去打造「農業莊園」,這一方面說明重慶的農業困境捉襟見肘,另一方面也表現了民企藉機逃離的心情急迫,多達14 家企業海外搞農業,由此設想重慶作為農民佔多數的直轄市,形勢是多麼嚴峻啊。

明明這是一個危險的信號,應當警示地方官必須有所作為,但他們自娛自樂,另有一種說辭,商報的記者是這樣描述的:「民營企業在未來將發揮日益重要的作用。」上述負責人表示,按照規劃,預計到2017年,全市對外實際投資累計達到60億美元,年均增長15%以上。對外投資企業總數達到500家,形成5 家以上在國內、國際有一定影響力的跨國經營企業。「這其中,重慶民營企業對外投資將超過400家,實際投資份額將繼續擴大。」

「唱紅」唱「傻」了的一批官員,不是立即糾偏,甄別平反640個「黑社會」,把薄王「黑打」的真相告訴人民,把獄中的冤民彭治民等人放了,把鄧公給民企的真金白銀還了,而是把壞事當樂事,加以愚蠢的解釋,還要繼續推波助瀾。官媒說,政府要支持民企、國企和央企「抱團出海」,聯合世界500強公司等「借船出海」,參與境外產品設計、研發和市場營銷,促進對外投資向「微笑曲線」兩端延伸,加速商務服務業、批發和零售業對外投資。此外,鼓勵汽摩、建材等產業集群式走出去投資發展,創建境外合作園區。例如,重慶的汽車、摩托車、建材業以及餐飲等企業適合投資亞洲周邊國家及非洲、南美洲國家和地區,擴大重慶產品出口,轉移部分過剩產能,尋求企業更大發展空間。
但是,說他們都「傻」也不盡然,一些惶恐不安的官員,面對王歧山「打老虎」,拍蒼蠅的高調聲勢,有了危機感,急於「三十六計,走為上計」,在巧妙地尋找各種藉口,鼓勵上述企業「抱團出海」,把家人親友塞進這些企業裡,轉移財產和資金,這才是他們真實的想法。一位移居多倫多的重慶民企老闆對我說,不信你去查證這些走出去的企業,關鍵部門和位置的人事,都是官員的七大姑八大姨,你就恍然大悟了,「抱團出海」不如說是「抱錢出海」;「借船出海」,不如說是「藉機外逃」,這是社會裂變的前兆。如果不抓住機會,深挖嚴懲薄王等091成員,徹底平反冤假錯案,重拾人心,中國的形勢就非常危險。

正因為官員有隱私,有貓膩,重慶地方政府不是千方百計地留下民企的腳步,而是起著相反的作用,這真令人震驚。報導說,如何推動企業「走出去」的熱情?記者瞭解到,除了簡化對外投資項目的審批流程外,還將予以真金白銀資助。「每年將至少有3000萬元用於資助走出去的企業。」市外經貿委對外投資處領導表示,政府還將對貸款貼息、資源回運運保費、海外投資保險、境外突發事件處置費用、人身意外傷害等予以重點支持,鼓勵國內各商業銀行對企業從事對外投資提供更加優惠的貸款支持,支持國內商業銀行為對外投資企業設計產品。而對於民企,則將提高民營經濟發展專項資金對海外投資企業的支持比例。

筆者認為,這完全是幫倒忙,是在黃奇帆主抓下的負能量政策,他知道,一批薄熙來扶持的企業正在加速逃離,一些受其重用的官員擔心被整肅,故意對困難的地方財政落井下石,更隨之安置親友和資金,這一點應當引起中南海高層的注意,但許多官員不懂經濟,或者只關心自身的權力內鬥,而忽略了這一危險的動向,給重慶經濟復甦留下了沉重陰影。

尤其不能容忍的是,這篇報導說,除了資金支持,在配套政策上,將建立重慶對外投資境外項目庫,為渝企海外淘金指南。「項目庫將隨時梳理更新對外投資項目,分析境外投資項目的國別、行業、方式等基本特點,動態跟蹤和管理重點項目,幫助企業開展對外投資項目的前期策劃和項目對接,搭建對外投資項目雙向信息互動平台,構建及時、暢通、有效的項目對接渠道,推動一批發揮重慶產業優勢、促進當地經濟發展的對外投資重點項目。」政府官員表示,為推動對外投資重點項目,還將形成「投資主體+國際知名投行+會計師事務所+律師事務所+信用保險」的「1+4」模式,減少對外投資風險。

試問,重慶地方官員連近在咫尺的民企都管不好,政策忽左忽右,一會是「民企之星」,一會是「黑社會」和「黑老大」,出了天大的亂局,還沒有平息呢,又推助民企「出海潮」,這是雪上加霜。就算一些企業效益比較好,如何依據別國的法律管理,又怎樣控制這一資金外流的「大通道」呢?何況他們是一群習慣用「薄式」思維方式想事的人,還在繼續胡說八道,用屁股指揮腦袋,什麼「1加4」,這還不是等於「5」嗎,和薄熙來的「5個重慶」相近,這一點說明,薄王餘黨還沒有全部清除,人們還沒被解放思想,還在用薄熙來「玩數字」的辦法「玩經濟」,玩法律,玩民企,總之,是在玩火,其最後的結局必將是自焚。

另據海外媒體報導,近日,加拿大宣佈取消現行的投資移民項目,它直接導致近5萬中國富人移民夢成了泡影,這種給錢不要的奇景,引起世界各界對中國富人移民狀況的高度關注。2013年底,胡潤百富公佈的調查結果顯示,2013年已經移民、正在申請移民和正考慮移民的富豪比例加起來,比2012年上升了 6.7%達到64%,追溯以往,這一「出海潮」與重慶薄熙來「黑打」關係密切。

無庸置疑,國家有關方面,顧及維穩,沒有及時平反冤假錯案,使李俊等民企老闆成了前車之鑑和榜樣,沒有力挽狂瀾於既倒,這是重大的失策,儘管把薄王關進了監獄,但無法追趕資金和人心的流失。據報導,已經移民的億萬富豪佔到了三分之一,資金數據大約4500億美元,中國富人的海外投資在未來三年預計將成倍突增。倫敦一家財富諮詢機構的研究則顯示,中國富人已有大約6580億美元的資產隱藏在海外,相當於40796億元人民幣,是國家一年財政收入的百分之三十還多。中國人為什麼越富越移民?中國富人階層的集體「出海潮」,無疑造成了中國財富與商業人材的雙重流失,近年來,保護,挽留,阻止財富外流的呼聲疊起。但在這種嚴峻的形勢下,重慶卻逆向行駛,是何用心呢?看來,玩火的人不會聽取我的批評,就像當年薄王一意孤行一樣,有他們後悔的時候。

文章來源:作者博客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