魯山老泉:我要是有辦法我也會把孩子生在美國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4年2月26日訊】一

柴靜把孩子生在美國被國人嘀咕幾天了,嘀咕個甚?是嫉妒還是羡慕?有本事誰不叫你也去美國生?我老泉要是有本事,我一定也會跟柴靜一樣,讓孩子當美國公民!為這事兒我已經埋怨我的爺爺和爹爹幾十年了,我說當年他們要是沒有幾畝薄田,如果逃荒要飯逃到了鄭州,那麼我們一家就是鄭州人。如果我是鄭州人,我就會工作在鄭州,或者工作在北京。我的孩子呢,一定要超過我,一代更比一代強嘛,他們要麼在倫敦,要麼在紐約。如果那樣,我還用得著寫博客顛覆這個反對那個嗎?我早去美國英國帶孫子了,那兒的PM2.5比我們這兒好多了。

所以人們不該對柴靜耿耿於懷。柴靜雖然在中央電視臺工作,那兒是宣傳馬克思主義的陣地,可是難道你要她「首先解放全人類然後才解放自己」?得了吧,誰也別裝著多高尚,我看那些用毛澤東思想武裝70年80年的老一輩無產階級革命家,不也把子孫後代送走了嗎?再說了,柴靜既然生了孩子就是母親,是母親有不疼愛孩子的嗎?有想讓孩子長成大頭娃娃的嗎?有不想打開窗子讓孩子呼吸新鮮空氣的嗎?這麼簡單的要求,可以說是上帝賦予的,然而在祖國能滿足嗎?第三,人家孩子小時候能看到小鳥、野獸、大海等大自然的景象,不像某國都是水泥的森林,灰暗的天空,肮臭的小河。人家長大了也不用學政治讀毛概玩潛規則,更沒有七不准五不搞。我看凡是在這事兒上嘀嘀咕咕嘮嘮叨叨的,都是把心長到了脊樑上——不是好人。

重慶的雷政富進去了,湖南的趙安民沒有進去,但暫時也下來了,但是他們都很冤,是犯罪分子色誘的。這些個美女呀,該刮!誰讓你們長這麼漂亮?這些個罪犯啊,該剝,幹嘛歪著心眼兒騙人?可是,罪犯也好美女也罷,為啥就不勾我老泉坑我老泉呢?不是咱吹,自信在長相方面我是超過雷政富的。

原因當然很簡單:在我這兒弄不到錢。雖然也有美人倒貼的,但我還沒有那個魅力。這不是謙虛。可是話又說回來,如果雷政富趙安民不能給人弄錢,還有美女送上門嗎?雷政富也曾是老師,那時候有人主動投懷送抱嗎?估計沒有多大的可能性。

從表面上看雷政富趙安民一點也不冤,即使美女玉體橫陳,你不看不上,啥事兒沒有。但其實還是冤,因為如果不是他們的手中權力,打死誰誰也不會在他們面前脫得赤條條一絲不掛。我老泉就不是聖人,如果有天仙似的美人跟我搔首弄姿,我也不敢保證不心旌搖盪。問題是由於我沒權,碰不上這麼好的事兒,不用抵抗。

所以呀,你槍斃一百個貪官你法辦一萬個貪官,不如改變這該死的制度!如今天天都有老虎出現,許多人便手舞足蹈,覺得解恨。可是你為啥不為貪官們想想,如果不是制度沒有堵住人性之惡,如果在民主監督嚴格的國家,說不定都是人見人愛的精英啊,他們也不會淪落成被人唾駡的囚犯,他們會坐在娘的床前為老人洗腳,挽著妻子的手在黃昏裏漫步,馱著懵懂小兒「當牛做馬」……

這幾天不斷收到熱情洋溢的短信,每一個想弄到「老泉燒」的人無不把老泉描畫得光輝絢麗。可是你錯了我的朋友,老泉一個小人物,不但級別是草根樹皮,膽量也沒有芝麻大,嚇死也不敢做許志永和張學忠劉萍他們,貪圖眼前的小日子啊。「前蘇聯沒有一個是男兒」,其實老泉也徒長一把鬍鬚。躲在偏遠的鄉間野地,寫幾篇隔靴撓癢的小文章,能起多大作用?我希望距離廟堂近的人們,尤其是體制內的,學習賀衛方,學習任志強,學習劉和許,替我多呼喊幾聲。

「子規夜半尤啼血,不信春風喚不回」。難道他們真是豬?!

文章來源:作者博客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