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子子:「血債幫」才是真正的「大老虎」!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4年2月27日訊】人的方法看問題總是用人的觀念去看,然而,人的觀念是狹窄的、更是短見的。周永康案真是吊足人們的胃口,海內外媒體上的所有評論普遍認定,迫害法輪功的元兇之一周永康是「大老虎」,一直期待著看看這只可惡的大老虎被關在囚籠中是什麼「威風」。其實,周永康不是什麼「大老虎」,它只是「大老虎」的一顆牙齒。

我看「血債幫」才是真正的「大老虎」,江澤民是這隻大老虎的虎頭,「610辦公室」是虎身,中宣部和政法委是虎腿,曾慶紅是其虎眼,羅幹、周永康、薄熙來、劉京之流都是其爪與牙,餘黨皆為虎毛。這個形象是用人的肉眼看不到的,其實,「血債幫」在另外的空間裡不是老虎的形象,說它是老虎?我說那實際上是糟蹋了老虎的形象,它那個形象可比老虎難看多了,人要是看到了立刻被嚇死。既然人認為打老虎很重要,那就委屈點老虎吧!我也就隨著大家的說法把它當老虎講吧。

「反腐」運動是中共邪黨操控的、是「黨」在利用習近平當局所為。自從習近平當政以來,他說了許多人們愛聽的話,這些話中有些是出於其人性,這是人們愛聽的,也是「黨」為了迷惑人允許他說的;更多的話是出於「黨性」,這是人們不愛聽的、是人們反感的,但是,這是「黨」必須堅持的,習近平要是不說就得下台,習近平不想說也不行,他還沒有表示「反黨」。

中共邪黨為什麼要「反腐」呢?在「天滅中共!」的天象變化之下,民眾對中共體制的腐敗深惡痛絕,中共邪黨為了保命、為了繼續其獨裁專制統治,繼續矇騙世人是其必然選項,騙——是中共邪黨的第二個邪惡基因,也是其保命的本能。

它要想騙人就必須利用人的形象才能達到騙人的目地,江澤民被其掏空軀殼以後已經沒有人味了,它也騙不了人了,再沒有利用價值了,它必須再找一個取代江澤民的傢伙。於是,胡錦濤上來了,「黨」利用他雖然能迷惑人,但是,由於他最終沒有徹底放棄人性、不積極參與迫害法輪功,所以「黨」沒有給其第四代的名份。於是,「黨」又選擇了習近平。那麼,習近平能向江澤民一樣好用嗎?大家還在拭目以待。

大家知道,任何被中共邪黨操控的事情一定是壞事。這個「反腐」在表面上看是習近平起主導作用,實際上是背後的黑手在起主導作用、是「黨」在操作。「黨」希望用「反腐」之名美化「黨」的形象,並且以此掩蓋迫害法輪功的罪惡,為自己樹立執政的合法性。「黨」本來是想自己抓出幾個替罪羊做做樣子,可是,習近平沒有完全按照「黨」的邪勁走,他要「蒼蠅」和「老虎」一起打,而且還有真這麼幹的意思。這一下就出了偏差,按照這個做法走下去,這個「黨」必亡。但是,人心已經被當局「打虎」勾起來了,中共邪黨想要控制局面也不可能了,群情激憤:打「大老虎」、打「更大的老虎」、打「老老虎」!「黨」已經擋不住了,習近平不往前走也不行了。但是,習近平也感到了艱難,老虎們畢竟不是吃素的,反咬一口的本事都很大,「血債幫」發出魚死網破、同歸於盡的威脅一直上演著。而且,江澤民的「智囊」們也早就留了一手,它們偷偷利用特務手段,蒐集了包括胡錦濤、溫家寶、朱鎔基等人在內的黑材料,綁架了幾乎所有體制中人,你習近平不聽話要「反腐」,它們就把這些「黑材料」拋出來攪局。讓你繼續走下去就會惹火燒身。

明眼人都看到了,中國大陸上的種種腐敗是中共邪黨這個體制原因造成的,並不是人真的要腐敗,是每一個進入這個體制中的人你不腐敗不行。特別是在迫害法輪功的罪魁江澤民執政時期,它推行腐敗治國,它帶頭「悶聲發大財」,它帶頭淫亂,它下邊的人誰敢不腐敗呢?

有一個真實的例子:有個明白真相的人給我講,東北某省有三個警察是在同一所警校畢業的,因為都是警二代,父輩都是司法界廳局級以上的幹部,三人因此關係特別好,並且拜了把兄弟。三人畢業後通過父輩們的權力運作,都被分配到一個單位裡的同一個辦公室工作,頭是他們自己。他們每一次辦案都能敲詐回來許多油水,他們就把錢分了,可是,其中的一個人總是不要,另外兩位就說他膽小,說他傻、說他是精神病。時間長了,他們兩個就嘀咕說:「咱仨是把兄弟,關係最好了,他老不和咱們分錢,這小子可能靠不住,是不是要整什麼事兒?咱們必須讓他拿錢,不拿不行。他要是不拿咱倆就把他送精神病院去。」結果,就把他送進精神病院了。他進了精神病院以後就被綁在病床上用酷刑折磨,逼他承認自己是精神病:「你見錢不要就是精神病。」他被折磨的快要死了,只好接受「要錢」這個條件,那兩個人達到目地了,歡天喜地把他接出醫院慶祝,稱:「咱仨還是同甘共苦的好哥們,日後誰都別再整事兒。」

人家告訴我這個事的三個主人公都是有真名實姓的,由於不知道他們是否涉及參與迫害法輪功的問題,所以我當時也就沒有記住他們的名字。但是,類似這樣的例子在中共體制內到處都是。所以說,無論誰在這個中共體制中,你不腐敗都不行,你不腐敗就當不了官。那麼,習近平的「反腐」運動就會觸及到每一個人。我看:習近平本身並不想「反腐」出這個結果,他只不過是想要一個新局面,要一個對他自己有利的局面。可是,開弓沒有回頭箭,他也不可能讓那個箭回頭射自己。這也是周永康案公佈難的一個最主要的原因。

中共邪黨本來是想利用「反腐」,掩蓋其與江澤民相互勾結迫害法輪功的罪行,並且借此收買人心、給習近平立威。為了達到保「黨」的目地,薄熙來案的處理手法「成功」的達到了「反腐」與迫害法輪功切割的目地。中共邪黨在處理周永康案上也想這麼做,甚至它可以拋出江澤民,只要能保住「黨」自己,它誰都能拋出來,甚至是把「血債幫」整體都以「反腐」的名義拋出來也行、在「黨」主持下給法輪功平反也行,只要能保「黨」就行,只要能保住中共體制就行,暫停一段瘋狂的作惡,再給老百姓一點實惠,「黨」的執政危機就解除了。可是,這個做法就把習近平當局推到了下一個替罪羊的位置。這就是紅魔惡黨的如意算盤。

魔高一尺,道高一丈。天滅中共的洪勢已經在世間展現,紅魔惡黨的如意算盤已經是漏洞百出,被其迷惑的僅僅剩下那些既得利益者和極少數握有權力者,世人在法輪大法的救度下普遍的漸漸恢復理智,良知甦醒、慧眼大開,中共邪黨再想矇騙過關已經不可能了。許多曾經參與迫害法輪功而上了惡人榜的人,現在不僅停止了作惡,而且積極保留證據為自己贖罪做準備。

人心向背迫使習近平當局已經不能再迴避迫害法輪功的問題了,不在與「血債幫」切割的問題上表明態度是不行了,蒼天給其留下的時間真是微乎其微了,已經用秒計時了。還有很短的時間就是召開中共體制的「兩會」了,怎樣公佈周永康的案子?是以「反腐」的名義公佈,還是清算其全部罪行?習近平應該是還沒有準備好。

要清算周永康的全部罪惡,勢必涉及其積極參與迫害法輪功的問題,涉及迫害法輪功問題就涉及到江澤民的罪行,涉及江澤民的罪行就必須立即逮捕江澤民,習近平能做到嗎?所以,我說習近平還沒有準備好。

逮捕江澤民、審判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是人類本次文明歷史上最大的刑案,涉及被告之多、案件之複雜、影響面之廣都是曠古沒有的,有形無形的因素都要參與,人搞不清的案情會有神來幫助,人看不到的、不相信的事情都會展現出來。這樣大的事情,全人類都會關注,人的力量能做的了嗎?目前給習近平的時間也只是讓他擺放自己的位置,他不做的,一定會有別人去做。但是,無論誰做了,他都是人類古今歷史上最了不起的人,其名字和功德必將記錄在人類新開創的歷史第一頁。

其實,不僅是習近平沒有準備好,人類社會整體上都沒有準備好,法輪功學員畢竟還沒有回到正常的煉功狀態,許多等待法輪大法救度的生命還沒有得到善解,人們還沒有意識到這樣大的事情即將發生。而這個世紀大審判並不是等待人準備好了才開始的。

宗教中一直流傳著大審判的說法,這些說法和理解都是侷限在人的觀念中猜測大審判的形式。然而,神主持的大審判並不同於人類的法庭形式,也不同於人類司法體制建立之前的任何形式。神主持的大審判什麼樣?我告訴你:這個大審判從1999年7月20日就已經開始了,人類中的每一份子,不分地位、不分貴賤,在你知道法輪功真相以後,你都要在正與邪之間做出選擇,都要在邪惡誹謗「真、善、忍」的問題上做出選擇。目前,這個大審判就要完成最後的審判程序了,人間的罪魁即將被押上審判台。當這一切結束以後,選擇錯誤的生命將再也沒有向神贖罪的機會了。西班牙政府已經選擇一次錯誤了,現在你改過來還有機會,還有機會彌補你們造成的損失,世上的其他人也有機會。當這一切真的結束了,人真的就沒有任何機會了。

「血債幫」其實是「黨」的坐騎,公開的名稱叫「610辦公室」,它在毛時代的名頭很多、後期它叫做「中央文革領導小組」,在鄧小平時代為「無名獸」。「黨」希望習近平能成為新的獸首,並且想把此獸的名字改為「國家安全委員會」。

胡錦濤之所以沒有成為獸首,是因為他不肯完全放棄人性,「黨」最終沒有完全達到將他完全滅絕人性的目地。但是,「黨」讓他在虎背上騎虎難下,折騰他夠嗆,他當時最大的願望就是「不折騰」了。

我說:中共邪黨操縱的「反腐」就是騙人的,習近平等都是被「黨」操縱的對象,他們都是當局者迷,「黨」對他們最大的希望就是他們能兌現入黨誓詞,真的把生命、「把一切獻給黨」。

為什麼說中共邪黨式的「反腐」是騙人的呢?它這個體制本身就是腐敗的,根子上是它把人給腐敗了,反過來,它卻讓人來承擔它腐敗的罪名,它「偉、光、正」了,這是對人最大的矇騙。

法不責眾,這是中華民族歷史承傳下來的社會發展經驗。是什麼意思呢?眾人犯法,必然是組織者有罪,只要懲罰罪魁禍首就行了,不能治所有人的罪。所有中共體制中人都腐敗了、或者說是絕大多數人都腐敗了,這能說是哪個人的原因嗎?那不就是中共體制本身的原因嗎?那不就是罪魁禍首的原因嗎?你去問問那個體制中人,他真的發自內心願意腐敗嗎?大家是在這個腐敗體制中沒有辦法,你想不腐敗都不行,你不腐敗,它用金錢美女誘惑你、給你栽點髒也得讓你腐敗啊!你在問問那個判了刑的一些人,他真是想改過,如果再給他一次重新做人的機會,他真的不會再腐敗了。所以,我說解體中共體制,依法懲治罪魁禍首就行了,其他人就都給一個重新做人的機會吧。

在習近平當政以來,人們看到的習式「反腐」很熱鬧,「蒼蠅」和「老虎」一起打,看客感覺很夠勁,而且大家的胃口也越來越高了,現在都不看打「蒼蠅」了,專門看打老虎。其實,我看就那動作是在老虎身上一根一根的拔毛,而不是打虎,真的打到周永康了,也就是在「血債幫」的虎口裡拔了一顆牙,並沒有把「血債幫」這個真正的大老虎打死。不過,真敢於在虎口裡拔牙也是很勇敢的了,這可是強者歷來諷刺弱智的話啊。

相關文章
評論